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 Forum » 短文小說 » {轉}*♥我的黑幫老公 2!♥* ♡♡♡


2012-3-23 06:14 PM 小蛙
正文(上部) 49,校園祭(二)

  “锵!”蝴蝶夫人可不會配合我們,她抽出刀勢在必得的要我的命。仔細觀察一下,其實台上有很多生面孔,應該都是蝴蝶夫人的下手吧,沒想到她帶了這麽多人來殺我。


  “我不會回到天上的!”我一把抽出我身邊“士兵”的佩刀,一刀揮過去,此時不打更待何時!!才動手,我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我現在也穿着和服,而且還是特别華麗的那種,腦袋上還有頭飾,哇∼∼!高難度啊∼∼!!


  果然我有些不靈活的全部都劈空了,氣得我老娘都想沖上台來揍我,“死丫頭,你平時打人的勁兒去哪兒了!!”我媽兇悍的插着腰,“砍哪!曼甯!!”


  老娘她完全搞不清狀況,也沒念過輝夜姬的故事,真正的故事是輝夜姬後來回到了天上,而我們也是一直這麽來排練的,但是現在從台上到台下全都亂成了一鍋粥,台上的人不知道該如何收場,台下的人倒是覺得很有趣。尤其是評委組,據說都是什麽大人物,着群土鼈們一看劇情變了,比誰都看的起勁兒。


  “這是竹取物語?”一人問。


  “新版吧。”回答。


  “你們确定不是霹靂嬌娃?”又有人問。


  “……。”


  “别讓徐曼甯聽見,這女人什麽都幹得出來!!”


  我已經聽見了∼∼!!這群小日本居然敢嘲笑我!!我容易嘛我!!當時我那個氣的呀,要不是我手上隻有那麽一把刀,我早就抛過去宰了哪幾個亂耍嘴皮子的家夥!!不過,現在我還是比較擔心山口朔夜,因爲和服的關系,我其實成了一個廢物,我根本沒辦法和蝴蝶夫人過上幾招,而一直在我身邊的山口朔夜自然成了我的擋箭牌,可是他那天手被刀劃傷了,由于握着真刀,可能是他手心的傷口崩裂了,血順着他的手腕滴下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是徐曼甯,我不需要任何人來保護我!我可以保護我自己!!


  我拿起刀,開始割破和服,我也豁出去了,雖然會有點走光,關不了那麽多了,我盡快将和服割破,使自己的下肢可以活動的幅度更大,當一切完成的時候,我終于可以靈活的動了,于是我加入了争鬥的行列中去。


  “呼呼……。”蝴蝶夫人其實還是有點實力的,如果邵霁煊那死小子不是爲了他老婆窩憋在台下的話,我們應該可以制住她,絕對不會像現在,我的刀架在蝴蝶夫人的脖子上,而她的刀也沒閑着,同樣架在我的脖子上,我們正處在一個奇異的造型中。


  “如果你不來這埵h好……。”蝴蝶夫人突然這麽對我說,我當時感動的眼淚都快下來了,沒想到她這麽有國際主義精神,居然好心的幫我把戲演下去。


  “我要留在這堙I”我說,我剛才差點一把抱住蝴蝶夫人,沒想到這姐們這麽夠意思,“這埵釦琠珝R的男人,我知道我違反了天規,但是我決不回頭!!”真正的輝夜姬其實回去了,但是如果是我,我一定不會走,月亮上空氣稀薄,又沒有水,而且陽光強烈,對皮膚多不好啊,時間長了容易老,我才不希罕呢,也就輝夜姬那樣的土鼈才會削尖腦袋往那兒鑽,人間多好,有皇帝這麽好的金馬王子,真搞不懂古代傻逼腦子堿O進了什麽水!


  “爲了他?”


  “對!”這些台詞都是我現編出來的,我和蝴蝶夫人都是現編現演。


  “太愚蠢了!”蝴蝶夫人輕蔑的說,沒想到她演技這麽好,我也不能輸∼!!!


  “爲了那個冰冷的天宮而放棄我所深愛的人,才是最愚蠢的!!”哈哈哈哈∼∼,我真是個天才,看來我以後應該往演藝界發展,哦呵呵呵呵呵呵∼∼。


  正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山口朔夜從側面偷襲蝴蝶夫人,她果然不是吃素的,憑着多年的本能,躲開了朔夜的刀,隻是被劃破了衣服,老女人貌似有點火了,台上的氣氛有緊張起來。


  台下有個人比誰都激動,“曼甯!!加油啊∼∼!把那個女人送回月亮上去!!曼甯!!”林蘭臻∼∼!!信不信我等會把你PIA到月亮上面去!!我咬牙切齒的瞪了邵霁煊一眼,用眼睛告訴他管好他老婆,不過邵霁煊那時候明顯在太虛神遊,精神明顯在月亮上。


  可能是朔夜劃破了蝴蝶夫人的衣服,那女人火了,對着我猛烈的進攻,我心中那個撮火啊,剛才劃破你衣服的又不是我!!想來我跟她還有一場新仇舊恨,當我們的刀架到一起的時候,我說:“你上次劈壞我的包沒賠我,我一定要扒你的皮做個新的!!”不然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米人理我……。


  蝴蝶夫人誰也不打,就是對這我砍,她的手下們圍着朔夜,我穿着狗屁和服動作不流暢,被她步步緊逼,我爸媽在下面看的很起勁,他們根本不知道台上都是真刀真槍。不知道她用的什麽刀,每次我們的刀碰撞在一起的時候,都有些火花,本來覺得很酷,蝴蝶夫人是很酷,我是很哭才對,我的刀好像質量不好,被她砍的坑坑窪窪的。


  “铛!”的一下,我的刀壽終正寝了,硬生生的斷開了,這下慘了,我會在爸媽面前被她殺死的,現在該怎麽辦?叫救命??在蝴蝶夫人的刀與我親密接觸之前,本來應該已經“死掉”的樂雅撲了過來,誰也沒料到他的出現,于是我們躲過了蝴蝶夫人的正面攻擊,本能的樂雅以自己的手臂來抵擋她。我當時的頭腦轉的飛快,樂雅馬上要去維也納比賽,不能受傷,我所有的運動神經全部調動了起來,跳起來替樂雅擋了一刀,蝴蝶夫人的刀劃破了樂雅借我的那件漂亮的振袖,我反手正好拔出樂雅的短刀,往蝴蝶夫人的胸口劃了一刀,由于我把她衣服幾個特定的位置破壞了,她的和服一下子就散開了,這可是大露點啊∼∼,小樣∼∼!!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2012-3-23 06:14 PM 小蛙
正文(上部) 50,校園祭(三)

  “你這個,這個下流的女人!!”蝴蝶夫人紅着臉破口大罵。


  “我呸!你才是!!”居然被女人罵我下流。不過,我終于實現了當衆把她扒光了的,偉大的國際主義崇高理想。


  蝴蝶夫人現在翅膀沒有了,她緊緊護着自己的前襟,下面的男生那個激動啊∼∼,台上台下,所有的雄性動物,不管是老的抽筋的,還是小的吃奶的都瞧着,她大概一輩子都沒這麽露臉過,現在已經打不下去了,蝴蝶夫人恨恨的對這所有的手下說:“走∼∼!!”于是華麗退場∼∼。


  蝴蝶夫人功成身退,可是戲怎麽辦??最麻煩的是原來已經死掉的樂雅還詐屍,現在我們應該改演《咒怨》嗎?


