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 Forum » 短文小說 » {轉}*我的黑幫老公!!*


2011-6-17 08:18 PM 無聊人XDDD
{轉}*我的黑幫老公!!*

·第一章,意外的吻啊∼∼(上)

“他是你的男朋友,幹嘛要我去。”我剛動手理好書包準備走人,何宛柔就跑過來要我和她去看她的那個男朋友,有什麽好看的,這丫頭不就是想在我這個還沒有人要的女人面前炫耀一下嗎?“媽媽說要我早點回家,我先走了。”

  “林蘭臻!”不去就是不去,你發脾氣我也不會去的,我林蘭臻又不是你的男朋友。

  “真的不方便,再見!”看到她撇着小嘴哭的模樣我會不忍心的,所以我一溜煙就往校門口跑,宛柔比我跑得更快,她好像很生氣,從我身邊飛身而過。是不是不夠意思了一點,再怎麽說宛柔也是我多年的死黨啊,可是我也不想當電燈泡,看着别人親親我我,然後再傷心的感歎:老天爺爲什麽你就不給我個男人呢!

  其實我也長得還可以啦,雖然沒有宛柔那種美麗,但是怎麽也算是個清秀女生吧,我拿出化妝鏡看了又看,真的不是美女,但是也不醜啊!怎麽就沒人看見發現我獨特的美麗呢?唉!

  “蘭臻!”

  “曼甯!”她是我們學校的桃色新聞主編,超級巴婆又無事生非的女人。今天補知道又做了什麽好事,被教導罰站在學校門口。

  “你不和宛柔一起去嗎?”

  “我幹嘛要給她當電燈泡!我不去!”消息夠快的呀,這女人。

  “才不是!她沒說嗎?”一看我一無所知的樣子,她就變得好興奮,可不是嘛,這可是顯示她桃色新聞主編功力的時候,通常這時候她的眼睛會大放異彩,“她被那個叫什麽廷威的甩了,你不知道吧。”

  “胡說!昨天不是還海誓山盟的嘛。”

  “就是昨天,你呀總是不用腦子,所以隻能在我們12班混,那小子是什麽學校的?劍蘭學院!我們這堛漱@流學院加貴族學校,我們學校呢?華新中學,九流學校,你就沒有想過,爲什麽你沒有男人嘛!”

  “難道是因爲我是華新中學的嗎?”

  “bing-go!你不知道這方園千堛瑣ル苀ㄔH找一個華新中學的女生爲恥嗎?宛柔就是因爲這個原因才會被抛棄的。”

  難道這就是我滞銷的原因,就是因爲我是一個九流中學的女生。我們學校按照成績來分班,成績好的在1班,我在12班……,天啊!我是九流中的九流,“那她今天叫我去幹嘛?”

  “土鼈!她是去找那個陳士美算帳啊。”

  “親愛的宛柔,難道你瘋了嗎?”我不能讓宛柔一個人去冒險,于是我狂奔去找宛柔。但是曼甯拉住了我。

  “你到那堨h找她?”

  “是哦!”我真是急糊塗了,這就是我,一個平凡的女中學生,無論是成績還是外表都不吸引人。

  “這個你就要問我了,她應該是在瑪雅。”

  “那個流氓亂竄的娛樂中心?”那個地方很恐怖的耶,宛柔啊,你怎麽就挑了這個好地方呢!

  “你還不去!”曼甯推了我一把。推什麽嘛,有本事你去看看。我雖然不是一個好學生,但是也不是女流氓啊。算了,爲朋友兩肋插刀,我跳上公車,往瑪雅進發,宛柔!你等我一下,我這就來救你啦。

  我一古腦的沖進瑪雅,在人群中尋找宛柔。這什麽鬼地方,到處都是煙味,罵人的髒話,還有各種各樣嘈雜的聲音,很幸運的我幾乎沒花多少時間就找到宛柔,而且她好像還沒有找到王廷威那個王八蛋。

  “宛柔!”我拉住宛柔的手臂,“跟我回家吧。”

  “蘭臻?!你來了!?”

  “剛才對不起了,我都聽曼甯說了,算了吧,宛柔,不要再找那個家夥了,那種混蛋不值得你這樣的,回去吧。”

  “不行!”宛柔的名字有個柔字,但是個性卻一點也對不起自己的名字。她絕對不會放過傷害她的人,可是王廷威也不是好惹的角色,這次麻煩了。“啊!找到了!”

  我順着宛柔沖過去的地方看過去,果然是那個家夥。宛柔沖到王廷威面前就破口大罵:“喂!王廷威!你這個不得好死的王八羔子!”

  哇!宛柔你活膩了嗎?你也不看看這王八周圍的每個都是彪悍的大個子嘛!可憐的我們會被打成匹薩的。不過那個小子還真不是個東西,昨天才和宛柔分手今天就又有新方向了,他此刻摟着的就是一個香氣撲鼻的靓美眉,哇∼∼!她起碼有C罩,真不是我和宛柔可以比拟的,身材棒臉蛋佳,嗚∼∼,媽媽你怎麽就沒把我生成這個樣子呢。

  “九流華新的呆女人,這堣ㄛO你們玩的地方,回去找媽媽去!”這臭男生說話真是不留口德耶,九流華新又怎麽樣了。

  宛柔顯然也氣得要命,“我是華新的又怎麽樣,你就這是因爲這個才甩我的?”

  “不然呢?誰會要一個華新的呆子,哈哈!”看着這王八蛋的嘴臉我真想給他一個耳光讓他好好享受一下。

  “啪!啪!”兩下,他還真的挨了結結實實的兩個鍋貼,是誰這麽和我心意相同。啊∼∼!宛柔!你這是再自掘墳墓啊。

  姓王的混蛋沒想到華新的女生敢打他,他的臉色由紅變青,由青變黑,“媽的!死三八!”他揚起手就給了宛柔一巴掌,打的宛柔摔了出去。

  “宛柔!宛柔!你不要緊吧。”我把宛柔扶起來,她的臉腫了起來,嘴角都流血了,我實在太生氣了,“你這個垃圾,王八蛋!你連女人都打,你這個太監養的!”憤怒是我口不擇言,把最難聽的話都罵了出來。一個男人最無法忍受的就是被人罵是太監或是太監養的,其作用就像挖了他家祖墳一樣嚴重。

  “你這個婊子!”王八蛋上來就給我一腳,他的弟兄們也圍上來,對我和宛柔又踢又打,又打又踢,我們這兩個弱女子隻有挨打的份。好痛哦!這幫太監養的孬種們怎麽打女人也打的那麽用力,我和宛柔抱作一團,忍受着拳打腳踢。

  “這是在幹嘛呢!”正當我們被打的水深火熱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聲音響起,就是這句話使對我們的暴打停止了,我擡起頭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哇!全是帥哥耶!每個都長相出色的男生,他們全都穿着劍蘭學院超級優生班的制服,劍蘭學院有一個超級優生班他們的制服和所有别的學校的制服不一樣,同樣也有别于其他班的學生,相當的突出哦。王八蛋在我們這些華新的面前神氣活現,但是他在劍蘭學院也隻是個小角色。我的目光集中在領頭的那個男生身上,他好帥呀!年紀和我差不多吧,他瘦瘦高高的,略長的黑發襯托着一張白皙的瓜子臉,五官俊美的不像話,我長這麽大,第一次看見這麽漂亮的男生。

  王八蛋好像很怕他的樣子,對他點頭哈腰的,像一隻狗一樣窩囊,所有的人好像都很尊敬他,看來他是老大呀。“看什麽!”旁邊的打手給了我和宛柔一人一腳,再狠狠瞪了我們倆一眼。好痛哦!怎麽可以踢一個女孩子踢的那麽狠呢,不行!不可以坐以待斃,這樣下去不死也會丢半條命。我拿出了這輩子從來沒有過的勇氣,沖到老大面前:“達令,你怎麽這麽晚才過來。”我不由分說的抱住他,“我都被這個王八蛋欺負死了。”我也不知道哪來這麽大的膽子把我的初抱(初次對親人以外的異性的擁抱)獻了出去。

  “你……!”王八蛋又驚又怕,當然喽,他以爲我跟他們老大有交情呢。爲了使他快點滾蛋,我又加大了恐吓的威力。

  “我告訴你,我就是你老大的未婚妻!”此話一出,所有的人全都呆住了,王八蛋的反應最大,他跳起來沒命的往外面跑去,他的跟班們也猶如風卷殘雲的落荒而逃。我得意的看着他們落跑的背影。哈!太監養的王廷威,你現在知道怕了吧。我是如此的得意以至于忘了我正抱着的男生,直到我感到一個不滿的眼神正嚴厲的看着我。

  “霁煊,她真是你的未婚妻?”好像現在說話的這個酷哥才是那個問幹什麽的人,他長得也不賴耶,個子好高呀,大概快1.88了吧,星眉劍目的。啊呀,現在不是欣賞帥哥的時候,今天是怎麽了,突然得了花癡綜合症。

  “走開!”霁煊一把推開我,我一個沒站穩就摔倒在地上,完了!他可是老大呢!我膽怯的擡起頭偷瞄了他一眼,不好他好像真的很生氣。

  “對不起,那個,那個,不好,不好意思……。”

  “原來你撒謊啊!”又是1.88,“喂,華新的丫頭你膽子不小啊!”一看我那傻逼的制服就可以知道我是華新的。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隻是……。”

  “走吧。”霁煊不再看我一眼,隻是傲慢的說了一句就離開了,随着他的離開其他人也走了,隻有我和宛柔坐在地上。哇∼∼!不愧是老大,宰相肚堹鉏結謘A果然和王八蛋不一樣,不會和我這個小女子計較。

  “蘭臻,你瘋啦!” 宛柔過來把我扶起來,“你知道你剛才抱的是誰嗎?他是劍蘭學院的老大邵霁煊耶!這堜狾釭漱H全都不敢得罪他的,你居然敢說是他的未婚妻。”

  “我這是爲了誰,還不是爲了你,你有良心一點好不好!”我們兩人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娛樂中心。原來他這麽厲害啊!我突然有種失落的感覺。

  “你怎麽會沒帶校徽呢!”第二天上學我發現校徽不見了,這下慘了,教導主任正像獵狗一般的站在校門口,随時随地楸出沒有帶校徽或者是其他有着裝問題的學生。我們這堛瑣ヴ桹ㄓF劍蘭學院是學生自治,其他的學校都會想方設法的去找一個變态的中年婦女來做教導主任,而且也不知道他們哪兒找來這麽多變态中年婦女,并且湊巧還都做了教導主任,真是巧死了。

  “宛柔,你先進去,然後把校徽遞到圍牆外面來。”幸好學校的圍牆是镂空的,利國利民。

  “知道了。”

不一會兒,宛柔走到牆根這堙A偷偷的──

  “你們在做什麽。”正當我和宛柔地下交易的時候,教導主任像瘋狗一樣的沖了過來,人贓俱獲,天啊!難道就是因爲我昨天抱了一個帥哥,你要這樣的懲罰我。于是我和宛柔一起被罰掃走廊一個星期。但是我們的苦難并沒有完結。

  “九流的臭婆娘!”剛放學沒過多久,我和宛柔九被王八蛋堵在路上。

  “我還以爲是誰呢,原來是夾着尾巴偷走的孬種來了。” 宛柔故作鎮靜的說。我感到她握着我的手在顫抖。

  “你敢騙我!”王八蛋惡狠狠的對我叫嚣,他看起來已經知道真相了?不行,絕對不能示弱,要不然會被他打的更慘,說不定他會把我和宛柔當成沙袋,那我的人生還剩下什麽。

2011-6-17 08:20 PM 無聊人XDDD
·第一章,意外的吻啊∼∼(下) 

“霁煊會要你這個九流的笨蛋?你别裝了。”

  “你怎麽就知道他不會?”

  “好!那你就去吻一下邵霁煊,如果你敢,就證明你是。”

  “我,我,我……”

  “怎麽,你不敢,因爲你不是。”

  “誰說我不是,我們現在就走。”

  “蘭臻,你吃錯藥啦。” 宛柔走到我身邊,悄悄的說道,“邵霁煊會殺了你的。”

  “到了再說吧。不然我還能怎麽辦,要是被王八蛋知道我們還有好日子過嗎!昨天我還聽曼甯說過以前有人得罪了這個王八蛋,天天被往死堨插A最後連學也不上了。說來說去,都是你不好,你招惹的是什麽人呀。”聽了我的話,我明顯感到拉着我的宛柔顫抖了一下。

  再次踏進娛樂中心,邵霁煊就站在不遠處,“呶,就在那邊,過去打個啵呀。”王八蛋似乎料到我不敢怎麽樣的似的,狠狠的踹了我和宛柔兩腳。他拉扯着宛柔的頭發,“去呀,叫你老公來救你的朋友。”

  “你會後悔的,等會兒你叫我姑奶奶也沒用的。”我一下子從地上爬起來,爲了救宛柔我豁出去了,不就是初吻嘛!以後不說,也不會有人問我的。我一個劍步沖到邵霁煊那夥人中間,他們沒想到我會過來,我走到霁煊面前,深吸了一口氣,就用唇堵住了他優美的嘴唇。我緊緊的抱着他,身爲受害者,霁煊則是愣住了,他完全不掙紮,我用餘光看了看王八蛋,哈!這小子吓得不輕啊。主要還是霁煊他完全的沒有掙紮,也沒有推開我。于是這個太監養的又一次逃走了,這時邵霁煊猛地把我推開。他用力的擦拭着嘴唇,好像在擦着什麽髒東西一樣。他看着我的眼神又冷酷又憤怒。

  我被他的眼神駭住了,他好像很讨厭我,我立刻向他解釋道:“對不起,請你原諒我。我真的不是有意這麽做的,我隻是想救我的朋友才……。”

  “不要讓我再看見你!“他頭也不回的走了,1.88在經過我身邊時詭異的笑了,很快他和同伴們也随着霁煊離開了。

  “你沒事吧。” 宛柔走過來。

  “怎麽可能沒事,差點就死定了。”霁煊和王八蛋的差别就是:無論霁煊怎樣的生氣他也不會打女人。“這還不是你惹出來的。”

  “怎麽樣?”

  “什麽怎麽樣?”

  “KISS的感覺啊!”

