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 Forum » 短文小說 » {轉}*我的黑幫老公!!*


2012-1-31 09:36 PM 小蛙
好像快到結局了><加油!加油!

2012-2-6 01:15 A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七章~            霁煊……,我们离婚吧……?(一)

    从玛雅回家的路上,我正好可以路过外婆家,最近都没有去看过她,四个老人之中就只剩下外婆了,她已经80岁了,精神还可以。于是我让曼宁先走,把保镖们留在门外,省得他们吓坏了我的外婆,她还不知道我的事情。

    “外婆!”我兴冲冲的推开外婆家的门,“哎?爸爸妈妈!你们也在?”真是巧了,没想到我爸爸妈妈也在这里,还有其他的亲戚都来了。

    “你来了就好!”大舅舅看见我,立刻把我拉到外婆的房间。

    “你们要做什么!不管兰臻的事的!”爸爸妈妈好像很紧张,跟着也进来了。

    “怎么了?外婆不舒服吗?”我问。

    “你自己看看吧!”姨妈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我藏在外婆家的考试卷子被发现了!不是吧!那张只有个位数的,糟了!

    我看到外婆躺在床上,她的脸色很差,“外婆!外婆!我是兰臻啊!我来看你的。”

    外婆听到我的声音,好久才睁开眼睛,“兰……臻啊……,”外婆拉住我的衣服,“你是不是……,是不是结婚了?”其实妈妈一直瞒着亲戚们我的婚事,我的夫家比较……哈……,比较特殊,怕他们知道了会提前崩溃。

    “这个……,那个……,外婆。”奇怪是谁告诉她的?“是啊,意外,是意外!”这让我怎么说,很复杂的一件事情。

    “你到底是怎么会跟黑社会的搅和到一起去的。”受不了我和外婆毫无进展的对话,心直口快的姨妈精神崩溃了,她窜过来对我就是噼里啪啦的一堆,“你怎么会和那个邵家扯上关系的?你说啊?他们是黑社会啊!你要找男朋友也不要找他们家的呀!还有啊,这种黑社会很古怪的,不知道在想什么,都让你进门了,现在又要赶你出去,今天还派人来吓你外婆!”

    “妈妈!爸爸!到底是什么事情!”怎么会这个样子,难道是厕所晴搞的鬼?

    “不止是你外婆,你爸妈都没有说吗?你爸妈都没了工作,你爸爸还要被调查挪用公款的事情!我们这些亲戚也不是下岗就是失业,还要受到被人的恐吓!”还是姨妈,她这人就是这样,除了曼宁,大概天下难逢敌手。

    “他们怎么恐吓外婆了?”我看着外婆,她这么大把年纪还要受到这种惊吓。

    “他们说要你离婚啊!不然的话,我们全家都要倒霉,他们掐着你外婆的脖子,要她好好的来劝劝你这个外孙女!你到底是在做什么!这种人不可以得罪的,你看看外婆,在看看我们现在连门都不敢出去,外甥女!我求求你,让你的公公放过我们吧!”原来是公公,难怪他已经让厕所晴的家人开始准备,原来他……。

    “兰臻啊,”妈妈拉着我哭了起来,“现在家里真的很惨啊∼∼,房子没有了,所有人都只好挤在你外婆这里,我们送你外婆去医院,人家一听说是我们。连门都不让我们进去,就是配了点药,怎么办啊∼∼,怎么办……,兰臻……,怎么办……。”所有的亲戚都看着我,此刻的我是他们的救世主,只要我同意离婚,什么事都可以解决,可是我呢,我的救世主又在哪里?

    我一出门,公公的手下就来找我了,依然是那个咖啡馆,我坐下的同时,公公就把一张离婚协议推倒我面前,“你外婆怎么样?”

    说起外婆,我外婆怎么会这样,还不是你做的好事!他居然还问我的外婆怎么样!“……。”不行,不能得罪他,要不然全家喝西北风,林兰臻,表情冷淡一点,冷淡一点。

    “你也希望她好起来吧。”

    “爸爸……,”我鄙视你!我第一次用愤怒的眼神盯着公公,“我爸爸挪用公款是你造出来的吧?”不行了,真的很想海K他一顿!

    “其实只要你同意离婚,一切都会没事的。不要以为霁煊可以帮你!他的户头被我封了,他现在和你差不多。”公公他很得意的看着我,我第一次这么讨厌他,他比教导主任还要讨厌十万倍,况且教导主任现在还变好了,虽然她因为上次我和霁煊的事情让我抄了不少遍校规。但是在现在的公公面前,真是小巫见大巫。“兰臻,为了霁煊好,就离婚吧,你也不希望他在帮会里不能立足吧。”

    我抓起笔,颤抖着迟迟没有落笔,原来写自己的名字也会这么这么的难,“好……,我离婚……,我离婚!”公公在前两次的对决中已经知道,我是不会和霁煊离婚的,所以他这次直接就来对付我的亲人,逼我就范,他成功了。

    “我希望你去拿给霁煊!”公公说。

    “你害怕面对他?”

    “不,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真想拿起桌上的咖啡,往公公的头上淋,然后学曼宁的功夫去暴打他一顿,踢他屁股和脑袋。还要把他扔到马路上,我踩,我踩,我踩他!以上都是我的个人想象,与事实无关,纯属我个人娱乐之用。事实是我被立刻送往邵家,去和霁煊说离婚的事情。

    我一回家,宁婶还没有回来,肯定是在医院照顾爷爷。走进门就听到小提琴的声音,我顺着琴声来到祠堂,霁煊在拉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拉小提琴,他拉琴的样子很优雅,轻缓的音乐从他的指尖和琴弦之间流淌出来,宁静的午后,冷冷清清的邵家只有美丽的音符划破寂寞,在空气里飞舞。

    我想起若卿说过,霁煊的妈妈本来是小提琴家,看来是遗传吧,可是平时也没见他展示音乐才华,今天怎么了?霁煊的视线本来集中在他妈妈的灵位上,似乎是我的动静,他放下了琴。

    “回来了?”霁煊转过头来,为什么他今天看起来特别帅呢∼∼?我突然很不想谈我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2012-2-6 05:53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2-2-11 08:55 PM hfcs47
好好睇呀!!!怏d post la!!!!!等你.......

2012-2-11 08:59 PM 小蛙
回覆 #122 無聊人XDDD 的帖子

不要離婚><
不過來點有趣的情節也不錯;)
(我到底在說什麼;o?)

2012-2-12 01:16 A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八章~                霁煊……,我们离婚吧(二)


“你会小提琴哦∼∼。”该怎么开口呢?

    “嗯……。喂!呆女人,你有话要说吗?”霁煊乌黑的眼眸几乎是一下子就看穿了我的意图。他放下琴,跟我一起来到我们的房间,啊∼,马上就不是我们的房间了。

    “这个……。”我犹豫了半天,突然外婆的样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低着头把离婚协议书递过去,我不敢看霁煊的表情,他一定很生我的气吧,为了我的家里人,我要跟他离婚。之前我还说什么相信他,倒头来还是要跟他分开,简直是……唉∼∼∼。如果他问我为什么的话,我是不是又要拿晴子肚子里的那团肉来打击他呢?其实我心里已经不相信这件事情了,唉∼∼∼∼∼。

    霁煊看了看离婚协议书,接过手就撕了个稀巴烂,然后扔到地上,并且问我:“你还有吗?”

