論壇首頁 註冊 | 登入 | 會員 | 搜尋 | 統計 | 說明   RSS 訂閱全部版區     
   歡迎來到 YK Forum! 自由SAY | 開口中 | 祈願池 | 宣傳中心 | Flash遊戲 | 寵物中心 | 虛擬形像 | 勳章中心   



標題: {轉}*我的黑幫老公!!*
無聊人XDDD (mR_H)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在線王勳章  
UID 34640
積分 2246
經驗 16
YK幣 1258
帖子 1109
精華 0
註冊 2010-7-4
用戶註冊天數 4538
用戶失蹤天數 3126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正常字體
發表於 2011-6-17 08:18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轉}*我的黑幫老公!!*

·第一章,意外的吻啊∼∼(上)

“他是你的男朋友,幹嘛要我去。”我剛動手理好書包準備走人,何宛柔就跑過來要我和她去看她的那個男朋友,有什麽好看的,這丫頭不就是想在我這個還沒有人要的女人面前炫耀一下嗎?“媽媽說要我早點回家,我先走了。”

  “林蘭臻!”不去就是不去,你發脾氣我也不會去的,我林蘭臻又不是你的男朋友。

  “真的不方便,再見!”看到她撇着小嘴哭的模樣我會不忍心的,所以我一溜煙就往校門口跑,宛柔比我跑得更快,她好像很生氣,從我身邊飛身而過。是不是不夠意思了一點,再怎麽說宛柔也是我多年的死黨啊,可是我也不想當電燈泡,看着别人親親我我,然後再傷心的感歎:老天爺爲什麽你就不給我個男人呢!

  其實我也長得還可以啦,雖然沒有宛柔那種美麗,但是怎麽也算是個清秀女生吧,我拿出化妝鏡看了又看,真的不是美女,但是也不醜啊!怎麽就沒人看見發現我獨特的美麗呢?唉!

  “蘭臻!”

  “曼甯!”她是我們學校的桃色新聞主編,超級巴婆又無事生非的女人。今天補知道又做了什麽好事,被教導罰站在學校門口。

  “你不和宛柔一起去嗎?”

  “我幹嘛要給她當電燈泡!我不去!”消息夠快的呀,這女人。

  “才不是!她沒說嗎?”一看我一無所知的樣子,她就變得好興奮,可不是嘛,這可是顯示她桃色新聞主編功力的時候,通常這時候她的眼睛會大放異彩,“她被那個叫什麽廷威的甩了,你不知道吧。”

  “胡說!昨天不是還海誓山盟的嘛。”

  “就是昨天,你呀總是不用腦子,所以隻能在我們12班混,那小子是什麽學校的?劍蘭學院!我們這堛漱@流學院加貴族學校,我們學校呢?華新中學,九流學校,你就沒有想過,爲什麽你沒有男人嘛!”

  “難道是因爲我是華新中學的嗎?”

  “bing-go!你不知道這方園千堛瑣ル苀ㄔH找一個華新中學的女生爲恥嗎?宛柔就是因爲這個原因才會被抛棄的。”

  難道這就是我滞銷的原因,就是因爲我是一個九流中學的女生。我們學校按照成績來分班,成績好的在1班,我在12班……,天啊!我是九流中的九流,“那她今天叫我去幹嘛?”

  “土鼈!她是去找那個陳士美算帳啊。”

  “親愛的宛柔,難道你瘋了嗎?”我不能讓宛柔一個人去冒險,于是我狂奔去找宛柔。但是曼甯拉住了我。

  “你到那堨h找她?”

  “是哦!”我真是急糊塗了,這就是我,一個平凡的女中學生,無論是成績還是外表都不吸引人。

  “這個你就要問我了,她應該是在瑪雅。”

  “那個流氓亂竄的娛樂中心?”那個地方很恐怖的耶,宛柔啊,你怎麽就挑了這個好地方呢!

  “你還不去!”曼甯推了我一把。推什麽嘛,有本事你去看看。我雖然不是一個好學生,但是也不是女流氓啊。算了,爲朋友兩肋插刀,我跳上公車,往瑪雅進發,宛柔!你等我一下,我這就來救你啦。

  我一古腦的沖進瑪雅,在人群中尋找宛柔。這什麽鬼地方,到處都是煙味,罵人的髒話,還有各種各樣嘈雜的聲音,很幸運的我幾乎沒花多少時間就找到宛柔,而且她好像還沒有找到王廷威那個王八蛋。

  “宛柔!”我拉住宛柔的手臂,“跟我回家吧。”

  “蘭臻?!你來了!?”

  “剛才對不起了,我都聽曼甯說了,算了吧,宛柔,不要再找那個家夥了,那種混蛋不值得你這樣的,回去吧。”

  “不行!”宛柔的名字有個柔字,但是個性卻一點也對不起自己的名字。她絕對不會放過傷害她的人,可是王廷威也不是好惹的角色,這次麻煩了。“啊!找到了!”

  我順着宛柔沖過去的地方看過去,果然是那個家夥。宛柔沖到王廷威面前就破口大罵:“喂!王廷威!你這個不得好死的王八羔子!”

  哇!宛柔你活膩了嗎?你也不看看這王八周圍的每個都是彪悍的大個子嘛!可憐的我們會被打成匹薩的。不過那個小子還真不是個東西,昨天才和宛柔分手今天就又有新方向了,他此刻摟着的就是一個香氣撲鼻的靓美眉,哇∼∼!她起碼有C罩,真不是我和宛柔可以比拟的,身材棒臉蛋佳,嗚∼∼,媽媽你怎麽就沒把我生成這個樣子呢。

  “九流華新的呆女人,這堣ㄛO你們玩的地方,回去找媽媽去!”這臭男生說話真是不留口德耶,九流華新又怎麽樣了。

  宛柔顯然也氣得要命,“我是華新的又怎麽樣,你就這是因爲這個才甩我的?”

  “不然呢?誰會要一個華新的呆子,哈哈!”看着這王八蛋的嘴臉我真想給他一個耳光讓他好好享受一下。

  “啪!啪!”兩下,他還真的挨了結結實實的兩個鍋貼,是誰這麽和我心意相同。啊∼∼!宛柔!你這是再自掘墳墓啊。

  姓王的混蛋沒想到華新的女生敢打他,他的臉色由紅變青,由青變黑,“媽的!死三八!”他揚起手就給了宛柔一巴掌,打的宛柔摔了出去。

  “宛柔!宛柔!你不要緊吧。”我把宛柔扶起來,她的臉腫了起來,嘴角都流血了,我實在太生氣了,“你這個垃圾,王八蛋!你連女人都打,你這個太監養的!”憤怒是我口不擇言,把最難聽的話都罵了出來。一個男人最無法忍受的就是被人罵是太監或是太監養的,其作用就像挖了他家祖墳一樣嚴重。

  “你這個婊子!”王八蛋上來就給我一腳,他的弟兄們也圍上來,對我和宛柔又踢又打,又打又踢,我們這兩個弱女子隻有挨打的份。好痛哦!這幫太監養的孬種們怎麽打女人也打的那麽用力,我和宛柔抱作一團,忍受着拳打腳踢。

  “這是在幹嘛呢!”正當我們被打的水深火熱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聲音響起,就是這句話使對我們的暴打停止了,我擡起頭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哇!全是帥哥耶!每個都長相出色的男生,他們全都穿着劍蘭學院超級優生班的制服,劍蘭學院有一個超級優生班他們的制服和所有别的學校的制服不一樣,同樣也有别于其他班的學生,相當的突出哦。王八蛋在我們這些華新的面前神氣活現,但是他在劍蘭學院也隻是個小角色。我的目光集中在領頭的那個男生身上,他好帥呀!年紀和我差不多吧,他瘦瘦高高的,略長的黑發襯托着一張白皙的瓜子臉,五官俊美的不像話,我長這麽大,第一次看見這麽漂亮的男生。

  王八蛋好像很怕他的樣子,對他點頭哈腰的,像一隻狗一樣窩囊,所有的人好像都很尊敬他,看來他是老大呀。“看什麽!”旁邊的打手給了我和宛柔一人一腳,再狠狠瞪了我們倆一眼。好痛哦!怎麽可以踢一個女孩子踢的那麽狠呢,不行!不可以坐以待斃,這樣下去不死也會丢半條命。我拿出了這輩子從來沒有過的勇氣,沖到老大面前:“達令,你怎麽這麽晚才過來。”我不由分說的抱住他,“我都被這個王八蛋欺負死了。”我也不知道哪來這麽大的膽子把我的初抱(初次對親人以外的異性的擁抱)獻了出去。