  “輝夜姬……。”朔夜一把抱住我,一邊說,“你終于回到我身邊了……。”他把我拉到他的懷堙A我靠着他的肩。


  “我……。”想不到這死小子反應這麽快。


  “你可以安息了,謝謝你救了輝夜姬。”接着朔夜立刻又對樂雅說,一句話把他又給殺了,合理的解釋了他詐屍的原因。


  我站起來,“是啊……,我不用回到天上去了,我可以留在你的身邊……。”完美!!


  “于是,輝夜姬留在了這堙K…。”台下的邵霁煊立刻讓作爲旁白的林子楓改戲,并且按照我們的發揮把整個劇情順水推舟來了個大改變,看的下面的日本鬼子一愣一愣,完全不知道改怎麽反應,最後謝幕的時候還傻乎乎的集體站起來,狂拍手,我站在台上都覺得不好意思,那樣鼓掌手不疼嗎?


  “曼甯!”


  “爸爸,老媽!”我在化妝間堙A突然有種特别的感覺,就像看電視堥漕リk明星一樣。


  “死丫頭,幹嘛給我加上個老啊!!”


  “……,媽媽∼∼,我剛剛演的好吧!!”


  “你還好意思說,剛才被人家這樣亂打,你把我們家的臉丢到太平洋去了!!”


  “後來我不是把她給扒光了,多給您掙面子啊∼!”


  “啊∼∼!你是以前那個到我們家來的!!”不愧是我老娘,跟我說話沒說道幾句,眼睛就看到周圍的帥哥身上去,完全不顧我老爹就在她身邊,從這一點上絕對可以看出她是我老媽。她在選取對象上,從熟悉的入手,第一個就發現了沈毓悠。


  “阿姨。”沈毓悠看見我爸媽也過來打招呼,畢竟他以前是上過門的準女婿啊。


  “你好,12年了,沒想到你現在是我們家曼甯的老師了。”媽媽神色古怪的看着我和沈毓悠,我就知道她又來了!!


  “我是老二啊∼∼!!媽媽!!”既然大家都說我這樣打扮很像姐姐,我媽媽自然也不會例外,我太了解她了。


  “我知道啊,”媽媽瞪了我一眼,“我是你媽啊!”


  你真的确定?我看你那樣兒就不是善主,我覺得媽媽明顯在尋找過去的記憶,在尋找記憶中的姐姐,就沖她極力的讓我和沈毓悠站在一起就知道了,還以爲我不知道,也不想想我是誰生出來的!!


  總之,在我的努力之下,輝夜姬演的很成功,後來學校一直問我們,爲什麽隻演了一場輝夜姬,我們班都特不好意思,所以這場戲成了我一生中唯一的舞台表演,至于爲什麽不多演幾場嘛,一是因爲蝴蝶夫人不會再給我們配戲了,二是因爲樂雅要出國比賽,在校園祭的第二天就去了國外。學校媯馱F我很高的評價,幾乎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讓我驕傲了有大半年。


  校園祭過得很快,我除了演輝夜姬之外,就沒有别的事情了,現在隻能演了一場,剩下來的日子我就隻能賣章魚燒,嘁∼∼∼!才風光了一天,又來當黃臉婆!!不過,很快我就有了上台的機會。


  隻是這次就沒那麽光榮了,我爸媽早早的就躲開了,這次他們倒沒有男女雙打,據我老娘講,是她和我爸時差沒調過來,不過日本和中國的時差很厲害嗎?這個就不管了,理事長全權安排了這次活動,據說自從她上台以來,經常讓她認爲犯校規的學生站在台上,在全校學生的面前,說自己又多麽的錯,多麽的不應該,無聊!!!


  以前,每次看到邵霁煊都是上台領獎,這次唯一讓我很高興的就是,他也要上台來認錯,和過去的風光相比,這小子這次是虎落平陽,爲了老婆不得不上台來受這份罪。這次上來“忏悔”的主要有幾種,最多的就是談戀愛的,理事長現在正在準備無不純潔交往月。聽聽這名字,真是惡心透頂,那麽多男男女女整天在這堮戔y,不戀愛還能幹什麽,要是我們整個學校沒有人談戀愛,那才有問題呢!!都是年輕人,都這把年紀了,再不想着這檔子的事情,肯定是變态,與其變态還不如戀愛,當然理事長這種更了的女人,是體會不到的。還有呢,就是各種各樣犯了校規的人,比如我,就是嚴重的違反校規,打人鬧事,成績不良,要說我的不是,理事長大概要寫本書出來才夠她發洩的。


  校園祭的最後一天,我很早就被從被窩堳鶪F出來,迷迷糊糊的就站到台上,邵霁煊和蘭臻就站在我的左邊,理事長在我們前面口若懸河的說這早戀是多麽的怎麽怎麽樣,簡直把自己當作是什麽玩意兒了,其實她也不是什麽好鳥!要比無恥,我們都實在沒她那個功力。邵霁煊不知道在想什麽,蘭臻眼睛一張一閉,公然站在台上睡覺。


  我也很想睡覺啊,可是我旁邊那對正好滔滔不絕的忏悔,那個女生一邊哭一邊說,真可憐,環視一下台上全都是死人臉,台下的也是同情的看着我們,其實從上到下,除了理事長,沒有一個人覺得這樣很好,我早就想發飙了,于是一把拉開正在講話的那位同學,“滾開!”我走向演講台,“我有話要講!!”

2012-3-28 10:13 PM yuyu907
加油加油!!!!!!!!!!!!!!!
又係好耐先比cmcm你........sorry!!!!!!
真係愈睇愈鐘意黑道ge生活><

2012-3-28 10:16 PM 小蛙
回覆 #63 yuyu907 的帖子

我也是嗯嗯!;
黑道的生活好有幻想>_<!;;
我最近很忙碌;又專題又考試的;
你也要加油喔!

2012-3-29 10:07 PM *桂子*
樓主~
我穩到ch32就無la
你呢?

2012-3-30 09:23 PM 小蛙
回覆 #65 *桂子* 的帖子

我不知道啊-口-"
不過好像中斷了...

2012-3-30 09:23 PM 小蛙
正文(上部) 51,飛來橫吻∼∼!!

 “雖然今天我站在這堣ㄛO因爲愛情,而是因爲打架,但是我……。”我剛出來說話,理事長就急了。


  “徐曼甯!!”理事長想走上來,但是下面的山口朔夜使了個眼色,立刻有幾個學生故意擋住了她。


  “讓我說完!!”我兇悍的說,“我們的老師以及理事長上高中的時候一定都有戀愛的沖動,甚至不僅有沖動,還有實際行動。可是今天他們卻不讓我們談戀愛,why∼∼∼?我想她大概是不想讓我們重蹈她失敗的覆轍吧,真實用心良苦吧。”


  “你在那堶J說什麽,你給我下來徐曼甯!!!”理事長氣得直叫喚。


  “胡說?原來理事長不是這樣的啊?那爲什麽呢?今天我很想問問你,爲什麽你如此無法忍受學生之間的戀愛呢?”


  “無法忍受?這不是無法忍受!!這些所謂的戀愛玷污了這個學習的神聖場所!!”


  “學習的神聖場所??這是我聽過最惡心的笑話。難道戀愛就是肮髒的嗎?愛情不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嗎?我很早就想說,這麽多的男女學生在一個學校學習,如果一個戀愛的都沒有,那才有問題呢!說明學生都是心理有問題!!”


  “一派胡言!!”


  “無聊!”一直站在我旁邊的邵霁煊突然發言了,我轉過頭去,邵霁煊一步走上前來,拿過話筒,“無聊之極!誰都需要戀愛,不是嗎?”霁煊那低沉的聲音回蕩在禮堂堙C


  “需要戀愛?”理事長顯然不同意,“學生的首要任務是學習,而不是戀愛!!”


