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 Forum » 短文小說 » [轉] 俏丫頭穿越 : 朕的俏男妃(1女n男女尊文) 注意簡體字-,-


2011-8-15 08:57 PM bustercheung
[轉] 俏丫頭穿越 : 朕的俏男妃(1女n男女尊文) 注意簡體字-,-

第1章  吐血穿越
       千薰,女,今年16歲  中五學生。
       2010年6月29日,是千薰16歲的生日。
  千薰長得嬌俏可爱,身高一米七,聰明靈巧,在學校里往往戴着第一名的頭銜。
  成績第一,容貌第一,聰明第一……
  可惜,只有身材不足,不知道為什么,千薰從小以来身體極不好。有時連運動都無法進行。
  没辦法,千薰家也算富裕,父母出盡心力和金錢,卻都找不到方法讓她的身體好起来。
  此刻,大廳里燈光輝煌,豪氣處處,門口處大葉綠樹上掛滿了小小的閃閃爍爍的霓虹燈。
  賓客滿廳,歡笑聲洋溢而出 , 千薰穿着可愛的公主裙,本来蒼白的臉塗上了淺淺的粉底,看起来更可愛。
  “千薰,你在這裡啊!”
  一個聲音焦急地傳過来,千薰因為站累了,所以躲到最安靜的角落塈中U來休息。
  “是啊,有什麼事嗎?”
  見死黨李迎風臉色發白,焦急而憤怒的表情,千薰的心咯的一下沉了下去。
  李迎風走了過來,坐到她身邊低聲地說道,“千薰,你男友和你最討厭的女人在樓頂上鬼混,你得去看看,否則你不會相信我的話的!”
  千薰的腦子嗡的一下,傻傻地看着李迎風。
  男友是中二就開始追求她,直到中四,千薰才答應當他女朋友的!
  那個如此温柔深情的男友白萧,會背叛她,跟她最討厭的女人陆曼曼在一起?
  “快去啊,否則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往深處發展呢……都告訴你白萧不可靠,那個賤女人更危險!”
  李迎風見千薰還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氣得發抖,推推千薰,她這才回過神來。
  白萧一直不被李迎風看好,而她,卻因為身體原因,一直不能長久陪在白萧的身邊,所以也非常信任她。
  可是她還是站了起來,不管怎麼樣,如果李迎風說的是真的,她就斷然不再和他在一起。
  李迎風是她唯一的死黨,絕對不會騙她的!
  千薰提着雪白的裙,臉色沉着,那雙炯炯有神的黑眸潋滟冷光。
  五分鍾之後,千薰终於到了樓面門口,這别墅的三樓,她得也爬五分鍾,可見身體真的非常不好。
  樓頂的門大開着,朦朧的陽台燈光柔柔折射進来,千薰扶着墙微微地探出頭去。
  一眼望,顿時目瞪口呆!
  嗡的一下,身體里的血液仿佛以千米的迅速向頭部涌上来,千薰的心狠狠地绞痛着,眼睛瞪得圓圓的,一個字也發不出来!
       一眼就看到的那張自己常常坐的雙人藤椅上,兩個人擁抱在一起熱烈激吻。
  男的正是自己的温柔男友白萧,女的,正是她非常討厭的女生陆曼曼!
  千薰記得自己不曾請陆曼曼到來,怎麼她會在這里?
  陆曼曼的那件刺眼的紅色的禮服差不多被白萧脱到胸下了,千薰颤抖着,大口大口地喘气。
  白萧真的背叛了她!
  手中的手機啪的一下掉地,驚動了兩個热吻的傢伙,白萧有些驚慌地抬頭,一眼就看到千薰喘着氣,臉唇慘白,瞪大眼睛盯着自己,臉上掛着諷刺的笑容。
  “你們兩個……”
  千薰的聲音那麼弱,她身體里的力氣仿佛全部流走了!
  那雙水盈盈的大眼睛,瞬間充滿了淚光。
  心被什麼高高地抛到天空,又砰的一下掉到地上,全碎了!
  “白萧,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千薰斷斷續續,呼吸竟然是那麼困難。
  陆曼曼懶洋洋地瞟了千薰一眼,摟着白萧的脖子又上前叭的一下吻了他的臉。
  白萧一下子冷静了下来,眼睛里充滿了内疚和歉意,
       “薰儿……我們分手吧!”
  “對啊,我和白萧已經不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了,千薰,你乖乖的下去過你的生日吧!我和白萧還要在這裡享受一下美妙的月光呢!”陆曼曼笑了起来,妖媚的笑容像一朵大吐芳香的野花。
  當然,很多男人都認為,家花沒野花香的。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
  千薰雖然身體不好,可是感情方面,她也希望能堅強一點,彌補一下身體方面的缺點。
  他愛誰就愛誰,難道要她跟下來求他回到她身邊嗎?有些賤男,喜歡一腳踏兩船,一個女人如果態度卑微,說不定他還瞧不起你呢。
  “哼,開學就開始了啊,我們整整四個月了,白萧買避*套還買到手軟呢!”
  陆曼曼像一只妖精,輕蔑地看着千薰。
  千薰笑着,冷冷地看着沉默的白萧,他承認了,呵呵。
  月光冷冷地灑下来,千薰的眼淚還是忍不住大顆大顆地滚落,看着白萧一字一顿地說。
  “白、萧、你、們、果、然、賤!當我從來沒認識過你,給我……滚!!别玷污了我家的陽台!”
  千薰突然提高聲音,聲音尖銳而絕望,她摘下脖子上白萧送她的那條項鏈狠狠地扔到了他的身上,正準備轉身,卻有血氣上涌!
  滚滚熱流,從嘴里薄喷而出!
  一大朵妖艷血花,在地上绽开!
  “千薰!”
  白萧一見千薰竟然吐血了,嚇得連忙站起来。
  千薰看着地上那朵血花,恨恨地看了白萧一眼,整个人一栽,就扑向了地面……
  她的心碎了,可是她并不想死。
  然而,这一切一切,就證明了,千薰被氣得吐血身亡,她,死不瞑目!