  “很痛啊?牙齒頂着牙齒。”

  “你這個白癡女人,怪不得隻能呆在華新12班。”

  “救你的是我這個白癡女人啊。”

  “好好好,女英雄,我請你吃東西。”

  我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丢了初吻,所以我很傷心,因爲很傷心我就要吃東西,“小臻,你怎麽了,你是不是有了?”媽媽擔心的問。

  “有什麽?”我又替自己添了一碗飯。

  “是不是懷……。”

  “你說什麽呀,才沒有,我心情不好。”媽媽老是這樣,什麽都能和懷孕聯系到一起,上次我吃不下東西她也懷疑我懷上了,我現在吃得下她又懷疑我有了,做女兒也太難了吧。

  就在我們一家三口吃得不亦樂乎的時候,門被大力踹開了,一群黑衣人沖了進來,架着我們一家就往外跑。“你們這是幹什麽!”媽媽大叫道,“爸爸,你不是去賭錢了吧。”

  “我怎麽可能,你一個月才給我買煙的錢,我哪有錢賭。”

  “救命啊∼∼!”我不想參與爸媽的讨論,我隻想尖叫。

  我也不知道爲什麽,那群黑衣人把我帶到龍宮酒店,我可從來沒有來過這麽高級的五星級大酒店,我一個人被塞到一個房間堙A又是一群女人湧上來,“你們要殺我嗎?我……,我要和爸爸媽媽死在一起。”

  “吵死了,快,快給她上裝,換衣服,這丫頭一點沒特色,老大怎麽會要她。”說話的大嬸,你就不要折磨一個快死的人了,說點好聽的吧!爸爸媽媽!你們在哪堙C

  然而我沒有死,而是被打扮的美美的,穿上像新娘一樣的白紗長裙,哇∼∼!這是怎麽回事。給我打扮的那位大嬸把我引到龍宮酒店頂樓的旋轉餐廳,這個地方我聽說過,整個的餐廳是全透明的,可以看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沒像到我有一天也會到這堙C

  走進餐廳,爸爸媽媽早已入座,和他們坐在一起的是一對我不認識的夫妻,在餐廳堥滬茖k的還帶着墨鏡,看起來就是黑社會老大嘛,他老婆很好看,比大明星還漂亮。周圍還有好多黑衣人,每個都像是黑社會。

  “老大,少爺來了。”果然是黑社會,他要幹什麽?爸爸已經抖到不行了,媽媽得臉從來沒有這麽白過,如果她可以看到現在自己白成這樣,一定不會和我搶着用美白霜。

  霁煊從另一個門被人請了,哦,不,押了進來,難道他就是少爺,霁煊的情緒明顯糟糕透頂,如果眼睛可以至人于死地,那我現在應該倒地隔屁了。他好像真的真的很生我的氣,對不起啦,邵霁煊,一千萬個對不起。

  黑社會老大突然站起來,他和霁煊一樣瘦瘦高高的,“霁煊去挽着你的新娘子,去!”

  新娘子?在哪兒?我怎麽沒看見。于是邵霁煊極其不情願的走到我的身邊,挽起我的胳膊,咦!!!!!!!!!!!!新娘子難道是指──我嗎!!!這是怎麽回事?外星人攻擊地球了嗎?

  “今天是我的小兒子霁煊的婚禮,我們先來幹一杯。”老大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結婚?我和邵霁煊!老天啊!你還是那個我天天祈求能找個男人的老天爺嗎!

2011-6-17 10:47 PM superstarbo
唔錯唔錯.快po xdd

2011-6-18 04:20 AM tuys
好睇~~~~~~~~~~~~~

2011-6-18 01:56 PM Loillpop
po more plz

2011-6-20 05:13 PM 無聊人XDDD
~第二章~                 結婚?有沒有搞錯!(一)

“等一下。”我一邊爲自己壯膽一邊走到黑社會老大也就是霁煊的父親面前,“叔叔,我不知道你是怎麽想,可是現在我很混亂,我爲什麽要跟他結婚呢?”我指了指站在我身邊的霁煊,他的樣子像吃了火藥一樣。我現在真的是亂極了,莫名其妙的被架過來結婚能不亂嘛。


  “你們接吻了。”


  “啊!叔叔不要說得那麽響啊!”啊呀,叔叔這句話說得不僅一本正經而且還铿锵有力,簡直就像是奧運會宣布金牌一樣,拜托!這種事情怎麽可以說得那麽用勁。我偷偷瞄了一眼爸爸媽媽,死了,死了!媽媽的臉由白變藍了,現在她是非得用點美白的了。她朝我揮了揮拳頭,看來今天少不了一頓好打。爸爸像風中的樹葉,不停的顫抖。爸爸,你再抖下去椅子就要壞了,這堛煽子很貴耶。


  “我,我什麽,什麽,我,什麽時候,那個,那個他了。”還是否認比較好,就算是我缺男人缺到就像撒哈拉沙漠缺水一樣,但是我也不要和黑幫扯上任何的關系,我膽怯的看了霁煊一眼,真的是好帥好帥的一個男生呢,唉∼∼!緣何生在黑道家。


  老大叔叔突然對我展開微笑,靠近了看老大叔叔也長得好有魅力哦,他的年紀應該和我爸爸差不多,不過爸爸和他簡直不是一個檔次嘛。“阿嚏!”抖到不行的爸爸突然打了個噴嚏。啊呀,爸爸不要生氣,我想一下而已。老大叔叔将一打照片撂到我面前。


  這是什麽東東?我拿起來一張張的看,老實說拍的還不錯,抓拍的十分到位,相片上這個男的長得不錯,就是那個女的次了點。嗯?不對,這女的好像在哪兒見過呀?“啊!怎麽是我!”是哪個混蛋拍的!怎麽可以這樣!嗚∼∼∼!把我美麗的人生還給我!“叔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隻是,我隻是,我……。”怎麽辦嘛∼∼∼


  “你吻了霁煊,所以你要和他結婚。你不要害怕,隻要乖乖的結婚就可以了,難道你不想嫁給霁煊嗎?啊?”


  叔叔你說起來好可怕哦,你不要這麽恐怖,我很害怕。“叔叔……,就是因爲我和他那個了,所以就要結婚嗎?叔叔你不用那麽客氣的,我不要霁煊負責啦。”這個老大叔叔真是太客氣了,隻是一個吻……而已嗎?


  “這不是負責!”叔叔站了起來,“這是我們邵家的規矩!凡是姓邵的都必須娶初吻的女孩。這是邵家家規。”


  “什麽!哪有這樣的規定!”沒想到是我自己找來的麻煩,早知到這個千古奇聞,我就是被王八蛋往死堨插A我也……不會吻霁煊。(好無力的辨白。)“就是因爲這個初吻原理,我們,我們,難道真的要結婚嗎?”


  “那你以爲我們現在是在幹什麽,呆女人。”一直不吭聲的霁煊又瞪了我一次。


  “那我又不知道會是這樣,你怎麽不早說。”


  “我怎麽不早說?你沖過來吻我的時候給我說話的時間了嗎?真是不知道撞了什麽邪。”


  “我是想救我的朋友啊,而且……,”他果然是老大叔叔的兒子,兇巴巴的看着人的時候真的很有威懾力哦,“而且我當時想這是我的初吻,你也不是很吃虧啊!誰知道你也是沒有接過吻的菜鳥。”


  “你再說一次!”聽到我說他是第一次接吻的菜鳥,他勃然大怒,“呆女人,你再說一次試試看,我一定會殺了你全家!”


  恐怖分子呀∼∼∼!我忍着淚水委屈的環視了一下四周,媽呀!除了我們一家都是黑社會,要是反抗他們搞不好真的會殺了我們全家。“可是,可是我們都是中學生啊,我還沒到法定的結婚年齡呢。”


  “這個不用你擔心,我全都打點好了 。”老大叔叔自信滿滿的看着我。老大不愧是老大,這種事情也搞得定。


  正在我驚魂未定的時候,又有一個人走了進來,他穿着神父的衣服,看來是來主持我和霁煊的婚禮的。不過,叔叔啊∼,你怎麽找來這麽個不良神父呢!我無力的看了一眼爲我主持婚禮的神父,一個血紅的火雞頭,加上一副超誇張的紅色墨鏡,遠看就是一隻紅頭蒼蠅飛了過來。他裝模作樣的走到一個小神壇前,怎麽這來還有神壇,什麽時候被搬進來的?應該就是我在知道我和霁煊一吻訂婚的時候吧。


  霁煊再次挽着我得胳膊,信步走到神壇的面前,走近了才知道,紅頭蒼蠅的左臉上有一個十字傷疤,一臉的兇樣。


  “邵霁煊,你願意娶林蘭臻爲妻,并且不管她将來會肥的像母豬,還是有一天她皮膚脫落,腦袋長角,你都不會甩了她?”


  “我、願、意。”霁煊幾乎是咬牙切齒的才發完誓的。


  “林蘭臻,你願意嫁給邵霁煊,并且不管是黑幫血拼,或是被西瓜刀砍,還是面對機槍掃射都跟他過日子嗎?”


  媽呀!這是什麽誓言,這麽恐怖哦。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眼前突然湊過來一個血紅的大腦袋,“你到底願不願意!”蒼蠅開足馬力對我就是一聲狂吼,震得我眼冒金星,拜托∼∼,長得醜可以原諒,不要過來吓人嘛。


  “我,我,我。”我艱難的開口,下意識的我朝媽媽爸爸那堿搳A媽媽緊張的看着我,她用眼神告訴我:說願意吧,乖女兒,不然全家都得死。爸爸,爸爸……,嗚∼∼∼!這麽關鍵得時候我爸爸他居然被吓昏過去了。要是現在可以暈,我也好想閉眼哦。我看了一眼周圍的黑幫親戚們,媽呀,十幾個人帶了20多把家夥。“我,我,我願意。”


  “搞定了,現在交換戒指”


  霁煊面無表情得執起我的手,爲我戴上白金鑽戒,好漂亮的戒指,就一顆鑽石,樸實簡單但是很有品味。我正看着鑽戒差點流哈喇子,霁煊蠻橫的将他的男戒塞到我手中。對哦,我還要給他戴。他的手很修長,如果不知道他是黑道還會以爲他是鋼琴家呢。我很緊張,手抖個不停。咦?爲什麽我沒法給他戴上戒指呢?


  “你往我大拇指堮M做什麽,呆女人!”


  “哦,對不起,我看錯了。”我怎麽會犯這種錯誤……。


  “現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這是我和邵霁煊一天之内的第二個吻,沒有了我第一次的唐突,我好緊張都不敢睜開眼睛,可是我等了好久,都沒有感覺到霁煊的吻,我小心翼翼的睜開眼,這時候霁煊離我的距離隻有零點幾毫米。哇∼∼∼!近看的時候更帥了,最後他隻是蜻蜓點水般的碰了一下我的唇,然後就轉過頭,不再看我。


  我以爲婚禮就是在飯店媦慾@頓就好了,但是邵家的婚禮習俗遠比我想的複雜的多,飯店堿O西式的,老宅媮晹酗@場中式的。我和爸爸媽媽又被架到邵家的大本營──邵宅。媽媽已經明顯的開始接受事實了,不可否認的是當她剛知道我要嫁到黑道世家的時候是恐懼的,畢竟對于我媽媽這樣一個一生都四平八穩的人來說這是恐怖的經曆,所幸她的适應能力連蟑螂都自歎不如,她那不爲人知的一面漸漸暴露出來。在去邵家的路上,她明顯很興奮,好像嫁給邵霁煊的不是我,而是她。我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霁煊攜手走進邵宅,結婚也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我現在好像真的有那麽一點結婚的感覺了,不過霁煊的感覺好像不太妙,他那英俊的臉上毫無喜色。


  我本來以爲邵宅一定是大豪宅,不過出乎我意料的不是它的大,而是它的超大無比。邵宅并不是多麽摩登的建築,相反它充滿了古樸的風味,完全是那種懷舊的感覺,沒有什麽花哨的裝飾,該怎麽形容呢,隻能說房子也特有我是大哥大的感覺。


  走近大廳,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位老爺爺,他坐在最顯要的位置,他看見我就沖我展開一個微笑,雖然他笑起來的樣子有點像鲨魚黑幫堥滷鲨魚,不過我還是回以微笑。看他的樣子好像是什麽大人物。霁煊領着我走到他的面前,“爺爺,這是我的妻子,林蘭臻。”原來是霁煊的爺爺啊,那就是老大爺爺喽。


  “好,好。蘭臻啊,以後霁煊就交給你了。”老大爺爺慈祥的跟我說,“來,這是給你的紅包。”


  “謝謝,爺爺。”我感動的都要哭了,爺爺真好,這個恐怖世家媮`算是有個好人了。我紅包都沒有拿熱,就有人把紅包放到托盤堙A拿開了。我癡情的視線纏纏綿綿的跟着紅包離去的方向。


  “給老太爺敬茶。”我的身邊響起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聽得我寒毛直豎。一個神氣巴拉的老太婆,請允許我現在這麽稱呼她,走到我的面前,她示意我去拿女仆手上的茶給爺爺敬一杯茶。後來我才知道這個老太婆是從霁煊的奶奶活着的時候就是邵宅的管家了,我稱呼她甯嬸。我端過茶杯就想遞給爺爺,那令人暴寒的聲音又開口了:“少奶奶連給長輩敬茶也不會嗎?”


  我被她一吓我差點把杯子都飛到老大爺爺頭上,本來我是已經做好被做掉的準備,因爲杯子的确是從我的手堸k了出去,但是霁煊卻一下子接住了杯子,動作快的我都沒看見,而且茶水也沒飛出去。“拿好!”


  “哦。”我無助的媽媽向媽媽求救,她輕輕的說了一聲“跪下。”我才開始發揮我所有的智慧開始回想電視堥漕ルj裝劇結婚是敬茶的場面。老天爺啊!快讓這一切都結束吧∼∼∼∼


  “小臻,媽媽爸爸要走了。”媽媽拉着我的手并不是悲傷,反而是很開心的說,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母女二人眼淚汪汪的依依惜别嗎?爲什麽我媽媽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爸爸媽媽,不要走∼∼∼!”


  “你這傻孩子,都已經是有夫之婦了,當然是要和老公在一起。平時看你傻乎乎的,沒想到你還真的給我們找了個那麽好的女婿,真有你的,小臻。”


  “媽媽,他哪埵n了,他們家是黑社會耶。你有沒有糊塗啊,黑社會!就是電影堮竟j對掃,然後就是殺來殺去的,還有……。”


  “啊呀,你要害怕你就不要這麽想嘛,你就把他當作提款機不就好了。”媽媽好像還是這麽輕松,“記住了,你以後要多吃,多買,多拿,記住了嗎?”


  “媽媽!”你真是生我養我的媽媽嘛,不是昨天有外星人把你抓走了,現在找人來冒充的嗎!媽媽呀,你傷害了幼小的敏感的少女的内心。


  媽媽顯然不知道我的想法,不然她一定會跳起來用頭砸我的腦袋,這是她教育我的慣用手法。“你不用擔心,你當媳婦不會有媽媽當年那麽麻煩,隻要裝傻就可以了。媽媽我不是沒看過好萊塢的大片,我跟你說老大的女人都很多,你隻要裝作視而不見就可以了。就是盡量的裝傻懂嗎?”


  “媽媽你不用擔心小臻。”爸爸終于開口了,“你看她本來就不聰明的樣子,都不用裝,本來就很像。”


  “是啊,爸爸,你說得很對。”媽媽很開心。


  爸爸∼∼∼∼∼嗚∼∼∼∼∼∼!你們真的不是外星人嗎,而是我的父母嗎?


  “小臻,加油!我今天真是太高興了,本來還擔心你嫁得不好,現在我可以高枕無憂了,哦呵呵呵呵呵∼∼∼∼。”媽媽,有沒有人說你笑起來像白鳥麗子……

2011-6-21 08:42 PM tuys
SUPSUPSUPSUP~

2011-6-22 04:16 PM 無聊人XDDD
~第三章~         結婚?有沒有搞錯!(二)

反正最後我還是被一個人留在邵家,其實爸爸媽媽也是沒辦法爲我做什麽,因爲老大爺爺開口了,我從現在起就是邵家的一員,是邵霁煊的正式妻子,我必須留在這堙C就是這樣,我在花一般的年紀嫁爲人婦。


  我和霁煊被關到了我們的新房堙A這奡X乎沒什麽家具,隻有一張孤零零的床,還不怎麽寬敞。現在已經是深秋,我身上的婚紗是一件吊帶的晚禮服加上一件薄紗的披肩,我已經開始覺得微微的寒意,我偷偷瞄了一眼床,可悲的發現我們的家長居然隻給了一條薄毯,這個晚上該咋過?就在我冷得發愁的時候,一件溫暖的外套蓋在我的頭上。


  “我不冷。”這時候不是應該說“謝謝”嘛,爲什麽我要說這種口是心非的話,我是真的很冷的呀。


  霁煊并不和我搭話,他很酷的坐到床上,準備上床就寝,結婚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就算我們今天的婚禮還是比較簡單的,也把我累的夠嗆的,而且現在很晚了,明天還要上學,好孩子都要睡了。可是他睡床上,我睡哪兒呢?