  “那就更無聊,如果要抓學習,那我們何必浪費一個早上來這堸紫L聊的道歉,更好的合理的利用現在的這個時間,不是更重要!!”就在邵霁煊這個老公慷慨陳詞的時候,身爲妻子的林蘭臻完全睡着了,我真是佩服她居然這樣的情況也能呼呼大睡。


  “你……。”邵霁煊不愧是邵霁煊,一句話堵的理事長說不出話。


  “那夫人,您呢?”山口朔夜也緩緩的走到台上,站到我的身邊,“如果不是爲了愛情,那你爲了錢才會嫁給紫藤先生?”


  “是啊,理事長,我們都是人,不是平等的嗎!!??”在我們三個的夾擊下,理事長根本說不出話來。


  然後從台上開始,同學們覺得我們的歪理也很有道理,紛紛倒戈,表示同意,大家都是一樣,我們都需要愛,親情、愛情,正是因爲我們處在這麽一個年輕而敏感的年紀,我們更需要去愛與被愛!


  “是啊,老師,爲什麽戀愛是玷污了學校?”


  “戀愛不是不可饒恕的錯!!”台下的同學也開始此起彼伏的發出質疑,其實大家都對這個老女人忍了很久了,她在學校堣@些飛揚跋扈的不合理的規定,使這個學校死氣沉沉,完全失去了年輕人的活力,雖然學校是不應該提倡戀愛,但是像她這樣的處理方式,是對我們青春的一種扼殺,我有時候真像一把揪住她的領子,破口大罵:“你***更了,也不要脫我們下水啊!!”


  “全都安靜!!”理事長在千辛萬苦之下,終于回到了台上,還好她現在隻顧着對付我們,後面的蘭臻還在睡覺,這種睡功,誰與争峰!


  “關于理事長您,”看到理事長上來,山口朔夜一點也不緊張,反而與她面對面,“學生會和家長會一直對您的工作質疑……。”


  “什麽!!你們想罷免我??”理事長一聽朔夜的話,立刻臉藍了一半。


  “哦∼∼,也就是說,大家都對她的工作有懷疑,大娘∼∼,下崗吧∼!!”我一聽就樂了,說得特别大聲,幾乎全場的同學都聽見了,大家一下子安靜下來,巴巴的盯着台上看,無數雙眼睛堙A都是那期盼的目光。


  “據我所知,董事會馬上要召開會議,理事長,會議重要,請勿遲到!”朔夜冷淡的對理事長說,氣得那女人咬牙切齒的。


  “山口朔夜,不要以爲你母親是家長會的會長就可以操縱董事會。”


  “随便!”山口朔夜根本就不理她,随便她發瘋,或者說發什麽瘋,冷漠是他唯一的表情。所有的學生都不說話,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威理事長說一句,做人做道這個份上,她還是下崗比較合算。


  “喂∼!理事長,開會啊∼∼!!”真巴不得她現在就滾!!這個時候,我敏銳的神經告訴我,好像發生了些什麽事情,覺得身後有些變化,聽到一點奇怪的聲音。理事長也表現的很奇怪,她居然沒有罵我,而是手指顫抖的指着我,好像見鬼一樣,奇了怪了,我今天早上沒有洗臉嗎?不對啊∼∼,我明明有洗過啊∼∼。再看台下的同學們,剛才我們還是那樣的一個鼻子出氣,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女生們無不用憤慨的表情看着我,一道道目光射過來都含着抛刀子殺人的欲望,男生們則瞠目結舌,大家這樣看着我,我都覺得特不好意思,難道我今年天早上真的沒有洗臉嗎?


  “曼甯,後面∼∼”宛柔提醒我。


  “後面?”什麽後面,後面沒東西啊,最多隻有一個站着睡覺的林蘭臻。我緩緩的轉過頭,“呀∼∼!!!!”的一下,我發出了尖銳的叫聲!哪個畜生幹的!!給姑奶奶出來!!我很生氣,這是我人生一個絕對恐怖的時刻,我看《咒怨》的時候都沒覺得那麽恐怖過,爲什麽??很簡單,後面的大熒幕被打開了,放的不是任何一部恐怖片,但是對我而言比任何一部恐怖片都要恐怖N倍,整個大大的熒幕上就是我上次掉在朔夜身上的照片啊∼∼∼,不過其實如果隻是我趴在他身上,效果也沒有現在這麽大,這張照片就是我吻到他的一瞬間啊!!!!!這是炸彈!!是炸彈!!我腦子堶惜@片空白,沒想到這張照片會如此之大,而又如此清晰的出現在每個人眼前,我後腦勺好像被人用大鐵錘狠狠的揍了一下一樣,瞬間空白,連怎麽罵人都忘記了。

2012-3-30 09:27 PM 小蛙
正文(上部) 52,親家??冤家??

“理事長!!”正在緊張的時候,理事長的助理沖了過來,“電腦……。”他剛說了一句,就看見我那超大的丢臉照片,“咦???!!!怎麽這堣]有!!”


  “你說什麽!!!”幾乎衆口一詞,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


  “理事長,所有的電腦都被黑客攻擊了,現在學校所有電腦系統以及屏幕都是這個!”說着一指我和朔夜的合影。


  “什麽!!!”我差點沒有咬舌自盡,這麽丢人的照片,居然全世界都知道了,誰那麽缺德啊∼∼!!“你說清楚!”我一把拉過助理,“你說所有的?”


  “是啊,學校門口的大屏幕都是這個…………”


  “我的娘啊∼∼!!”這是招誰惹誰了!


  “曼甯,這是怎麽回事??”蘭臻拱到我身邊,“你連我們都沒有說過,真是不夠意思!!”


  你小子這時候怎麽醒了,真夠有你的!!“我怎麽知道!!”


  “徐曼甯!!這是怎麽回事!!”理事長氣得指着我的鼻子,“真是不要臉!!”


  “什麽不要臉!!”我生氣的大喊,我不就是親了你的理想女婿嘛∼∼,“這是個事故!!事故!!”


  “徐曼甯,你說這是怎麽會發生的!!”


  “徐曼甯!!”


  “你說啊!!”女生們紛紛出來質問我,一副主權不可侵犯的樣子。


  “是事故啊!!我不小心……。”我還沒說完,朔夜攔在了我面前。


  “這是我們的事情,與你們無關!”朔夜開口了,他的冰一樣的聲音一下子撕破了原來喧鬧的環境,所有的人都安靜了下來,“全都上課去!”這話應該是理事長來說的,可是山口朔夜比她有威信,說話跟老子似的。


  “可是,山口君!”有個女生還想說什麽。


  “上課去,别讓我再說一次!”


  “你搞什麽啊∼∼!!”我說,“你現在叫這堜狾釭漱H的全滾也沒用!!現在好了,大家都看見了,你不是答應我不會說出去的嗎!!!” 我叫道,是的,對于其他人,他們是很怕他,他山口少爺一開口,沒人敢不聽!!但是我是從來不買他的帳。


  “……,不是我。”


  “那還有誰,那個時候除了你和我,現場還有誰!!!哦∼∼!!我知道了!”我想起來了,那個時候我出去的時候還遇上一個人,“我就知道是你個小王八蛋!!”我一把揪過邵霁煊,“說!!是不是你小子!!”


  “哼∼!”邵霁煊咧開一抹邪惡的微笑,他揮開我的手,“3歲的時候,你打了我一巴掌,5歲的時候,你踢我的臉!上個月,你當着蘭臻的面前打我,還有别以爲我不知道是誰把我和蘭臻的照片賣給爺爺的!!”我今天才知道,邵霁煊真的……,很小氣,實在太小氣了!!居然這麽屁點大的事情都記得清清楚楚,你∼∼!姑奶奶這輩子認識你!!