[[i] 本帖最後由 bustercheung 於 2011-8-16 07:07 PM 編輯 [/i]]

2011-8-15 11:20 PM ClaraK
跟住呢?跟住點?:confused:
伯伯你快D po啦:em37:

2011-8-16 12:10 PM bustercheung
第二章
你的一魂一魄,如今回到原體中,是本尊不小心打散了施主的靈魂,罪過罪過……”
  一個遙遠的聲音,在千薰的意識中,遙遙傳來。
  一魂一魄?
  千薰記得自己氣得吐血,然后就晕迷了過去,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黑暗把她包圍了,只感覺自己在飛一般,靈魂都是在飛的吧?
  她死了嗎?
  那個聲音說的是什麼意思?
  千薰用力地吸吸氣,感覺到了花的芳香,很奇特,有點像夜來香,還聽到了淡淡的水聲,迷迷糊糊,難道她還活着?
  “公主鬧着要你幫她搓背,你就幫她搓吧!”一個女聲冷漠地響起。
  “什麼?這白痴女為什麼老纏住我?我不幹!”
  一個火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很陌生。
  千薰感覺到好奇怪,難道自己死了,靈魂飛到其他的地方了嗎?
  千薰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於是用力地睁開眼睛!
  一切都如所願!
  她還活着!
  不過——她怎麼有那麼長的頭髮?因為小時候身體一直不好,所以沒有留長髮。
  她怎麼……居然泡在泉水里?
  眼前的一切渐渐地清晰可見,月光如水,靜靜地灑落,池水波瀾層層蕩開,一邊的一束束雪白的花朵在璀璨绽放。
  螢火蟲一點點的,尾部的綠光一閃閃,點缀着夏夜之美。
  有個少年非常不滿地瞪了一名黑衣女子一眼,卻還是硬着頭皮走下了池中,黑衣女子哼了一聲,退了出去。
  這里,是哪里?
  千薰低下頭,見自己穿着白色的衣袍,領口有着金黄色的刺绣而成的鳳凰,款式有如漢代的抹胸長袍,已被池水濕了個透,隐約可見里面暗红色的肚兜!
  這是哪里?
  剛剛那句朦朧的話,就指示着這身體才是她真正的本人?
  “白痴公主,看什麼看?本公子才不會非禮你,快轉過背來,等我幫你搓掉一層皮,看你以后還敢不敢纏我?”
  那少年走到了千薰的前面大呼小叫,千薰抬起頭,那少年凶巴巴地看着她,眼睛里充滿了不滿和憤怒的神色。
  月光下,少年有着红色眼瞳,五官精致略带猛烈的狂妄氣息,膚如白雪,墨髮,红衣,略有米七高,眼中的憤怒一隐而      去,換上了桀骜之光。
       這個少年,還是蠻好看蠻帥的。
  千薰看了看四周,伸手用力地捏了捏自己的臉,痛!
  她,真的是活着的!
  如此說來,加上那一句話,她原本在現代的那個身體的靈魂,穿越到這個身體來?
  不,應该是說,她的靈魂完整了,而這個身體,才是真正的她!
  千薰有些晕眩,前面的少年有些凶,但美貌是如此的奪目,千薰閉上了眼睛,靠着池邊,眼前竟然飛過了無數的畫面!
 全部是現代时她的容颜,但卻穿着古代的衣服。
  短短的一分鍾之間,她完全回憶起這個身體所經歷過的一切,原來,她的原體是周國的公主!
  “喂,你装傻吗?快给我轉過身來,白痴女!”那少年又凶巴巴地嚷着。
  千薰從那些回憶中,找出了這個少年的身份——凤苍伦,她的夫寵!
  作為周國的二公主,她擁有七名男寵,按着颜色來分開。
  千薰的臉騰地一红,雖然池水清凉,可是沒想到自己回到真正的原體里,竟然是一個擁有七名男寵的公主!
  可幸的是,公主在她的一魂一魄沒回來之前,是傻女,并且沒和任何男寵有肌膚之親,所以凤苍伦叫她白痴公主。
  有些記憶是不全的,畢竟這個身體失去一魂一魄,智力完全是三歲小孩子,直到這智力魂魄回來,才成為正常人。
  這樣,就可以解釋到,現代的她,身體病弱;古代的她,身體健壮,智力卻有如三歲孩童。
  “嘩!”
  一聲水声響,打斷了千薰的回憶,凤苍伦伸手狠狠地抬起她的下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中全是轻蔑。
  “白痴女,你以為本公子的 時間 很多吗?白痴死了,什都不會,又不見你去纠纏其他男人?”
  凤苍伦用力地把她轉過身,背對着他,伸手去解她的腰带。
  啊,不是吧?
  美男要幫她洗白白啊!?
  千薰哭笑不得,以前的她,的確是最喜歡凤苍伦的。
  才三歲孩童的智力,卻不畏責罵