    “……,……,没有了。”这一份是我痛苦了很久才好不容易签的,他这么快就撕烂了,怎么可能还有嘛!

    “没了就别离!”

    “可是霁煊,你知道吗?”我决定把我的无奈说出来,“我外婆已经80岁了,她经不起你爸爸的折腾,还有我爸爸他可能会因为莫须有的罪而吃牢饭,还有我的亲戚们,我妈妈爸爸现在都没有工作了。你帮不了我的,现在你也是自身难保,爸爸已经封了你的银行户头,还有他说我不离婚,你在帮会里就会不能立足!”我有种想哭的冲动,说这段话的时候我就想哭了,我的眼泪几乎要掉出来,可是我不想在霁煊面前哭,他已经够烦了,不想增加他的烦恼。我拼命的没让泪水落下。

    霁煊的眼中有一闪而逝的愤怒,但是只有那一瞬间,他来到我的身边,“对不起……。”咦????我听错了吗?邵霁煊也会说对不起?是不是刺激过渡啊∼∼!霁煊他很用力的抱着我,几乎让我有些岔气,可是我却不想放开,但是现在却不是我能够主导了,我努力的吸了吸鼻子,不能再做梦,不能再抱著一丝希望。有些哽咽的,我轻轻说道,“请你,今天让我一个人好吗……。”说着我挣脱了他的怀抱,尽管那里让我如此温暖。

    “……。”

    “我想,我想……。”眼泪掉在我的手背上,终于忍不住了。

    “你哭……。”霁煊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打断了他。

    “我想一个在这里,求求你……,霁煊……,我哭起来特别难看……,很难看……。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让我一个人呆着……,好……好吗……?”我低着头说着,眼泪顺着鼻尖掉落,我现在应该真的是满难看的。

    以前从来都凶巴巴的霁煊这次没有大骂我是个呆女人,我们两就这样对持了一会儿,我只听得到自己抽泣的声音,霁煊只是把他的手帕塞到我的手里,然后轻轻的关上了房间的门。

    “呜∼∼∼∼,呜……,……。”听到他的离开,我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真难看啊。林兰臻,真的猛男……,不对,是真的猛女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哭完了一定要站起来,强硬的活着,就像曼宁说得要骠悍的人生……,等会儿哭完了,我一定要去吃一顿好的……,呜∼∼……。

    第二天,我就被迫从邵家搬了出去。邵叔叔难道还不知道霁煊把离婚协议书撕掉的事情?这些我也没有多问。他高兴的迎接晴子的到来。为了这件事情,婆婆和他大吵了一架,连宁婶都邵叔叔大为不满。可是他们都没有更多的办法,爷爷最近又很不好,对我方势气势个致命打击。婆婆向我保证绝对不会给晴子好日子过。

    曼宁的牺牲最大,她抱着宁婶的大腿保证,一定听话,只要宁婶联合对付厕所情。宁婶也不是省油的灯,充分发挥了她资深变态的本色。据说,晴子到邵家以后,她就开始狂抄《女则》和《女戒》,比我和曼宁加起来抄得还要多,恨不得让她抄上几百年的份。她从早上六点起来,到晚上十二点出北书房,天天如此,来了几天居然连霁煊的书包都没见到。

    霁煊几天都没有上学,邵家来人只是说他要回剑兰去,这样也好,他可以认真学习,曼宁告诉我邵叔叔说,如果霁煊来找我,就杀了我外婆,所以霁煊只好听话。我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但是我却始终高兴不起来。

    晴子知道了宛柔要在超级女生唱歌,她说要拉着霁煊去。气得曼宁想抛刀子杀人,幸好被阻止了。宛柔倒是没有表态,她只要萧遥来就满意啦。

    宛柔今天要唱歌,我虽然心情很差,但是为了宛柔,我还是来了。我和宛柔才刚到,厕所晴就出现了,“两位姐姐好!宛柔姐姐,我势来给你加油的。”呕∼∼∼∼!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来恶心我了,看来她也没什么本事,霁煊没有和她来。“兰臻姐姐,你在找霁煊吗?”

    “他有事情,等会过来接我吃烛光晚餐……”

    “神经病!”她果然是特地来恶心我的,呕∼∼∼∼∼!

    “对了,爸爸说让你等会儿结束了以后去离婚公证,你可不要忘记啦。”晴子扔了一棵炸弹就走开了。

    “这是真的吗?你怎么没跟我说?”宛柔立刻问我,昨天邵叔叔打电话过来,他知道了霁煊撕掉了离婚协议书,于是又安排了再签一次。这件事情让我不好受了几天,偏偏晴子又拿它来刺激我。我并没有告诉曼宁和宛柔这件事情。宛柔要参赛,怕她担心,我不想烦她。曼宁太激动,怕她作案。

2012-2-12 01:24 PM hfcs47
回覆 #98 小蛙 的帖子

係邊度有得睇呀?post個link呀,thx~~~~

2012-2-12 07:00 PM 小蛙
回覆 #127 hfcs47 的帖子 回覆#126的帖子

自己去yahoo search"我的黑幫老公"就可以了=w=
不過要記得在這不時留個言支持一下哦~

----------------------------------------
可不可以幫你post"我的黑幫老公2"啊?_?
我好想post啊>_<!!

[[i] 本帖最後由 小蛙 於 2012-2-12 08:41 PM 編輯 [/i]]

2012-2-13 04:20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2-2-13 04:38 PM 小蛙
回覆 #129 Loillpop 的帖子

不如你也分享一下自己對這篇文章的看法吧a_a~~
我看你每次說同一句話- -

2012-2-14 07:08 P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九章~               霁煊……,我们离婚吧(三)


    “说了,你会怎么样。一定会很烦吧,你要比赛了,这次要淘汰两个人,我可不希望你会被刷下来。”

    “……,曼宁呢?”

    “马上就来吧,刚才跟她打电话说,马上就过来了。去吧,到你了,宛柔,加油啊!你一定是NO.1!”我故意装出高兴的样子,但是我的笑容连自己都感觉到有点僵硬。

    轮到宛柔了,她的演唱曲目是she的热带雨林,是她的拿手曲目。但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宛柔却一下子改变了曲目,“我的好朋友,她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因为有一个可耻的女人在破坏她的爱情。”我注意到宛柔的目光,她瞪了一眼台下晴子,“她用很龌龊的方法让我的朋友不得不离开她所爱的人,明天他们就要分开了,可是我的朋友还是来给我打气。所以我想为她唱一首范玮琪的《可不可以不勇敢》,谢谢大家!”