  “你……!”王八蛋又驚又怕,當然喽,他以爲我跟他們老大有交情呢。爲了使他快點滾蛋,我又加大了恐吓的威力。

  “我告訴你,我就是你老大的未婚妻!”此話一出,所有的人全都呆住了,王八蛋的反應最大,他跳起來沒命的往外面跑去,他的跟班們也猶如風卷殘雲的落荒而逃。我得意的看着他們落跑的背影。哈!太監養的王廷威,你現在知道怕了吧。我是如此的得意以至于忘了我正抱着的男生,直到我感到一個不滿的眼神正嚴厲的看着我。

  “霁煊,她真是你的未婚妻?”好像現在說話的這個酷哥才是那個問幹什麽的人,他長得也不賴耶,個子好高呀,大概快1.88了吧,星眉劍目的。啊呀,現在不是欣賞帥哥的時候,今天是怎麽了,突然得了花癡綜合症。

  “走開!”霁煊一把推開我,我一個沒站穩就摔倒在地上,完了!他可是老大呢!我膽怯的擡起頭偷瞄了他一眼,不好他好像真的很生氣。

  “對不起,那個,那個,不好,不好意思……。”

  “原來你撒謊啊!”又是1.88,“喂,華新的丫頭你膽子不小啊!”一看我那傻逼的制服就可以知道我是華新的。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隻是……。”

  “走吧。”霁煊不再看我一眼,隻是傲慢的說了一句就離開了,随着他的離開其他人也走了,隻有我和宛柔坐在地上。哇∼∼!不愧是老大,宰相肚堹鉏結謘A果然和王八蛋不一樣,不會和我這個小女子計較。

  “蘭臻,你瘋啦!” 宛柔過來把我扶起來,“你知道你剛才抱的是誰嗎?他是劍蘭學院的老大邵霁煊耶!這堜狾釭漱H全都不敢得罪他的,你居然敢說是他的未婚妻。”

  “我這是爲了誰,還不是爲了你,你有良心一點好不好!”我們兩人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娛樂中心。原來他這麽厲害啊!我突然有種失落的感覺。

  “你怎麽會沒帶校徽呢!”第二天上學我發現校徽不見了,這下慘了,教導主任正像獵狗一般的站在校門口,随時随地楸出沒有帶校徽或者是其他有着裝問題的學生。我們這堛瑣ヴ桹ㄓF劍蘭學院是學生自治,其他的學校都會想方設法的去找一個變态的中年婦女來做教導主任,而且也不知道他們哪兒找來這麽多變态中年婦女,并且湊巧還都做了教導主任,真是巧死了。

  “宛柔,你先進去,然後把校徽遞到圍牆外面來。”幸好學校的圍牆是镂空的,利國利民。

  “知道了。”

不一會兒,宛柔走到牆根這堙A偷偷的──

  “你們在做什麽。”正當我和宛柔地下交易的時候,教導主任像瘋狗一樣的沖了過來,人贓俱獲,天啊!難道就是因爲我昨天抱了一個帥哥,你要這樣的懲罰我。于是我和宛柔一起被罰掃走廊一個星期。但是我們的苦難并沒有完結。

  “九流的臭婆娘!”剛放學沒過多久,我和宛柔九被王八蛋堵在路上。

  “我還以爲是誰呢,原來是夾着尾巴偷走的孬種來了。” 宛柔故作鎮靜的說。我感到她握着我的手在顫抖。

  “你敢騙我!”王八蛋惡狠狠的對我叫嚣,他看起來已經知道真相了?不行,絕對不能示弱,要不然會被他打的更慘,說不定他會把我和宛柔當成沙袋,那我的人生還剩下什麽。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無聊人XDDD (mR_H)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在線王勳章  
UID 34640
積分 2246
經驗 16
YK幣 1258
帖子 1109
精華 0
註冊 2010-7-4
用戶註冊天數 4538
用戶失蹤天數 3126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17 08:20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一章,意外的吻啊∼∼(下) 

“霁煊會要你這個九流的笨蛋?你别裝了。”

  “你怎麽就知道他不會?”

  “好!那你就去吻一下邵霁煊,如果你敢,就證明你是。”

  “我,我,我……”

  “怎麽,你不敢,因爲你不是。”

  “誰說我不是,我們現在就走。”

  “蘭臻,你吃錯藥啦。” 宛柔走到我身邊,悄悄的說道,“邵霁煊會殺了你的。”

  “到了再說吧。不然我還能怎麽辦,要是被王八蛋知道我們還有好日子過嗎!昨天我還聽曼甯說過以前有人得罪了這個王八蛋,天天被往死堨插A最後連學也不上了。說來說去,都是你不好,你招惹的是什麽人呀。”聽了我的話,我明顯感到拉着我的宛柔顫抖了一下。

  再次踏進娛樂中心,邵霁煊就站在不遠處,“呶,就在那邊,過去打個啵呀。”王八蛋似乎料到我不敢怎麽樣的似的,狠狠的踹了我和宛柔兩腳。他拉扯着宛柔的頭發,“去呀,叫你老公來救你的朋友。”

  “你會後悔的,等會兒你叫我姑奶奶也沒用的。”我一下子從地上爬起來,爲了救宛柔我豁出去了,不就是初吻嘛!以後不說,也不會有人問我的。我一個劍步沖到邵霁煊那夥人中間,他們沒想到我會過來,我走到霁煊面前,深吸了一口氣,就用唇堵住了他優美的嘴唇。我緊緊的抱着他,身爲受害者,霁煊則是愣住了,他完全不掙紮,我用餘光看了看王八蛋,哈!這小子吓得不輕啊。主要還是霁煊他完全的沒有掙紮,也沒有推開我。于是這個太監養的又一次逃走了,這時邵霁煊猛地把我推開。他用力的擦拭着嘴唇,好像在擦着什麽髒東西一樣。他看着我的眼神又冷酷又憤怒。

  我被他的眼神駭住了,他好像很讨厭我,我立刻向他解釋道:“對不起,請你原諒我。我真的不是有意這麽做的,我隻是想救我的朋友才……。”

  “不要讓我再看見你!“他頭也不回的走了,1.88在經過我身邊時詭異的笑了,很快他和同伴們也随着霁煊離開了。

  “你沒事吧。” 宛柔走過來。

  “怎麽可能沒事,差點就死定了。”霁煊和王八蛋的差别就是:無論霁煊怎樣的生氣他也不會打女人。“這還不是你惹出來的。”

  “怎麽樣?”

  “什麽怎麽樣?”

  “KISS的感覺啊!”

  “很痛啊?牙齒頂着牙齒。”

  “你這個白癡女人,怪不得隻能呆在華新12班。”

  “救你的是我這個白癡女人啊。”

  “好好好,女英雄,我請你吃東西。”

  我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丢了初吻,所以我很傷心,因爲很傷心我就要吃東西,“小臻,你怎麽了,你是不是有了?”媽媽擔心的問。

  “有什麽?”我又替自己添了一碗飯。

  “是不是懷……。”

  “你說什麽呀,才沒有,我心情不好。”媽媽老是這樣,什麽都能和懷孕聯系到一起,上次我吃不下東西她也懷疑我懷上了,我現在吃得下她又懷疑我有了,做女兒也太難了吧。

  就在我們一家三口吃得不亦樂乎的時候,門被大力踹開了,一群黑衣人沖了進來,架着我們一家就往外跑。“你們這是幹什麽!”媽媽大叫道,“爸爸,你不是去賭錢了吧。”

  “我怎麽可能,你一個月才給我買煙的錢,我哪有錢賭。”

  “救命啊∼∼!”我不想參與爸媽的讨論,我隻想尖叫。

  我也不知道爲什麽,那群黑衣人把我帶到龍宮酒店,我可從來沒有來過這麽高級的五星級大酒店,我一個人被塞到一個房間堙A又是一群女人湧上來,“你們要殺我嗎?我……,我要和爸爸媽媽死在一起。”

  “吵死了,快,快給她上裝,換衣服,這丫頭一點沒特色,老大怎麽會要她。”說話的大嬸,你就不要折磨一個快死的人了,說點好聽的吧!爸爸媽媽!你們在哪堙C

  然而我沒有死,而是被打扮的美美的,穿上像新娘一樣的白紗長裙,哇∼∼!這是怎麽回事。給我打扮的那位大嬸把我引到龍宮酒店頂樓的旋轉餐廳,這個地方我聽說過,整個的餐廳是全透明的,可以看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沒像到我有一天也會到這堙C

  走進餐廳,爸爸媽媽早已入座,和他們坐在一起的是一對我不認識的夫妻,在餐廳堥滬茖k的還帶着墨鏡,看起來就是黑社會老大嘛,他老婆很好看,比大明星還漂亮。周圍還有好多黑衣人,每個都像是黑社會。

  “老大,少爺來了。”果然是黑社會,他要幹什麽?爸爸已經抖到不行了,媽媽得臉從來沒有這麽白過,如果她可以看到現在自己白成這樣,一定不會和我搶着用美白霜。

  霁煊從另一個門被人請了,哦,不,押了進來,難道他就是少爺,霁煊的情緒明顯糟糕透頂,如果眼睛可以至人于死地,那我現在應該倒地隔屁了。他好像真的真的很生我的氣,對不起啦,邵霁煊,一千萬個對不起。

  黑社會老大突然站起來,他和霁煊一樣瘦瘦高高的,“霁煊去挽着你的新娘子,去!”