2011-8-16 12:15 PM ClaraK
好野:em33:
伯伯po我實支持:em37:

2011-8-16 02:02 PM bustercheung
回覆 #4 ClaraK 的帖子

其實我未睇過架-,-

2011-8-16 03:00 PM ClaraK
[quote][b]原帖由 [i]bustercheung[/i] 於 2011-8-16 02:02 PM 發表。 [/b][url=http://forum.eyankit.com/viewthread.php?tid=73355&page=1#pid812692][img]http://forum.eyankit.com/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其實我未睇過架-,- [/quote]
:rock:純po文:rock:
不過男人之家睇乜鬼愛情小說:rock::rock::rock:

2011-8-16 04:57 PM bustercheung
[quote][b]原帖由 [i]ClaraK[/i] 於 2011-8-16 03:00 PM 發表。 [/b][url=http://forum.eyankit.com/viewthread.php?tid=73355&page=1#pid812759][img]http://forum.eyankit.com/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rock:純po文:rock:
不過男人之家睇乜鬼愛情小說:rock::rock::rock: [/quote]
我最憎睇書的說:angel:

2011-8-16 07:05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8-17 11:54 AM bustercheung
千薰眨眨眼,這是夢嗎?
  波瀾圈圈的浴池,周邊有繁華盛開,仰頭一看,但見星空渺渺,月光如水,映得少年更為俊美玉白,火紅的髮上有幾點水珠,水珠濯濯發光,如同那些傳說中的夜明珠一般。
  這不是夢。
  千薰眼中盛開震驚,一時間接受不了自己這個原體。
  呃,白癡到要男人幫洗澡?
  白癡到一點也不顧忌男人厭惡她,她仍然拼命糾纏?
  少年皺皺眉,看到千薰眼中一點震驚又無奈的眼神。
  他放開了手,俯下身,有些憐惜地吻上了千薰那柔軟而冰冷的唇。
  千薰腦子轟了一下,大腦迅速搜索著關於這個鳳蒼倫的一切一切
  這人,不是很厭惡自己嗎?
  在那些記憶中,至少大部分的時候,鳳蒼倫會罵她,推她,遠離她。
  可是在沒有人的時候,赤瞳微微黯然,會輕吻她的額頭,會拍拍她的肩膀。
  這,是不是憐惜的原因?
  “唔……”千薰回過神,有些掙紮,四唇纏綿婉轉,鳳蒼倫的吻很生硬,吻得她的唇有點痛。
  氣息曖昧,他的呼吸,令她的俏臉上染上了薄薄的紅暈。
  千薰推不開她,只得狠狠一捏鳳蒼倫的手臂,鳳蒼倫毫無知覺。
  “死白癡,以後別老是找我,否則你會被盯上的!”鳳蒼倫放開她,微喘一口氣,捏了一下她的小臉道。
千薰的臉騰地紅了。
  什麼意思?
  他在假裝厭惡,還真是厭惡?
  “愣著幹什麼,那狗皇帝很危險……白癡公主,跟你說這些,你也聽不懂!”
  鳳蒼倫想到什麼,冷冷地掃了她一眼,歎息一聲,伸手再度去解她的腰帶。
  狗皇帝?
  千薰努力地回想著,就是在回憶中,找不到那個“危險”的人物。
  千薰是公主,那皇帝就應該是自己的父親吧?但聽鳳蒼倫的口氣,怎麼一點也不像?
  很危險,呃,是會殺了她,還是吃了她,還是……
  嘖嘖,古代的酷刑,可是會取人命咧。