  “你不打算睡覺沒關系,我明天還要上課!“霁煊終于跟我說話了。


  “可是,可是……,可是,我睡哪兒呢?”


  “睡床啊,你想睡地上?”


  “可是你是男的,怎麽說我是女的,拜托,我怎麽和你睡啊!”雖然霁煊在法律上是我的丈夫,但是他對我來說還算是,算是陌生男子吧。


  “你不照鏡子嗎!”


  “我有照啊,我每天早晚都有照的。”


  “……,那你沒看過自己什麽樣!你長得安全至極。”他用傲慢的眼神從頭到腳的浏覽了一下我的全貌,“就你這樣,胸部比男人高一點,比女人低一點,你認爲我有可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嗎!”


  “我比男人低一點,比女人高一點?你……。”完了,我居然說我的胸比男人低一點,比女人高一點,那我成什麽了,嗚∼∼!


  霁煊馬上就聽出了我的蠢話,他微微的笑了,但是隻有那麽一瞬間,可是我還是看到喽!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耶,沒想到那麽酷的他笑起來好好看。不理會我的發呆,霁煊疲憊的躺到床上,将那條可憐的毯子卷到身上。


  我也隻好認命的躺到床上,趕快睡,明天不能遲到。“我們以後都要住在這個房間嗎?”


  “隻是今晚,以後你就是要和我住我的房間。”


  “爲什麽今天要住這堙C”


  “因爲該死的早生貴子!”


  “哦。”


  “把臉轉過去!”霁煊突然兇巴巴的對我命令。


  “爲什麽!”


  “你的臉要是整個晚上都對着我,我會做噩夢的,轉過去!”


  “我……”


  “你轉不轉,再不轉我殺了你全家!”


  又來了,又要殺我全家。“哦。”嗚∼∼!我怎麽這麽沒用呢。我隻好迫于霁煊的淫威将臉面壁,小心的蓋好僅有的毯子以及霁煊給我的灰藍色的西裝,膽戰心驚的度過我新婚的第一個夜晚。


  我迷迷糊糊的從夢中醒來,好暖和哦,一種很溫暖的感覺,還有一點男孩子身上好聞的味道……男孩子身上好聞的味道?我睜開眼睛,天啊∼∼!我居然和霁煊抱在一起睡的香噴噴的。霁煊也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


  “你這個呆女人!”他一把把我推開,差點讓我從床上摔下去,“你幹嘛鑽到我懷堥荂C”


  “我,我不是,我沒有。”怎麽會這個樣子,一定是晚上太冷了,人又不是石頭,當然哪媟x和往哪媥a喽。


  霁煊他看了一眼手表,同時也是他的校徽。劍蘭學院一向很牛,連校徽也和别人不一樣,我們通常的校徽都是别在衣服上的徽章,劍蘭就來了個創新,他們男生的校徽就是一隻很漂亮的男式手表,女生就更幸福啦,是一款精緻的手鏈。講到這堣j家一定很好奇我們華新的校徽,我得校徽是……一個微笑饅頭的徽章……


  我們的校徽也是九流。


  “糟了,要遲到了。”


  我也伸頭過去一看,“怎麽這麽晚了!”慘了!教導主任又要找我麻煩了。


  “喂,我告訴你,不許告訴别人你是我的老婆。”


  “爲什麽?”


  “不許就是不許,你要膽敢張揚,我一定殺了你全家。”


  “……哦。”我可憐的全家每天都被他殺來殺去。


  我在女傭的幫助下用百米沖刺的速度換下禮服,再穿好校服,連飯也顧不上吃飯就沒命的向外跑,可是我是如此的迷糊,跑了好久我才想起來,我該怎麽從邵家到我的學校去呢?


  等我千辛萬苦的到達學校,我已經聽到操場上那個每個學校都會天天不厭其煩播放的運動員進行曲,這首歌的播放頻率甚至超過了華語榜中榜的榜首金曲,同時這也意味着廣播操的開始,我今天遲到的真是“早”啊。對面過來了一個我的同學──曼甯,今天她倒是挺早的,這位大小姐一般不上第一節課是不會出現的。


  “昨天還好吧。”


  “不要說昨天了,我們現在怎麽辦?主動去教導主任那堙H”


  “你吃錯藥啦,她一定會讓我們小天鵝半個小時以上的。”這話挺起來有點難以理解,我在這婸〝一下。我校的教導主任爲了能有效的教育學生,采取一種獨特的 “愛心教育”,就是讓我們犯錯的學生保持一種姿勢長時間的站立,小天鵝就是像天鵝湖堛漸掑捙Z一樣的姿勢單腳站立,兩手做出天鵝展翅的姿勢。“跟我來,這種事你碰上我就有福了。”我好像沒有這種感覺。


  我和曼甯來到學校的後門,“我們從這娷蝴L去。”


  “我有恐高症,我害怕。”


  “你想去獨自面對教導主任嗎?”


  “不要!”


  “那就爬呗。”


  “不要害怕,隻要背對地面跳下去,就不會害怕,我等會兒和你一起跳。”


  “哦。”


  我們同時兩個背對着地面,“一,二,三,跳呀,蘭臻!”


  我閉着眼睛和曼甯一起跳了下來,當然我們摔到地上,不過不是很痛。“我們走吧。”


  就在我們整理好裝容準備趁機溜之大吉的時候,地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光頭,“蘭臻,你見過這個黑山老尼嗎?”曼甯狐疑的觀察昏倒在地上的女人。


  這是什麽時代,女人也有秃的這麽精光的,“不知道,可是你不覺得有點像一個人嗎?”


  “是很像教導主任,但是那女人可是秀發濃密啊。甭管了,咱們快走吧。”


  就在我們邁着勝利的步伐沒走多遠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陣凄厲的叫聲:“徐曼甯!林蘭臻!都給我站住。”黑山老尼居然醒過來了。


  “快跑!”我和曼甯當時就慌,拔腿就跑了,忙中出錯的是我們兩個居然往操場的方向狂奔而去。我們兩個來到操場的時候正好在升旗,莊嚴的國歌聲中,我和曼甯在前頭跑,黑山老尼在後面緊緊相随,上演了一場清晨的生死時速。所有的學生和老師都目不轉睛的看着我們三個,“曼甯你等等我啊。”曼甯1.72cm的高挑身材終于把我甩到了後面,奇怪她書包上好像挂着一頂……假發吧。這不是教導主任的……頭發吧。“曼甯。”我拉住曼甯停下,然後從她的書包上把假發拿下來,這時候黑山老尼氣喘籲籲的來到我倆面前,媽呀!她氣得還真不輕啊!


  “老師……”慌亂之際我趕快把假發套到她頭上,嗯?怎麽看起來有點不協調?左邊的頭發有點多啊。“哄!”的一下,全體師生都暴笑了起來,大家都前俯後仰的笑個沒完,尤其是我們班的。


  “歪了!”曼甯趕忙提醒我。


  “啊?”原來我在緊張之餘居然把假發給戴歪了,教導主任的腦袋上頭發全集中到了左邊,右邊一根沒有,我趕快把假發扶正,同時又使勁的對着受害人傻笑,希望她會寬恕我們。她會嗎?


  當然不會!“你們兩個小天鵝,自由女神一個小時,現在就給我站到教導處門口!”她生氣的怒吼和全校師生的笑聲在我們華新中學的上空漂浮了很久很久……


  我吃力的維持着自由女神的姿勢,還好我手中沒有火炬,不然我的手一定會斷掉的,“還有多久?”我的身邊是曼甯,教導主任也不是那麽的殘忍,她每隔15分鍾允許換一次腿,不過看來她的小天鵝也維持不了多久了。


  “就快好了。”


  “進來吧。”教導主任終于打理好了發型。不出所料,她罵了我們好長時間才讓我們回去再寫一本忏悔錄給她。“林蘭臻,你的書包呢?”


  “啊?”啊呀,我怎麽忘記了,我的書包還在家堜O,怎麽跟她解釋呀∼∼!“我,我,我……,我今天忘記帶了……”


  “林蘭臻!你給我接着去自由女神!”


  新婚第一天啊∼∼,我過得是什麽日子呀∼∼∼!

2011-6-22 04:20 PM 無聊人XDDD
[size=7][color=Magenta][b]注意[/b][/color][/size][size=7]::[size=6]今次要有[size=7][color=Magenta][b]5[/b][/color][/size]個[size=7][b][color=Cyan]cm[/color][/b][/size]先繼續Po[/size][size=7]!!!![/size][/size]

2011-6-22 06:12 PM Loillpop
1~~~~~~~~~~~~

2011-6-22 07:44 PM 小紫彤_ELF
2~~~~~~~~
十卜十卜

2011-6-24 04:03 PM 無聊人XDDD
~第四章~           今天開始起是極道鮮妻(一)

教導主任在耐心的教育了我一千年以後,終于感到累了,于是我被放了回去,雖然我今天沒有帶書包來學校,課總是還要上滴。


  “校園桃色新聞每天滾動6次播出,校園情情愛愛熱點追蹤。”曼甯的精神可真好啊,她永遠都是神采奕奕的在嚼舌根,她那氣死人的廣告穿透力驚人,曾經吓得我們校長心肌梗塞。“昨天9班的數學老師上完課以後,立刻去‘整容’了一下,黑漆漆的校園一角癡心等着他的正是我們的生物老師,她穿着……。”曼甯奉行的是衆生平等,一視同仁的人生信念,老師的事情也逃不過她的嘴巴,偏偏老師可以批評學生這個不對那個不好,對宣揚這些事情的曼甯卻無話可說。


  我沒有書,隻好坐到曼甯旁邊,雖然我不喜歡她的侃侃而談。女生們在長舌婦大聯歡,男生們則在練習自由搏擊。在我們這樣一個校風剽悍的學校居然還男生居多,男生一多就整天的打架,我仔細的回憶了一下我的中學生活,一路的刀光劍影。


  總算到了是物理課的時間,物理老師“茶壺”是一個發福的中老年男子,他每次講課的時候都會左手叉腰,右手成成龍武打片堥犖堻D手功的樣子,隻不過他的手勢不像蛇頭,而是成一指禅的樣子,然後陰陽怪氣的吐出一句:“油理剌它美油?堆,美油!”(有力拉它沒有?對,沒有!)說完還右手往下指那麽一下。曼甯當即一拍大腿,爲其命名爲“茶壺”,自此她的物理成績就穩定的保持在個位數上。剛才那句話是我們全班多年嘔心瀝血才明白過來的,“茶壺”的其他語言都超出了人類理解的範圍之外,所以造成我們班的物理都很差。我爸爸對我的物理成績極爲惱火,終于有一天爸爸在家長會上聽了“茶壺”的一番慷慨陳辭,回家後他拍拍我的頭說:“你物理不好我現在原諒你,你們這個老師說的話我也聽不懂。”


  自此之後,物理課就成了我,宛柔還有曼甯的三人麻辣燙。我今天本來是很擔心的,因爲宛柔是我昨天和霁煊初吻的目擊證人,要是她漏給曼甯消息的話,我還有命活嗎?


  “曼甯,你知道邵霁煊嗎?”宛柔果然開始打聽了。


  “當然喽,劍蘭的五大美男之一呗。”


  “什麽是五大美男?”我趕快扯開話題。


  “喂,林蘭臻,你還算是女人嗎?怪不得到現在還老姑獨處。連劍蘭五大美男都不知道。”曼甯雖然說嘴上說我,但是那大放異彩的眼神說明了她是多麽的興奮。“你沒聽說過劍蘭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嗎?”


  “劍蘭學院要拍射雕英雄傳嗎?”


  “笨呐!”曼甯不客氣的戳了戳我的腦袋。我哪堬簞捸I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不是射雕英雄傳的人物嘛!曼甯拿出她的百寶箱記事本,“我現在隻能簡單的說一下,東邪邵霁煊,他們家是黑道世家,黑道就是非正道,不正即邪嘛,所以叫東邪。西毒蕭遙,是現在當紅的偶像歌手,他的媽媽以前就是歌後哦,他在《明星周刊》上說要一輩子爲歌迷守身如玉,做永遠的單身貴族,所以就是西毒(獨)。南帝淩子楓家堨谷鹵富可敵國,是超級企業家,從小就是過着皇帝似的日子,那就是南帝了嘛。嗯∼,北丐最有陽剛的味道、男子氣概,所以就叫他北丐(概)喽。中神通是指他們的數學老師,聽說他17歲就大學畢業,是大學媔W有名的數學神童,這個麽就是中神通(神童)的來曆了,很精辟吧。”


  精辟?我看是缺德吧,也不知道是那個缺德女生想出來的,希望金庸老大爺聽到以後千萬要挺住。“哦,原來是這樣啊。”


  “你不知道吧,蘭臻。”怎麽宛柔你也知道内幕消息?“他們全都是一個超級優生班的耶,中神通是他們的班主任,這個班簡直是美翻了呀。 現在終于知道劍蘭的數學爲什麽這麽的好了,每年都出數學狀元。”


  “是啊,是啊。”我故意說,“說不定是那位帥哥數學老師跟他的女學生說,隻要考的好就可以跟他約會呢。”


  “有道理,蘭臻有時候你也挺聰明的,這個我要記下來來,下次去調查一下。”曼甯如獲至寶的開始提筆即書。


  “……,這個你也想知道啊,那你幹脆去查查他們幾個是幾歲開始尿床的好了!”


  “嗯……,這個我上次是記在後面了……。”


  “不用忙了,……,我沒興趣知道這個。” 曼甯,你去當FBI算了,有機會讓教導主任給你寫推薦信。


  “你們今天衣服帶了嗎?”


  “什麽衣服?”今天我要早點回去,早上出門的時候甯嬸反複強調的。


  “你忘啦?上個星期你答應我的,今天去聯誼啊!”


  “不行,我今天有事情,我必須回家的。”


  “可是你不是一直想去的嗎?”宛柔在偵察我,她知道的事情最多了,不行!一定要堵住她的嘴。


  “那好吧,晚一點就晚一點吧。”這回倒黴了,不知道那老太婆會不會……,啊呀,我的麻煩怎麽就這麽多呢,這麽多呢∼∼!


  “茶壺”終于受不了我們的三巨頭會議了,他生氣的迸出了我這輩子唯一第一次聽就知道他在說的話,“簽面說華的同學,向後面答牌的同學血洗一下嘛,不要影響其他同學睡覺!”(前面說話的同學,向後面同學打牌的同學學習一下嘛,不要影響其他同學睡覺!)