    大家都没有想到她会临时换歌,而且她说得那些话,让大家都一时愣了,音乐没有响,宛柔自顾自的就开始清唱这首歌,

    “你用浓浓的鼻音说一点也没事,

    反正有没有痛才是爱的本质。

    一个人旅行也许更有意思,

    和他真正结束才能重新开始。

    几年贴心的日子换分手两个字,

    你却严格只准自己哭一下子,

    看着你努力想微笑的样子,

    我的心像大雨将至那么潮湿。

    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

    当伤太重心太酸无力承担,

    就算现在女人很流行释然,

    好像什么困境都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

    当爱太累梦太乱没有答案,

    难道不能坦白的放声哭喊?

    要从心底拿走一个人很痛很难。”

    大家都是呆呆的听她将这首歌唱完,宛柔原来一直没有爆发出来的歌唱功力一下子全都展现出来了。因为没有音乐,她原来的嗓音完全展现了出来,就像我们以前一起玩的时候一样,那种轻轻柔柔的音质才是宛柔的实力。

    众人在呆了一会儿以后,爆发出了掌声,久久不落。我本来还担心她会被淘汰,可是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她还为自己赢得了不少的人气。当宛柔看到晴子逃走了,她鼓励的看了我一眼,向我比划了一个V字。

    所谓的公证离婚就是在帮会里宣布这件事情,当着邵叔叔的面签离婚协议。到了帮会里面,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厕所晴当然也在,她的眼睛里有着胜利的光芒,一看见我就开始坏笑,恶心死了,我被领到一边,我原来应该坐的位置上是厕所晴,霁煊也没有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而是来到我的身边,气得邵叔叔瞪了我一眼,但是他没有发作。

    “今天,是霁煊的新媳妇文若晴来给各位见礼……。”

    “老大,”苍蝇叔叔站起来,“霁煊少爷已经有老婆了!”

    “这就是我今天让大家都过来的目的。”邵叔叔不慌不忙的说,并且拿出了一张离婚协议放在我和霁煊的面前,“林兰臻……。”

    “我不同意!”突然这时有人发话了“谁说过这个晴子可以过门的!”

    “爷爷!”是爷爷!他颤颤微微的走过来,他还病着呢!

    “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嗯!?”妈妈和宁婶扶着爷爷。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我决定让林兰臻和霁煊离婚!爸爸!”邵叔叔说,“文若晴现在是霁煊的妻子。而且她已经有您的曾孙了!”

    “你……,你敢!”爷爷把一个茶杯扔向了邵叔叔,他一闪躲开了,正好砸到文若晴,看到她被烫到,真是很解气!按说看到别人倒霉,然后没事偷着乐,是不道德的,但是对于厕所晴这样的,任何一个站在我这边的支持者都会欢心鼓舞。

    “爸爸,你老了,帮会里的事早就应该由我处理了。不管怎么样,晴子!霁煊是非娶不可!还有,今天我还要告诉你,敬轩将会接我的位子!”今天这是怎么了?跟吃乐兴奋剂似的,邵叔叔怎么变得这么勇猛了。

    “混蛋!”爷爷大骂。

    就在此时,御手洗家的人也纷纷站了起来,并且围到爷爷周围,“老爷子,您累了,应该休息去。”

    “滚开!”

    “把老爷子扶下去!”邵叔叔一挥手,让人立刻赶走爷爷。

    “我不走!”爷爷还想说什么,可是他突然像事被击中了一样,一下子就倒了下去,这下子全乱了,“爷爷!”我霁煊同时站起来,想来到爷爷身边,可是却被人拦住了。

    “爸爸!快送医院!”邵叔叔很紧张,但是他只是让属下送爷爷去医院,自己并不急着走,慢慢的平静下来以后,他缓缓的开口,“刚才的事情,应该没有异议!”

    谁也不作声,邵叔叔,厕所晴一家很得意,也很诧异,没有一个人发言,大家最多就是不满的看几眼,谁也没有说话。

    “爸爸!”霁煊想说什么!

    “林兰臻!”邵叔叔强硬的递给我一只笔。

    “……。”死变态!我在心里骂道,颤抖着想去接过笔,却突然被人拍掉了。

    “这是我的事情,你无权决定!”霁煊瞪着邵叔叔说道,“我不会离婚的!”

    “是吗?这是你的意思,兰臻你呢?”邵叔叔对自己的儿子没有办法,可是他还可以威胁我,他又许多的筹码,想到这些我不寒而慄!他不会对我们家的人又做些什么吧。


    “兰臻就我所知,你的外婆……。”看我小林飞刀,我戳,我戳,我戳死你!听到叔叔这么说,我明白了,又来了,他又用外婆来威胁我。心里一阵愤怒,于是在想象中,抄起十八般武器,暴打邵老大一顿,出点气来者。但是注意,我的外部表情一点也没有变,不想死的很难看。

2012-2-16 09:55 PM 無聊人XDDD
~第六十章~              林兰臻,笑一个

    “……,我签……。”我缓缓的拿过笔,艰难的开始写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我知道霁煊在看我,可是我不敢看他,因为我很自私,我在这个时候一点也帮不上他的忙……。

    离婚协议书上最后出现了歪歪扭扭的“林兰臻”三个字,我放下笔,突然又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霁煊。”

    “……。”邵霁煊对于邵叔叔的暗示一点也不领情,他倔强的转过头,一言不发,霁煊他是那样的倔强,直到邵叔叔让人摁着他的手,强迫他在离婚协议书上,一笔又一划签上了一个不属于他的“邵霁煊”。

    “很快就会没事的。”霁煊在不注意的时候,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他是什么意思?

    “霁煊……?”

    “我说话算话,不会有事的。”霁煊回复了高深莫测的表情,他看着邵叔叔的方向,嘴角浮现出一丝优雅的微笑,但我不觉得他是开心的微笑。

    “林小姐,你可以走了,你的东西我会让人给你送去的。”爷爷倒下了,邵叔叔开始明目张胆的让我滚!“猎豹,送林小姐!”他几乎是立刻叫手下让我滚!“至于你,霁煊,立刻回家去!”

    “爸爸!”我和霁煊分头被押了出去,“爸爸!放开我!”

    我无奈的看了霁煊一眼,是眼花了吗?离开了众人的视线,我似乎看见他在微笑,可是这种微笑却不是因为快乐!

    “老大!”又有一个人闯了进来,是曼宁的爸爸徐叔叔,没人想到他会来,大家一时间都停了下来,“老大,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曼宁!”

    “看在以前的份上,老大,你救救曼宁吧!”徐叔叔哀求道。

    “可是,曼宁这次太过分了!我不能帮忙!”邵叔叔有些敷衍的拒绝。

    “徐叔叔!曼宁怎么了!”曼宁又出事了?!我急忙问。

    “你就是许曼宁的父亲!”厕所晴的母亲站了起来,“你的女儿把我二哥打残了!今天又把大哥弄成了植物人,你怎么赔偿我们御手洗家!”

    “那你的哥哥杀了曼宁的姐姐和姑姑,又怎么赔偿徐家!”原来……,曼宁终于作案了……。简直是恶狗乱咬人嘛!明明是他们有错在先,真是完全不知道无耻怎么写的一家人。这个女人不要太过分!“你们自作自受!”我对着晴子的妈妈叫道。

    “你胡说!”那女人立刻指着我。

    “我没有,是你哥哥上次绑架我的时候亲口说的。”

    “我知道了,是晴子代替了你吧,所以你才污蔑我们!”这对母女一样无耻!