  “我和你的照片?她不是一直在賣嗎?”蘭臻問霁煊。


  “就是那些讓我們結婚的照片!”


  “徐曼甯!!!!”林蘭臻果然火冒三丈,“你出賣我!!”


  “我又不是故意的!!”紙是包不住火的,終于還是讓蘭臻知道了, “有人問我買嘛,那我就賣了!!”


  “我和蘭臻那個時候被那麽多人打,你居然還有心思拍照,你是不是人啊!!”宛柔也參與進來,可見她當年被人當沙包打了以後,心媮晹s在一定的陰影。


  “我哪有,那天我到了以後,就看見蘭臻和霁煊在接吻啊!”我怎麽可能會那麽沒義氣。


  “哦∼∼。林蘭臻!!你居然對霁煊君做出這樣的事情!”一直流連在這堛漱k生發現更悲慘的事情,多重的打擊讓她們幾欲想死。


  “不是吧,連霁煊君也和這三個傻女人有染?”女生們紛紛哀叫。


  “想找抽吧!!”居然叫我們傻女人,我氣憤的揮揮拳頭。


  “蘭臻是我的妻子,我們已經結婚了!”邵霁煊反正是無所謂了,把什麽都說出去了,一時間,哀号遍地,女生們一邊哭一邊打滾,今天對她們而言是永遠不願意回想的一天吧。


  “邵霁煊!我們的協議……。”理事長對邵霁煊不遵守承諾十分窩火。


  “我答應過你嗎”邵霁煊根本就是耍她。


  “你!!”


  “死丫頭!!”這種磨牙的聲音,我聽了十幾年了,我轉過頭,赫然看見我老媽氣勢洶洶的走過了,一看就是發飙了的樣子,慘了∼∼!!女子單打!


  “曼甯∼∼!”這邊這個拳頭嘎崩亂響的聲音是多麽親切啊∼∼,我聽了大半輩子了,這是我老爸鐵拳的聲音。啊∼∼!看來我爸媽真的火了,各位觀衆朋友們,現在是男女混合雙打時間。


  “救命啊∼∼!!”我尖叫的想往朔夜身上跳。


  “想跑!門都沒有!!老娘今天要讓你知道什麽叫母親的教育!!”


  “媽媽!!那是事故!!事故!!救命啊∼∼!!”


  “伯母∼,其實……。”看到這個架勢,隻有朔夜來救我,邵霁煊都縮在了一邊,混蛋!!事情都是他惹來的!!蘭臻和宛柔更是縮成了球,你們這兩個沒有人性的家夥,剛才還縮我呢!!等到災難來了還不是躲起來。


  “你滾開,小心老娘連你一起打!!”媽媽不客氣的說。


  “……。”不知道我這次要在醫院呆幾天。


  “啊∼∼,拍的不錯啊∼∼。”就在千鈞一發之際,有個溫柔的聲音突然響起。


  “你是朔夜的……哥哥!?”


  “爸爸!!”


  “什麽!!”出現的人山口口司,他上次跟我說是朔夜的哥哥來着的!


  “小夜!”山口绫乃挽着山口司,一副悠閑的樣子。


  “媽媽!!”


  “不是嫂嫂嘛!!!”這是怎麽回事!!


  “你們又騙人!!”山口朔夜一反往常冷漠的神色,顯得有些焦躁,“你們又騙人說是我的兄嫂?”


  “小夜,不要生氣嘛。我們也隻比你大15歲啊。”看見我父母,绫乃一個箭步上來,握着我媽的手說,“初次見面,親家!”

[b][size=4][color=DarkOrchid]正文上部正式完結:)多謝各位支持:)DD!下一集就是正文下部的第一集-神秘的光碟(上)
請期待:)[/color][/size][/b]

2012-3-31 01:47 PM yuyu907
[size=3][color=Red]加油加油呀~~p^(00)^q[/color]
[color=DarkOrange]雖然我上部都未睇完~~.....[/color]
[color=Yellow]但係我都好好好好好期待下部ge來臨><[/color]
[color=YellowGreen]_*_*_*_*_*_*_*_*_*_*_*_*_*_*_*_*_*_*_*_*_*_*_[/color]
[color=DarkGreen]放假啦!![/color]
[color=Blue]終於可以"抖"下啦;][/color]
[color=Purple]唔好咁博命..整病自己呀~;d[/color]
[color=Magenta]十卜十卜十卜你forever~~[/color][/size]

2012-3-31 04:31 PM *桂子*
係~
的確係中斷左.
好想體之後果d ar

2012-4-2 03:28 PM 小蛙
回覆 #69 yuyu907 的帖子 回覆 #70 *桂子* 的帖子

多謝你的支持v3v!!
我們要互相支持:-)!
- - - - - - - - - - - - - - -
我會盡量找一找a_a
我不想他中斷啊/0\

2012-4-9 11:51 AM 小蛙
正文(下部) 1,神秘的光碟(上)

 我睜開眼睛,看見有個男人躺在我的床上,想也不想就給了他一腳,沒想到對方的感覺也很敏銳,上來就也給了我一腳,結果兩個人踢到了一起,後果是我掉到了床下面,“疼死了!!!”有沒有搞錯啊,床這麽大,怎麽我會出局呢!


  “……。”床上的那個家夥不發一言的做起來,“早……。”


  “你幹嘛打我啊!!”我頭重腳輕的爬回床上,我一擡頭正好看見昨天成爲我丈夫的那個男人,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


  “看什麽,你老婆我是漂亮,你也不用這麽迷我吧!”


  “……。”他這個人不喜歡說話,隻是指指我的衣服。


  我低頭一看,下巴差點掉到床上,“啪!”的上去就準備給那小子一嘴巴,“你這個色狼!!!”居然胸罩都露出來了,這唐朝的衣服真是危險啊∼∼,白讓那小子看了這麽久。


  山口朔夜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沒讓我打到,他放開我的手,“我是你丈夫,請你記住這一點!”


  “你以爲我想嫁給你啊!!男人給女人打兩下有什麽了不起的!!”他看起來真的是沒什麽表情,好像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或者高興的樣子,有時候我真的會感覺自己很迷茫,我覺得我一點也不了解山口朔夜,而他也屬于那種沈默的人,他不喜歡爲自己解釋,但是絕對不是逆來順受型,我要跟這個男人過一輩子嗎?笑話!!


  “時間差不多了,走吧。”老實說,他穿着中式的唐裝還真實那麽回事兒,有一種挺拔秀麗的感覺,我突然覺得早晨的他,很好看!


  “曼甯!!”朔夜在我眼前晃晃手。


  “啊∼!!!哦,走吧!!”連我自己也很難想象我會嫁給朔夜,我從來沒有想過徐姑奶奶我也會要嫁人,成爲一個男人的妻子,無論是對于我還是我爹媽,就像蘭臻說的,怎麽看來都是一個笑話。


  我們去上學的時候,我的公公婆婆這倆超級會享受,不到中午是不會起來的,于是我和朔夜坐上了凱迪拉克去學校,不知道爲什麽特别的緊張,好像去學校有什麽不對勁一樣,突然非常想逃學。


  “你怎麽了?”朔夜難得語氣溫柔的問我。


  “沒事!!哈哈!!有點困。”


  “你害怕去學校?”


  “屁!!”


  “看來你很好。”


  “我一直都很好!!”就在我和老公鬥嘴的時候,我看見一個影子,“咦??”


  “又什麽事情?”朔夜拿出他的mp4。


  “我剛才好像看見樂雅了,好像一閃而過,現在看看又不見了!!”