2011-8-17 01:32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8-18 05:23 PM bustercheung
第三章
ps 凤苍伦=鳳蒼倫
       想到這堙A鳳蒼倫已幫她解開了腰帶,衣袍被他用力一拉,就落到了水中,紅紅的肚兜也被鳳蒼倫解下來,不算得完美的身子一下子全露了。
  不知道身後的鳳蒼倫,是不是紅著臉?
  記憶中,鳳蒼倫不是第一次為她擦背了。
  不過,為什麼這個鳳蒼倫對她那麼凶,是討厭她傻嗎?
  迷迷糊糊的記憶中,她記得自己是被囚禁在這周圍的,那麼囚禁她的人,又會是誰?
  鳳蒼倫氣哼哼的,可是因為對方是公主,又不敢拒絕,憤怒地拿起了一團海棉,欲給千薰擦背。
  “別了,我自己來!”
  在這緊急關頭,千薰淡淡地開口了。
  後面的鳳蒼倫怔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個傻瓜公主只會哭鬧著叫倫兒倫兒,叫得他吐血。
  在見不著他的時候,傻瓜公主也會找其他人,雖然不如對他的癡纏,但也只會說幾句話而已。
  像“哇,我的夫君好俏!”
  “夫君大人,嗚嗚,我要吃糖糖!”
  “夫君大人,我要親親嘴!親嘴是什麼意思呀,夫君大人?”
  “夫君大人,我要你為我搓背,嗚嗚嗚……”
  鳳蒼倫俊美的眸眯起來,拿著海綿用力地往千薰的背上一抹,頓時紅痕顯了在那瑩白的背上。
  “喂,你沒聽到嗎?我叫你住手!上去,不用你動手!”
  千薰被他用海綿一抹,背就辣辣的,雖然不怎麼痛,可是也不算舒服。
  鳳蒼倫嚇了一跳,立在那堙A還以為自己又聽錯了。
  千薰可不傻,連忙移開,“你下去,告訴那個女的,我自己來!”
  咦!
  這一次沒聽錯了!
  鳳蒼倫揉揉眼睛,看到前面的仍然是一個女子的輪廓,一樣的衣裳,一樣的青絲浮於水面,可是那話兒……
  “你說什麼?”
  千薰被鬧得臉紅心跳,可是又不好回頭。
  “我說……”
  話還沒說完,千薰的肩膀突然被人扶住,用力一轉,整個人就被轉過身子,與鳳蒼倫面對面。
  鳳蒼倫瞪大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公主怎麼會突然會說其他說話呢?
月光柔柔,一邊的宮燈也被風吹得忽暗忽明,少女粉紅撲撲的臉,淺淺一笑,便有酒窩綻出,有若黑曜石的鳳眼,玲瓏直鼻,整個人兒,竟然突然之間,變得那麼好看起來。
  水沒到千薰的胸前,幸好啥都看不到!
  千薰松了口氣,再對那愣住的鳳蒼倫笑了一下,梨窩如盛酒,甜甜的。
  “看什麼,本公主命令你——給我滾出去!”
  千薰突然加大了聲音,原本被白蕭氣死回到原體,心情就極度不爽,現在這男寵又凶巴巴的,正好讓她有個發洩的人呢!
  門吱一下被推開了,兩個侍女快步而入,“鳳公子,公主怎麼了?”
  鳳蒼倫悻悻地扔下了海綿,一聲不哼地掉過頭往池上走去。
  “不許上去,公主不是要你為她搓背嗎?”
  一個黑衣侍女嗖的一下撥出劍,攔在鳳蒼倫的前面。
  嗯,這個夫寵的待遇,還真不好,連個侍女也敢攔他的去路。
  “你們沒眼瞧嗎,是她趕我出來的!”鳳蒼倫怒火沖天,第一次被這白癡公主罵了,他心情更不爽呢!
  “是我讓他上去的,放他走。”
  千薰冷冷地說道,兩個侍女震驚地看著池中的千薰,仿佛第一次認識她一般。
  “你們下去吧,我不需要人在這堙C”千薰淡淡地說道,兩個侍女對望一眼,臉色有異。
  鳳蒼倫氣呼呼地走了出去,那兩個侍女卻不肯走。
  “放肆,本公主的話,你們沒聽到嗎?”千薰厲聲喝道,在現代,白蕭不當她是人看。
  在這堙A人家也不當她是公主,太沒面子了!
  “遵命!”
  兩個侍女連忙應聲,鬼鬼祟祟地對望一眼,就此退了下去。
  千薰松了一口氣,怔怔地看著天上那輪圓月,努力地將這個原體的記憶整理一下。
  可是除了母后、妹妹還有七個男寵、兩個侍女之外,她完全沒有其他的記憶了。
  也許,是人家不讓她接觸其他的東西吧?
  千薰驟然想起了白蕭,兩個人糾纏在一直的身影,仍然刺得她的心極痛。
  好在這個身體不錯,不會再讓她吐血而亡。
  本來嘛,千薰知道白蕭背叛自己,心雖然痛,可是她可不想死,更不會自殺,沒想到吐一口血,就掛掉了!