  什麽也沒有,所以連聯誼的衣服都要借,宛柔和曼甯這兩個小女孩居然這麽大膽,穿了現在最流行的稍帶些低胸的衣服,外面隻有一件外套,現在是深秋耶,難道不冷嗎?不過話說回來,爲什麽我就……“爲什麽我的服裝要是這麽高的領子,我也要穿你們那這樣的。”


  沒想到的是這次兩人出奇的一條心:“何必呢,蘭臻,你幹嘛就一定要暴露自己的缺點呢。”我交的這是什麽朋友。


  我偷偷的問宛柔:“你沒吧昨天的事情告訴曼甯吧。”


  “本來有這個打算,但是考慮到你的生命安全,我替你保守秘密。”算你還有點人性。


  坐在甜品店堙A宛柔和曼甯假裝淑女的坐着,而我不斷的在看手機。


  “徐曼甯?”走過來一個大學生問我們。


  “你好,我是徐曼甯。”曼甯站了起來,我也擡起頭來看看這三個碰上我們的倒黴男人,有兩個還真是一般般,隻有一個最後才坐下來的,讓在場的三個女人将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很有書卷氣,帶着金邊的眼睛,一看就是很有知識的樣子,是文質彬彬的那種謙謙君子,不過,我還是覺得邵霁煊比較他好看。咦?爲什麽我要拿謙謙君子和霁煊那個黑幫老大比較呢?傻瓜!傻瓜!我不由自主的敲了幾下自己的頭。


  “你在煩惱嗎?”謙謙君子問我問題了。


  “啊?哦,我沒事。”可是我現在真的是有急事,怎麽辦呢?我滿腦子想的都是甯嬸那陰陽怪氣的臉,這次慘了,慘了!我無意的不斷的看着手機,完全沒留意周圍人說話。


  “需要我幫忙嗎?”


  “啊?”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一把拉着我的手,對着其他的人抱歉的笑着說:“抱歉,我想和她單獨出去一下。”說完也不經過我的同意,就拉着我往外走去,留下的四個人不知所措的大眼瞪小眼。


  離開了一段距離,他才放開我,“你有急事吧,那就先走吧。”


  “嗯,是的。謝謝你。”原來他拉我出來就是爲了這個啊,還我還以爲終于有個男生對我有點意思了呢∼!害我剛才還高興了一下下的說。


  “我是邵敬軒,後會有期。”他朝我擺了下手,就離開了。邵敬軒嗎?這名字讓人感覺有點奇怪啊,不過他人品還是不錯滴。算了,不想了,趕快回去與甯嬸較量才是重點。


  我以超級塞亞人般的速度趕回我的夫家,甯嬸早就像緝毒犬一樣的在門口恭候我的大駕光臨了,“少奶奶,”老太婆以一種高傲的态度緩緩的開口:“可以告訴我你晚歸的原因嗎?”


  現在也不是很晚呀,真是有夠誇張的,“那個哦,那個,是因爲我今天值日啊。”


  “我必須誠實的告訴你,少奶奶。你的課表我昨天就拿到了,今天的值日也不是你,你3天前就已經輪到過了,你是3點32分16秒出的校門……”你是曼甯的同事嗎,甯嬸?這個老太婆還真是不一般的厲害,居然能把人查個底朝天。“現在不早了,少奶奶先休息一下,馬上就是晚餐時間了,請用過晚餐以後來一下北面的書房,我有些事情想和少奶奶說。”


  我能拒絕嗎?當然不可能,這家人全有“強迫症”,“哦。”


  我辛苦了一天才走進大廳,“你,你,你……,你怎麽進來的。”老天爺啊,你能解釋一下爲什麽那個邵敬軒會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小丫頭,沒事吧?事情解決了嗎?”


  “沒有,是剛剛開始才對。我跟你說哦,這埵磲漕滬茩葩頁[扈的老太婆等會兒要和我交流思想。”等一等,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是怎麽進來的。”


  “走進來的。”


  “廢話!我也知道你不是遊進來的。喂∼,快點走吧,這家人全是黑手黨。”


  “你講話很有意思。”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小邵老大邵霁煊推門走了進來,一看到我們兩個,他明顯的很不高興,慘了!他會不會找人把邵敬軒幹掉呢?


  “那個,霁煊,那個,我,那個,我那個,不是我帶他進來的……”


  “我知道。”你知道?超級優生班的智慧果然不是蓋的。


  “不用緊張,小臻。”敬軒笑眯眯的看着霁煊。


  咦?你怎麽知道我的芳名?霁煊聽到他的話似乎更不高興,他冷冷的說:“他早就住在這堣F。”


  “我是霁煊的哥哥。”


  啊呀!我怎麽就沒看出來呢,邵敬軒,邵霁煊,不是兄弟還能是母子嗎?老天爺,你有沒有搞錯啊!爲什麽我最近黑字當頭,就是聯誼都要碰上邵家的人,我這輩子真是和這家子幹上了嗎!!!


  “有時間和變色龍聊天,不如去看看你的東西都搬來沒有。”邵霁煊真的是不喜歡他哥,他的語氣堥S有一點兄弟之情,他酷酷的甩下我倆,一個人上樓去了。


  “喂,邵霁煊!你等等我,我不知道我的房間在哪堸琚耤I”


  霁煊在樓梯上停了一下,看到我跟上來才繼續往房間走。他打開房間的門,我一眼就發現我的東西都搬了過來,“啊呀,好快啊,這麽快就辦妥了。”我看了一下我的房間,灰色的主色調,書櫃,PS,CD等等應有盡有,怎麽好像男生味道重了點呢?算了,大概這就是黑幫家族的不同吧。“還不錯,你住哪堙H我可以去參觀一下嗎?”


  “這就是我的房間,我們住一起。”


  不要!!!我不要和他住!!“爲什麽?”


  “我昨天跟你說過的,呆女人。”


  好像是哦。“我不叫呆女人,我叫林蘭臻!林蘭臻!你就不能和敬軒哥哥一樣叫我小臻嗎?”真是氣人,霁煊他一次也沒叫過我的名字!!!總是稱呼我是呆女人。


  “變色龍就是這樣讓人起雞皮疙瘩。聽好了,呆女人!我不管别人怎麽叫你,反正我就是叫你呆女人,聽到沒有!”


  “聽到了,黑幫頭子!”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不叫我的名字我也不會叫你的。啊呀,我好像太那個了點,他會不會殺了我全家啊,畢竟我還是有點怕他的。


  霁煊看了我好一會兒,他突然遞給我一個盒子,“爺爺讓我給你的。”


  哇∼∼∼!賺到了,是絕色傾城系列的手機耶,還是吳彥祖用的那個,不錯,不錯!爺爺的品味還是很不錯嘛。我立刻掏出原來的手機,毫不留情的把它扔到了廢紙婁堙C哈哈!諾基亞以人爲本,讓生活更美好。


  “婚禮上你哥好像不在。”


  “他沒資格參加!”

2011-6-24 07:34 PM Loillpop
add oil po

2011-6-26 06:21 PM 無聊人XDDD
~第五章~             從今天開始是極道鮮妻(二)

每次面對甯嬸我就渾身的不舒服,“邵家的媳婦必須以班超夫人的《女戒》和長孫皇後的《女則》作爲行爲的準則,要……。”喂,這媮晹b封建時代嗎!幹嘛要看這種墳墓堳鶗X來的東西,這不有病嘛!這老太婆夠狠的,居然想用這種封建思想來壓迫我這個祖國花朵。


  “我說的都明白了嗎?”老太婆終于講完了。


  “啊?哦,知道了。”


  “那請你複述一遍。”


  “……。”她講的時候我正在心婼|人。


  “少奶奶!從今天開始你必須把《女戒》和《女則》抄寫和背誦下來!真是太不像話了,我真替少爺感到難過,居然有你這樣的妻子。”


  “我,我爲什麽要聽你的。”我是少奶奶耶,她怎麽可以命令我。


  “少奶奶,這是邵家的規矩,就連夫人都要聽我的,這是太夫人生前定下的。就是你去求老太爺也是沒有情理可通。”如果說我的教導主任是老牌變态的話,那麽這個吹胡子瞪眼的老太婆就是資深變态!!


  甯嬸領着我來到抄書的地方,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來這根本不是兩篇古文那麽簡單,有十幾卷之多,最可惡的是甯嬸她還爲我準備了筆墨紙硯。天地可鑒,我小學的時候才用過的毛筆,而且還隻有一會兒,現在連筆都抓不好。嗚∼∼∼!我的命好苦哇∼∼∼!與其又抄又背的,還不如把這個老太婆殺了來得簡單一點。


  甯嬸走了,我一邊哭一邊開始認命,怎麽做人這麽難。我寫了一會才發現旁邊還有人也在抄寫,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我的婆婆,伸長脖子瞧了一下,啊呀!婆婆字寫的不賴嘛!可不是嘛,都抄了那麽多年了,怎麽也能練就了一手的好字呀。


  “别難過了,小臻,等會兒,我幫你抄一點吧。”婆婆親切的對我說。


  我一下就精神崩潰了,一把抱住婆婆:“您真是太好了!”看到她,總算是有了人性未泯的感覺。


  我精疲力竭的回到房間,黑幫頭子正在等着我,“有事嗎?”


  “簽個名吧。”


  “這什麽呀?甲方邵霁煊,乙方林蘭臻,從結婚即日起遵守以下條款,雙方同居協議如下,不得幹預對方的私人行動……,……如一方有了戀人,雙方需共同合作實行離婚行動……,……。P.S乙方不準與變色龍有多方面接觸。”洋洋灑灑的有一張紙,全是不平等條約,“如一方有了戀人……”多不公平,我要是真的有男朋友我還會這麽倒黴嗎!顯然霁煊沒有遺傳到他媽媽的優良人品。


  “你簽不簽?”


  “知道了。”沒力氣和他作戰就隻能喪權辱國。還好今天開始可以一個人霸占整個大床,黑幫頭子這點風度還是有的,他把床讓給了我這個絕世黴少女,自己則轉戰到沙發上。


  抄書的結果就是我第二天有差點遲到,我随手将書本和手機塞到書包堙A什麽也沒吃就開始沖刺,還好我在最後時刻的前一秒鑽進學校大門,總算免除了一場災禍。看來今天安全了,不會有什麽麻煩了。


  我們的語文老師原來是一個詩人,在這個詩歌不吃香的年代他爲生活所迫淪爲一個教師,詩人的性格十分的好,他對我們上課做任何雜事的視而不見已經到達了禅宗的境界,昨天賺了一台新手機,我就乘他上課的時候研究了起來。沒玩幾下,它就瘋狂的鈴聲大作,我趕忙接電話,“喂?”


  我才說了一個字,不知道是哪個變态,一聽我的聲音就挂了,神經病嘛!這樣的情況反複的出現了有好幾次,有時候對方喂了一聲就立刻挂機,真是讨厭!又來了,這一次連詩人都受不了了,他用飽含淚水的眼睛看着我,因爲我打擾他作詩了。我看了一下号碼,怪了?這号碼挺眼熟的,算了,不理他。我隻好把手機關掉。


  就在詩人詩興大發的時候,門被人用力的打開了,我們全班都看着門口那個膽敢闖進來的小子。嗯∼!!!!!!邵霁煊!!!!


  “你給我過來!”他拉着我走到教室外面,老師和同學都很傻的看着我們,不作任何的反映,還是曼甯的反應迅速,她拿起數碼相機就沖過來對着邵霁煊一陣猛拍。


  邵霁煊拿了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手機扔到我手堙A接着搶走我的手機,然後留下一句話就走了:“呆女人!下次再拿錯我的手機,我一定殺了你全家。”這是怎麽了,難道爺爺送了我和黑幫頭子一樣的手機?我就是那麽不争氣早上拿的是他的手機?這麽說我剛才用的一直是他的……,而且我還接……,啊∼∼∼!我不想活了,嗚∼∼∼!


  “紅色警報!紅色警報!邵霁煊來我們學校啦!”曼甯那尖銳的聲音把我震醒了,她顯然又達到了興奮的狀态,“蘭臻,這是怎麽一回事情,啊?!”


  “你的照片拍的不錯啊。”轉移話題,轉移話題。


  “那當然喽。不過還要用photoshop切掉一點。”


  “不用吧,我覺得都不錯啊,取景獨到,不用切啊。”


  “把有你的地方切掉就可以了,你也不爲我想想有你我還能賣的出去嗎!真是的。”交友不甚啊∼∼


  接下來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由于曼甯這個大喇叭弄的全校的女生都擠到我門班來,不停的詢問邵霁煊的事情,連我想上廁所都不讓我去,我隻能覺的我并非身在人間。


  “我說過幾百遍了,我今天早上不小心撞到他,我們兩的手機都掉倒地上,所以才會拿錯的,我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你在哪媦疏鴠L的?”


  “就是,就是。”


  “告訴我們吧,我們也要去那媯孕L,說不定也可以撞他一下哪,多幸福啊∼!


  “我也好想撞到他哦。”


  “我也是。”


  “我也是。”


  喂,喂,如果你們這麽多人一起去會撞,那豈不是要撞死他了。這麽多的女人圍着我,我都喘不過氣了,老天爺,找個神仙來拯救我吧。


  “林蘭臻!”然而我等到的不是神仙而是老牌變态的教導主任,“你給我到教導處來解釋一下!立刻!”邵霁煊你不僅是黑幫頭子,你還是我的天煞孤星。嗚∼∼∼∼!


  沒有比今天放學更爲驚心動魄的逃亡之旅了,我有一種主演《諜中諜》的感覺,甩掉所有那些企圖跟蹤我的女生。很幸運的是我讓她們跟丢了,很不幸的是我把自己走丢了。唉∼∼,誰叫現在城市建設如此之快,我在這埵矰F十幾年也會迷路……。還好我平時有把地圖放在身上,“噢!”我擡頭一看,撞到人了。“……。”


  不是我不懂禮貌,而是我驚吓過渡,絕世黴女撞到混世魔王,“……邵霁煊!”怎麽會撞到他,爲什麽我非要撞到他不可呢!他并不是一個人,第一次遇到他時的那個1.88也在,好像剛放學。完了,他們都放學了,那就是說現在很晚了,緝毒犬會……


  “嘿,大嫂!”1.88立刻就給我來了“大禮包。”


  “你,我,你,大,大,大,大嫂?你不要胡說!”怎麽會有人知道我和霁煊……是夫妻的!?我連宛柔和曼甯兩個死黨都沒說。


  “他有參加我們的婚禮,你當時沒看見他嗎?”霁煊看了我一眼,“你拿着地圖幹嘛?”


  原來是同道中人,吓死我了。“那個哦……,我是迷路了……。”


  “大嫂,這堿O你家的後門呀。”


  “啊?哦。怪不得很眼熟啊∼,哈哈。”我也真是的,到家了都不認識,突然覺得很丢臉,爲什麽要被邵霁煊碰到。


  “你讀華新還真是讀對了,呆女人。”邵霁煊把地圖還給了我,這個人還是我的丈夫嗎?我覺得他生來就是來嘲笑我的。真是奇怪,今天我偷看曼甯的記錄的時候,上面明明寫着這家夥不喜歡和别人打交道的,爲什麽他總是喜歡針對我呢!