    “是你污蔑我们!”曼宁像一阵风一样的进来,她像过去给晴子的妈妈一脚,可惜被人挡住了,“死婆娘!”

    “曼宁!”徐爸爸很吃惊女儿的出现,当然她脸上也挂了不少的彩。“你怎么出来了?”

    “走出来的!姓御手洗的贱人们给我听着!那个傻瓜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是正当防卫,所以没有责任,至于你们的那个山口老大,我会在学校恭候大驾!”

    曼宁的出现又是一阵大乱,我被人架走了,连看霁煊一眼都没有看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刚才我不想在厕所晴面前示弱,所以忍着没哭,但是从邵家出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真的是很难过。家里人那种祈求的眼神,爷爷生病了我不可以去,霁煊被关起来,我也不可以去,我还能做什么!做什么!“呜……。”我正哭的尽兴,突然发现自己身边有人,偏偏就是萧遥。他是站在他妈妈的海报前,一样老大不爽的样子。

    “你在哭?你跟邵霁煊吵架了?”萧遥关心的问我。听到霁煊的名字,我的眼睛就难受,我感觉到自己的眼泪又不听话了。

    “没有……,我们没有吵架,呜∼∼∼∼∼∼,我们只是,只是要离婚了!”

    “……。”

    “你不问我,为什么要离婚吗?”

    “你上次在雨中也没问我为什么看着妈妈的海报发脾气啊?”

    “我想你不愿意说吧?”

    “你呢?愿意告诉我你和霁煊出了什么事吗?”

    “我也不想说,因为你帮不了我。”我哭累了,暂时要休息一下,我看到萧遥手上拿这我的幸运星,“这个……。”

    “这个很有用,我很快就好了,现在已经可以上通告了。”

    “是吗?”

    “喝热的柠檬茶吗?”萧遥提议,看着他温柔的笑容,我就知道他也知道柠檬茶是我的最爱,这个好像已经是地球人全知道的秘密了。

    “谢谢。”突然很怀念人柠檬茶的味道,于是萧遥很快买了两杯柠檬茶。我们俩找了一个长凳坐了下来。

    “喂,你是林兰臻吗?”萧遥突然问我。

    “你什么意思?”

    “不管你有多不开心,地球照样要转动,不会因为你的伤心就罢工。”萧遥不知道是在劝我,还是在劝他自己。“笑一个!”萧遥他故意用手把我的嘴角弄出一个弧度,“这样看起来比较像林兰臻。”

    “我看上去很颓废吗?”

    “嗯……,是很哀怨。”

    原来我已经到了哀怨的程度了,太可怕了∼∼∼!“啊∼?”

    “跟我来!”萧遥突然站起来拉着我就走。

    “你干嘛!喂!你要干什么!”这是怎么了,激动什么∼∼。

    我呆呆的看着萧遥把一个硕大的霸王兔塞到我的手里,“拿着。”

    “你,我说,你,你,怎么知道,我要,要买这个的。”其实我一直都想买这只霸王兔,可是我已经买了很多毛绒玩具了,多到搁在床上都有点挤了,我有个坏习惯,就是有点喜欢乱买东西。以前有段时间,好喜欢漂亮的韩国信纸,就买了N多,还要曼宁和宛柔给我写信,这两个小子以我们几乎天天见面拒绝了我,到现在那些信纸我都没有用完,全都堆在家里。还有一阵子迷上了漫画,所以……。

[[i] 本帖最後由 無聊人XDDD 於 2012-2-16 09:58 PM 編輯 [/i]]

2012-2-17 09:39 PM 無聊人XDDD
~第六十一章~               离婚了,有什么了不起


   “因为我看到你每次路过这里,都会对这这个兔子看上很久。”

    这是我内心的挣扎啊∼∼呜…………,“……。可是……,可是你买这个给我……。”

    “我知道你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吃甜品或者买东西。”萧遥缓缓的说道。

    “是啊,可是你怎么,怎么知道的。我告诉你的?”什么时候告诉他的,我怎么没有映象?不会是我炸鸡腿吃多了,记忆开始衰退了吧,大事不妙也∼∼,看来以后要少吃一点炸鸡腿,不然以后老年痴呆。

    “……。”萧遥只是微笑,没有正面回答我的疑问。

    我看着霸王兔,突然想起霁煊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它吗?……,我,觉得,它很像霁煊……。”眼睛怎么开始难受了……,我抬起本来低着的头,眼前的萧遥有些模糊。

    “我觉得,不是很像……。”

    “我不是说长得像,我有,我有……,有张照片……。”我拿出从邵家唯一偷来的东西──霁煊小时候的照片。“很像吧……。”

    萧遥没有理睬我的自言自语,他把我拉到一面镜子的面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红红的眼睛,脸上有泪水干了的痕迹,“有什么好看的!”本来就没有好看到哪里去∼∼

    “从今天一看到你就是现在这样,像个怨妇。”

    “怨妇!你就很好吗?你刚才在街上也是一脸的旷世怨男的样子,不比我有志气多少啊∼∼!而且,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刚刚说了,我跟霁煊离婚了!你知道我为什么……。”

    “你跟邵霁煊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知道!”萧遥激动的打断了我,随后他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发脾气……,只是有一点,我只是有点不痛快……。”

    “……,没关系……,反正大家心情都不好。”我用力揉揉眼睛,正好可以欣赏到镜子中我的尊容,真是像他说的一样,一脸怨妇的模样。

    “你要是再这么下去,干脆改个名得了,就叫林哀怨吧。”

    “你才萧哀怨呢!!”什么破名字,难听死了!!!!

    “我请你吃东西,有兴趣吗?”萧遥对我提议。

    “嗯……。”我又看了镜子一眼,不行的,林兰臻!不是说过,骠悍的人生不需要眼泪吗?“好吧……。”我要振作起来,说不定爷爷好起来的时候,事情会有转机的!昨天电视上有提到一个好地方,价格贵的想让我自杀,正好现在有冤大头!“我要去那个新开的……。”

    “知道了,最贵的那家。”

    “……。”真是不好意思,你都知道啦∼∼。好!现在的任务,狠狠吃!

    3个小时以后

    “我还要这个和这个。”我对waiter说,对方以观察外星人的方式打量着我,我则不好意思的对萧遥傻笑,谁让我已经吃了快3个小时没有停过了。

    萧遥对我也报以微笑,看起来恨炫目,这个不是我花痴,大众情人,超级偶像对这我笑,能不好看嘛∼∼,就在我们进来的这些时间,先开始是大家指指点点,后来大胆一点的女孩子就开始献殷勤,可惜都献到了地板上,萧遥都不理她们,反而一直看着我,让我很扭捏,幸好没有让我少吃那么一点。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你不吃吗?还是我吃东西的模样怪难看的?”最后我还是问了。

    “呵呵,不是,你现在的样子很有意思,上次也是这样,你吃东西的样子实在很……,很有趣。”

    “我的样子很可乐吗?”