2011-8-20 12:23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8-25 02:49 PM bustercheung
第四章
       白玉長臺上,盛著一盤粥,幾個大饅頭,竟然沒有千薰所想的佳餚啊,真失望!
  只不過,在殿的上面,斜倚著一個銀衣美男。
  憑著記憶,千薰知道這個又是她的男寵——冷風淩。
  此男銀髮輕披,僅僅用一支銀釵夾起了左邊的長髮,眼神冰冷,濃眉杏眼,唇瓣雖然極厚,卻極為性感。
  又算是一枚美男。
  千薰可不理會他,暫還要裝傻,因為她不知道,這深宮堙A到底誰對她有害。
  一聰明起來,只怕會被人下毒手。
  千薰放開了侍女的衣袂,笑嘻嘻地朝那大白饅頭跑去。
  蒼天啊,大地啊!
  本來就幾隻大饅頭,一盤白粥,叫她如何歡喜得起來?
  可是為了裝傻,只能如此了。
  千薰心堶W笑著,被前男友狠狠地傷了一次,就想大吃大喝大睡,可是這奡N只有那麼點東西,哎!
  兩個侍女看著千薰,臉色有異,齊齊地走向那美男,立於他的身邊。
  嘖嘖,看來這兩個侍女,還是這個冷風淩的人?
  千薰顧不了那麼多,伸手就抓起一個大白饅頭,反正剛剛泡過澡,手乾淨著呢。
  “嗯,好吃,夫君大人,好吃,好吃!”
  千薰吃了一口,一邊吃一邊叫道,聲音有點奶氣,叫得上面的冷風淩不由得皺皺眉
  這傻樣,完全是和過去一模一樣。
  “你們不是說公主有變嗎?怎麼還是這個樣子?”
  那兩個侍女朝冷風淩福了福身,低聲地說道,“冷公子,剛剛公主在泡澡的時候,將……將鳳公子給趕出
來了。若公子不相信奴婢的話,可以去問鳳公子!”
  冷風淩冷冷地看著在大口大口啃著饅頭的千薰,沉入了沉思之中。
  千薰一口氣啃了幾個饅頭,肚子好象還不夠飽,這個原體真的比以前厲害多了啊。
  想她在現代,一餐才吃半碗粥,幾條菜,平時都是靠打針來保持著身體婸搨n的營養的!
  原來吃得多,也痛快啊!
      噗,雖然只有白粥和饅頭。
  千薰又喝了一碗粥,這才有了飽感,她第一次體會到肚子飽,原來就是這種感覺。
      拍拍肚皮,千薰朝上面的冷風淩甜甜一笑。
 “夫君大人,我要親親,我要親親!”
  冷風淩看著她,搖了搖頭,銀髮隨著他的動作微微地飄動,好美的一枚男子啊!
  “她還是老樣子,皇后臨逝之前,不是說過這個日子,她會有十六歲的智商麼?和正常人無疑,可是如今
看來,皇后還是胡扯了。”
  冷風淩淡淡地說道,那兩個侍女一名叫秋葉,一個叫春英,在千薰那些迷迷糊糊的記憶中,她們兩個是
最多的
  春英淡淡一笑,有些遺憾地看了一眼千薰,“冷公子說的是,皇后大概是想讓你們好過一點吧!
  是啊,幾個大男人的女人,卻是個白癡,誰不可惜?
  雖然千薰公主擁有著絕色容顏,可是那一副癡傻樣,真的毀了這副絕色容顏。
  千薰站了起來,笑著朝冷風淩跑去,嗯,這美男,一定要揩一點油,嘻嘻!
  “夫君,夫君,我要親親,親親!”
  千薰跑到他前面,抓住那雙如玉的修長的男性手掌,癡傻地朝他笑了起來。
  哇,這一雙手,雙軟,好柔啊!
  比女人的手的觸感好多了!
  千薰低下頭,眼睛賊亮賊亮的,暫時的興奮讓她拋開了失戀的傷痛。
  冷風淩低眸一瞧,見少女睫毛長長的,臉色紅撲撲的,像一朵盛開著的桃花。
  尤其是那一對小酒窩,如盛著瓊槳,仿佛有芳香撲鼻。
  頓時間,心似醉,人恍惚。
  冷風淩銀瞳堸{爍著一抹異樣的光芒,他淺淺地勾起了唇角,一笑,冷傲之中帶著柔情,竟然伸出手抱
起了千薰。
  千薰的心驟然咚咚咚地直跳起來,她瞪大眼睛,瞬間又裝出傻笑。
  “嘻嘻,夫君大人,親親娘子!
  冷風淩的心一動,又笑了起來。
  春英和秋葉對望了一眼,這冷公子,今晚竟然一連笑了兩次
  千薰看著美男那雙銀瞳,要是在現代,她定然以為是帶著美瞳的呢!

2011-8-25 09:51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8-29 05:25 PM nikki_ch;
我好想知之後點;
快po><