  新娘子?在哪兒?我怎麽沒看見。于是邵霁煊極其不情願的走到我的身邊,挽起我的胳膊,咦!!!!!!!!!!!!新娘子難道是指──我嗎!!!這是怎麽回事?外星人攻擊地球了嗎?

  “今天是我的小兒子霁煊的婚禮,我們先來幹一杯。”老大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結婚?我和邵霁煊!老天啊!你還是那個我天天祈求能找個男人的老天爺嗎!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superstarbo (殤メ)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在線王勳章  
UID 29393
積分 723
經驗 188
YK幣 1636
帖子 495
精華 0
註冊 2009-8-18
用戶註冊天數 4858
用戶失蹤天數 3848
來自 海星`xd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17 10:47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唔錯唔錯.快po xdd




.`-♥想說的話.不只壹句`但想說的.很難說出`
     但您壹開始就已判我{死刑}.
     想我怎樣.?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tuys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41576
積分 165
經驗 -11
YK幣 180
帖子 79
精華 0
註冊 2011-3-20
用戶註冊天數 4278
用戶失蹤天數 4120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18 04:20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好睇~~~~~~~~~~~~~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Loillpop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在線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UID 34375
積分 1628
經驗 26
YK幣 12
帖子 628
精華 0
註冊 2010-4-24
用戶註冊天數 4609
用戶失蹤天數 2982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18 01:56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po more plz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無聊人XDDD (mR_H)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在線王勳章  
UID 34640
積分 2246
經驗 16
YK幣 1258
帖子 1109
精華 0
註冊 2010-7-4
用戶註冊天數 4538
用戶失蹤天數 3126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0 05:13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二章~                 結婚?有沒有搞錯!(一)

“等一下。”我一邊爲自己壯膽一邊走到黑社會老大也就是霁煊的父親面前,“叔叔,我不知道你是怎麽想,可是現在我很混亂,我爲什麽要跟他結婚呢?”我指了指站在我身邊的霁煊,他的樣子像吃了火藥一樣。我現在真的是亂極了,莫名其妙的被架過來結婚能不亂嘛。


  “你們接吻了。”


  “啊!叔叔不要說得那麽響啊!”啊呀,叔叔這句話說得不僅一本正經而且還铿锵有力,簡直就像是奧運會宣布金牌一樣,拜托!這種事情怎麽可以說得那麽用勁。我偷偷瞄了一眼爸爸媽媽,死了,死了!媽媽的臉由白變藍了,現在她是非得用點美白的了。她朝我揮了揮拳頭,看來今天少不了一頓好打。爸爸像風中的樹葉,不停的顫抖。爸爸,你再抖下去椅子就要壞了,這堛煽子很貴耶。


  “我,我什麽,什麽,我,什麽時候,那個,那個他了。”還是否認比較好,就算是我缺男人缺到就像撒哈拉沙漠缺水一樣,但是我也不要和黑幫扯上任何的關系,我膽怯的看了霁煊一眼,真的是好帥好帥的一個男生呢,唉∼∼!緣何生在黑道家。


  老大叔叔突然對我展開微笑,靠近了看老大叔叔也長得好有魅力哦,他的年紀應該和我爸爸差不多,不過爸爸和他簡直不是一個檔次嘛。“阿嚏!”抖到不行的爸爸突然打了個噴嚏。啊呀,爸爸不要生氣,我想一下而已。老大叔叔将一打照片撂到我面前。


  這是什麽東東?我拿起來一張張的看,老實說拍的還不錯,抓拍的十分到位,相片上這個男的長得不錯,就是那個女的次了點。嗯?不對,這女的好像在哪兒見過呀?“啊!怎麽是我!”是哪個混蛋拍的!怎麽可以這樣!嗚∼∼∼!把我美麗的人生還給我!“叔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隻是,我隻是,我……。”怎麽辦嘛∼∼∼


  “你吻了霁煊,所以你要和他結婚。你不要害怕,隻要乖乖的結婚就可以了,難道你不想嫁給霁煊嗎?啊?”


  叔叔你說起來好可怕哦,你不要這麽恐怖,我很害怕。“叔叔……,就是因爲我和他那個了,所以就要結婚嗎?叔叔你不用那麽客氣的,我不要霁煊負責啦。”這個老大叔叔真是太客氣了,隻是一個吻……而已嗎?


  “這不是負責!”叔叔站了起來,“這是我們邵家的規矩!凡是姓邵的都必須娶初吻的女孩。這是邵家家規。”


  “什麽!哪有這樣的規定!”沒想到是我自己找來的麻煩,早知到這個千古奇聞,我就是被王八蛋往死堨插A我也……不會吻霁煊。(好無力的辨白。)“就是因爲這個初吻原理,我們,我們,難道真的要結婚嗎?”


  “那你以爲我們現在是在幹什麽,呆女人。”一直不吭聲的霁煊又瞪了我一次。


  “那我又不知道會是這樣,你怎麽不早說。”


  “我怎麽不早說?你沖過來吻我的時候給我說話的時間了嗎?真是不知道撞了什麽邪。”


  “我是想救我的朋友啊,而且……,”他果然是老大叔叔的兒子,兇巴巴的看着人的時候真的很有威懾力哦,“而且我當時想這是我的初吻,你也不是很吃虧啊!誰知道你也是沒有接過吻的菜鳥。”


  “你再說一次!”聽到我說他是第一次接吻的菜鳥,他勃然大怒,“呆女人,你再說一次試試看,我一定會殺了你全家!”


  恐怖分子呀∼∼∼!我忍着淚水委屈的環視了一下四周,媽呀!除了我們一家都是黑社會,要是反抗他們搞不好真的會殺了我們全家。“可是,可是我們都是中學生啊,我還沒到法定的結婚年齡呢。”


  “這個不用你擔心,我全都打點好了 。”老大叔叔自信滿滿的看着我。老大不愧是老大,這種事情也搞得定。


  正在我驚魂未定的時候,又有一個人走了進來,他穿着神父的衣服,看來是來主持我和霁煊的婚禮的。不過,叔叔啊∼,你怎麽找來這麽個不良神父呢!我無力的看了一眼爲我主持婚禮的神父,一個血紅的火雞頭,加上一副超誇張的紅色墨鏡,遠看就是一隻紅頭蒼蠅飛了過來。他裝模作樣的走到一個小神壇前,怎麽這來還有神壇,什麽時候被搬進來的?應該就是我在知道我和霁煊一吻訂婚的時候吧。


  霁煊再次挽着我得胳膊,信步走到神壇的面前,走近了才知道,紅頭蒼蠅的左臉上有一個十字傷疤,一臉的兇樣。


  “邵霁煊,你願意娶林蘭臻爲妻,并且不管她将來會肥的像母豬,還是有一天她皮膚脫落,腦袋長角,你都不會甩了她?”


  “我、願、意。”霁煊幾乎是咬牙切齒的才發完誓的。


  “林蘭臻,你願意嫁給邵霁煊,并且不管是黑幫血拼,或是被西瓜刀砍,還是面對機槍掃射都跟他過日子嗎?”