    “应该说你是我所有认识的女孩子里,最有意思的一个。”

    明白了,我明白了,就是宛柔以前说得,那还要矜持,特别是再男上面前,尤其是吃东西的时候,要文雅一点,一定是我恐怖的食相让他觉得很暴笑∼∼。

    “窝表……呜会介一的,你就嗯……直锁吧,我次东西一响难看,……地九冷都字道了。”(我不会介意的,你就直说吧,我吃东西一向难看,地球人都知道了。)我一边吃一边说,越吃心情越好。

    “现在心情好多了?”也许是察觉我的心情自然而然的好起来,萧遥问我。

    “应该是吧。”每次我心情不好,吃是最好的药,为什么呢?去问老天爷!而且我越吃思路越清晰,我算是想通了,家破了,但是人还没完,离婚了有什么了不起,还可以结婚,结婚了还可以离婚,只要人没有翘,一切都好办,是不是?嗯!就是这样!

    “你的恢复力真是比蟑螂还要好。”

    “你什么意思!”

    “你跟霁煊离婚了?”萧遥突然看着我狡猾的笑了。

    “你有必要让我说上N遍吗?”

    “那∼我以后每天来看你。”

    “咦!!!!!?????”

    第二天,曼宁就对我说了她的伟大功绩。晴子的大舅舅找曼宁麻烦,被曼宁误伤成为植物人,本来以为曼宁会倒霉,谁知道她的三个干儿子指证,以及后来的调查,曼宁只不过是正当防卫,以为晴子的大舅舅对曼宁开了六枪,这家伙真是奇霉无比,居然一枪也没打中,也是很令人欣慰的。

    萧遥最近一直在做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每天上网去看笑话大全,然后说给我听,我知道他是希望我开心。其实他自己也有不开心的事情,所以我们两个傻瓜就开始互相讲开心的事情。这些天来,我们华新没有因为我和霁煊的事情冷下来,萧遥的出现,使我又成了国家公敌。

    而最让我郁闷的是,厕所晴好死不死,又出现再我面前,真是晦气!

    特别的话:对各位读者大大,我很抱歉,一开学最大的惨案,莫非就是考试,老爸老妈望女成凤,请大家体谅。所以平时要装作乖女儿……,嘿嘿∼∼,要不以后更惨,连摸一下键盘都不可能,所以我会抓紧一切时机来更新和写作。原来曾经写过一个结局,但是现在为了曼宁的故事作废了,所以正式的结尾以我现在的更新为准。

2012-2-18 10:13 AM 小蛙
回覆 #131 無聊人XDDD 的帖子

cm=]
我看問問下覺得黑幫1還是2較好看?
可先用開頭作對比@[email protected]

2012-2-18 08:32 PM *桂子*
其實重有無ga
點解我見到有兩個post記

2012-2-18 09:20 PM 無聊人XDDD
回覆 #135 *桂子* 的帖子

仲有+!!!!
因為一個係一  ;  一個係二
兩個故事黎+!!!

[[i] 本帖最後由 無聊人XDDD 於 2012-2-18 09:27 PM 編輯 [/i]]

2012-2-18 09:26 PM 無聊人XDDD
回覆 #134 小蛙 的帖子

其實我覺得5洗=)      因為一陣又po  1    一陣又po  2
D讀者會亂曬;]
D文po耐D就會有人keep住留意+la...
搞太多野D人反而會感得煩而5去睇tim;)

2012-2-18 09:27 PM 無聊人XDDD
~第六十二章~              我的戒指!


    “林兰臻!”本来我正在和萧遥说话,厕所晴那尖锐恶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一阵鸡皮疙瘩,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有何贵干,厕所晴!”气势上不可以输!

    “我来拿属于我的东西!”晴子那张特有的表面上天真无邪,实际上恶心加三级的脸出现在我眼前,和她一起出现的还有她的舅舅厕所熊。

    “林兰臻,把东西交出来!”厕所熊说,怎么……?我觉得他的声音有点阴柔呢,听说他被曼宁废掉了,我下意识的看了看……。

    “你看什么!”厕所熊发现我的目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叫道。

    “……,没什么!你们要干什么?”还是不要刺激这个日本太监了。

    “我要这个!”厕所晴伸手将我脖子上的项链拽了出来,她的手很冷,我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

    “你干嘛!”我叫道。

    “文若晴,放手!”萧遥立刻做出反应,他一把拉住晴子的手,“我叫你放手!”

    “该滚的是你!”厕所熊用力的拽着萧遥,把他推了出去,萧遥则反手别开厕所熊。

    “你抢劫啊!抢劫啊!”我们正处在人工湖的旁边,来往的人不算多,大家都不知道我们在干嘛,只是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们,喂∼∼,不是以为我们在拍电影吧∼∼。

    “这个现在是我的了,我马上就是邵夫人了,我是霁煊的妻子!”晴子的声音越来越尖锐,非常的刺耳!

    “这个是我的!”我想用手掰开晴子的手,可是她抓的很牢。

    “是我的戒指了。”晴子恶意的对我一笑,她一狠劲儿,把链子狠狠的拽断了,我的脖子一阵生疼。

    “呀!”我立刻去摸自己的脖子,妈妈呀∼∼,都流血了!“你这个疯狗!”

    “兰臻!”和厕所熊周旋的萧遥听道我的叫声,立刻过来问我,“你怎么样?是不是受伤了?”

    “哼!是我的了。”晴子试图把戒指套在自己的手指上,但是一只优美的手在出其不意之间,把她的战利品拿走了。

    “霁煊……。”

    “霁煊……。”

    “……。”

    霁煊的出现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兰臻你怎么样?”曼宁也跟着出现了,“你个死三八!是不是又想挨抽啊!”曼宁凶狠的向晴子挥舞着拳头,“哎呀,死太监,你放出来啦!”看到厕所熊,她立刻报以热情的挖苦。

    “徐曼宁!”厕所熊狠狠的瞪着曼宁,可是没有动手,为什么?我想是害怕再被那个一次吧。

    “呦∼∼,你挨阉挨上瘾了是吧,是不是向姑奶奶再来一次?”曼宁一点也不客气的说。

    “徐曼宁你要是敢动手,我立刻让警察抓你。”晴子对曼宁叫道,看来她也很害怕吧。

    “有种的话,你给姑奶奶试试。”

    “霁煊,我只是来拿我的东西。”晴子委屈的转向霁煊。

    “这不是属于你的。”霁煊说。

    “可是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邵霁煊,你什么意思。”两个厕所同时问。

    “◎#¥%……※_。”霁煊似乎用日语说了什么,晴子脸色瞬间变白,比什么美白的化妆品都有效和立竿见影。

    “我得不到,她也别想得到!”晴子一把强过霁煊手中的戒指,然后用力的把它扔到了湖里!“林兰臻,我告诉你,你这辈子也找不到这个戒指了,哈哈!”