2011-9-11 05:38 PM bustercheung
第5章
千薰皺皺眉,濕漉漉的頭髮搭在後面極不舒服,一手拎起頭髮,一手抓住冷風淩的衣袂。
  “嘿嘿,那本公主的身子?你不要了?”
  “天下美女處處是,愛慕本公子的更多,區區肉體,又何以引誘我?”
  某人更不屑,千薰瞪了他一眼,心情又一下子被搞壞了。
 算了,反正這破冷傲男,也問不出什麼。
千薰搖搖手,俏臉上全是不悅,“好了好了,冷傲男,沒你的事了。既然不想說就給我出去吧,本公主要睡大覺嘍!”
  冷風淩一怔,眼神幽深如海,抿了抿性感的唇,優雅地站了起來,朝外面筆直地走去了。
 千薰瞪了一眼那背影,感覺到疲勞,步入了內殿,越過了屏風,卻見月光從鏤著牡丹花樣的窗映了進來,投在那張鋪著竹席的床上。
 白色的花形帷幄垂下,在風中輕輕飄起。
  一邊的燭臺上,燃燒著兩支巨大的紅燭。
  一隻小小的香爐於側,嫋嫋紫煙浮出。
  濕濕的頭髮搭在肩膀上,極不舒服。
  千薰拉開了帷幄,坐在清涼的床緣邊,默默地環視了一圈,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現代,永別了吧?
  現代的她,算是前世了,前世苦海深深,身體作孽,幸好有父母之愛令得她快樂成長。
  而後,又遇白蕭,他的溫柔與深情深深打動了她,沒想到幾年後,竟然暗中背叛,令她吐血而亡。
  有幸又有悲,人生也就如此吧?
  而這一世,回歸原體,作為了周國的二公主,她深深不解的是,那些男寵為何對她如此冷漠,又是誰,將她囚禁於此處?
  那兩個貼身侍女乃為冷風淩的人,對她有利還是害?
  正想著,有人走了進來,只見春英拿著一條大毛巾,這毛巾的品質一看,就是下等貨,或者這堛漱u藝終不夠現代好。
  又或者,從她吃的東西來看,她根本就是一個被虐待的人。
  “公主,奴婢來為你擦幹頭髮。”春英倒恭敬一笑,走到她的身邊,為她輕輕地搓著長髮。
  千薰嘻嘻一笑,又是一個傻樣
  她伸出白嫩的小手,拉住了春英的衣袂,“姐姐,夫君大人親親我,親親我!”
  目光有些呆滯,即使笑容甜美,令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癡兒。
  春英輕輕歎息著,低聲地對千薰說道,“公主,今日你回歸之事,切不可告訴其他人了。否則,會很危險的!
  千薰的心一震,咦,這侍女,竟然知道她裝傻?
  那麼,秋葉呢?
  她,又是誰的人,又會看得出她在裝傻嗎?
  春英見千薰不理會,輕輕地用毛巾包著她的頭髮,小心翼翼地搓動著,青絲如亮麗的絲綢,這白癡公主雖然吃得不好,身體卻好極了。
  微微抬頭,千薰就看到了銅鏡中的那張屬於這個身體的臉,竟然和現代的她一模一樣。
  如同黑曜石的鳳眼,玲瓏直鼻,清秀之眉,薄薄的櫻唇,臉色就與現代的差太遠了。
  現代的她,臉色一直是蒼白的,如今,那紅撲撲的臉,看起來就讓人喜歡呀。
  大約半個時辰,春英終於將千薰的長髮搓幹,然後拿起木棱梳,輕柔地梳順了長髮。
  一切很順利,千薰也不說話,是不時露出一個傻傻的笑。
  春英出去後不久,千薰重重地倒在床上,抱著軟軟的枕頭,盯著外面的那一輪圓月發呆。
  突然,又有腳步聲響起。
  千薰撇撇嘴,看來這公主的生活還真不平靜。
  珠簾被人嘩啦一下掀開。
  走進了一位風度翩翩的少年
  少年藍發分成兩束垂下,額前有幾縷藍發垂了下來,光潔的額頭,英氣的眉,五官精緻,眼瞳為藍,又是一枚美男啊。
  哦,第三名美男登場了——南宮熙,又是千薰的夫寵。
  在朦朧的記憶中,千薰仿佛看到癡傻的自己,在以前的日子總是要有人“侍寢”
  說得好聽一點,就是每晚有個美男陪她入睡。
  但是,這位南宮熙,卻是千薰智力不高的時候,最怕的。
  她每逢南宮熙來陪她的夜晚,都會傻傻地跑到了對面的那張小小臥榻上睡去,而不敢和這個南宮熙在一起
  原因——

2011-9-13 02:04 AM AgathaLam
then!!!??
fast

2011-9-13 09:59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9-13 11:50 PM AgathaLam
po po po po add oil

2011-9-28 05:51 PM bustercheung
第6章

而現代,千薰雖然也和白蕭接過吻,可是他一向都是溫和的,從來沒有出現像南宮熙這樣的瘋狂。

  這一個長吻,幾乎讓千薰窒息。

  月光如同羽毛一般,輕然地落在南宮熙的額頭上。

  明潔俊美的人兒,卻如同色狼。

  薰香越來越濃烈,令人昏昏欲睡。

  南宮熙氣喘著放開了千薰,千薰一下子得到了新鮮空氣,猛然一吸,卻被嗆著了。

  “咳咳咳……”

  千薰被嗆得眼淚直下,小手也趁勢地推開了南宮熙,努力地擠出了更多的眼淚。

  “嗚嗚嗚……夫君欺負我,本公主不要和夫君一起睡,嗚嗚嗚……”

  千薰爬了起來,跌跌撞撞地沖對面那張小睡榻而去,南宮熙一臉失落,體內的衝動如火,燒得他極不安分。

  可是看到哭了的千薰,又洩氣地坐了起來,看著那小小人兒吃力地爬上了床榻,拉過薄薄的絲被,將自己卷得密不透風的,生怕他又過去非禮她一般。

  千薰捂在被子堙A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原來,以前的原體害怕他的原因,就是他——太色了!

  嘖嘖,怎麼可以比她還色?

  “小薰薰,你還在哭嗎?”

  對面的南宮熙小心翼翼地問,千薰暗地堶韝F一聲,沒回答,卻努力地抽泣著,這些聲音,讓南宮熙不會再動手動腳的。

  只不過,裝這個白癡公主真辛苦啊!