  “大嫂,你和霁煊夫妻雙雙把家還吧,我走先。”1.88賊笑的離開。


  “我就是愛讀華新!”我讨厭他叫我呆女人,叫我名字就這麽讓他爲難嗎?他從來也沒有叫過我的名字。“你今天幹嘛要來我們學校搗亂,你知道嗎,就是因爲你我才迷路的。”


  “是誰給誰搗亂?不是你拿錯我的手機,我一輩子都不會去你們學校。”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早上走得匆忙嘛。”我咕哝着說。


  “你……,呆女人!我後來打電話給你,你又關機,你看到手機顯示自己的号碼,就沒有一點發覺出錯嗎!”


  “我怎麽知道那是我的手機号!”


  “……,好啊,你還有理了,呆女人。”霁煊看起來有點生氣了。


  “我一時沒認出來,後來你到我們學校來,同學們,哦不,女同學都追着我問怎麽會有你的手機,後來我就說是偶爾撞到你,拿錯了你的手機,我這樣說可以吧。”千萬不能把黑幫老大惹火,不然他又要拿我全家殺來殺去。


  “随便你。”


  “結果她們今天放學就一直跟蹤我,所以我躲着躲着就迷路了,不過你放心,我真的有把她們都甩的遠遠的哦。”


  “和我扯上關系你很難受嗎?”快要到家的時候,霁煊突然停下來的問我,他看着我的眼神很奇怪,有一點怎麽說呢,别扭吧。


  “啊?可是你不是說不準把我們結婚的事情說出去的嗎?你威脅我說說出去就殺了我全家的。”這可是他自己在新婚之夜親口對我說的。


  “……,你很守信用啊。”


  “那當然喽。”


  “少奶奶!’


  “哇!”緝毒犬怎麽神出鬼沒,什麽時候都可以突然冒出來。


  “少奶奶,我跟你說過的,不要在大庭廣衆的情況下大聲叫喊。還有,今天請你在解釋一下今天你又晚歸的原因。”甯嬸很資深變态的看着我。


  “是我讓她等我的。”邵霁煊突然搶在我的前面說,怪了?今天這小子怎麽這麽好心了,難道是受到婆婆良好人品的感召?“我讓她等我一起回來。”


  “原來是這樣。”甯嫂果然是老姜,邵霁煊一開口她馬上由緝毒犬變成寵物狗了,啊呀∼!真是厲害,甯嫂不去奧斯卡太可惜了,以她這種功力,說不定會是新一屆的影後呀。

2011-6-27 06:12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6-28 08:03 PM 無聊人XDDD
~第六章~           回娘家大作戰計劃

我愁眉苦臉的看着自己的數學卷子,爲什麽我的數學成績總是和大賣場堛漱之C檔衣服的價格一樣呢,不是19,29,39要麽就是和這次一樣59,真是不知道什麽地方搞錯了,就不能來點高檔的,比如說89。雖然我的腳下還有一大半的同學,可是我上次還跟爸爸媽媽說我這次一定及格的。這次考試的感覺特好,沒想到啊,還是少了那麽一丁點兒。按照媽媽的脾氣一定會抨擊我的頭部,這倒還沒什麽,更慘的是他們一定不會給我簽名的。大家不都有這樣的經曆嘛,我們的老師,在考試以後都會變成超級粉絲,千方百計的要求簽名。父母則處在大明星的地位,很少能如願的把名字填上去。隻有曼甯沒有這種煩惱,倒不是因爲她成績好,她的理科每門都是個位數。


  有時候連我們老師也不得不服她,試想一下,一個把卷子寫到連老師打分的地方都沒有,整個卷子寫得噗噗滿,還隻能得到2分,的确使人由衷的佩服。最讓認佩服的還是她爸媽,兩人都是心胸豁達之人,不過有點豁的太大了,每次别人在說他們的孩子考的多好多高的時候,就聽到徐爸爸一聲狂吼:“誰有我家姑娘考得低!”比高不成那就比低嘛,多好的心态。我爸媽就沒這麽想得開。


  “怎麽辦啊∼∼∼!”


  “你要幹嘛?”邵霁煊在看書聽音樂,好悠閑啊。


  對了,可以找他幫忙,他的字寫的超好,說不定……嘿嘿!“霁煊∼,幫我個忙吧。”


  “幹嘛?”


  “幫我簽個名吧。”我把卷子拿到他面前,再恭謹的遞過去一支筆。“模仿我爸爸的簽名,你那麽那麽聰明,字寫得和大書法家一樣好,一點小忙啦。”


  邵霁煊看了幾眼,“這麽簡單的卷子,你居然也可以考這麽低。”


  “你……。”不行,有求于他,要忍耐。“嘿嘿,幫個忙吧。”


  “等你考了99再來找我。”


  我要考了99還要輪得到你簽嗎!“你幫幫我吧,我要是後天沒簽到名的話,老師要親自登門拜訪啦,真的很緊急的。”


  “我不會模仿别人簽字。”


  “不幫算了!”什麽人嘛,真是讨厭!我自己想辦法。


  “喂,呆女人,明天是回門,我在你家門口等你。”新娘子過門三天要回娘家,雖然我們的婚姻是一場鬧劇,但是既然開拍了就要演下去,誰叫投資方(邵家)才大氣粗呢。現在怎麽辦!怎麽辦!!!


  “女婿啊,喝茶,喝茶。”自從我舍身嫁到邵家,爸爸就升了官,從副科長漲到了副經理。我爸爸這人和副特别有緣,小時候是副小隊長,後來是副主任,副科長,現在又是副經理,一輩子離不開副,就是當了爸爸還要被人叫作林蘭臻的父(副)親。他和我一樣不太敢得罪邵霁煊,客氣得讓人起雞皮疙瘩。


  “謝謝。”


  “我們家小臻人是蠻笨的,不過她很聽話的。”媽媽一臉笑容,“你要是不喜歡她,沒關系,我跟她說過了,你放心好了,她不會幹預你出去找方向的。”


  “媽媽!”你是我媽媽耶,我和老公結婚才幾天,你居然鼓勵他去外面找彩旗,你可真是模範丈母娘啊!


  “你懂什麽!我這是爲你好。”媽媽暗地媢鴽睇﹛A還爲我打斷她而狠狠的擰了我一下,痛死了。


  “……,我看時間不早了,爸爸媽媽,不用忙了,我想就出去吃一頓飯吧。”看來邵霁煊對我媽媽也無語了,隻好岔開話題。


  “對啊,對啊。媽媽去換件衣服吧。”我也趕緊附和,現在是我想了整個晚上的偉大的簽名計劃開始實施的關鍵時刻。


  果然媽媽走開了。


  “爸爸,媽媽要一會兒才回出來的。我們玩一會兒吧。我跟你說,現在學校塈畯抭ㄙ惜@種很厲害的遊戲,對吧,霁煊。”我朝霁煊使眼色,希望他配合我。


  “……,嗯。”太好了隻要他不搗亂,就能搞定。


  “什麽遊戲?”爸爸已經上鈎。


  “很簡單的,把眼睛蒙起來,然後在一張紙上寫自己的名字,計時2分鍾,誰寫的多誰就赢了。我每次都赢霁煊的,對不對啊,霁煊?”我努力的用眼神央求邵霁煊,希望他可以感動。


  “嗯。”很好,被感動了。


  “這樣啊,那我來試試看。”爸爸他按照我說的方法寫了起來,乘他奮筆疾書的時候,我悄悄的拿出卷子,放到他落筆的地方,輕輕巧巧的搞定簽名危機。


  “爸爸,你好厲害啊,你比我寫得還多嘛。”


  “哈哈,那當然喽。”爸爸沒有發現我的陰謀。邵霁煊無奈的看了我一眼,顯然他無法贊同我的非常手段。當然啦,他成績那麽好,說不定他爸媽搶着要在他的考卷上簽名呢,哪會理解我的痛苦。


  霁煊很大方的請我們全家去高檔飯店撮一頓,有好多好吃的東西都是媽媽從來沒舍得買給我吃,我完全忘了要在男生面前保持矜持,吃得不亦樂乎。上來一道烤乳豬,霁煊對侍者說:“請你幫我們分一下。”


  “要什麽刀啊,不用麻煩。”媽媽已經動手了。


  侍者轉身拿了刀,就和霁煊一起愣愣的瞪着我們一家三口。烤乳豬在霁煊說話的這會兒時間奡N被幹掉了,隻有它孤零零的脊梁骨躺在盤子堙C


  “不用分了,謝謝。”說完這話的時候連脊梁骨都落到了媽媽的手堙A媽媽見霁煊看看她,害羞的笑了笑,當然她沒有忘了一邊啃着手堛滌念Y。然而她也有點不好意思了,“女婿,你也吃啊,多吃點。”


  霁煊沒有說話,我看了一下桌面,媽媽爸爸你們也真是的,你讓他吃盤子啊!台子上每個盤子吃得幹淨的都不用洗了,幸好湯媮晹釣麽點沒油的水在碗媊せ滿C霁煊真是失策,他根本就不應該請我們上飯店,我們家堻ㄞS會吃,而且吃得又多又快,我們全家從來不上館子,對我們來說這既不經濟也不實惠,我們一般都使瞄準自助餐的,就這我們還被方園幾十堛漲菃U餐立爲黑名單顧客,每吃一次老闆總是笑着把我們迎進去,哭着把我們踢出去。


  霁煊很可憐,我很同情他,他一個晚上除了陪把爸爸喝了幾杯之外,真的是沒吃什麽東西,他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對手。雖然我也有吃了很多的菜,但是我感到的不是負罪感,而是一種很尴尬的感覺,我覺得我們全家是在霁煊面盡量的出醜,賣力的出醜,這種感覺讓我後來都沒吃什麽,全便宜了爸爸媽媽。


  沉默。霁煊撮坐在回邵家的車子上,一句話也不說,看來真的是生氣了,“那個……,你餓吧……。”


  “還好。”


  “對不起……。”


  “你爲什麽要道歉?”


  “我們好像吃得太多了,那個你不要生氣,我……。”


  “我沒有生氣。”


  “你現在不跟我說話真的不是在生我的氣嗎?”


  “你的爸爸媽媽很有意思,我并不是反感他們,相反我覺得他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很有家的感覺。……你在我們家呆了三天,難道都沒有感覺嗎?”


  “什麽感覺?你家比我們家好太多了。”


  “看起來是這樣。”他在指什麽?如果說是吃飯的話,在邵家吃飯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痛苦的根源是甯嫂的家教太嚴厲,吃個飯也要管着管那的,搞得我神經很緊張。還是和爸爸媽媽一起吃飯比較自在,大家一邊吃還可以大聲的說話。就像今天和霁煊在一起,吃開了以後他們倆的本性就暴露出來了,拉着霁煊天南地北的的說,完全不知道“丢人”兩個字一共有幾劃。


  “對了,我有餅幹,你要不要?是今天曼甯給我的樂天熊仔餅,要不要?”我從書包娷膝X半打餅幹遞給霁煊。


  “謝謝。”他伸手來接,可是卻意想不到的碰到了我的手,其實事情本來很簡單,可是我們都愣住了,誰也沒有了下一步的動作。


  爲什麽?爲什麽?我好緊張,我似乎能感覺到我的手在微微的顫抖,我看着霁煊,我在他明亮的瞳孔堿搰搢鴗@個傻乎乎的我,我的心很難受,一種從未有過的難受,面對這個兩次吻過我的男孩,我突然有中很難以說出的感覺。“咚咚!咚咚!咚咚!”這是什麽地方傳來的聲音,是架子鼓嗎?難道司機叔叔喜歡這種音樂?好吵啊∼∼!


  “叔叔,可以關掉音樂嗎?”我突然對開車的叔叔說。


  “沒有開音響。”霁煊看了我一眼。


  “啊?哦。”那是哪媔ヮ茠瑭n音呢?“是嗎?大概我聽錯了。”


  “你不想把餅幹給我?”霁煊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一直的看着我。


  “啊?”原來我正抓着餅幹,一副主權不容侵犯的樣子,“不是,不是,你吃啊,吃飽一點哦。”我說得這是什麽蠢話,爲什麽我有點語無倫次。林蘭臻,隻是摸到一下手,有什麽大不了的,“就是啊,我們還接過吻呢。”


  “你……咳……,你……”


  啊呀!我怎麽會把心媟Q的全都說出來呢!怎麽會這樣呢!“啊!不是……,我沒說,我沒說接吻的事情。”


  “呆女人!回家之前不準再說話了!”


  “哦。”怎麽會這樣呢?我又沒有吃壞肚子,怎麽會胡言亂語呢?嗚∼∼∼!今天這是怎麽了,我是患了握手恐懼症嗎?我讨厭在在霁煊面前總是傻兮兮的。

2011-6-28 10:21 PM Loillpop
plz add oil po more

2011-6-30 09:51 AM WaI=]
+卜;D!!
都不錯的0v0!

2011-6-30 10:03 AM POS
挺感人的小說  多謝分享

2011-6-30 11:35 PM helenhui825
Nice:)
Plz popopopo

2011-7-1 04:02 PM 無聊人XDDD
第七章,救命啊~~~!有變态(一)

“霁煊啊,回來啦。”一進門爺爺正走在電視前看《冬季戀歌》。
“嗯。”霁煊向爺爺點了點頭。他在家婼痐]不服,就是對爺爺很孝順。


  “陪岳父岳母吃飯了?”


  “沒有,是看了場電影。”


  “噢?看電影啦,來來告訴爺爺,看了什麽電影?”


  “驚心食人族。”


  “……。”


  “小臻啊,來來,爺爺跟你說,你得給甯嬸下個保證書。”


  “保證書?爲什麽?”資深變态又要做什麽,我每天每天看那兩本女書還不夠嗎!


  “是我跟甯嫂說了,不必在讓人跟着你上學放學,隻要你保證放學以後半個小時之内回到家就可以了。”


  “真的!謝謝爺爺。”我太高興了,一把抱着爺爺。


  “喂,你幹嘛一會來又臭着臉。”奇怪了,霁煊又看起來不開心的樣子,是不是他肚子一餓,就情緒不佳啊。


  “沒有。”他手埵麂镼耨着我的罪證之一,就是我那費了好大力氣才搞定的數學卷子,“你以後準備怎麽辦?”


  “什麽怎麽辦?還給我。”


  “你要是下次再考得沒臉簽名,你準備用什麽辦法?”他很壞,故意利用身高得優勢不讓我拿到卷子。“你還有主意嗎?”


  “我自己會想辦法。”我跳,我跳,我跳跳跳。“還給我!!!”


  “要不要我幫你。”


  嗯?他吃餅幹吃壞腦子了?還是曼甯在餅幹堣U了藥?“你,你,你……,你真的打算模仿我爸爸得簽名?”


  “不,我打算給你補習數學。”


  “爲什麽?你發燒了?”我關心的碰碰他得額頭。


  “沒有。”


  “那,你,你……。”


  “就這麽決定了,呆女人,我從明天開始幫你補習。”


  “你對我這麽有信心?”