    “哎∼∼,我的戒指!”我眼睁睁的看着戒指落到了深深的湖水中,“咚!”的一下,再也没有了……。

    “……。”霁煊一把扣住晴子的脖子。

    “霁煊……,咳……,放……。”晴子开始挣扎。

    “邵霁煊,你想杀了晴子吗!”厕所熊立刻去解救外甥女,“你放开她!”他用力的去掰开霁煊的手,霁煊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就不动了。

    “我的戒指……。”

    霁煊看了我一眼,然后一把甩开晴子,无语的我们俩都看着静静的湖面,没有了……,戒指没有了,再也没有戒指了……。

    这是否在暗示我和霁煊之间再也没有重来的可能呢?不,不,我不要,我一定要找回我们的结婚戒指。这一刻,我整个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不知不觉向湖里走去。

    这时,两只手同时抓住了我,我迷迷糊糊的回头,是霁煊和萧遥,可是我们的结婚戒指没了,怎么办?

    “兰臻你要做什么?”萧遥问。

    “呆女人,你哭什么?”霁煊说。

    我哭了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心掉在了那片碧绿湖水里。“我要找,我要找……。我要找戒指,找戒指……。”

    “兰臻,你不是吧,没了就没有了,大不了再买一个吧。”曼宁也来到我身边。“喂!兰臻啊!”曼宁着急的拍拍我的脸。

    “那是霁煊给我的结婚戒指!”

    “兰臻,你冷静一点!”萧遥对我说,“这湖那么大,你怎么可能找到!”

    “你滚远一点,萧遥!”霁煊用力的将萧遥拉着我的手拽开,“这儿没你的事情!”

    霁煊用力的把我往回拖,来到晴子面前,“如果下次我再看到你来找呆女人,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全家都死绝了!”霁煊冷冷的对晴子命令到,他虽然看着两个厕所的表情一点也不凶狠,可是空气里却隐隐让人感到寒冷,厕所晴和厕所熊都不敢说话,瞪了霁煊一眼,就离开了。

    看了我还一会儿,“……戒指不是我送的……。”霁煊拾起晴子扔在地上的项链,慢慢的对我说道,“这个……,才是我送你的,这是我送你的……”他将项链轻轻的放到我手中,冰凉的链子刺激着我的手心,直到心脏……。

[[i] 本帖最後由 無聊人XDDD 於 2012-2-18 09:41 PM 編輯 [/i]]

2012-2-18 09:52 PM *桂子*
[quote][b]原帖由 [i]無聊人XDDD[/i] 於 2012-2-18 09:20 PM 發表。&nbsp;[/b][url=http://forum.eyankit.com/viewthread.php?tid=69350&page=10#pid909394][img]http://forum.eyankit.com/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仲有+!!!!
因為一個係一  ;  一個係二
兩個故事黎+!!! [/quote]
原來如此!
不過我覺得應該post完一個先post第二個

2012-2-19 03:53 PM 小蛙
回覆 #139 *桂子* 的帖子

哦.明白了‘
我等黑幫1完結再post2吧(!)

2012-2-19 05:23 PM 無聊人XDDD
回覆 #139 *桂子* 的帖子

另一个5係我post+  =.="

[[i] 本帖最後由 無聊人XDDD 於 2012-2-19 05:25 PM 編輯 [/i]]

2012-2-19 05:30 PM 無聊人XDDD
回覆 #140 小蛙 的帖子

你中意la
因為就end  la:)

2012-2-19 05:34 PM 無聊人XDDD
~第六十三章~              特大新闻!


  我和宛柔,萧遥一起去游戏厅玩,主要是朋友们想让我开心一点,就在玛雅的门口,我们遇到了霁煊和厕所晴,霁煊那辆保时捷卡雷拉GT正好就停在我们面前,晴子很得意的看着我,看样子宁婶一定是在照顾昏迷中的爷爷,这女人就出来了。霁煊他在抽烟,丝毫不管旁边怀孕的晴子。霁煊很意外会看到我,他烦闷的掐掉了手上的烟。

    “霁煊啊,我去买东西,等会儿来接我,我们去吃饭!”

    “去吃饭!我看去吐!”曼宁从她的车子上下来,不客气的讽刺厕所晴。

    “你……!”

    “走吧。”霁煊叫了曼宁一句,就径自走到玛雅的里面去了。

    “我们去看看吧。”宛柔跟我说。

    “啊?”

    “我觉得今天有大事。”

    在玛雅的包间里等霁煊的居然是敬轩哥哥,敬轩身后有一堆人,霁煊只有曼宁和1.88。我们躲在暗处,开始偷听。我和宛柔已经是熟练工了,萧遥也不差,驾轻就熟。

    “有什么事情非要我们到这里来谈不可的?”曼宁先开口,“怎么也得上馆子吧,这么小气~~!”

    敬轩哥哥微微不悦的开口,“你怎么和那些人谈的,现在那笔钱被扣住了,他们一旦顺藤摸瓜,我们怎么办?爸爸哪里你去交代。”

    “我说哪,老大你今天也忒小气了,居然让我们到这里来说话,原来是怕给你爸爸丢人啊!”曼宁听到敬轩哥哥的问话,有些幸灾乐祸。

    比起邵敬轩的急躁,霁煊则显得很悠闲,“我以前就说过,你洗黑钱的方法也太落伍了。每次都是在外国注册一个空头公司,然后注入那些钱,再通过外资的投资把钱转过来,然后又取消投资。这种把戏在就没人用了,你以为警察是傻的?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我说大哥,你也太土了!”曼宁本来就不喜欢敬轩,当然要好好打击他,“现在已经二十一世纪了,不要老是用这种恐龙时代的手法。”

    “你闭嘴!”敬轩的一个手下出声了。

    “你是什么东西,敢跟姑奶奶这么说话。”接着敬轩的人就开始和曼宁叫骂,这群人太没水准没有新意,无非就是用一些粗俗的字眼来问候曼宁的女性家属。曼宁也不是省油的灯,做了一个地球人全知道的手势,对着他们竖起了中指。

    “好了!”霁煊的声音不是很大,不过双方都安静了,“这次的事情,我会再去磋商。但是我估计没有商量的余地。除了这件事情,最近赌场也油麻烦,你的那批军火也被海关截住了,这些事情,你自己跟爸爸说。”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负责。”

    “你找我还有别的事情吧。”霁煊依然优雅的对着敬轩微笑。

    “你知道我派人跟踪你的,不是吗?”

    “是,就是我和姐姐一起去的那次。”

    “你让医生化验了什么!”敬轩很紧张。

    “一个人一天都要掉无数的头发,头发里就有DNA,我拿了你的头发去化验,结果我发现我要当叔叔了,恭喜你和晴子。”

    “……。”

    “如果我把结果给爸爸,你想他会怎么样?我不了解爸爸,可是哥哥这么多年跟着爸爸,一定比我了解爸爸。”

    “你以为你可以威胁我?”邵敬轩虽然表面上很镇定,可是脸色微变。

    “你要是能摆平那个医生,今天就不会请我来了。我有事,先走了。”霁煊站起来,潇洒的离开了。

    看到他站起来,我们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人立刻躲了起来,霁煊走出来的时候,居然往我们躲藏的方位看了一眼,妈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会被发现,但是很意外的是,他居然只是看了看这里,然后就离开了。

    “原来那个孩子是邵敬轩的!”我们三个对于这个都很意外,宛柔更是开始猜测,“难道邵敬轩和晴子是故意要你们离婚?”