  媽呀!這是什麽誓言,這麽恐怖哦。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眼前突然湊過來一個血紅的大腦袋,“你到底願不願意!”蒼蠅開足馬力對我就是一聲狂吼,震得我眼冒金星,拜托∼∼,長得醜可以原諒,不要過來吓人嘛。


  “我,我,我。”我艱難的開口,下意識的我朝媽媽爸爸那堿搳A媽媽緊張的看着我,她用眼神告訴我:說願意吧,乖女兒,不然全家都得死。爸爸,爸爸……,嗚∼∼∼!這麽關鍵得時候我爸爸他居然被吓昏過去了。要是現在可以暈,我也好想閉眼哦。我看了一眼周圍的黑幫親戚們,媽呀,十幾個人帶了20多把家夥。“我,我,我願意。”


  “搞定了,現在交換戒指”


  霁煊面無表情得執起我的手,爲我戴上白金鑽戒,好漂亮的戒指,就一顆鑽石,樸實簡單但是很有品味。我正看着鑽戒差點流哈喇子,霁煊蠻橫的将他的男戒塞到我手中。對哦,我還要給他戴。他的手很修長,如果不知道他是黑道還會以爲他是鋼琴家呢。我很緊張,手抖個不停。咦?爲什麽我沒法給他戴上戒指呢?


  “你往我大拇指堮M做什麽,呆女人!”


  “哦,對不起,我看錯了。”我怎麽會犯這種錯誤……。


  “現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這是我和邵霁煊一天之内的第二個吻,沒有了我第一次的唐突,我好緊張都不敢睜開眼睛,可是我等了好久,都沒有感覺到霁煊的吻,我小心翼翼的睜開眼,這時候霁煊離我的距離隻有零點幾毫米。哇∼∼∼!近看的時候更帥了,最後他隻是蜻蜓點水般的碰了一下我的唇,然後就轉過頭,不再看我。


  我以爲婚禮就是在飯店媦慾@頓就好了,但是邵家的婚禮習俗遠比我想的複雜的多,飯店堿O西式的,老宅媮晹酗@場中式的。我和爸爸媽媽又被架到邵家的大本營──邵宅。媽媽已經明顯的開始接受事實了,不可否認的是當她剛知道我要嫁到黑道世家的時候是恐懼的,畢竟對于我媽媽這樣一個一生都四平八穩的人來說這是恐怖的經曆,所幸她的适應能力連蟑螂都自歎不如,她那不爲人知的一面漸漸暴露出來。在去邵家的路上,她明顯很興奮,好像嫁給邵霁煊的不是我,而是她。我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霁煊攜手走進邵宅,結婚也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我現在好像真的有那麽一點結婚的感覺了,不過霁煊的感覺好像不太妙,他那英俊的臉上毫無喜色。


  我本來以爲邵宅一定是大豪宅,不過出乎我意料的不是它的大,而是它的超大無比。邵宅并不是多麽摩登的建築,相反它充滿了古樸的風味,完全是那種懷舊的感覺,沒有什麽花哨的裝飾,該怎麽形容呢,隻能說房子也特有我是大哥大的感覺。


  走近大廳,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位老爺爺,他坐在最顯要的位置,他看見我就沖我展開一個微笑,雖然他笑起來的樣子有點像鲨魚黑幫堥滷鲨魚,不過我還是回以微笑。看他的樣子好像是什麽大人物。霁煊領着我走到他的面前,“爺爺,這是我的妻子,林蘭臻。”原來是霁煊的爺爺啊,那就是老大爺爺喽。


  “好,好。蘭臻啊,以後霁煊就交給你了。”老大爺爺慈祥的跟我說,“來,這是給你的紅包。”


  “謝謝,爺爺。”我感動的都要哭了,爺爺真好,這個恐怖世家媮`算是有個好人了。我紅包都沒有拿熱,就有人把紅包放到托盤堙A拿開了。我癡情的視線纏纏綿綿的跟着紅包離去的方向。


  “給老太爺敬茶。”我的身邊響起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聽得我寒毛直豎。一個神氣巴拉的老太婆,請允許我現在這麽稱呼她,走到我的面前,她示意我去拿女仆手上的茶給爺爺敬一杯茶。後來我才知道這個老太婆是從霁煊的奶奶活着的時候就是邵宅的管家了,我稱呼她甯嬸。我端過茶杯就想遞給爺爺,那令人暴寒的聲音又開口了:“少奶奶連給長輩敬茶也不會嗎?”


  我被她一吓我差點把杯子都飛到老大爺爺頭上,本來我是已經做好被做掉的準備,因爲杯子的确是從我的手堸k了出去,但是霁煊卻一下子接住了杯子,動作快的我都沒看見,而且茶水也沒飛出去。“拿好!”


  “哦。”我無助的媽媽向媽媽求救,她輕輕的說了一聲“跪下。”我才開始發揮我所有的智慧開始回想電視堥漕ルj裝劇結婚是敬茶的場面。老天爺啊!快讓這一切都結束吧∼∼∼∼


  “小臻,媽媽爸爸要走了。”媽媽拉着我的手并不是悲傷,反而是很開心的說,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母女二人眼淚汪汪的依依惜别嗎?爲什麽我媽媽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爸爸媽媽,不要走∼∼∼!”


  “你這傻孩子,都已經是有夫之婦了,當然是要和老公在一起。平時看你傻乎乎的,沒想到你還真的給我們找了個那麽好的女婿,真有你的,小臻。”


  “媽媽,他哪埵n了,他們家是黑社會耶。你有沒有糊塗啊,黑社會!就是電影堮竟j對掃,然後就是殺來殺去的,還有……。”


  “啊呀,你要害怕你就不要這麽想嘛,你就把他當作提款機不就好了。”媽媽好像還是這麽輕松,“記住了,你以後要多吃,多買,多拿,記住了嗎?”


  “媽媽!”你真是生我養我的媽媽嘛,不是昨天有外星人把你抓走了,現在找人來冒充的嗎!媽媽呀,你傷害了幼小的敏感的少女的内心。


  媽媽顯然不知道我的想法,不然她一定會跳起來用頭砸我的腦袋,這是她教育我的慣用手法。“你不用擔心,你當媳婦不會有媽媽當年那麽麻煩,隻要裝傻就可以了。媽媽我不是沒看過好萊塢的大片,我跟你說老大的女人都很多,你隻要裝作視而不見就可以了。就是盡量的裝傻懂嗎?”


  “媽媽你不用擔心小臻。”爸爸終于開口了,“你看她本來就不聰明的樣子,都不用裝,本來就很像。”


  “是啊,爸爸,你說得很對。”媽媽很開心。


  爸爸∼∼∼∼∼嗚∼∼∼∼∼∼!你們真的不是外星人嗎,而是我的父母嗎?


  “小臻,加油!我今天真是太高興了,本來還擔心你嫁得不好,現在我可以高枕無憂了,哦呵呵呵呵呵∼∼∼∼。”媽媽,有沒有人說你笑起來像白鳥麗子……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tuys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41576
積分 165
經驗 -11
YK幣 180
帖子 79
精華 0
註冊 2011-3-20
用戶註冊天數 4278
用戶失蹤天數 4120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1 08:42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SUPSUPSUPSUP~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無聊人XDDD (mR_H)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在線王勳章  
UID 34640
積分 2246
經驗 16
YK幣 1258
帖子 1109
精華 0
註冊 2010-7-4
用戶註冊天數 4538
用戶失蹤天數 3126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2 04:16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三章~         結婚?有沒有搞錯!(二)

反正最後我還是被一個人留在邵家,其實爸爸媽媽也是沒辦法爲我做什麽,因爲老大爺爺開口了,我從現在起就是邵家的一員,是邵霁煊的正式妻子,我必須留在這堙C就是這樣,我在花一般的年紀嫁爲人婦。


  我和霁煊被關到了我們的新房堙A這奡X乎沒什麽家具,隻有一張孤零零的床,還不怎麽寬敞。現在已經是深秋,我身上的婚紗是一件吊帶的晚禮服加上一件薄紗的披肩,我已經開始覺得微微的寒意,我偷偷瞄了一眼床,可悲的發現我們的家長居然隻給了一條薄毯,這個晚上該咋過?就在我冷得發愁的時候,一件溫暖的外套蓋在我的頭上。


  “我不冷。”這時候不是應該說“謝謝”嘛,爲什麽我要說這種口是心非的話,我是真的很冷的呀。


  霁煊并不和我搭話,他很酷的坐到床上,準備上床就寝,結婚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就算我們今天的婚禮還是比較簡單的,也把我累的夠嗆的,而且現在很晚了,明天還要上學,好孩子都要睡了。可是他睡床上,我睡哪兒呢?