  “看錯了!”朔夜的臉色沉了幾分,一向很冷淡的他給我一種很陰郁的表情,好像很不高興的樣子,我覺得他好像在我面前已經有點真性情的表現,就這點而言我突然有點自豪感,不過婚禮那天他跟樂雅真的是很不愉快。


  當我成爲一個衆所周知的帥哥的妻子的時候,我就成了形形色色的女生們的敵人。我和朔夜在學校出現以後,他倒是沒什麽,畢竟男生們覺得朔夜娶了我以後,他們都得到了超生,英雄是用來犧牲的,所以他是他們的英雄。對于所有的女生,我和蘭臻就是最不受歡迎的人,不論是新婚的我,還是二婚的她,都是女生們仇恨的對象,頗有一種老鼠過街的感覺。


  最槽糕的是我現在已經不在男生班了,沒錯!!因爲成績的原因我轉到了山口雪的班級,終于和蘭臻以及宛柔團聚了。不過她們班全是女生,因爲是新娘班嘛∼∼,俗話說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雖然我是女人,但是現在我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真賤!!”有個女生走過來,在我耳邊說道。


  我“咣!”的一腳就把揣飛了,我對這種人從來不生氣,一向把她們當畜生看,人何必跟畜生計較呢。我在女生班的日子也不好過,才過了幾天,我就又想逃課。


  走到半道上,看見邵霁煊了,好像心情不好嘛∼∼,“喂!”


  “嗯。”


  “你幹嘛這麽頹廢啊∼∼,你例假來啦”我好心問他。


  邵霁煊勃然大怒,“你例假才來了呢!!!”


  “我例假是來了,你怎麽知道的?”


  “……。”


  “呵呵∼∼,蘭臻找你呢,快去吧!”耍他一向是我這個無良姐姐的嗜好,要知道,像今天這樣讓他說不出話來,是多麽的不容易啊∼∼!!


  “嗯。”


  蘭臻爲了霁煊逃課也不是什麽想他了,想見見他之類的,要她達到者境界,霁煊大概還要等上幾年吧,其實是蘭臻的櫃子埵酗@個霁煊的包裹,非要親手交給他,不過,這引起了霁煊的警覺。


  “炭疽還是炸彈?”我故意說,瞧他那小心樣兒!


  “沒什麽……。”邵霁煊還是打開了包裹。


  “嘁∼∼,就是一破光碟!!”上面有一行字,還是中文!!“你最想知道的秘密?”


  “這什麽啊?”蘭臻也覺得奇怪,搞了半天就一片光碟,“看看吧。”于是順手就給塞倒電腦堨h了,如果當時沒有這盤光碟,也許後來的很多事情就不會那樣的進行了。


  “真夠模糊的!”一定是很早以前的攝影,我把播放器調到全屏,畫面埵酗T個人,兩個女人一個孩子,一個女人倒在地上,身上地上都是血,看起來有點面善,但是看不出來是誰,我覺得我好像見過她。再看另一個女人,差點沒把自己的牙給吓掉了,雖然12年過去,她的面孔我還是認識,徐曼婷!!!!她拉着孩子的手,好像很痛苦,鏡頭一下子拉近,孩子轉過頭來,滿臉都是血,是邵霁煊!!!


  “霁煊……。”蘭臻低呼了一聲。

2012-4-9 11:52 AM 小蛙
正文(下部) 2,神秘的光碟(下)

  這個孩子絕對是邵霁煊,雖然影像有些模模糊糊的,但是我清晰的記得夢中的那個小小的邵霁煊的樣子,就是這樣!!我突然覺得頭腦堳僂騿A這畫面太詭異了,邵霁煊混身是血的站在馬路上,而我姐姐不知道在幹什麽。

  “媽媽……。”邵霁煊盯着畫面上那個倒在地上的女人,輕輕的這麽說了一句。


  “這是你老娘!!”我轉過頭去看他,邵霁煊的表情怪極了,有點那麽缺乏以前的平靜,他握緊的拳頭不住的顫抖。


  就在他盯着畫面看的發愣的時候,突然屏幕上跳出來一排血紅字體,然後就定格了。吓了我一大跳,“你是殺人犯……。”這什麽啊!!!搞的跟殺雞一樣。


  “殺人犯?霁煊……,這是什麽?”蘭臻好像也被這紅色流血狀的字體吓到了,說話沒有什麽邏輯,她緊張的抓着邵霁煊問道。


  “我不知道!!我什麽都不記得了!!”邵繼續難得失去理智的說。


  “那你就想啊!!”我姐姐出事的時候,邵霁煊果然在現場,而且根本不想傳說堛漕獐芊A什麽爲了躲避追殺,“你當時到底在幹什麽!!!”我沖着邵霁煊大叫。


  “曼甯!你幹嘛對着霁煊發脾氣?”蘭臻舍不得老公委屈。


  沒錯!我是對邵霁煊這小子挺撮火的,我姐姐爲了他命都沒了,可是他像個傻瓜一樣站在那堙A而且現在也不知道我姐姐那時候到底是出了什麽事情,這死小孩居然會不記得,數學公式從來都沒忘過,這事兒他怎麽就不記得呢!!“那你想啊!!邵霁煊,你給我想啊!!地上那個死的是你媽啊!!你到底做了什麽!!”


  “徐曼甯!!!”林蘭臻生氣的大叫,“你吵什麽!!霁煊會想起來的,對吧,霁煊!!!”


  “殺人犯……,是什麽意思……。”一直沉默的宛柔突然問,“邵霁煊……,你媽媽是不是……。”


  “不是!我沒有殺她!”邵霁煊說。


  “你不是不記得了嗎?大哥!我拜托你,你到底還知道什麽!!”


  “反正我沒有殺人……,我不是……,媽媽……,她是……,不知道……。”邵霁煊神色有些痛苦的說,或者說他現在有些語無倫次。


  “我知道的!!霁煊當然是不會的了。”蘭臻這次不知道吃錯了什麽藥,以前都是霁煊來照顧她,可是這次她表現的異常的成熟,居然還能安慰霁煊。


  “這個人到底要做什麽?”宛柔拿出光碟,“明明是要給邵霁煊的東西,卻要讓蘭臻拿到,總覺得沒安什麽好心。”


  “你是說這是假的?”


  “不是這個意思。”宛柔想了想,“我覺得……。”


  “應該是真的。”邵霁煊說,他看起來還有些混亂,但是比剛才好點了,看到這個畫面的時候,連一向冷靜的他也不知所措,“原來當時有一個目擊者……。”


  “這個死人真無聊,有空拍片子不會救人啊!!”一向不冷靜的我就隻能狂躁了。


  “女猩猩……。”


  “你個死小孩,教了你幾次了,叫姐姐!!”我比猩猩漂亮很多很多啊∼∼!!!


  “我聽爺爺提過一次,關于你姐姐的死。”


  “那就說啊。”


  “醫療事故。”邵霁煊說,“是醫療事故,死在手術台上……。”


  這都什麽啊!!!!有個愚蠢的傻子寄給邵霁煊一盤惡心的光碟,然後告訴他,他殺了他老娘。這麽無聊的戲碼居然還有人會用,不過,有個傻B的确會這麽做,“廁所晴!!”我一拍腦瓜大聲叫道。


  “幹嘛?”山口朔夜放下手邊的事情,顯然是被我的叫聲吸引過來。


  根據我結婚時候,還有後來我婆婆這個野獸級人物的說法,廁所晴不是他們的親戚,我現在自己也煩的要命都不知道怎麽辦,特别想跟山口朔夜說點什麽,所以我把今天的事情全都跟他說了,“哎!你有什麽想法啊?”


  “邵霁煊會離開……。”


  “啊?”


  “他一定會去調查,我想有人希望他離開。”


  “爲什麽?我覺得這是廁所晴幹的!!”