    “……,不是吧,其实敬轩哥哥对我还是不错的,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想不通啊~~~~!

    “……。”宛柔本来想说什么但是,突然接到她妈妈的电话,只好离开心爱的萧遥,先回家了。

    “你还在想邵霁煊?”大概是我一直不理会他,萧遥问我。

    “我只是在想啊~~,为什么……。”

    “你的头发乱了。”我正想诉说我的烦恼,萧遥却突然跟我扯开话题,“发夹松了。”说着他热心的替我重新弄了一下发夹。

    “哦,谢谢你。”

    “不用。”说完他淡淡的扬起一抹自然的微笑,完全不像在那些媒体杂志上那样,温馨而干净,我觉得这时候我看过他最有魅力的微笑。

    感觉优点怪啊,说不上来的怪,直到我回到家,经过走廊的镜子时,我才发现,我原来的发夹不见了,取代它的是一只射手座的水晶发夹……。

    听说爷爷情况不太好,我立刻就去医院看望他。就在我们经过急诊手术室的时候,曼宁居然也在那里,再一看,邵家和文家的都在,曼宁特别的高兴,“兰臻,天大的消息,厕所晴流产了!”

    这件事情就想是一个超大的喜讯,“嘭”的在我的脑袋里爆炸,我一点准备都没有,老天爷啊∼∼∼,你终于又眷顾我了。曼宁很高兴,虽然文家和邵叔叔都一脸的郁闷。若卿也在,她倒是满面春风,还朝我招招手。

    “许曼宁你不要高兴的太早!”看到曼宁幸灾乐祸,晴子的妈妈突然转向我们这边,“先担心你自己吧,我们还要法院上见呢!”

    “怎么?”曼宁神奇十足得走到她面前,“你想找律师告我打你哥哥?”

    “我看赢的希望不会大!”这个时候,我决定帮曼宁压压这女人的气焰,她太讨厌了,谁让她和晴子看起来那么的相象,活该!有没有搞错啊!她的哥哥对曼宁开了六枪,现在还想告曼宁伤害,她不是忘记这里不是日本了吧。

2012-2-20 10:31 PM 無聊人XDDD
~第六十四章~             通向复婚之路


“就是啊,让你们的那些什么法院先让我们中国人的官司赢了,我想我们中国的法官也会礼尚往来的。喂!这里是我的祖国,你有可能赢我吗?笑话!”

    晴子的妈妈气得要命,刚想骂人,医生出来了,“医生!我女儿怎么样?”晴子的妈妈跑过去问医生,紧张的要命。嘁∼∼∼∼∼。

    “夫人,我们检查到你的女儿做过很多次的刮宫流产手术,所以她的状况本来就不好。这次她服用了大量的堕胎药,引起血崩,现在的状况很危险。嗯……已经两个小时了,她还是大量出血,再这样下去不行,她的身体会撑不下去,所以我们希望家属可以同意手术,拿掉拿掉子宫。”医生说了一堆,这才是重点。

    “啊∼∼∼!”听到这个消息,晴子的妈妈忍不住尖叫起来,医生的话就像是死刑的宣判,没有迂回的余地,晴子的妈妈只是哭,一点办法也没有。

    “老天有眼哪∼∼∼!”曼宁拉着医生的手激动的说。

    “请家属立刻签署手术的同意书,病人时间不多了。”结果文叔叔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同意手术,晴子是一个女孩子,拿掉子宫的话,不久胸部就会缩水,皮肤会变得很差,以后也不会有孩子,差不多就跟绝经后的老年妇女一样。她这辈子也算完了,连个完整的女人都算不上是了,有一点可怜,这是她的报应吗?有一个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女人,在和敬轩说话,看到我注意到他们,两人立刻就不说了,那个女人默默的离开了。

    “呆女人!”这个声音我下辈子也不会忘记的,邵霁煊!

    “霁煊……,晴子她……。”邵老大立刻崇道儿子面前。

    “哦,我已经知道了。”霁煊十分冷淡的回答。

    “邵霁煊!晴子现在为了你吃那么大的苦,可是你……!”厕所晴的妈妈看到霁煊和我站在一起,立刻尖叫道。

    “为我?真的是为我吗?”霁煊看看敬轩。

    “霁煊!你是故意的!哪天你故意跟我说晴子……。”敬轩哥哥质问霁煊上次谈话的使其能够,这和晴子的流产有关吗?

    曼宁接下去轻蔑的说道,“霁煊才认识她一个多月,有那个本事让她去堕几次胎吗?医生刚才说过了,她是吃了大量的堕胎药才会流产的。你有没有脑子,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干嘛药吃那些药呀,是不是?”

    “你给我住口!”邵叔叔不知道是觉得没有面子还是真的生气,对着曼宁吼道。

    “曼宁也没有说错啊,邵叔叔。有错的是文若晴,不是曼宁,你好像骂错人了。”反正我和邵叔叔早就撕破脸了,这个时候还客气什么。有时一定把同盟们都叫来先庆祝一下。

    “林兰臻!”邵叔叔这才发现了我,他又用恐怖的眼神盯着我,没有创意。

    “晴子没有吃药,我一直和晴子在一起,她喝了牛奶以后就肚子痛,没想到……,没想到……。”晴子的妈妈在这个时候还包庇女儿,这不睁眼说瞎话嘛!

    “嘁!干爸爸,这就是你的好媳妇,以前乱搞就算了,还把野种带到我们家里来。”曼宁看到邵叔叔铁青的脸,还故意刺激他。

    曼宁从来就不吃这一套,她眼睛一瞪,“我说错了吗?嘁!眼光差还不承认!”

    “是你!是你邵霁煊!“文叔叔叫道。

    “跟我没有关系,你女儿身边的人不都是你亲自挑选的?与我何干?”霁煊依然是那样的事不关己,他微笑的看着敬轩哥哥,然后慢条斯理的说:“文叔叔,晴子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DNA的检验我会让送给你。我非常遗憾,看来我没有机会做你的女婿了!”

    “你!……”文叔叔气的差点背过去,但是他无力反驳霁煊的话,看来他也知道女儿的好事了。

    “干爸爸!现在晴子要滚蛋了,兰臻可以回来了吧?”曼宁问。

    “既然已经离婚了,那就不要回来!”

    “喂……。”曼宁想骂人,霁煊拦住了她,通常这种情况是不会成功的,曼宁想要骂人,谁也拦不住,但是曼宁却很给霁煊面子,居然乖乖的闭嘴了。

    “这是你的决定?”霁煊看着邵叔叔的眼神好像结冰一样的冷,那种冷意若有似无的飘荡在周围。

    “你给我先回去!”邵叔叔就只会说这些话,好像很凶的样子,刚才的气势都输给霁煊了,就要赶他走。

    “我送你回家。”霁煊拉着我离开了。

    “霁煊,你看上去还不错呢。”在回来的路上,我对霁煊说,“那个爷爷我去看过了,他看起来也好多了呢。”我没话找话的技术仍然有待提高。

    “你看起来也不错。”霁煊突然把车停下来,猛一个刹车我差点飞出去,没有驾驶执照果然不可靠∼∼。“我本来以为你会很难过的。”霁煊没有看我,而是将手搁在方向盘上,自顾自的说。

    “原来你这么看不起我∼∼嘁!离婚了又怎么样!我又不是怨妇,干嘛不好好过日子呢!”