  “你不打算睡覺沒關系,我明天還要上課!“霁煊終于跟我說話了。


  “可是,可是……,可是,我睡哪兒呢?”


  “睡床啊,你想睡地上?”


  “可是你是男的,怎麽說我是女的,拜托,我怎麽和你睡啊!”雖然霁煊在法律上是我的丈夫,但是他對我來說還算是,算是陌生男子吧。


  “你不照鏡子嗎!”


  “我有照啊,我每天早晚都有照的。”


  “……,那你沒看過自己什麽樣!你長得安全至極。”他用傲慢的眼神從頭到腳的浏覽了一下我的全貌,“就你這樣,胸部比男人高一點,比女人低一點,你認爲我有可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嗎!”


  “我比男人低一點,比女人高一點?你……。”完了,我居然說我的胸比男人低一點,比女人高一點,那我成什麽了,嗚∼∼!


  霁煊馬上就聽出了我的蠢話,他微微的笑了,但是隻有那麽一瞬間,可是我還是看到喽!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耶,沒想到那麽酷的他笑起來好好看。不理會我的發呆,霁煊疲憊的躺到床上,将那條可憐的毯子卷到身上。


  我也隻好認命的躺到床上,趕快睡,明天不能遲到。“我們以後都要住在這個房間嗎?”


  “隻是今晚,以後你就是要和我住我的房間。”


  “爲什麽今天要住這堙C”


  “因爲該死的早生貴子!”


  “哦。”


  “把臉轉過去!”霁煊突然兇巴巴的對我命令。


  “爲什麽!”


  “你的臉要是整個晚上都對着我,我會做噩夢的,轉過去!”


  “我……”


  “你轉不轉,再不轉我殺了你全家!”


  又來了,又要殺我全家。“哦。”嗚∼∼!我怎麽這麽沒用呢。我隻好迫于霁煊的淫威将臉面壁,小心的蓋好僅有的毯子以及霁煊給我的灰藍色的西裝,膽戰心驚的度過我新婚的第一個夜晚。


  我迷迷糊糊的從夢中醒來,好暖和哦,一種很溫暖的感覺,還有一點男孩子身上好聞的味道……男孩子身上好聞的味道?我睜開眼睛,天啊∼∼!我居然和霁煊抱在一起睡的香噴噴的。霁煊也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


  “你這個呆女人!”他一把把我推開,差點讓我從床上摔下去,“你幹嘛鑽到我懷堥荂C”


  “我,我不是,我沒有。”怎麽會這個樣子,一定是晚上太冷了,人又不是石頭,當然哪媟x和往哪媥a喽。


  霁煊他看了一眼手表,同時也是他的校徽。劍蘭學院一向很牛,連校徽也和别人不一樣,我們通常的校徽都是别在衣服上的徽章,劍蘭就來了個創新,他們男生的校徽就是一隻很漂亮的男式手表,女生就更幸福啦,是一款精緻的手鏈。講到這堣j家一定很好奇我們華新的校徽,我得校徽是……一個微笑饅頭的徽章……


  我們的校徽也是九流。


  “糟了,要遲到了。”


  我也伸頭過去一看,“怎麽這麽晚了!”慘了!教導主任又要找我麻煩了。


  “喂,我告訴你,不許告訴别人你是我的老婆。”


  “爲什麽?”


  “不許就是不許,你要膽敢張揚,我一定殺了你全家。”


  “……哦。”我可憐的全家每天都被他殺來殺去。


  我在女傭的幫助下用百米沖刺的速度換下禮服,再穿好校服,連飯也顧不上吃飯就沒命的向外跑,可是我是如此的迷糊,跑了好久我才想起來,我該怎麽從邵家到我的學校去呢?


  等我千辛萬苦的到達學校,我已經聽到操場上那個每個學校都會天天不厭其煩播放的運動員進行曲,這首歌的播放頻率甚至超過了華語榜中榜的榜首金曲,同時這也意味着廣播操的開始,我今天遲到的真是“早”啊。對面過來了一個我的同學──曼甯,今天她倒是挺早的,這位大小姐一般不上第一節課是不會出現的。


  “昨天還好吧。”


  “不要說昨天了,我們現在怎麽辦?主動去教導主任那堙H”


  “你吃錯藥啦,她一定會讓我們小天鵝半個小時以上的。”這話挺起來有點難以理解,我在這婸〝一下。我校的教導主任爲了能有效的教育學生,采取一種獨特的 “愛心教育”,就是讓我們犯錯的學生保持一種姿勢長時間的站立,小天鵝就是像天鵝湖堛漸掑捙Z一樣的姿勢單腳站立,兩手做出天鵝展翅的姿勢。“跟我來,這種事你碰上我就有福了。”我好像沒有這種感覺。


  我和曼甯來到學校的後門,“我們從這娷蝴L去。”


  “我有恐高症,我害怕。”


  “你想去獨自面對教導主任嗎?”


  “不要!”


  “那就爬呗。”


  “不要害怕,隻要背對地面跳下去,就不會害怕,我等會兒和你一起跳。”


  “哦。”


  我們同時兩個背對着地面,“一,二,三,跳呀,蘭臻!”


  我閉着眼睛和曼甯一起跳了下來,當然我們摔到地上,不過不是很痛。“我們走吧。”


  就在我們整理好裝容準備趁機溜之大吉的時候,地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光頭,“蘭臻,你見過這個黑山老尼嗎?”曼甯狐疑的觀察昏倒在地上的女人。


  這是什麽時代,女人也有秃的這麽精光的,“不知道,可是你不覺得有點像一個人嗎?”


  “是很像教導主任,但是那女人可是秀發濃密啊。甭管了,咱們快走吧。”


  就在我們邁着勝利的步伐沒走多遠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陣凄厲的叫聲:“徐曼甯!林蘭臻!都給我站住。”黑山老尼居然醒過來了。


  “快跑!”我和曼甯當時就慌,拔腿就跑了,忙中出錯的是我們兩個居然往操場的方向狂奔而去。我們兩個來到操場的時候正好在升旗,莊嚴的國歌聲中,我和曼甯在前頭跑,黑山老尼在後面緊緊相随,上演了一場清晨的生死時速。所有的學生和老師都目不轉睛的看着我們三個,“曼甯你等等我啊。”曼甯1.72cm的高挑身材終于把我甩到了後面,奇怪她書包上好像挂着一頂……假發吧。這不是教導主任的……頭發吧。“曼甯。”我拉住曼甯停下,然後從她的書包上把假發拿下來,這時候黑山老尼氣喘籲籲的來到我倆面前,媽呀!她氣得還真不輕啊!


  “老師……”慌亂之際我趕快把假發套到她頭上,嗯?怎麽看起來有點不協調?左邊的頭發有點多啊。“哄!”的一下,全體師生都暴笑了起來,大家都前俯後仰的笑個沒完,尤其是我們班的。


  “歪了!”曼甯趕忙提醒我。


  “啊?”原來我在緊張之餘居然把假發給戴歪了,教導主任的腦袋上頭發全集中到了左邊,右邊一根沒有,我趕快把假發扶正,同時又使勁的對着受害人傻笑,希望她會寬恕我們。她會嗎?


  當然不會!“你們兩個小天鵝,自由女神一個小時,現在就給我站到教導處門口!”她生氣的怒吼和全校師生的笑聲在我們華新中學的上空漂浮了很久很久……


  我吃力的維持着自由女神的姿勢,還好我手中沒有火炬,不然我的手一定會斷掉的,“還有多久?”我的身邊是曼甯,教導主任也不是那麽的殘忍,她每隔15分鍾允許換一次腿,不過看來她的小天鵝也維持不了多久了。


  “就快好了。”


  “進來吧。”教導主任終于打理好了發型。不出所料,她罵了我們好長時間才讓我們回去再寫一本忏悔錄給她。“林蘭臻,你的書包呢?”


  “啊?”啊呀,我怎麽忘記了,我的書包還在家堜O,怎麽跟她解釋呀∼∼!“我,我,我……,我今天忘記帶了……”


  “林蘭臻!你給我接着去自由女神!”