  “你要幹什麽!!”


  “她是你們家的倒黴親戚,你給我管住她,如果邵霁煊要走,她就不可以走!!”


  “……。我覺得事情沒有這麽簡單。”


  哼哼∼∼,我都忘記了呢,我現在的勢力和以前不一樣了,她廁所晴要是敢有什麽動靜,我打斷她的腿!!


  誰知道,廁所晴沒有來,另一隻瘋狗倒是來踢我的門了,她就是紫藤美惠。


  不要臉!!賤貨!!我看着桌子上這些亂七八糟的字,環視着周圍那些竊竊私語和偷偷壞笑的一臉龌龊的日本女人,抄起我的桌子就往她們的頭臉上砸。我回頭看蘭臻的桌子,也畫的一塌糊塗,也順手抄起來就往她們腦門上砸。


  “徐曼甯!!”小日本女人不滿的大叫


  “有種你打我啊!!”她們也隻敢和我這麽鬧,看着我還是很害怕的樣子,這堛煽X個我都沒少揍過,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敵敵畏,居然又來找麻煩。


  後來吃午飯的時候,終于知道誰給她們撐腰了。我正在和宛柔還有蘭臻吃着惡心的所謂日本料理,美惠出現了,而且是帶了大隊人馬的出現。


  “徐曼甯……。”她眼睛紅紅的。


  我結婚的時候,她不知道什麽原因在外國,剛剛回來就知道我和朔夜已經結婚了,然後據說就要死要活的,還搞什麽自殺。不過我們家朔夜從頭到尾就沒理會她,所以她就隻有一個人鬧騰。自從我結婚以後,她今天是第一天出現學校堙C


  “朔夜是我的……。”


  “你腦子有毛病啊!”我拿着筷子,覺得她腦子肯定是進海水了


  “嗚∼∼∼,”沒想到她突然就很大聲的哭了,然後就拉着我又叫又哭喊起來,“朔夜是我的!!是我的!!!我的!!”

2012-4-9 11:52 AM 小蛙
正文(下部) 3,一場鬧劇

  “你幹什麽啊∼∼!!”我使勁兒的掙脫美惠的拉拽,她的爪子抓的我的手臂上一道一道的,她絕對是故意的!!

  “朔夜是我的!!我的!!”美惠還是又叫又鬧,這麽大的動靜,我們這個角落當然成了衆人矚目的焦點,整個食堂堛瑣ル芚L不齊刷刷的看着這堙A好事的人還漸漸靠攏過來,搞的我很尴尬。


  “你滾遠點!!”看着美惠像個神經病一樣的叫嚣,幾乎整個人要撲到我身上,我逃也來不及,“朔夜他誰的都不是!你有毛病啊!想去神經病醫院就自己去!!”


  “徐曼甯!!朔夜他是我的,是屬于我的!!”美惠終于不抓着我了,改用手背抹着眼淚,站在餐廳堙A大聲的一邊哭一邊說:“你爲什麽要搶走朔夜,爲什麽!!把朔夜還給我!!你爲什麽要纏着他,嗚∼∼∼!!”


  “真是不要臉,搶人家的未婚夫∼∼。”美惠這麽一鬧,周圍看熱鬧的,還有本來就跟着她的那群就開始紛紛指責我了。


  “就是!美惠比她漂亮,也比她聰明,朔夜君怎麽會看上她呢?”


  “賤呗∼∼,說不定找就自己爬到朔夜君的床上!!”


  “這樣說,她可能已經有了!!”


  “怪不得朔夜君要跟她結婚,真是無恥∼∼!!”


  到底是誰無恥啊∼∼!!!這個是什麽王八蛋國家,居然會有這種事情!!我才是朔夜的妻子!!我都跟他結婚了!!


  “喂!!你不要胡說!!”蘭臻對那些女生說,“誰比較無恥大家心堻ㄡM楚!!”


  “嘁∼!!你和徐曼甯都不是好東西!!”女生們對蘭臻是霁煊的妻子也早就不滿意了,不過這種情緒隻能說明這群日本女人是群發情的母狗∼∼,毫無理性可言。


  “你們才莫明其妙!!”:宛柔說,“蘭臻和霁煊早就結婚了,礙你們什麽事情!!”


  “我們就是覺得這兩個愚蠢的女人配不上霁煊君和朔夜君!!”女生滿群情激奮的叫喊道。


  “你們才配不上,瘋狗!!”文若卿的出現使我大爲振奮。


  “文大娘∼∼!!”


  “去死!!”雖然我們見面仍然少不了動武,但是怎麽說我們也是自己人。


  “人家結自己的婚,幹你們屁事!!”


  “好笑了!!”我說,“你們是什麽狗屁!!又不是那倆小子的親媽,有資格管他們娶誰嗎?拜托你們,想罵人也要先查查自己的智商啊!!”


  “喂!!你怎麽罵人啊!!”


  “果然沒智商!!誰先開罵的!!不就是你們嗎??”


  這時候不甘寂寞的美惠又開始鬧騰,“求求你∼∼,曼甯,把朔夜還給我,不要搶走朔夜,曼甯∼∼,朔夜是我的!!我的!!!”


  “你怎麽不跟朔夜說去!!!”我沖她不耐煩的大叫,煩死了!!從來沒見過這麽煩的女人!!“有本事沖那個你的那個朔夜叫去啊!!他要是同意,我沒意見!!”


  “你怎麽這麽壞呢??爲什麽要搶走朔夜呢∼∼??爲什麽??”這女人腦子短路啦!!


  “少在那婺迉i憐了,紫藤美惠!!”就在我和美惠風雲對決的時候,我的室友佳惠突然跳了出來,她指着美惠說,“這麽愚蠢的老花招,就别在這丢人現眼了!!”


  “……。”看到佳惠出現美惠大概沒想到她惠跳出來,愣愣的看着佳惠。


  “看什麽看!!你和你媽媽一樣就會用這種下等的手段來博取同情!!”


  “佳惠,嗚∼∼,你怎麽可以這麽說我媽媽呢?”美惠依然用可憐兮兮的口吻說。


  “我怎麽不可以!!我是你妹妹,這種事情最清楚不過了!!”佳惠的話一出口,周圍倒了一片,原來她和美惠是姐妹啊∼∼,不過長得一點也不像啊∼∼。


  “你們是一家的啊?”我說。


  “一個爸爸,但是我們不是同一個媽媽!!怎麽?紫藤美惠?說不出來了吧!!你這個滿口謊言的女人,你和你的媽媽一樣,都是說謊的人!!你不是對外宣稱我是你堂妹嗎?哼!!虛僞!!”佳惠一口氣說了很多。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佳惠,請你不要這樣對我。”


  “哼!要我都抖出來嗎?把你的眼淚收起來,曼甯不是樂雅哥哥的媽媽,她不吃你這套!!”佳惠冷笑着說,“當年是誰在爸爸面前這麽可憐巴巴的演戲,如果不是因爲你媽媽,樂雅哥哥的媽媽根本就不會死!!”


  “西洋鏡都拆穿了,還要繼續下去嗎?”原來是這麽回事,有夠無聊的,美惠未免把我的智商看的太低,而把她自己看的太高了。


  “不是的,嗚嗚∼∼,我不是……。”靠!!都這樣了,你還能演∼∼,真是應該給美惠一個影後獎。


  “你怎麽這樣對你姐姐!!”聽了這些話,沒想到周圍的人紛紛指責的不是假惺惺的美惠,而是正氣凜然的佳惠。


  “我怎麽對她了,你們以爲她真的這麽可憐了。我要告訴大家她的真面目!!就是我們這位校花,在朔夜結婚的那天企圖設計他,想給他吃迷藥制造假象,然後破壞婚禮!!幸好他沒上你的當!!”佳惠語出驚人,全場的人全都愣住了,外表清純的美惠居然幹這種勾當,大家的嘴都驚訝的合都合不攏


  居然有這種事情!!!這個死三八居然敢跟我搶老公,嗯∼∼∼,我想打人了!!!“啊∼∼,有人扒光了都沒人要!!”