  所以,一定要儘快弄清楚自己在宮中的位置,否則——

  很危險的哦。

  整個晚上,千薰因為見南宮熙安分了起來,探出頭,很快就進入了夢鄉。穿越回歸此處,她其實在精神上很累很累了。

  夢中,一時看到白蕭那張內疚的臉,一時又聽到那句殘忍的話,“薰兒,我們分手吧!”

  而又一時,竟然掉到了鳳蒼倫的俊臉,那雙怒火洋溢的俊目。

  一時,又看到冷風淩,突然又變成了南宮熙的臉……
千薰於他而言,或者只是一顆開心果。

  可是,他的心堙A那一種失落也越來越強烈。


  次日,千薰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一個亂蓬蓬的腦袋出現在上方,不由得嚇得一大跳!

  這腦袋的主人,肯定就是南宮熙了。

  南宮熙似笑非笑,藍色眼瞳奡眶o出一種奇異的光芒,見到了千薰醒來,更拍著手,“哈哈,本公子的意念法還真有效,要公主醒,你就醒!”

  噗,有點像瘋子。

  千薰沒好氣地坐起來,鼓著雙腮,黑溜溜的眼睛眨呀眨,又有點奶聲地說道,“夫君欺負千薰~!嗚嗚嗚……”

  南宮熙見狀,一下子又泄了氣,公主怎麼越來越討厭他了?

  此男一急,伸手去拉住千薰,“小薰薰,夫君沒有欺負你呀……”


  “怎麼回事,南宮公子?每一次你來侍寢,公主怎麼都哭了?”春英的聲音飄了進來。


  千薰暗地堛Q了一口氣。


  這小色狼,他真的那麼喜歡公主嗎?


  瞧他一副失落的樣子,倒是有幾分可信。


  “我……我沒欺負她!我只是……只是盡夫君的責任……”南宮熙的臉紅紅的,抬起頭又朝千薰狡猾一笑,藍瞳堻熊M盛開著深情。


  “小薰薰,你說得對不對,夫君親親薰薰也是很正常的呀!”


  千薰捂著臉裝著在哭,春英不耐煩地走過來,“南宮公子,請你出去。”


  南宮熙皺皺眉,顯然不想離開,“我還要陪公主用早膳……”


  “公主還沒及笈,才十五歲,怎麼能讓你盡夫君責任呢?快出去!”春英板起了小臉,大聲地說道。


  南宮熙看了捂著臉的千薰一眼,垂著頭走了出去,南宮熙今年十六,只比千薰大了一歲,人卻和千薰沒兩樣,嘻嘻哈哈,不知道是真傻還是裝傻。


  “好了,他走了。”


  春英拍拍千薰的背,美目中掠過一道光芒。

  千薰放開了手,俏臉微紅,往那晃動著的珠簾,已沒有了南宮熙的影子,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南宮熙也卻也睡得安穩。

2011-9-28 05:52 PM nikki_ch;
哈哈!等待其他的夫君出場哦;;

2011-10-1 07:50 PM Loillpop
waiting for other husband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10-2 04:45 PM nikki_ch;
P0未架=.=
吾想等;;

2011-10-6 05:00 PM bustercheung
第7章

春英一邊為千薰換衣袍,一邊低聲地說道,“公主,這個南宮熙,得提防一下。”

  “他不會真的是喜歡我吧?昨晚一見我,就撲上來……真是小色狼,他怎麼成為我的男妃的?”

  千薰笑著說,理了理前面的亂髮,天氣好熱,一大早光潔的額頭就滲出了晶瑩的小汗珠。
 
 “南宮熙、雲洛、冷風淩、拓宇、夏之白、梵水六人,都是慕容辰哲安排給你的,只有鳳蒼倫是皇后安排給你的。所以,除了鳳蒼倫,其他的人公主要特別小心。”

  春英低低地說道,纖細的手輕巧地為千薰系好了腰帶、胸帶,將她推到了紫檀台邊,為她輕輕地梳理長髮。
  千薰一聽,頭都大了。
 
 媽呀,原來有六個男妃,都是慕容辰哲安排給她的!
  但那個鳳蒼倫,看起來極討厭她,如果是母后安排的那也不太像樣吧?
  咦,那個慕容辰哲,是誰?
  “慕容辰哲,就是將我囚禁在這堛漱H?”

  千薰皺皺眉,好個慕容辰哲,居然將自己禁在這堙A難道他不是自己的哥哥,或者父王嗎?
  春英冷冷一笑,眼中略有殺氣。
  “他,不是你皇兄,也不是你父皇,以後到適當的時候我就會告訴你的。”

  千薰撇撇嘴,為什麼現在不告訴她?
  三歲的智商,自然是不會知道那個人是誰,更不知道皇宮的事變。
  “他只來見你一次,當然,那個人你不見為好,否則——”春英低低地說道,輕巧地為千薰挽了一個荷花髻,再以銀叉、紅鳳五珠叉固定,就搞定了她的腦袋。
  千薰抿抿唇,春英不說後來的話,她就知道意思嘍!
  否則——會死的!
  嘻嘻。
  梳洗好,千薰被春英帶出了大殿,右側的那台桌上,還是擺著幾個大白饅頭,一碗的白粥。
  丫丫的,這就是一個公主的待遇嗎?
  無論早餐晚餐,都是饅頭加白粥?
  千薰真的好想吃一頓大餐呀,哎!