  新婚第一天啊∼∼,我過得是什麽日子呀∼∼∼!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無聊人XDDD (mR_H)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在線王勳章  
UID 34640
積分 2246
經驗 16
YK幣 1258
帖子 1109
精華 0
註冊 2010-7-4
用戶註冊天數 4538
用戶失蹤天數 3126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2 04:20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注意::今次要有5cm先繼續Po!!!!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Loillpop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在線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UID 34375
積分 1628
經驗 26
YK幣 12
帖子 628
精華 0
註冊 2010-4-24
用戶註冊天數 4609
用戶失蹤天數 2982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2 06:12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1~~~~~~~~~~~~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小紫彤_ELF
初級會員
Rank: 1


UID 43052
積分 46
經驗 3
YK幣 111
帖子 6
精華 0
註冊 2011-5-26
用戶註冊天數 4212
用戶失蹤天數 3988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2 07:44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2~~~~~~~~
十卜十卜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無聊人XDDD (mR_H)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在線王勳章  
UID 34640
積分 2246
經驗 16
YK幣 1258
帖子 1109
精華 0
註冊 2010-7-4
用戶註冊天數 4538
用戶失蹤天數 3126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4 04:03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第四章~           今天開始起是極道鮮妻(一)

教導主任在耐心的教育了我一千年以後,終于感到累了,于是我被放了回去,雖然我今天沒有帶書包來學校,課總是還要上滴。


  “校園桃色新聞每天滾動6次播出,校園情情愛愛熱點追蹤。”曼甯的精神可真好啊,她永遠都是神采奕奕的在嚼舌根,她那氣死人的廣告穿透力驚人,曾經吓得我們校長心肌梗塞。“昨天9班的數學老師上完課以後,立刻去‘整容’了一下,黑漆漆的校園一角癡心等着他的正是我們的生物老師,她穿着……。”曼甯奉行的是衆生平等,一視同仁的人生信念,老師的事情也逃不過她的嘴巴,偏偏老師可以批評學生這個不對那個不好,對宣揚這些事情的曼甯卻無話可說。


  我沒有書,隻好坐到曼甯旁邊,雖然我不喜歡她的侃侃而談。女生們在長舌婦大聯歡,男生們則在練習自由搏擊。在我們這樣一個校風剽悍的學校居然還男生居多,男生一多就整天的打架,我仔細的回憶了一下我的中學生活,一路的刀光劍影。


  總算到了是物理課的時間,物理老師“茶壺”是一個發福的中老年男子,他每次講課的時候都會左手叉腰,右手成成龍武打片堥犖堻D手功的樣子,隻不過他的手勢不像蛇頭,而是成一指禅的樣子,然後陰陽怪氣的吐出一句:“油理剌它美油?堆,美油!”(有力拉它沒有?對,沒有!)說完還右手往下指那麽一下。曼甯當即一拍大腿,爲其命名爲“茶壺”,自此她的物理成績就穩定的保持在個位數上。剛才那句話是我們全班多年嘔心瀝血才明白過來的,“茶壺”的其他語言都超出了人類理解的範圍之外,所以造成我們班的物理都很差。我爸爸對我的物理成績極爲惱火,終于有一天爸爸在家長會上聽了“茶壺”的一番慷慨陳辭,回家後他拍拍我的頭說:“你物理不好我現在原諒你,你們這個老師說的話我也聽不懂。”


  自此之後,物理課就成了我,宛柔還有曼甯的三人麻辣燙。我今天本來是很擔心的,因爲宛柔是我昨天和霁煊初吻的目擊證人,要是她漏給曼甯消息的話,我還有命活嗎?


  “曼甯,你知道邵霁煊嗎?”宛柔果然開始打聽了。


  “當然喽,劍蘭的五大美男之一呗。”


  “什麽是五大美男?”我趕快扯開話題。


  “喂,林蘭臻,你還算是女人嗎?怪不得到現在還老姑獨處。連劍蘭五大美男都不知道。”曼甯雖然說嘴上說我,但是那大放異彩的眼神說明了她是多麽的興奮。“你沒聽說過劍蘭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嗎?”


  “劍蘭學院要拍射雕英雄傳嗎?”


  “笨呐!”曼甯不客氣的戳了戳我的腦袋。我哪堬簞捸I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不是射雕英雄傳的人物嘛!曼甯拿出她的百寶箱記事本,“我現在隻能簡單的說一下,東邪邵霁煊,他們家是黑道世家,黑道就是非正道,不正即邪嘛,所以叫東邪。西毒蕭遙,是現在當紅的偶像歌手,他的媽媽以前就是歌後哦,他在《明星周刊》上說要一輩子爲歌迷守身如玉,做永遠的單身貴族,所以就是西毒(獨)。南帝淩子楓家堨谷鹵富可敵國,是超級企業家,從小就是過着皇帝似的日子,那就是南帝了嘛。嗯∼,北丐最有陽剛的味道、男子氣概,所以就叫他北丐(概)喽。中神通是指他們的數學老師,聽說他17歲就大學畢業,是大學媔W有名的數學神童,這個麽就是中神通(神童)的來曆了,很精辟吧。”


  精辟?我看是缺德吧,也不知道是那個缺德女生想出來的,希望金庸老大爺聽到以後千萬要挺住。“哦,原來是這樣啊。”


  “你不知道吧,蘭臻。”怎麽宛柔你也知道内幕消息?“他們全都是一個超級優生班的耶,中神通是他們的班主任,這個班簡直是美翻了呀。 現在終于知道劍蘭的數學爲什麽這麽的好了,每年都出數學狀元。”


  “是啊,是啊。”我故意說,“說不定是那位帥哥數學老師跟他的女學生說,隻要考的好就可以跟他約會呢。”


  “有道理,蘭臻有時候你也挺聰明的,這個我要記下來來,下次去調查一下。”曼甯如獲至寶的開始提筆即書。


  “……,這個你也想知道啊,那你幹脆去查查他們幾個是幾歲開始尿床的好了!”


  “嗯……,這個我上次是記在後面了……。”


  “不用忙了,……,我沒興趣知道這個。” 曼甯,你去當FBI算了,有機會讓教導主任給你寫推薦信。


  “你們今天衣服帶了嗎?”


  “什麽衣服?”今天我要早點回去,早上出門的時候甯嬸反複強調的。


  “你忘啦?上個星期你答應我的,今天去聯誼啊!”


  “不行,我今天有事情,我必須回家的。”


  “可是你不是一直想去的嗎?”宛柔在偵察我,她知道的事情最多了,不行!一定要堵住她的嘴。


  “那好吧,晚一點就晚一點吧。”這回倒黴了,不知道那老太婆會不會……,啊呀,我的麻煩怎麽就這麽多呢,這麽多呢∼∼!


  “茶壺”終于受不了我們的三巨頭會議了,他生氣的迸出了我這輩子唯一第一次聽就知道他在說的話,“簽面說華的同學,向後面答牌的同學血洗一下嘛,不要影響其他同學睡覺!”(前面說話的同學,向後面同學打牌的同學學習一下嘛,不要影響其他同學睡覺!)


  什麽也沒有,所以連聯誼的衣服都要借,宛柔和曼甯這兩個小女孩居然這麽大膽,穿了現在最流行的稍帶些低胸的衣服,外面隻有一件外套,現在是深秋耶,難道不冷嗎?不過話說回來,爲什麽我就……“爲什麽我的服裝要是這麽高的領子,我也要穿你們那這樣的。”


  沒想到的是這次兩人出奇的一條心:“何必呢,蘭臻,你幹嘛就一定要暴露自己的缺點呢。”我交的這是什麽朋友。


  我偷偷的問宛柔:“你沒吧昨天的事情告訴曼甯吧。”


  “本來有這個打算,但是考慮到你的生命安全,我替你保守秘密。”算你還有點人性。


  坐在甜品店堙A宛柔和曼甯假裝淑女的坐着,而我不斷的在看手機。


  “徐曼甯?”走過來一個大學生問我們。


  “你好,我是徐曼甯。”曼甯站了起來,我也擡起頭來看看這三個碰上我們的倒黴男人,有兩個還真是一般般,隻有一個最後才坐下來的,讓在場的三個女人将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很有書卷氣,帶着金邊的眼睛,一看就是很有知識的樣子,是文質彬彬的那種謙謙君子,不過,我還是覺得邵霁煊比較他好看。咦?爲什麽我要拿謙謙君子和霁煊那個黑幫老大比較呢?傻瓜!傻瓜!我不由自主的敲了幾下自己的頭。


  “你在煩惱嗎?”謙謙君子問我問題了。


  “啊?哦,我沒事。”可是我現在真的是有急事,怎麽辦呢?我滿腦子想的都是甯嬸那陰陽怪氣的臉,這次慘了,慘了!我無意的不斷的看着手機,完全沒留意周圍人說話。


  “需要我幫忙嗎?”