  “一點也沒有。可是我對自己很有信心。” 又拐着彎在罵我笨了,我讨厭他說我是笨蛋。


  甯嬸不再監視我的一舉一動,學校堛滬楫i也慢慢平息了,本來我的日子應該是陽光明媚的,可是這幾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掃把星掃到了,天天都會碰到邵霁煊,每天放學總是碰到他。他這個人真的是很奇怪,做事情都不問人家的意思。就拿他自願給我補習一說吧,我又沒請他,他就是要強迫我聽他講題,把我原來美麗的少女生活弄得隻剩下痛苦的回憶,回憶堨R斥着慘絕人寰的奇偶函數,喪盡天良的幾何問題還有萬惡之源的等式方程等等,唉∼∼∼∼!往事不堪回首明月中。


  今天我要給黑闆報上色,所以一早就立刻和緝毒犬打點好,本來沒想到會這麽晚,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天黑了,原來我還打算天色一暗就回去的,可是工程還有一大半,宛柔和曼甯早就跑了,隻有我一個人辛苦工作。看來我也該回去比較好。


  我背着書包走在漆黑的路上,我們學校這堛爾蘄O也不知道怎麽了,全都壞了。空曠的路上隻有我一個人,真是有點惴惴不安。是我的錯覺嗎?好像有人跟着我似的,不是緝毒犬部隊吧。不對,前些日子爺爺不是說她不會在找人盯梢了嗎?我小心翼翼的轉過頭──沒有。可是沒走幾步路,這種感覺又上來了,天啊!我被等式方程搞得精神錯亂了。


  “嗒!嗒!”這是什麽聲音,我再次回頭,還是什麽也沒看見。就在我轉過頭來的一霎那,“啊∼∼∼!!”突然有個身影跳到我的面前。他絕對符合電視劇堥犖媊斨Z女孩子的變态形象,看見我當下就把身上僅穿的外衣一把拉開,我哪有時間多看他,跳起來就往後面跑。我越是跑着家夥越來勁,一路追着我來到學校。此刻的學校堸ㄓF傳達室已經沒有人了,對了,往傳達室去找看門的劉大爺。我看到了傳達室的燈光,太好了,總算有救了。可是等我跑到傳達室門口,堶惜@個人也沒有,劉大爺不在就算了,他還把門鎖上了。你說這老頭不待在房間堙A還能去幹什麽,總不見得搞對象去了吧。我似乎聽到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怎麽辦!怎麽辦!怎麽辦!怎麽辦!


  對了,先去教室堙A教室的門沒有上鎖,可以去教室婺起來。我又驚慌又害怕,眼淚控制不住往下落。我此時有個奇怪的想法,要是霁煊在就好了,我突然很渴望他來救救我。我好不容易跑進教室堙A趕緊将門窗都關上,“嗒,嗒……”怎麽辦那個人好像還在門外轉悠,我害怕極了,一直躲在桌子地下不敢出來,我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讓我的哭聲傳到變态的耳朵堙A我不知道這樣做有什麽用,可是我已經害怕的沒有了主意。怎麽辦!怎麽辦!我到底該怎麽辦∼∼!!!


  “滴∼”的一聲,是手機,對了,是我的手機!是手機的電源提示,我掏出手機,不假思索的播了一個電話号碼。


  “嘟∼,嘟∼……”快接啊,拜托∼∼∼!


  “咳嗒。”皇天不負又心人,電話通了。“霁煊,霁煊嗎?嗚∼∼,……我是蘭臻啊,嗚∼,我,我,這堙A嗚∼∼,我,有變态,就在,就在嗚∼∼,教室外面,霁煊,救救我,嗚……救救我……。”沒電了,手機沒電了,怎麽會沒有電,爲什麽要沒有電,嗚∼∼!救救我,霁煊,救救我……。


  我的哭聲似乎被變态聽見了,他開始猛烈的敲打門窗,好可怕!嗚∼∼∼!誰來救救我,霁煊∼∼!邵霁煊!!!


  腳步聲?有上樓的腳步聲,是誰?和剛才在這堭r徊的那個人不一樣,霁煊!是霁煊嗎!我鼓起這輩子來最大的勇氣,從桌子底下探出頭來。


  “媽的!”有一個陌生的聲音低咒了一聲,我在黑暗中看見一個落荒而逃的身影,随後跟進的是一個熟悉的人影,盡管我看不清他的臉龐。


  “霁煊嗎!”我怯怯的小聲的說着那個人的名字。


  “呆女人,你在堶捷隉I喂,說話呀!”是霁煊!真的是霁煊!他拍打着教室的門。


  “霁……啊喲!”我剛想站起來,一樁悲劇發生了,我的動作太過突然,以至于姿勢不當,腰部不幸的扭到了,真疼啊∼∼!這種時候受傷是必然的,電視上不都這麽演嘛,但是那些楚楚可憐的女主角都是99%的扭到腳啊,爲什麽輪到我就變成腰了呢。不要看腰和腿隻是上下關系,這個區别是很大的,美女扭到腳都是讓人憐惜的。我呢∼,不是美女就算了,現在還龇牙咧嘴的趴在地上。


  “喂,呆女人!你怎麽樣了?”


  “我……,我很,很好。”我很努力的忍痛來到門前,剛想開門,“砰”的一聲,門被人一腳踹開了,又快又狠又準的擊中我的頭部,“啊!”……,……很多星星呀,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咚!咚!……”很溫暖呀,是什麽聲音呢?給人安全的感覺,是不是在做夢呢!好像剛才做到一個遇上變态的夢呀,嗯!?變态!變态∼∼!“啊!”我一下子從混沌中清醒過來,這埵n像是車子堶情H難道是我被綁架了?“救……。”


  “醒了?呆女人。”我認得這個惡劣的聲音,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邵霁煊。


  我現在的姿勢正好是靠在他的懷堙A“你怎麽……我怎麽……什麽那個……。”


  “是你讓我來救你的。”


  我有嗎?好像是吧,一定是太慌張了,“我……,謝謝你。”我掙紮着起來做端正,剛才那樣的姿勢很……,怪啊。“剛才有一個變态……。”


  “我剛來他就跑掉了。”


  “你來得還算快呀,吓死我了。”我的頭腦開始清晰起來,我逐漸的回憶起剛才的事情,“很恐怖呀,他一直追着我跑。”


  “你那通亂七八糟的電話比變态更可怕。”


  “我但是很害怕呀,又不是你遇變态,你怎麽能體會我的心情呢。”


  邵霁煊突然不說話了,沉默了一會兒,他才說:“你……,爲什麽打電話給我,我是說不是一般都會撥110嗎?”


  “對哦,我怎麽忘了呢。”就是啊,我爲麽會打電話找黑社會而不是警察呢?完了,完了,完了,我已經不由自主的把自己當作是黑幫的一員了。其實這也不難理解,生存在這個世界上,要不就要和警察有點交情,要麽就要和黑社會稱兄道弟,總得沾一樣,要不怎麽生存啊,應該是這麽解釋的吧?“我當時好像沒想到。甯嬸知道了嗎?”她要是知道,一定又會喜滋滋的派遣緝毒犬部隊跟着我,無論是緝毒犬還是變态我都不喜歡。


  “她不知道。”


  “咦?你接了我的電話出來,她會不唠叨?”難道緝毒犬今天蔫了?


  “我是在去你學校的路上接到你的‘午夜兇鈴’的。”


  這麽說他是來接我回家的?邵霁煊來接我回家?邵霁煊來接我回家!邵霁煊,他來接我回家!!心情一下子好多了,原來的陰霾也煙消雲散。


  “呆女人,你一個人在那兒笑得跟耗子似的,有什麽這麽好笑。”


  居然說我是耗子,好啊,好啊,我是耗子婆,你就是耗子公!“沒什麽。對了,你幹嘛叫出租車回家?”


  “喂,呆女人,減減肥吧。我實在沒有本事馱着比自己還重的女人回家。你不喜歡我叫你呆女人,那以後就叫晴天小豬也不錯。”


  “你胡說,我才沒有你重呢!”居然說我肥,我哪堶D了。這是國際流行的嬰兒肥,連這個都不懂。“……,你還是叫我呆女人吧。”無奈的妥協。


  “我不會告訴别人今天的事情。”


  “啊?”


  “你想讓甯嬸知道?”


  “不要!”不能讓甯嬸參乎進來,“可是……,我該怎麽辦?要是明天他又找上門來,怎麽辦才好呢?”


  “你早點回來不就沒事了。”


  “可是黑闆報……”


  “我明天來接你。”我倒是認爲他已經接了我好幾天了,雖然我們都是在半路上“偶爾”遇上的。我總有一種自作多情的感覺,他是在那媯尼琩着。

2011-7-2 03:47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7-3 12:30 AM 無聊人XDDD
第八章,救命啊~~~~!有變态(二)

“好痛呀!”我對着鏡子瞧腦門上的淤青,邵霁煊這個家夥也真是的,臨門一腳大力抽射撞的我眼冒金星,腦門子上還留一個大包。“痛死了∼!”


  “嚷什麽!”邵霁煊走過來,随手扔給我一瓶紅花油。


  “謝啦。”謝什麽,我會這麽疼,全是這個家夥的功勞。頭上是小問題,我的要還酸着哪,真是一刻也不得輕閑啊。


  雖然事情在我們兩的合謀下瞞天過海,但是我的心中仍然不安,我期待是因爲霁煊說他來接我,我惶恐是因爲他來了以後,女生們是不會輕易放過我的。


  “變态?你?”曼甯看了我好幾下,“學校這堛爾蘄O是該修修了,天一黑,什麽都看不清,這不就犯低級錯誤了嘛!”


  “你說什麽!”曼甯!你真的是我的朋友嗎?


  “曼甯是開玩笑的,”宛柔有和事佬的作用,不過僅限于一些時候,“不過,我聽說其他班級也有好幾個女生碰到過類似的事情,好恐怖哦。不過,隻有你被他追過。”


  “所以我說是天黑的錯誤吧。”


  “徐曼甯!不要太過分!”我也是會生氣的。


  “開玩笑嘛。不過,既然這個變态叔叔這麽牛,我倒是想會會他,我們今天晚上……。”


  “你去吧,我有事。”


  “你去吧,我有事。”現在不是和她同甘共苦的時候,我舊傷還未愈呢。


  “喂,不要扔下我一個人,你們要是不去,誰來做誘餌啊!”


  “……。”


  “曼甯,他好像不在,我們回去吧。”天哪,我們已經在學校這堥茖茼^回走了幾十趟了,都能踏出條溝來了,可是變态還是沒出現。我本來擔心霁煊會出現,但是他并沒有來。沒讓曼甯看見是好事,但是我的心情一點也不好。


  就在我們準備放棄的時候,有一個身影跳到我們眼前,那熟悉的外套,“變,變,變态!”


  “嘿嘿……。”那人怪笑的看着眼前三個柔弱的小女生,“刷!”一下把衣服拉開。


  “啊!∼∼”爲什麽隻有兩個聲音在尖叫。我和宛柔微微的睜開偷瞄,隻見曼甯毫無慌張的神色,反而大步流星的走過去,上上下下足有把那個變态看了好幾遍。


  最後她一邊搖頭一邊看着變态的說“啧啧,太小了∼∼,實在太∼∼∼小了。我說兄弟,”曼甯拍拍他的肩,“以後去隆一下再出來吓人,知道嗎?我跟你說,日本的這個技術不錯,那AV男演員不隆一下的話哪能出來窩混啊。”


  “嗚∼∼!”變态哭着想跑,才轉身就被人一腳踹翻在地,也不知道他怎麽這麽沒有用,也許就是因爲這麽沒用才隻好出來混變态的,他居然昏過去了。


  “邵,邵,邵……”邵霁煊,踢翻變态的是邵霁煊,爲什麽他要在這種時候出現呢。霁煊顯然不理會兩個大眼瞪小眼的女生,他借着微弱的光線打量着倒在地上的人,神情有些古怪。


  “呆女人,走吧。”


  “哦。”


  “等一下,蘭臻,他,他是來,來等你的吧。”宛柔激動的說。


  “這個哦……,這個,你聽我說,事情是……。”我開始想辦法編故事,都是這個邵霁煊不好,這不給我添亂嘛。


  “我是來等她的,你有意見嗎?”極其不合作的邵霁煊又扔過來一句,“走吧。”


  “蘭臻,這是怎麽回事……。”曼甯發話了,我似乎已經看到我凄慘的未來生活。“天啊,第一次真麽近看到會動的邵霁煊,太感動了∼∼!”話還沒講完,就開始抄家夥出來拍照。


  會動的邵霁煊?曼甯你的形容字很……,而且上次你不是見過他了嗎!“我,我,我……,”


  “明白了,明白了,不用解釋了,我都知道了。”曼甯突然就放過我了,我不知道她明白了什麽,不過以她的認知水平準沒好事。“既然這樣,你們就現走吧,宛柔,我們走。”她拖着宛柔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謝謝你來救我。”我和霁煊走了很久都沒說過一句話,爲了緩和氣氛,我唯有制造一點很傻逼的話題出來。


  “那個變态……。”


  “怎麽了,後悔沒送他去警察伯伯那堻鳦鬤隉H”


  “我上次看到的不是他,昨天在你教室門口徘徊的不是他。”


  “你沒有看錯吧?你眼睛多少度?”


  “沒有!昨天那個人比他瘦,比他高。”


  “那就是說還有變态2号漏網中喽?”被打的變态後來再也沒有出現過,我常常想曼甯也許把他刺激過度了吧,搞不好被她打擊過度去自殺了也是有可能的。


  “……,你的朋友從剛才就跟着我們。”


  就知道曼甯這丫頭沒安好心,哪會這麽爽快的放過我們,一定是有陰謀。“那你現送我到我家去,總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們的秘密吧。”


  “媽媽,我回來了。”我無精打采的和媽媽說話。


  “你被夫家休了?”媽媽對我的出現很吃驚。


  “不是,我呆一會兒就離開。”啊喲,腰還是酸疼,我不禁用手揉了兩下。


  “怎麽了,小臻?是不是有麻煩了?懷孕了?沒想到我這麽快就要當外婆了。”


  “媽媽!沒有事情。”又是懷孕!媽媽就不會想到别的嗎?你想做外婆,我可不想突然冒出個小蘿蔔頭叫我媽。我媽媽對懷孕的關心是有原因的,人們常說人如其名就是在說我媽媽,隻能說名字沒起好,她叫劉懷雲,咋一看很有詩意,細細研究就不咋樣。“我說沒事,就是沒事。”我偷瞄了一眼外邊,很好,礙事兩人組走了,安全一号策略成功!“我走了,媽媽再見!”先走再說,指不定等會兒又想出什麽怪點子盤問我。


  這隻是一個開始,這樣的日子沒有完。


  爺爺從江湖傷隐退以後,就開始了與韓劇和花草爲伍的輕閑日子。不過,大哥畢竟是大哥,人老心不老哪。很美麗的一天早上,我難得早出門,正好瞧見爺爺鑽在花園堙C反正還早,于是我就過去和他老人家說說話。


  “爺爺!”


  “小臻啊,今天起早了?”


  “嗯。爺爺,你在種什麽花?”


  “不是花,爺爺是在試驗嫁接水果。”咦?!爺爺他退隐江湖後,想成爲農林學家嗎?


  “啊!爺爺你好厲害啊,爺爺想種什麽?”爺爺好厲害,不愧是一代枭雄。


  “現在的打算是把西瓜和櫻桃嫁接在一起,你想啊,成功的話櫻桃就和西瓜這麽大。”


  “……,爲什麽不是西瓜和櫻桃一樣大呢?”還有啊,爺爺,現在是秋天,好像不是種植的季節吧,不過也不一定,現在科學技術這麽發達,冬天都有西瓜賣的。


  “……,那也很好嘛,以後吃西瓜就不用那麽麻煩了,一口一個,多方便啊。”


  那……西瓜皮也要吃下去嗎?我本來是想和爺爺說西瓜的疑問的,可是旁邊幾棵被挖出來的植物也很有意思,“爺爺,這是什麽?”