  “怎麽日本女生都喜歡來這招!!”蘭臻說。


  “看起來人模人樣的,居然這麽無恥,我是朔夜∼∼,你皮扒了我都不要!!”宛柔說。


  “徐曼甯∼∼,你過來!!”不理會大家的驚訝,佳惠拉着我就走。


  “幹嘛!!”


  “我哥哥要見你!!”

2012-4-9 11:54 AM 小蛙
正文(下部) 4,愛情之旅(一)

“你這人怎麽說風就是雨啊!!”我對佳惠的說,真不明白她今天突然跳出來要幹嘛∼∼!!

  “曼甯!!”文若卿反映比蘭臻和宛柔快,追了上來。


  “你放開!!”我甩開佳惠的手,以我的功力擺脫她還是很容易的,“你到底要幹嘛!!說清楚啊!!”


  “去見我哥哥!!”


  “樂雅?我沒事看他幹嘛??”剛才我一直憋着口氣,現在要是不發洩出來,我早晚要血壓高,現在誰也沒興趣看,即使是我最喜歡的美男。


  “我哥哥生病了。”


  “那他應該去看醫生,我又不會看病。”正說着呢,就到了琴房的門口,樂雅坐在鋼琴面前。


  “咳咳!!”他輕輕的咳嗽着,好像真的病了,看起來不太好的樣子。


  “你生病啦?感冒啦?”作爲樂雅的朋友我還是要關心他一下。


  “沒有……。”樂雅看到是我來了,立刻露出一絲唯美優雅的微笑,“可能比賽時候有點累了吧。”


  “是哦。”我做到樂雅身邊,“呀∼∼,你的眼圈都有點紅,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他當然累啦,我哥哥在你結婚那天,在山口家門口站了一個晚上,那天下雨啊!!”


  “你幹嘛在外面站一個晚上?”


  “不是,别聽……。”樂雅立刻否認。


  “啊∼∼,我明白了,是山口朔夜那個家夥吧!!他後來把你轟出去啦!!我跟他說過的,不要找你麻煩。臭小子!!”


  “徐曼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正在我關心樂雅的時候,朔夜突然出現了,“過來!!”他朝我伸出手來。


  “我還有話要問你呢!!”看到他這麽兇的跟我說話,我火就上來了:“我說,結婚那天你幹嘛把樂雅趕出去??”現在人家生病了,要賠醫藥費了吧!!


  “……,你給我過來!!”山口朔夜對他的所作所爲不但沒有解釋,反而冷冷的對我發号施令。我本來也是在外人面前想演場戲,能拉倒就拉倒,沒想到朔夜一點也不配合我。


  “等會兒,我跟樂雅說幾句話。”


  “……。”自從婚禮上吵開以後,朔夜就開始對樂雅惡語相向,給人一種沒風度的感覺。我這個做老婆覺得特沒面子。“有什麽話,你還是對我這個丈夫說吧。”


  “你?我回家也可以跟你說,去∼∼!!!”


  “曼甯,咳咳,你會參加下個星期的野營吧?”一直不說話樂雅突然開口了,大概是感覺到我和朔夜之間的火藥味道,他主動把話題扯開。


  “她會不會參加,和你沒有關系,她是我的妻子,你最好避嫌!!”朔夜一開口就不客氣。


  “山口朔夜,你怎麽……。”佳惠叫道


  “你閉嘴!”冰凍星人山口朔夜隻要看人一眼,佳惠以光速閉嘴。“這堥S有你的事,走吧,曼甯!”


  “我當然要參加,樂雅你也去吧。”他山口朔夜算什麽,我的事情我作主。


  “是啊。”


  “那好,郊遊的時候見吧,爲了郊遊你現在就先歇着吧。”


  “原來你就是紫藤樂雅啊!!”一直沈默的文若卿突然開口,她大搖大擺的走過來,“長得真不賴,沒有女朋友是吧,我看上你了!!”


  “……。”從邵霁煊到紫藤樂雅,是不是有點快了。


  樂雅一時間大概沒消化文若卿的話,看着她說不出話來,文若卿依然滔滔不絕的說着,“你不要想别人了,曼甯已經是黃臉婆了。我身材比她好,人也比她漂亮,不要想了,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哪有你這樣的流氓!!!!


  山口朔夜絕對是個小氣的小男人,這個星期他回家就沒和我說上一句話,從頭到尾都不理我,本來我對他沒什麽意見,雖然我覺得他和樂雅的事情他的态度很差,但是他怎麽也是我們家的呀,我總是站在他這邊,所以我本來是沒生他的氣。不過他不知道吃錯了什麽藥,倒是對我不理不睬,真正的把我惹火了!!現在是撮火的時代!!


  “喂!!你是不是打算跟我做一輩子啞巴夫妻!!”


  “……。”


  “喂!!!!”……,我放棄了!!


  “曼甯,下個禮拜……。”我的丈夫的堂姐,也是我的老師山口雪在吃飯的時候才回來。


  “啊!!我知道,是郊遊是吧!”


  “哦∼∼,我想起來了!”婆婆眼睛大放光芒,“紫藤老太婆走了,這個傳統也該恢複了。”


  “傳統??”不是郊遊嗎?


  “這個哦∼∼!!”我的公公山口司一臉暧昧,“以前我和绫乃就是那時候風雲偶像。”


  “沒錯,嘔吐的對象。”一直沒有開口的朔夜終于忍不住了。


  “你不要插嘴!!我跟你說,兒媳婦,這個叫做愛情之旅!”


  “愛,愛,愛情之旅??”


  “這個嘛∼∼,顯示廚藝大賽,也就是說情侶,男生要選中自己女朋友做的愛心便當,然後是露營,溫泉還有試膽大會,可能還有特别節目吧。”


  “這麽有趣啊!!!我要去……。”


  “其實曼甯,你這次考試全沒過,所以要是補考沒過,就隻能留在這堣F。”山口雪頗爲不好意思的說,對我來說全軍覆滅已經不是新聞了,但是這次的打擊尤其的大!!


  “就是說我不能去了!!”我立刻拍桌子站起來,惡狠狠的問。


  “從理論上來說是這樣。”山口雪明顯被我吓到了。


  “因爲我沒考好,就不讓我去,太沒有人權了吧!!”突然想到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紫藤美惠去不去?”


  “去啊。”


  真他娘的沒天理啊∼∼!!!我人品這麽好,居然因爲考試不能去,她那麽惡心,爲什麽考試就及格∼∼,這個世界有沒有天理啊∼!!!“不行!!我一定要去!!!我一把拉過山口朔夜,“我告訴你!!隻要姑奶奶我還有一口氣,那個女人就别想!!還有你也是,要是你敢有點什麽小動作!!小心你以後沒兒子!!”


  “可是,曼甯,一定要通過3門主課才可以!!”山口雪說。


[size=5][color=Cyan]-‘cm快來>33<!![/color][/size]

2012-4-9 10:12 PM yuyu907
加油加油~~~
都唔明點解黑道d生活會咁吸引><

2012-4-11 11:22 AM 小蛙
回覆 #76 yuyu907 的帖子

嗯嗯><對喔
好想找多點黑道的故事來看><

2012-4-18 04:31 PM hfcs47
我回來啦!!!!!SORRY呀我好忙呀:'( 比個CM你啦:)

2012-4-19 07:14 PM 小蛙
回覆 #78 hfcs47 的帖子

多謝也xd~
我要溫習@@
也沒太多時間/3\

2012-4-24 09:15 PM yuyu907
快D快D快D快D!!!!!!!!!!!!!!!!
我就黎忍唔住要睇原作者個POST喇!!!!