她摸摸肚子,為難地站在那堙A一邊的秋葉冷冷地看著她,這個秋葉,看她的眼神就知道不是站在千薰這邊的人。
  “嗚嗚,我不要吃白粥,不要吃饅頭……”

  千薰扁嘴,跑上前去拉住春英的衣角。
  春英苦澀一笑,“公主乖,這些東西就是最好吃的呀!”

  “不要不要!不好吃!我要……嗚嗚嗚……”

  千薰裝得有模有樣,見春英不搭理,一屁股地坐到地上滾地,哎,可惜了啊,自己那麼高的智商還要在
一個侍女前面裝傻。
  春英連忙將她拉了起來,背著秋葉,忍不住地暗笑了起來。
  “公主乖,先吃了這些,我們再去找更好吃的,好不好?”

  千薰一聽,順從地跳了起來,拍著手掌嘻嘻哈哈地道,“哈哈,好發了!姐姐我要吃最好吃的東西,嘻嘻!”
  秋葉沒好氣地瞟了千薰一眼,見她踢踢踏踏地跑到台邊,毫無優雅可言地端起了一碗粥,咕嚕咕嚕地喝了起來。
  和平常時的公主,沒什麼兩樣。
  所以,那一晚鳳蒼倫為她搓背的時候所看到,大概是幻覺吧?
  “秋葉,去將公主的衣物從尚衣局堥回來吧,等下我陪公主到花園堻}逛。”
  春英發話了,秋葉也不想呆在千薰這個白癡公主的身邊,點點頭,向殿外走去了。
  千薰只喝了一碗白粥,看著那幾個還有黑點的饅頭,差點沒有吐出來。
  丫丫的,這明顯就是食物虐待嘛!
  “公主,你真不想吃這些東西了嗎?”春英走過來,低低地說道
  千薰眨瞅黑曜石般的大眼睛,點頭,“這也太難吃了,一看那白粥,是剩下的,還有一陣餿味!這饅頭,
惡!竟然還有泥,瞧,這不是麼?”
  千薰指指那幾點饅頭,做出一副噁心的樣子。
  想她以前在現代,吃的都是非常精緻的,如今,這些東西比起狗食都不如!
  “這倒是……以前奴婢會到膳房去偷食物給公主,可是現在被發現了一點蹤跡,皇帝又派了多人駐守,這
樣再也不可能從那堸膘鴙鼓咫F。”

春英皺眉道,公主還是正發育之時,吃那麼少,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呢?

  原來如此,怪不得這身體還發育得可以呀。

  “對了,我有個好辦法,不如……我們去鳳殿偷吧!”

  “鳳殿?”千薰眨眨眼,這是誰的殿宇?

  “那是鳳公子的殿宇,在這個北宮之內。慕容辰哲將您囚禁在此北宮之內,北宮有八殿,一

殿是這盛薰殿,其他的都是男妃們的殿宇。”

  原來這樣,為了那豐富的早餐,千薰也不問危險,便點了點頭。

  於是,鬼丫頭春英領著裝傻公主千薰,往南邊走去。

  一路上都靜悄悄,不見人影。

  “鳳公子每日這個時候,都是用一點點膳,剩下的好多,然後他就會去散步,所以這個時候

一定能偷到吃的。”

  春英笑著說,千薰皺眉,這樣說來,男妃吃的,都比她好?

  “他們吃的都比本公主豐富?”

  “當然,但鳳公子,冷公子,兩位的早膳更為豐富。”春英道。

  千薰心中哀嚎一聲,天啊!這還有沒有天理啊,連男妃都吃得比她好!!!!

  穿越幽幽九曲長廊,前面就是一殿華麗的殿宇,周圍盛開著妖豔的鮮花,蝴蝶翩翩飛舞,朝

陽還未升起,白光卻映得花兒豔,碧空藍。

  “你在這塈b著,我去引開那個侍衛,然後你就進去撿些食物就出來,知道嗎?”

  春英低聲地說道,她們處身於假山背後,千薰點點頭,朝春英甜甜一笑,這偷吃,還真麻煩!

  春英走了過去,和那名侍衛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春英就往一邊的花園走去,那名年輕的侍

衛屁顛屁顛地跟著過去。

  噗!

  千薰差點笑了出來,春英色誘了那個侍衛麼?

  不管怎麼樣,現在先偷點吃的!

  千薰躡手躡腳地朝那殿走去,那個金色匾牌果然有二字:鳳殿。

  大門微開,千薰小小的身子一側,就鑽進殿堨h了。

  堶悸鷗m無人。

  大殿之上,有一坐榻,鋪著柔軟的毛皮,左側則擺滿了冰盤。

  丫丫的!

  這男妃的殿,怎麼也有降溫的冰盤,而她的呢?

  連吃的都不多一碗!

2011-10-16 12:25 AM AgathaLam
po po po po gd gd gd fast po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