  “這是人參。”


  “爺爺還種人參啊,現在爲什麽挖出來,不種了嗎?”


  爺爺仰天長嘯:“唉!這堣ㄛO長白山哪!”


  跟爺爺胡謅了一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我直起腰的時候不小心扯到了酸疼的腰肌,“啊喲!”


  “小臻啊,你是……腰酸?”爺爺明顯很興奮,真不知道他樂什麽。“真的是腰酸?”


  “是啊,大概是用力過猛吧。”


  “這個都是這樣的。”爺爺一臉得逞的壞笑,我有不好的預感,“這個都是這樣的,以後就習慣了。”以後?以後是什麽意思?


  “晴天小豬!遲到了。”


  “我才不是晴天小豬!爺爺,我走了。”邵霁煊這個家夥嘲笑我的體重,他是很瘦啊,很了不起嗎,有本事上埃塞阿比亞去和難民比。

2011-7-4 05:44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7-4 09:01 PM 無聊人XDDD
~第九章~     怀孕~~?!怎么可能!!

“徐曼宁172cm,50kg。何宛柔165cm,46kg。大家都很瘦嘛!我,林兰臻162cm,54……,为什么胖的只有我呢!”大家都很苗条呀,只有我,呜∼∼!怪不得他说我是晴天小猪,呜∼∼!宛柔和曼宁不比我吃得少啊,长肉的只有我一个,难道我就是传说中那种喝水也可以转化为脂肪的女孩吗!?

    觉得我胖的不仅只有我自己,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吃饭的时候公公婆婆爷爷,乃至于连宁嫂都有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的腹部。

    “霁煊,大家都很怪呀,都看着我肚子干什么?”

    “小肚子太大了。”

    我腰减肥!我一定要减下来!邵霁煊!你等着瞧!

    减肥之于女人就像古希腊的英雄狂追海伦一样,历经磨难还不一定追得到手。吃减肥药吧,吃的时候不错,停掉之后,哼哼!反弹的比吃前更胖。减肥的关键是忌口,脂肪是从嘴里突破进去的,关键是要管住嘴,但是又不能不吃,于是吃什么就变得很重要。为此我精心准备了自己的减肥食谱。冰箱里堆满了芹菜,黄瓜,西红柿。每天早上起来饿的眼发白,打开冰箱拿出4个西红柿,每个都有半斤重,“咣咣”干下去撑得直翻白眼,要的就是这效果。

    “少奶奶,你真的不吃一些蛋白质高的……。”

    “我不想吃。”我含着眼泪说。

    “少奶奶,这样对宝宝不好。”

    “!宝宝!什么宝宝啊!”

    “少奶奶你不是……。”

    “我怎么会有宝宝!”我的脸一下子憋的通红,“我,我,我根本就没怀孕,我是在减肥。”这是怎么了,妈妈把怀孕群侯症传染到邵家来了吗!

    “可是,老太爷说……,你前阵子不是腰酸吗?你不是和少爷……。”

    “我是扭到腰了呀。”这都什么事啊,都是爷爷啦,唯恐天下不乱。

    “……,……,少奶奶也真是的,你腰扭了不说,又不吃东西,难怪让人误解。”这还怪我啦,我也是受害者。怪不得这几天也不让我写字了,原来事别有目的。

    “少奶奶。”

    “怎么了?”又要开始写字了吧。

    “结婚戒指你都不带着吗?”

    “这个我不太方便带着,很容易……。”

    宁嫂出其不意的递给我一条链子,链子的吊坠就是我的结婚戒指,“那就挂在脖子上吧,少爷不就是这么带在身边的嘛。”

    我把链子戴到脖子上。邵霁煊把戒指这样带着?我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邵霁煊决定教我数学是想法绝对错误的。这不,我就在我的书包里发现了他的作业本。

    “什么好东西?”曼宁一把从我的手里抢过本子,“邵……!”她立刻闭上了嘴,然后低声的问我,:“你怎么会有他的作业本?”

    “我拿错了啦。”

    “又是撞到他?”曼宁一脸坏笑。对于我和霁煊的事情她和宛柔都想问,但是就是没开口。

    “什么!什么!”宛柔也凑了过来。

    “你一定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

    “你怎么可以这么误解我呢,兰臻!你伤害了脆弱的少女内心。”真是说得有够恶心的。

    “反正我们……,我们没你想得那样就是了。现在怎么办,他的作业在我这里。”

    “去还给他不就行了。”

    “是啊,兰臻。去还给他啊。”

    “咱们现在就去。”曼宁二话不说就开始收拾了。

    “喂,我还没说去不去呢。”这两个丫头绝对不会安什么好心,陪我去还本子?看帅哥才是真的,“现在还没有下课。”

    “你还有几节课可以旷?”我们学校有校规:学生旷课32节就退学。数学极差的曼宁在这上面从不会出错,一般旷到31节就不会在旷课,奇准无比。每次都把教导主任气得半死。宛柔和我就比较客气一点,一般都控制在29节

    “放心,我徐曼宁是什么人,我算过了,我们现在过去,下午第一节课赶回来,万事O.K。出发吧!向着剑兰进军∼∼∼!”我还没有回答她,就被她拖出了有500米远,“快,趁教导主任还没追上来,赶快坐车!”呜∼∼∼!跑也没用啊!等会儿回来还是要小天鹅的。

    剑兰学院和我们学校不一样,它的主建筑群在都在一个人工岛上,既然是一个岛,本身就可以算是一个小城市,小学,中学,大学错落有致。而且门禁也不是很严格,我们决定从大学城这里下手,大学比较松散,突破机率高。

    “可是我不知道邵霁煊在哪里上课啊?”真是的,他来我们学校好几次了,我却连他教室的门都没摸过。

    “放心,现在是午休。哪个家伙还会在教室里。”曼宁从包包里抄出一家伙来,“这个是俄罗斯的军用望远镜。专门就是用来找人的。”好可怕的女人!居然设备这么精良,上次你跟踪我的时候也用了吧。

    “那我们站到高的地方去。”宛柔明显精神崩溃了,居然要跟曼宁一起丢人,“啊呀,曼宁你只有两个家伙啊。兰臻你眼神不好,还是我们来看吧。”

    “不用客气,我没兴趣。”曼宁坐到假山上,宛柔也开始找地方。

    “啊!啊!。”

    “找到啦?”

    “东偏北32.4度是中神通!啊!西偏南18度是南帝,天啊!还有西毒。是活的剑兰五大帅哥耶,不是照片呀。”他们一直是活的呀,曼宁。看来她们两是靠不住了。只有自己去找了。

    “敬轩哥哥!”我看到希望之光了。

    “兰臻!你怎么过来了?”邵敬轩走了过来。

    “我拿霁煊的作业,我是向来还给他的,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几班。这样吧,你替我给他吧。”

    “这个……。”

    “哦,我忘了。你和他……,怎么走?”

    我按照敬轩哥哥的讲述开始摸索,可是我的运气还不错,我在走廊里看到了霁煊,“霁煊!霁煊!”不敢太大声,我只好跑上去追他,一直追到教室里才拉住他。“霁煊,……你……走得怎么……那么快,这是你的作业,不好意思手误。”我把本子塞到他手里。

    邵霁煊看到我的眼神是那么不可思议,要感动也不要这个样子嘛。“你怎么来这里!”

    “嘿嘿,我很聪明吧,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来的,我是特地来这里找你的。”

    “你特地来这、里?”

    “是啊。我还动了不少脑筋才来这里的呢。霁煊,你们教室怎么还贴瓷砖呢!果然和我们学校不一样。”

    “这里不是教室。”

    “啊?那是办公室……,怎么好像是厕……。”我这才发现我这是在厕所里,而且邵霁煊会去的只有男厕所,那我……。除了霁煊,人还不少。大家都很惊恐的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还有不少的哥们颤抖着提着裤子,惶恐的不知所措。“啊!∼∼∼∼”我尖叫着逃走了。

    我居然跟着霁煊进了男厕所,低级错误啊!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大家一定以为我是女变态!呜∼∼∼!我一个人只顾着跑,都不看路,终于和别人撞到了一起,摔了个仰八叉。

    “你没事吧。”被害人倒是没有生气,反而伸手来扶我起来。

    “没事。”我咕哝着说,然后以最快速度站起来,飞快的逃走了。刚才那个人好像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我怎么现在还想这个。

2011-7-5 03:11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7-5 09:11 PM 無聊人XDDD
~第十章~      結婚戒指大作戰計劃(一)

情緒低落的我整個下午都依靠我唯一信仰的宗教──睡覺過了一下午,連霁煊的電話都沒接,他一定會殺了我全家的。


  一放學我就頭疼,主要是爲了宛柔和曼甯,當然還有罪魁禍首的霁煊。每天放學都會很巧的遇上他,然後兩個臭丫頭就開始假裝走人,實際上是跟蹤我們兩個。每天我都隻好先回娘家,躲過去再回邵家,這不是沒事兒抽風嘛。這兩個丫頭現在的本領是越來越厲害了,走路跟貓似的,都不帶出聲。


  不過今日放學不同往日,整個華新中學人仰馬翻的,不管放沒放學,大多數女生全湧到了學校的門口,像是美國總統來了那麽熱鬧。


  我和兩個豬朋狗友一起走着,隐約的看見校門口有一個人影,“是西毒耶!過去拍幾張照片等會過去做生意。”


  “我要他的簽名!蘭臻,你不去嗎?”


  “沒興趣。”我無精打采的從校門擠出去。


  “等一下!”西毒出人意料的走過來,抓住我的胳膊,“我找得就是你!”咦!他就是我今天撞到的那個人,難道是我把他撞出毛病了,現在人家找上門來了?救命啊,我沒錢∼∼!要錢找邵霁煊哪∼∼!


  “你,你,要幹嘛!”力氣真大,我努力的掰開他拉着我的手,“我沒錢,沒錢!”


  “喂,你放開我朋友。”曼甯總算是有點人性,過來幫我的忙。


  “跟我過來。”西毒不由分說的拉着我就走,在衆目睽睽的情況下把我塞到他的車子堙A揚長而去。


  “你這個神經病!我跟你說了,我沒錢。”


  “我對你的錢沒興趣。”坐在車上,他微笑的看着我。


  “那你要做什麽?販賣人口嗎?”我氣鼓鼓的看着他。這張臉在雜志上經常可以看到,但是要說看到……按曼甯的話說看到活的是第一次。雜志上披露他是混血兒,有四分之一的外國血統,所以他的五官看起來比我們來得深刻,有資格做偶像歌手臉蛋兒都得不錯,他長得還真是結合了東西方的優點,俊美中帶着一絲不羁,這種男人最麻煩了。


  “不是,隻是想和你談談。”


  “你想找人說話的話可以打煩惱熱線,我沒空也沒有這個義務。”邵霁煊一定會來等我的,我必須去找他,我一下子就把車門推開了,“啊!”


  “你找死啊!現在車子正在行駛中!”西毒一把抓住差點飛出去的我。


  好險!差點隔屁了,剛才那個才是生死時速吧。“喂,停車好不好?我真的是有急事的!”


  “去見邵霁煊?”我應該沒有看錯,當他念出霁煊的名字的時候。臉上的那種表情叫做不屑,語氣也和剛才不同。


  “你……你管不着!”這是我們夫妻倆的私事,外人無權幹涉。就在這個時候,車子停了下來,我一下子就從車婺鶪F出來,拔腿就跑。


  “等等!”西毒一把拉住我,“有樣東西你一定會感興趣。”他從兜堮野X一條鏈子,炫耀的在我眼前晃蕩,作爲吊墜的白金鑽戒像是在嘲笑我一樣,左搖右擺。意識到事情嚴重性,我立刻摸了一下脖子,沒有!沒有項鏈!難道我的戒指……。


  “還給我!”


  “憑什麽?”西毒故意不讓我夠到項鏈,可能是因爲他那點外國血統,他長得還真是高啊,大概和1.88有得一拼。


  “這是我的東西!還給我!還給我!”我跳呀,搶呀,無論我怎麽的努力,先天上的不足讓我很快就累得牛喘“你……給……還,還……給我!還……。”


  “累了,就休息一下。”那個害得我累的要命的西毒居然還一臉陽光微笑的跟我調侃,如果我打得過他,我一定要讓他扁成NO.1酷狗。


  “我……不,不休息,你把,把……項鏈還,還……我。”現在不是體育課,我沒有義務要練跳高。


  “這個是邵霁煊送你的吧。”


  “……,才不是!這是我家的東西,你再不還給我,我要報警了!”


  “請随意,或者讓我陪你去警察局。”他優雅的笑着,看似風度翩翩,“我看見了,邵霁煊那個家夥上課的時候都在看戒指,他的那個和你的這個是一對。”邵霁煊!你不好好上課開什麽小差,現在受害的是我呀!


  “……,你到底想要做什麽!”這個家夥是來着我麻煩的!


  “你想拿回戒指,可以∼,如果你跟我約會的話,我會考慮考慮還給你。”哈!明白了原來是從醫院堶掠k出來的。


  “這位同學,往這邊看。”我指着馬路斜對面的車站,“你到那堨h坐一輛21路車,坐4站就到了,下來就是精神病醫院。來,現在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我說的是認真的!”


  “你這人怎麽這樣啊!把東西還我!”我可是真的生氣了,像我這樣溫柔的女孩子是很難得發這麽大火的,看到他拿着我的結婚戒指,我真是氣得“呼哧呼哧”的。


  “我已經說過了,咱們做個交易,你跟我約會,我把戒指還給你。”


  “嗯……,……,……,好吧。”現在還是先把東西騙回來再說。啊呀!完了,說不定霁煊這會兒正在等我,他現在一定是有宰了我的想法。要是他知道我把戒指弄丢了,一樣也會宰了我的,唉∼∼!橫豎都要死啊∼∼!


  “想吃什麽?”等我從悲痛中太起頭來時,已經置身于一家裝潢考究的餐廳堙C很古典的裝飾,就像是在城堡堣@樣。


  “我告訴你,我現在身上隻有8.2元,你要是不想等會兒吃完了刷盤子,馬上還我戒指。”


  “你放心,我付得起。”西毒對着我自信的一笑。他和霁煊不一樣,他很愛笑,總是帶着一絲我認爲是狡猾的微笑,必須客觀的說他笑得很有魅力,不然怎麽會迷住那麽多美眉呢,盡管在我的眼中這叫做奸笑。


  “既然這樣,點菜吧。”你是沒見過小姐我的厲害,我當年吃遍天下無敵手,連自助餐都奈何不了我,哼哼!你等着哭吧。


  這是什麽鳥字?!我盯着菜單茫然的看着,怎麽是用外文寫的,是不是英文看不出來,反正我是一個菜也不認識,看着這麽多字母很暈呀,這……怎麽點?


  “需要我幫忙嗎,林蘭臻?”


  “你,你……,你知道我得名字哦?”他找人調查我了嗎?


  “戒指告訴我的?你帶着它沒有發現嗎?戒指上刻這你的名字。”他不再嬉皮笑臉了,突然很認真的看着我,“你的名字很美。”


  “哦。”戒指上有我的名字?設計失誤啊∼!我可是從來都不喜歡我的名字,尤其是“臻”字,幾乎是伴我度過了痛苦的童年。這個字筆畫巨多,我一直到小學兩年級都寫不好自己的名字,大家都懷疑我那個有問題。有問題的不是腦子,是名字!