  “啊?”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一把拉着我的手,對着其他的人抱歉的笑着說:“抱歉,我想和她單獨出去一下。”說完也不經過我的同意,就拉着我往外走去,留下的四個人不知所措的大眼瞪小眼。


  離開了一段距離,他才放開我,“你有急事吧,那就先走吧。”


  “嗯,是的。謝謝你。”原來他拉我出來就是爲了這個啊,還我還以爲終于有個男生對我有點意思了呢∼!害我剛才還高興了一下下的說。


  “我是邵敬軒,後會有期。”他朝我擺了下手,就離開了。邵敬軒嗎?這名字讓人感覺有點奇怪啊,不過他人品還是不錯滴。算了,不想了,趕快回去與甯嬸較量才是重點。


  我以超級塞亞人般的速度趕回我的夫家,甯嬸早就像緝毒犬一樣的在門口恭候我的大駕光臨了,“少奶奶,”老太婆以一種高傲的态度緩緩的開口:“可以告訴我你晚歸的原因嗎?”


  現在也不是很晚呀,真是有夠誇張的,“那個哦,那個,是因爲我今天值日啊。”


  “我必須誠實的告訴你,少奶奶。你的課表我昨天就拿到了,今天的值日也不是你,你3天前就已經輪到過了,你是3點32分16秒出的校門……”你是曼甯的同事嗎,甯嬸?這個老太婆還真是不一般的厲害,居然能把人查個底朝天。“現在不早了,少奶奶先休息一下,馬上就是晚餐時間了,請用過晚餐以後來一下北面的書房,我有些事情想和少奶奶說。”


  我能拒絕嗎?當然不可能,這家人全有“強迫症”,“哦。”


  我辛苦了一天才走進大廳,“你,你,你……,你怎麽進來的。”老天爺啊,你能解釋一下爲什麽那個邵敬軒會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小丫頭,沒事吧?事情解決了嗎?”


  “沒有,是剛剛開始才對。我跟你說哦,這埵磲漕滬茩葩頁[扈的老太婆等會兒要和我交流思想。”等一等,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是怎麽進來的。”


  “走進來的。”


  “廢話!我也知道你不是遊進來的。喂∼,快點走吧,這家人全是黑手黨。”


  “你講話很有意思。”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小邵老大邵霁煊推門走了進來,一看到我們兩個,他明顯的很不高興,慘了!他會不會找人把邵敬軒幹掉呢?


  “那個,霁煊,那個,我,那個,我那個,不是我帶他進來的……”


  “我知道。”你知道?超級優生班的智慧果然不是蓋的。


  “不用緊張,小臻。”敬軒笑眯眯的看着霁煊。


  咦?你怎麽知道我的芳名?霁煊聽到他的話似乎更不高興,他冷冷的說:“他早就住在這堣F。”


  “我是霁煊的哥哥。”


  啊呀!我怎麽就沒看出來呢,邵敬軒,邵霁煊,不是兄弟還能是母子嗎?老天爺,你有沒有搞錯啊!爲什麽我最近黑字當頭,就是聯誼都要碰上邵家的人,我這輩子真是和這家子幹上了嗎!!!


  “有時間和變色龍聊天,不如去看看你的東西都搬來沒有。”邵霁煊真的是不喜歡他哥,他的語氣堥S有一點兄弟之情,他酷酷的甩下我倆,一個人上樓去了。


  “喂,邵霁煊!你等等我,我不知道我的房間在哪堸琚耤I”


  霁煊在樓梯上停了一下,看到我跟上來才繼續往房間走。他打開房間的門,我一眼就發現我的東西都搬了過來,“啊呀,好快啊,這麽快就辦妥了。”我看了一下我的房間,灰色的主色調,書櫃,PS,CD等等應有盡有,怎麽好像男生味道重了點呢?算了,大概這就是黑幫家族的不同吧。“還不錯,你住哪堙H我可以去參觀一下嗎?”


  “這就是我的房間,我們住一起。”


  不要!!!我不要和他住!!“爲什麽?”


  “我昨天跟你說過的,呆女人。”


  好像是哦。“我不叫呆女人,我叫林蘭臻!林蘭臻!你就不能和敬軒哥哥一樣叫我小臻嗎?”真是氣人,霁煊他一次也沒叫過我的名字!!!總是稱呼我是呆女人。


  “變色龍就是這樣讓人起雞皮疙瘩。聽好了,呆女人!我不管别人怎麽叫你,反正我就是叫你呆女人,聽到沒有!”


  “聽到了,黑幫頭子!”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不叫我的名字我也不會叫你的。啊呀,我好像太那個了點,他會不會殺了我全家啊,畢竟我還是有點怕他的。


  霁煊看了我好一會兒,他突然遞給我一個盒子,“爺爺讓我給你的。”


  哇∼∼∼!賺到了,是絕色傾城系列的手機耶,還是吳彥祖用的那個,不錯,不錯!爺爺的品味還是很不錯嘛。我立刻掏出原來的手機,毫不留情的把它扔到了廢紙婁堙C哈哈!諾基亞以人爲本,讓生活更美好。


  “婚禮上你哥好像不在。”


  “他沒資格參加!”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Loillpop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在線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UID 34375
積分 1628
經驗 26
YK幣 12
帖子 628
精華 0
註冊 2010-4-24
用戶註冊天數 4609
用戶失蹤天數 2982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4 07:34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add oil po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無聊人XDDD (mR_H)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在線王勳章  
UID 34640
積分 2246
經驗 16
YK幣 1258
帖子 1109
精華 0
註冊 2010-7-4
用戶註冊天數 4538
用戶失蹤天數 3126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6 06:21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五章~             從今天開始是極道鮮妻(二)

每次面對甯嬸我就渾身的不舒服,“邵家的媳婦必須以班超夫人的《女戒》和長孫皇後的《女則》作爲行爲的準則,要……。”喂,這媮晹b封建時代嗎!幹嘛要看這種墳墓堳鶗X來的東西,這不有病嘛!這老太婆夠狠的,居然想用這種封建思想來壓迫我這個祖國花朵。


  “我說的都明白了嗎?”老太婆終于講完了。


  “啊?哦,知道了。”


  “那請你複述一遍。”


  “……。”她講的時候我正在心婼|人。


  “少奶奶!從今天開始你必須把《女戒》和《女則》抄寫和背誦下來!真是太不像話了,我真替少爺感到難過,居然有你這樣的妻子。”


  “我,我爲什麽要聽你的。”我是少奶奶耶,她怎麽可以命令我。


  “少奶奶,這是邵家的規矩,就連夫人都要聽我的,這是太夫人生前定下的。就是你去求老太爺也是沒有情理可通。”如果說我的教導主任是老牌變态的話,那麽這個吹胡子瞪眼的老太婆就是資深變态!!


  甯嬸領着我來到抄書的地方,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來這根本不是兩篇古文那麽簡單,有十幾卷之多,最可惡的是甯嬸她還爲我準備了筆墨紙硯。天地可鑒,我小學的時候才用過的毛筆,而且還隻有一會兒,現在連筆都抓不好。嗚∼∼∼!我的命好苦哇∼∼∼!與其又抄又背的,還不如把這個老太婆殺了來得簡單一點。


  甯嬸走了,我一邊哭一邊開始認命,怎麽做人這麽難。我寫了一會才發現旁邊還有人也在抄寫,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我的婆婆,伸長脖子瞧了一下,啊呀!婆婆字寫的不賴嘛!可不是嘛,都抄了那麽多年了,怎麽也能練就了一手的好字呀。


  “别難過了,小臻,等會兒,我幫你抄一點吧。”婆婆親切的對我說。


  我一下就精神崩潰了,一把抱住婆婆:“您真是太好了!”看到她,總算是有了人性未泯的感覺。


  我精疲力竭的回到房間,黑幫頭子正在等着我,“有事嗎?”


  “簽個名吧。”


  “這什麽呀?甲方邵霁煊,乙方林蘭臻,從結婚即日起遵守以下條款,雙方同居協議如下,不得幹預對方的私人行動……,……如一方有了戀人,雙方需共同合作實行離婚行動……,……。P.S乙方不準與變色龍有多方面接觸。”洋洋灑灑的有一張紙,全是不平等條約,“如一方有了戀人……”多不公平,我要是真的有男朋友我還會這麽倒黴嗎!顯然霁煊沒有遺傳到他媽媽的優良人品。


  “你簽不簽?”