*_*_*_*_*_*_*_*_*_*_*_*_*_*_*_*



其實我都幾忙下...=,="

2012-4-27 08:15 PM *桂子*
我係其他網頁見到好似更新到(下32)

2012-4-30 10:38 PM hfcs47
快d po 文啦><,等死我咩:'(

2012-5-31 10:12 PM hfcs47
我要文文呀!!!!!!!!!

2012-6-1 08:09 PM yuyu907
用戶失蹤天數 11喇!!!!!!!!!!!
小蛙唔好唔要我地呀!!!!!!!!!!

2012-6-2 07:23 PM hfcs47
回覆 #84 yuyu907 的帖子

係囉......小蛙呀:'( :'( 唔好唔要我們呀:'(

2012-8-13 07:06 PM hfcs47
2個月啦!!都未見人&文:'(

2013-3-23 10:27 PM 小蛙
對不起對不起!我太懶了~~電腦壞了只可以用手機上。。
大家忍不住就看吧!!
[url]http://www.3boys2girls.com/viewthread.php?fid=289&tid=746119&extra=&page=11[/url]

[[i] 本帖最後由 小蛙 於 2013-3-23 10:32 PM 編輯 [/i]]

2013-3-23 10:29 PM 小蛙
正文(下部) 5,愛情之旅(二)    

正文(下部) 5,愛情之旅(二) 
 “那沒希望了。”   “那沒希望了。”  “那沒希望了。”  “那沒希望了。”四個人異口同聲的說,插花,縫紉,茶道之類的我都過不去,不要說3大主課:日語、英語和數學了,簡直是三座大山壓在我的身上,比農民還苦,一輩子都沒有翻身的機會,“有什麽方法可以讓紫藤美惠不去?”  绫乃媽媽有好主意,“讓她殘廢就可以了。”  “……。”  “我記得你那時候也是每門都挂科了。”司爸爸笑眯眯的說,“小夜,你媽媽念書的那時候,成績比曼甯差10倍,爸爸我照樣可以讓她過3門。”  “哦??爸爸,你怎麽做到的!!”  “我是這小子的爸爸啊∼∼。”說完,司爸爸得意的大笑,“對了,小雪,你的男朋友謙之剛才打電話過來,好像有緊急的事情。”  “好的,叔叔。”山口雪一回房間,司爸爸立刻暴露了真面目,“我們那時候,連夜給你媽媽把考卷偷了出來。”  “好主意!!”司爸爸真是太強了,“誰去?”  “……。”  “一群廢物!!!”  “我反對這樣做,爸爸既然你有經驗,那你再去偷一次吧。”朔夜,你這個混蛋!!!!  我想着這次班級堶推雩蚆晹酗@個和我一樣的可憐蟲,林蘭臻!“喂?蘭臻,霁煊呢?”  “等一下,霁煊,曼甯找。”  “霁煊說他不在。”  “是嗎?那明天讓他來領裸……。”小樣!敢跟我鬥!  “……,說吧。”  “你老婆這次也考試都不及格吧。”我這是給他們個機會,順便給自己一個機會,“你知不知道,這樣下個禮拜的郊遊她就不能去,這次郊遊有很重要,包括……。”  “你到底要幹嘛!”  “你能偷補考的考卷嗎?”  “啪!”的一聲,霁煊那邊把電話挂掉了,我最後的希望隻能是讓紫藤美惠緻殘了……。  就這樣過了三天,再過一天就要考試了的時候,我還沒有讓紫藤美惠殘廢。,她自己這幾天都沒出現,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了我的殺氣,我百無聊賴的趴在課桌上,周圍不斷的聽到女生的小心翼翼的歡呼,因爲我和蘭臻基本上是不可能是去了,這個消息對她們來說,簡直比我們倆翹鞭子還好。要不是我正煩着,我早就揍她們了。就像上次在食堂堙A雖然我當時沒有動手,後來我想想自己也很久沒運動了,于是還是補打了她們一頓,真是太爽了。  “……。”有人!!  “邵霁煊??你死過來幹嘛?你老婆在老師辦公室。”挂我電話的死小孩……。  “考卷!”他明目張膽的就把考卷撂我桌子上,還好我反映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藏到屁股下面。  “你吃撐啦!!說得這麽大聲!!你還想不想讓我過!!”好小子,動作很快嘛∼∼。  “别忘了給蘭臻,答案全部寫在上面了。”  “你小子果是老手,謝謝啦!”大家記得他在第一部堸蝙蝠貌漯漯F西嗎?他的身手我一直很有信心,所以才希望他出馬。  “……。”霁煊看了我一會兒,“去謝謝山口吧,是他和我一起弄來的……。”說完,看也不再看我一眼,就想老婆去了。  沒想到我們家朔夜還是去偷了,這死小孩怎麽就不能誠實一點,早說我就不會和他冷戰了。  “呆女人!!”邵霁煊說。  “我都背出來了,你幹嘛還要罵我!!”蘭臻委屈的大叫。  “因爲他喜歡你呗。”我說。  “你閉嘴!!”邵霁煊把考卷放到蘭臻面前,“說你呆就是呆!!誰讓你寫個80多分了。你想一想,老師會相信這是你考出來的??”  “這樣啊∼∼,哦∼!”  “哈哈∼∼,”我就聰明多了,“我就是考慮到了這點,所以故意保留了一點。”  “你還是不及格。”朔夜放下我的考卷,“默寫答案也沒及格,真有你的,老婆!”  “什麽!!!”  考試結束以後,蘭臻和我都順利的通過了3門,于是在山口雪和學校的協商之下,我們終于擠到了郊遊的行列的隊伍,出發之前,我又活動了一下筋骨,結果我班女生滿臉顔色鮮豔的出發∼∼!!向郊遊目的地前進!!前進!!前進進!!  我們的第一個目的地是野餐的營地,這也就是公公婆婆說得廚藝大賽吧。女生,所有的女生都必須下廚,男生們比較輕松,隻要洗幹淨手等着吃就可以了。還好我和朔夜合計了一下,決定做咖喱飯。學校其實也沒有說一對對之間不可以串供,再說了,朔夜是我的老公,當然應該吃我做的飯,他要是敢吃别的,我毒死他!!  爲了我做出一點朔夜吃了不會去醫院的食物,绫乃媽媽鬼點子最多,她給我悄悄帶了一包真空包裝的咖喱,隻要熱一下就可以了,然後把咖喱澆在白米飯上就OK了,哦呵呵呵呵呵呵∼∼。正當我樂呵呵的準備咖喱的時候,悲劇發生了!!  “老師,曼甯帶了咖喱!”紫藤美惠你個三八!!糟糕!!得意的太早了,一不注意被美惠大聲把家庭課的所有老師全給招來了。  “不可以作弊哦。”山口雪笑眯眯的跟我說。  “嘿嘿∼∼。”  “徐曼甯,不要藏了,把咖喱交出來吧。”另一個老師也和藹的跟我說。  “哈哈∼∼。”我無可奈何的把咖喱交到了老師的手堙A然後狠狠的瞪了美惠一眼,死三八!!有種就不要來暗的,有種就單挑!!我拿着菜刀,真想往紫藤美惠腦門上先砍上及條大水溝出來,居然把我的咖喱奪走了,我咬死你!!!!!!

頁: 1 2 [3]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