  “不用客氣,盡量點。”


  “我從來不客氣。喂,西毒……。”


  “我的名字不叫西毒,我叫蕭遙,記住沒有!”


  “知道了,知道了。”誰有空記得你叫什麽,我連課文都記不住呢。“你知道霁煊……。”


  “我什麽都不知道!”他收起溫和的樣子。

2011-7-8 03:14 PM 無聊人XDDD
~第十一章~             結婚戒指大作戰計劃(二)

“我要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這個和那個。”我對着waiter胡亂的指了六個菜,管它是什麽,反正都要進我的肚皮。讓我失望的是西毒他沒有露出恐怖的表情,相反他饒有興趣的看着我,仿佛我的行爲很有趣一樣。


  waiter上菜很快,撂到我面前的是……五顔六色的六碗濃湯!這就是我剛才點的東西嗎?不是吧,那麽巧,居然六碗全都是湯的說,這可怎麽吃啊∼∼!


  “你……。”對面的家夥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我就是喜歡喝湯!”不是啊∼,要喝六碗湯……,真是……,外國人的餐館就是這樣自以爲是,明明在中國地盤還要用洋文寫菜單,我呸∼∼!以後我要叫爺爺開一家純中國餐館,把這堛漸~國老闆和工作人員全抓到我的餐館埵Y飯,然後讓他們點菜。對了,菜單一定要用甲骨文來寫,到時候……嘿嘿!嘿嘿!嘿嘿……


  “這湯……有什麽問題嗎?”


  “啊?……沒有啊。幹嘛這麽問?”


  “那你笑什麽?”


  “……,我覺得很好吃。”我現在想哭了,嗚∼∼!


  “現在可以還給我了吧。”喝完六碗湯,我伸手要東西。


  “什麽東西?”他故意露出迷惑的表情。


  “你!你說把戒指還給我的,如果我跟你約會的話!”


  “哦∼,對,我是說過。可是我沒說幾次吧。”他笑嘻嘻的看着我,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


  “我……,你這個大壞蛋!你這個不講信用的小人!你……。”要是我打得過他,我一定要海扁他一頓,居然把我當猴耍。“呆女人,快接電話!呆女人……。”手機突然吵了起來,我窩火的接起電話,“喂!”


  “少奶奶!”手機堿O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少奶奶,你到哪堨h了,怎麽還不回家!”


  “我,我,我馬上就到家了!”糟了!我忘了時間了,甯嬸都找上門來了,都是這個缺德的西毒,我跟你沒完!


  “怎麽?要回家嗎?我送……。”


  “不要,都是你的錯!我不要你假惺惺,快把項鏈還我,不跟你鬧了。”


  “我從來都沒跟你鬧,你不要我送那就算了,明兒見!”西毒潇灑的向我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很徐志摩的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原地跳腳。


  當然我也沒能跳多久,再不回家跳腳的是甯嬸,到那時我就有的苦了。“甯嬸,我錯了。”


  “你是怎麽向我保證的?少奶奶,你今天是怎麽了?”


  “我……,我有點事情。甯嬸,我要抄幾遍啊?”


  “先來書房吧。”看來準沒好事。“今天少爺和老爺在忙幫會堛漕き﹛A家奡N亂了套。”


  邵霁煊還沒有回來?那就是說,他應該沒有發現我今天沒有等他喽!太好了,幫會堨X事出的真是及時!


  不過,甯嬸也沒讓我閑着。甯嬸之所以是資深變态在于她真的是很……,怎麽說呢,她讓我抄《女戒》和《女則》就算了,最惡劣的是她還拿那些缺德的勵志故事來氣我。她說有一叫王羲之的哥們爲了練字,擅自破壞自然環境,污染飲用水源,硬是将一汪請泉洗成了一潭黑水,搞得當地人民群衆隻好以此來賺一點外塊,貼補家用。她的意思是說我的字不堪入目,要我向這哥們學習,她也不想想,邵家有池是沒有錯的,可是那是遊泳池,還是國标的咧,我就是把硯台扔進去它也黑不了啊。


  當我精疲力竭的從書房爬會卧房,邵霁煊已經回來了,“呆女人,今天妝化的不錯。”


  “我哪有……,啊!”鏡子堥滬荈臏y婆真的是我嗎?嗚∼∼∼!我都寫到自己臉上了。


  “你又做錯什麽事情了,被甯嬸罰?”


  “晚到了一會兒。”啊呀!說漏嘴了。


  “今天,有一點事情。所以……。”他是想說放學的事情!


  “是嗎?我等了你很長時間。”既然他都這麽認爲,那我就不客氣了。“甯嬸說,好像是幫會埵酗麽事情。”


  “沒什麽事情。”奇怪,邵霁煊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好像在偵察什麽一樣,是不是我表現的不自然,他會拆穿我嗎?


  “那個,霁煊……。”該不該告訴他呢?或許聰明的他一定會比我有主意。可是這要付出生命的代價的,搞不好他有要殺了我全家。但是……


  “還有什麽事情?”


  “我……,那個,嗯……,你長得很帥呀。”嗚∼∼!我真是沒用!


  “……”是我的錯覺嗎?我覺得霁煊好像是以一種很怪的眼光打量着我的,但是他終究後來沒多說什麽。太詭異了,我誇他長得帥,他居然連句“謝謝”都沒有。


  “老師,我今天早上遲到,而且還抄同學作業,請你讓我在你的辦公室婸@站吧。”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懇求教導主任處罰我。大家不要擔心,我這不是精神病發作。繼邵霁煊因我來過華新之後,西毒也在昨天在衆目睽睽之下拉着我就跑,就憑這兩項,全校女生一定會有空就扒了我的皮。果不其然,大家都義憤填膺的準備找我切磋切磋,這個時候教導處就是防空洞,我來這奡M求政治避難。


  “林蘭臻,今天怎麽變得這麽自覺了,真是奇怪!”


  “我是在老師偉大情操的感召之下,才深刻認識自己過去的不足。”老師,請你不要讓我離開,我這輩子就住您這兒了。


  過去,放學是我一天堻抭抾}心的時候。現在,這放學的鈴聲是午後兇鈴啊。還有10分鍾就要放學了,“昨天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情,老實交代!”曼甯和宛柔已經追了我一天了。


  “你們……,你們不會懂的。”


  “這倒是奇怪了,你懂的東西我們什麽時候有不明白的了。”


  “蘭臻,你最近好奇怪,你瞞了我們很多的事情,從你在瑪雅遇上邵……。”宛柔很嚴肅的看着我,其實她的話沒有錯。


  “反正我是不得已的,我根本就是被迫的。”


  “有帥哥來找你,你還不得已,還被迫?你這不是在刺激我們嘛!”曼甯的理想是有一天劍蘭的五大美男會一起來找她約會,可惜……,“看你一副苦瓜臉,真的沒事嗎?不能告訴我們發生什麽事情嗎?”


  “……,西毒他撿到了我的項鏈,但是他說如果我跟他約會,就把項鏈還給我,可是他很壞,他……。”還是告訴他們吧,或許可以尋求到幫助


  “啊?還有這種好事!”


  “好事!壞事才對!邵霁煊知道的話一定會殺了我全家的!”隻有曼甯才會認爲這是好事。


  “項鏈是邵霁煊送你的?”


  “宛柔,你怎麽知道的?”


  “用曼甯的腳指甲都想得到,你準備怎麽辦?”


  “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還這麽愁幹嘛!怎麽辦!就要放學了∼∼∼!”


  看到全校女生争先恐後的樣子,我就知道那個叫西毒的家夥一定是來了。這回死定了,“蘭臻,從後門翻牆出去吧!”曼甯提議.

2011-7-8 11:58 PM 無聊人XDDD
第十二章,結婚戒指大作戰計劃(三)

“那我的戒指……。”


  “别管戒指了,這樣吧,邵霁煊一定會來接你的,你先讓他送你回家,再找蕭遙談判。”


  “蕭遙是誰?”這人誰啊?


  “我要是西毒我就去自殺,你居然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曼甯拉着我從後方撤退。科學家說人是猴子變的,這句話是至理名言。我和曼甯現在就是兩隻在爬學校後門的猴子,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每次和她爬後門我就有不好的預感。


  “辛苦了。”我一落地看到的不是别人,就是我老公邵霁煊,他的樣子看起來不怎麽友善,雖然他從沒有對我和顔悅色的記錄,不過現在的他看起來真的好像……,“好好的正門不走,怎麽?練習攀岩嗎?”


  “這個,這個是因爲,我和曼甯參加了攀岩的興趣小組!”我扯開自己都覺得僵硬的笑容。


  “是嗎?”


  “林蘭臻!”我連霁煊都還沒搞定,西毒卻偏偏在這個時候跑過來攪和。“原來你在這堙C”


  “原來讓你蕭遙既翹課又不上通告的就是爲了等她哪。”邵霁煊碰到西毒沒有想象中的火山爆發,但是周圍的空氣卻驟然降溫,很想回去加件衣服啊∼∼∼!


  “邵霁煊!找蘭臻有事?”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才對!你找呆女人做什麽!”要是霁煊能和西毒一樣叫我蘭臻就好了。


  “約會啊!”


  “呆女人,你給我一個解釋!這是怎麽回事!”糟了,邵霁煊好像真的發飙了,我的全家危在旦夕。


  西毒一把把我拽過去,悄悄的對我說道:“馬上跟我走,否則我把戒指毀掉!”他微笑的大聲對邵霁煊又說:“解釋?解釋就是我和蘭臻有約在先,邵霁煊,這個解釋你滿意嗎?”


  我不能讓他毀掉我的結婚戒指,“那個,霁煊……,我有一點事情想和西毒談……,霁煊!”


  邵霁煊非常幹脆的轉身就走,他的離去的背影是那麽幹脆,他的影子看起來有些模糊啊。


  “我們走。”西毒拉着我就上車,完全不顧曼甯在後面潑婦罵街,“你想去哪兒?”


  “你爲什麽要對霁煊說那些話!”


  “這世界上不是隻有邵霁煊才可以追求你!”


  “原來你是在追求我,我還以爲你想要我的命哪!我求求你,你放過我吧,把戒指還給我!”我有一種想哭的沖動,霁煊一定是很生氣吧,可是……。


  “……,在你的眼睛奡N隻有邵霁煊嗎?”他突然有些傷感的看着我。


  “我隻能告訴你戒指對我很重要,還給我!”軟的硬的都不行,他居然比教導主任和甯嫂還要難對付耶。


  “下車吧,陪我走走。”


  “憑什麽!”我要是今天再晚回家,哼哼!甯嬸又一定要開心的磨墨了。


  “我想這樣吧,我可以還給你項鏈,但是有個條件。”


  “你又打什麽壞主意?”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在他的身上發揮到了淋漓盡緻。


  “沒有壞主意。我隻是想如果你跟我約三次會,我就把項鏈還給你。”


  “一言爲定!”我才不會相信這哥們呢,他就一騙子。他已經耍過我一次了,我要找曼甯和宛柔想點辦法,哪怕偷也要偷回來。


  “你真的打算要偷?”


  “那個本來就是我的東西,拿回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和兩個朋友在商量對策。


  “可是,他不是說會還給你嗎?”


  “宛柔,我知道他是你的偶像。但是我告訴你,這個人一點不講信用,誰知道他會不會還給我。”所以要做兩手準備,并且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那你要雞蛋和鍋是準備……。”


  “我以前在報紙上看到,那個扒手是怎麽訓練的你們知道嗎?就是在燒紅的炭堆堨h拿滾燙的栗子,隻有這樣才會成爲神偷。”


  “你不是想要……。”


  “我又不是以後用這個混飯吃,所以要降低一點難度。我準備用水煮雞蛋,等水煮開以後,就去拿沸水堛甄蛋,一樣可以達到我要的效果,而且等會兒要是餓了,還可以吃白煮蛋,這叫一舉兩得。”


  “……。”


  “……。”


  “現在就開始吧,曼甯上雞蛋!”很快戒指就會回到我手上了,哇哈哈哈哈∼∼!


  “腫得跟山芋一樣,你還能動嗎?”曼甯正在小心的爲我上藥,“我說,蘭臻。你負傷也要有點代價嘛!你看看你,連一次都沒把雞蛋撈出來過。我看算了吧。”


  “不要輕易放棄,我這不還有左手嘛!”


  “你……,算了,我來吧,我幫你偷。”曼甯扔下豪言壯語。“一個林蘭臻倒下去,千萬個徐曼甯她站起來。”


  “你……行嗎?曼甯?”


  “你認爲你還能勝任這工種嗎,蘭臻?”宛柔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的手指,“曼甯的運動神經比你好,應該成功的機率也比你大些。我看就交給曼甯和我吧。我來制定具體的實施方案,我看就……。”……


  “少奶奶,你知道現在幾點嗎?”又是甯嬸,她從來沒讓我有一天安甯過。


  “對不起,可是我今天不能寫字……。”


  “少奶奶,你的手……,真是的。”甯嬸風風火火的找來藥膏和繃帶。


  “可是,甯嬸,我已經……。”擦過藥了……。


  “小臻啊,你的手怎麽了,讓爺爺看看。”


  “沒事的,隻是喝水的時候……。”爺爺的眼神還不錯。


  “啊呀,怎麽燙到了。”爺爺對身邊的婆婆說:“媳婦啊,你看看,給她包一下吧。”


  “小臻,你不要緊吧,媽媽幫你包一下。”


  “其實,媽媽……。”我已經包過兩回……。


  “怎麽了?”婆婆爲我再次包紮好以後,男主角登場了,他看我的樣子不太友善啊∼∼!“喂,問你呢!呆女人!手怎麽了!”你也要再幫我包一次嗎……


  “小臻把手燙傷了。”婆婆開口替我說話。


  邵霁煊坐到我的身邊,他此刻的目光集中到我的手上。而我,手不自覺的在顫抖,“走吧!”邵霁煊突然站起來。


  “啊?哦。走?走到哪堨h!?”


  “去醫院,呆女人!”


  “不用吧。”現在還好是深秋,傷口不容易發炎。


  “等手爛掉了,就來不及了!”會嗎?也對,我前天吃的蘋果就爛掉了。


  到了醫院,醫生又幫我包了一次,我這手還能好起來嗎?都包了4回了,希望不會爛掉。唉∼∼!我和霁煊坐在車堙A他根本就不理我,我們一起坐車從來都沒像現在這樣沉默過,雖然前兩次也不算是什麽美好回憶。


  “你和那個混蛋去哪兒了,這麽狼狽的回來?”


  “哪兒也沒去,我又不是和他約會,能去哪兒?。”霁煊,我跟你說,今天的事情是有原因的,是因爲……。我在心中反複演練說辭。


  “我有權知道我的老婆和一個陌生男人出去都做了什麽。”别說的我好像出去偷情一樣。


  “那個,霁煊……。”


  “下次我再看到你們倆出去,我一定殺了他全家!還有你的全家!”他氣得不輕啊∼∼·,怎麽辦!怎麽辦!我原來打算說出事實的勇氣又縮了回去。“你剛才想說什麽?”


  “……,……,你今天也很帥。”算了,還是把希望寄托在曼甯身上吧。


  “……。”他還是沒有“謝謝”我。

2011-7-9 03:38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頁: [1] 2 3 4 5 6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