  “知道了。”沒力氣和他作戰就隻能喪權辱國。還好今天開始可以一個人霸占整個大床,黑幫頭子這點風度還是有的,他把床讓給了我這個絕世黴少女,自己則轉戰到沙發上。


  抄書的結果就是我第二天有差點遲到,我随手将書本和手機塞到書包堙A什麽也沒吃就開始沖刺,還好我在最後時刻的前一秒鑽進學校大門,總算免除了一場災禍。看來今天安全了,不會有什麽麻煩了。


  我們的語文老師原來是一個詩人,在這個詩歌不吃香的年代他爲生活所迫淪爲一個教師,詩人的性格十分的好,他對我們上課做任何雜事的視而不見已經到達了禅宗的境界,昨天賺了一台新手機,我就乘他上課的時候研究了起來。沒玩幾下,它就瘋狂的鈴聲大作,我趕忙接電話,“喂?”


  我才說了一個字,不知道是哪個變态,一聽我的聲音就挂了,神經病嘛!這樣的情況反複的出現了有好幾次,有時候對方喂了一聲就立刻挂機,真是讨厭!又來了,這一次連詩人都受不了了,他用飽含淚水的眼睛看着我,因爲我打擾他作詩了。我看了一下号碼,怪了?這号碼挺眼熟的,算了,不理他。我隻好把手機關掉。


  就在詩人詩興大發的時候,門被人用力的打開了,我們全班都看着門口那個膽敢闖進來的小子。嗯∼!!!!!!邵霁煊!!!!


  “你給我過來!”他拉着我走到教室外面,老師和同學都很傻的看着我們,不作任何的反映,還是曼甯的反應迅速,她拿起數碼相機就沖過來對着邵霁煊一陣猛拍。


  邵霁煊拿了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手機扔到我手堙A接着搶走我的手機,然後留下一句話就走了:“呆女人!下次再拿錯我的手機,我一定殺了你全家。”這是怎麽了,難道爺爺送了我和黑幫頭子一樣的手機?我就是那麽不争氣早上拿的是他的手機?這麽說我剛才用的一直是他的……,而且我還接……,啊∼∼∼!我不想活了,嗚∼∼∼!


  “紅色警報!紅色警報!邵霁煊來我們學校啦!”曼甯那尖銳的聲音把我震醒了,她顯然又達到了興奮的狀态,“蘭臻,這是怎麽一回事情,啊?!”


  “你的照片拍的不錯啊。”轉移話題,轉移話題。


  “那當然喽。不過還要用photoshop切掉一點。”


  “不用吧,我覺得都不錯啊,取景獨到,不用切啊。”


  “把有你的地方切掉就可以了,你也不爲我想想有你我還能賣的出去嗎!真是的。”交友不甚啊∼∼


  接下來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由于曼甯這個大喇叭弄的全校的女生都擠到我門班來,不停的詢問邵霁煊的事情,連我想上廁所都不讓我去,我隻能覺的我并非身在人間。


  “我說過幾百遍了,我今天早上不小心撞到他,我們兩的手機都掉倒地上,所以才會拿錯的,我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你在哪媦疏鴠L的?”


  “就是,就是。”


  “告訴我們吧,我們也要去那媯孕L,說不定也可以撞他一下哪,多幸福啊∼!


  “我也好想撞到他哦。”


  “我也是。”


  “我也是。”


  喂,喂,如果你們這麽多人一起去會撞,那豈不是要撞死他了。這麽多的女人圍着我,我都喘不過氣了,老天爺,找個神仙來拯救我吧。


  “林蘭臻!”然而我等到的不是神仙而是老牌變态的教導主任,“你給我到教導處來解釋一下!立刻!”邵霁煊你不僅是黑幫頭子,你還是我的天煞孤星。嗚∼∼∼∼!


  沒有比今天放學更爲驚心動魄的逃亡之旅了,我有一種主演《諜中諜》的感覺,甩掉所有那些企圖跟蹤我的女生。很幸運的是我讓她們跟丢了,很不幸的是我把自己走丢了。唉∼∼,誰叫現在城市建設如此之快,我在這埵矰F十幾年也會迷路……。還好我平時有把地圖放在身上,“噢!”我擡頭一看,撞到人了。“……。”


  不是我不懂禮貌,而是我驚吓過渡,絕世黴女撞到混世魔王,“……邵霁煊!”怎麽會撞到他,爲什麽我非要撞到他不可呢!他并不是一個人,第一次遇到他時的那個1.88也在,好像剛放學。完了,他們都放學了,那就是說現在很晚了,緝毒犬會……


  “嘿,大嫂!”1.88立刻就給我來了“大禮包。”


  “你,我,你,大,大,大,大嫂?你不要胡說!”怎麽會有人知道我和霁煊……是夫妻的!?我連宛柔和曼甯兩個死黨都沒說。


  “他有參加我們的婚禮,你當時沒看見他嗎?”霁煊看了我一眼,“你拿着地圖幹嘛?”


  原來是同道中人,吓死我了。“那個哦……,我是迷路了……。”


  “大嫂,這堿O你家的後門呀。”


  “啊?哦。怪不得很眼熟啊∼,哈哈。”我也真是的,到家了都不認識,突然覺得很丢臉,爲什麽要被邵霁煊碰到。


  “你讀華新還真是讀對了,呆女人。”邵霁煊把地圖還給了我,這個人還是我的丈夫嗎?我覺得他生來就是來嘲笑我的。真是奇怪,今天我偷看曼甯的記錄的時候,上面明明寫着這家夥不喜歡和别人打交道的,爲什麽他總是喜歡針對我呢!


  “大嫂,你和霁煊夫妻雙雙把家還吧,我走先。”1.88賊笑的離開。


  “我就是愛讀華新!”我讨厭他叫我呆女人,叫我名字就這麽讓他爲難嗎?他從來也沒有叫過我的名字。“你今天幹嘛要來我們學校搗亂,你知道嗎,就是因爲你我才迷路的。”


  “是誰給誰搗亂?不是你拿錯我的手機,我一輩子都不會去你們學校。”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早上走得匆忙嘛。”我咕哝着說。


  “你……,呆女人!我後來打電話給你,你又關機,你看到手機顯示自己的号碼,就沒有一點發覺出錯嗎!”


  “我怎麽知道那是我的手機号!”


  “……,好啊,你還有理了,呆女人。”霁煊看起來有點生氣了。


  “我一時沒認出來,後來你到我們學校來,同學們,哦不,女同學都追着我問怎麽會有你的手機,後來我就說是偶爾撞到你,拿錯了你的手機,我這樣說可以吧。”千萬不能把黑幫老大惹火,不然他又要拿我全家殺來殺去。


  “随便你。”


  “結果她們今天放學就一直跟蹤我,所以我躲着躲着就迷路了,不過你放心,我真的有把她們都甩的遠遠的哦。”


  “和我扯上關系你很難受嗎?”快要到家的時候,霁煊突然停下來的問我,他看着我的眼神很奇怪,有一點怎麽說呢,别扭吧。


  “啊?可是你不是說不準把我們結婚的事情說出去的嗎?你威脅我說說出去就殺了我全家的。”這可是他自己在新婚之夜親口對我說的。


  “……,你很守信用啊。”


  “那當然喽。”


  “少奶奶!’


  “哇!”緝毒犬怎麽神出鬼沒,什麽時候都可以突然冒出來。


  “少奶奶,我跟你說過的,不要在大庭廣衆的情況下大聲叫喊。還有,今天請你在解釋一下今天你又晚歸的原因。”甯嬸很資深變态的看着我。


  “是我讓她等我的。”邵霁煊突然搶在我的前面說,怪了?今天這小子怎麽這麽好心了,難道是受到婆婆良好人品的感召?“我讓她等我一起回來。”


  “原來是這樣。”甯嫂果然是老姜,邵霁煊一開口她馬上由緝毒犬變成寵物狗了,啊呀∼!真是厲害,甯嫂不去奧斯卡太可惜了,以她這種功力,說不定會是新一屆的影後呀。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Loillpop
普通會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發帖王勳章   在線王勳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UID 34375
積分 1628
經驗 26
YK幣 12
帖子 628
精華 0
註冊 2010-4-24
用戶註冊天數 4609
用戶失蹤天數 2982
性別 女仔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7 06:12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add oil po more



YK Forum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yankit.com 贊助網站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2-12-6 09:54 PM
Copyright © 2006- YK Foru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在線率統計 Powered by Discuz! © 2001-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YK Forum.
Processed in 0.039421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

[Clear cookies] Contact us 聯繫我們 - Archiver 文字版 - WAP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