    “呆女人,现在我和晴子是不可能结婚了!刚才你在听什么!”

    “可是你爸爸……。”

    “他要还让我娶晴子,就不会赶我走了。笨!”

    “啊!那我们就算是和好了喽!呵呵∼∼。”那我前一段时间这么难过不是没有意义了,算了∼∼,也不是完全白费,至少让我少了两斤肉。

    “呆女人!”

    “我脸上写着呆吗!”

    “过一阵子,就可以回来了。不用担心爷爷的,他会好的,家里也会没事的”霁煊他用手指戳戳我的额头,以前他也很喜欢这样做,突然我的心里有一种怀念的味道。

    “我不担心,因为你是无所不能的呀,霁煊。”在我的眼中,霁煊永远是最厉害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可以难倒他的。

    我回到家,妈妈看到霁煊送我回来,非但没有说霁煊的不是,反而高兴的要死,非拉着霁煊吃晚饭,把他撑到不行才放人。霁煊走了以后,妈妈还没有从兴奋中缓过来,“啊呀,兰臻啊,曼宁打电话给我,说那个叫什么晴子的流产啦,老天有眼啊∼∼,祖宗保佑啊∼∼,现在你又可以复位啦,哦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妈妈……。”徐曼宁那个女人!要不要告诉她邵叔叔还是不让我进门呢?“可是霁煊的爸爸不让我回去。”

    “这个你就不懂了,只要你赶快怀孕,他想不让你进门都难哪∼∼∼!”我就知道……。

2012-2-20 10:35 PM 小蛙
回覆 #144 無聊人XDDD 的帖子

加油加油=3=
其實黑幫1很好看><
不想他這麼快就結局><

2012-2-20 10:57 PM 無聊人XDDD
回覆 #145 小蛙 的帖子

但係始終都會結局:)
我預祝你黑幫2長紅xD

2012-2-21 07:04 PM 小蛙
回覆 #146 無聊人XDDD 的帖子

多謝哦~
你也來棒場吧^^

2012-2-21 07:29 PM *桂子*
support下你~
快d po埋佢就有得體第二部

2012-2-24 08:53 PM 小蛙
回覆 #148 *桂子* 的帖子

嗯嗯^_^
我還未看完黑幫2 @[email protected]

2012-2-24 09:04 PM 無聊人XDDD
~第六十五章~                山口朔夜


“啊∼∼,日子真悠闲,这几天看不见晴子,家里的环境真是太好了。”曼宁这些日子一直都很忙,今天放学总算是有空了,于是为了迎接快要到来的新年,我们去买了许多烟花爆竹。

    “不要高兴的太早,御手洗是真的要告你啦,而且他们还登报呢!”宛柔拿着一张报纸在曼宁眼前晃荡。

    “嘁!这个世界也太没道理了吧,明明是他们不对,现在还要找曼宁麻烦!”御手洗家的人一个比一个无耻,现在是厕所晴的爷爷要告曼宁,居然要曼宁赔他3000万美金,他那两个死儿子有那么值钱嘛!3000万冥币都嫌多!“对着曼宁开了六枪,居然还要曼宁赔钱给他,他干脆现在就拿枪来抢吧!”

    “放心,他赢不了我的。我跟你说,那个干瘪老头是个王八蛋,他一天到晚在想主意陷害我和邵霁煊,可是屡战屡败,越战越败。上次他还找人想杀爷爷呢!”

    “什么!”有这种事情,“爷爷没事吧!怎么样啊!”

    “没事!不过这个死老头还真是让人恶心!”爷爷都病成那样了,御手洗还要害他,真是个畜生!

    “嗯?”曼宁突然开始掏她的美男望远镜。

    “怎么了?”我问。

    “应该是有帅哥在靠近这里吧,不让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宛柔不以为然的说。

    “我怎么没有看见。”这条街上的人不多,怎么我没有看见呢?

    “远着呢,你没看到她在用望远镜哪!”

    “这么远就……,你有没有想过,曼宁是外星人?”她要不是外星人,怎么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就判断出一个男人是否英俊呢?

    “以前我想不是,但是……,今天我想她是了。”……。

    “……。”

    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辆劳斯莱斯,这辆车我电视上看到过,是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这么高级的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劳斯莱斯这车最牛了,一定要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可以买。也就是说不一定是有钱就可以开的车。如果哥们你是阳澄湖卖大闸蟹的,尽管你很有钱,但是劳斯莱斯买不了。因为那些所谓的有钱有地位的人,如果正巧上街,看见你开着和他们一样的劳斯莱斯出来溜达,但是后备箱里却不时的爬出几只大闸蟹,他们是要到劳斯莱斯公司的客户服务部投诉的,牛逼吧。

    车窗的玻璃是放下的,我们于是便走过去看个究竟,坐在里面的人看起来不会比我们大多少。他打量着我们三个人但是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来拢住散在面颊旁的几缕发丝,他的手指修长,我可以看到他突兀纤细的腕骨和骨节清晰覆着苍白皮肤的一只手。而他最引人注目的不是苍白的皮肤而是苍白面容上修长的眉,深邃的眼,挺直的鼻,秀丽的唇,利落的下颌线。有着仿佛彼岸盛开的曼珠沙华的花朵一般的妖娆幽艳。跟了诗人学语文,我好像变得有点不正常,居然变得可以这样来形容一个男生,不过他真是可以和霁煊一较高下了,当然如果我是裁判自然是霁煊赢喽。虽然我们面前有位帅哥,但是我绝对不是像一个花痴一样的傻看。这个男生一定不简单,不错他很帅,可是他美得让人毛骨悚然!

    最后,他把目光定格在曼宁身上,“没见过美女啊!”

    “我没看见美女。”帅哥慢悠悠的开口了。

    “喂!说话积点口德吧,哥们!”曼宁显然有些不乐意,但是她找到了新的财神爷。

    “朔夜!”这个恶心的声音有点耳熟啊∼∼,我转过头瞧了瞧,就知道怎么会这么恶心,是厕所晴的爷爷──终极厕所老头。“她就是许曼宁!”终极厕所不是一个人来得,带了一批小兵,他的到来并没有使这个朔夜怎么样,他只是在车里向老头点了点头。终极厕所指着曼宁哇哇的开始说道:“朔夜,她就是我说的那个徐曼宁!”

    听了终极厕所的话,我有些不好的于干,这个人不是终极厕所找来的杀手吧。出乎医疗的是,那个叫朔夜的帅哥只是朝曼宁点了个头,以示礼貌。“我,山口朔夜。”他的嗓音有些低沉,很容易让人沉醉其中,不过对于我这个已婚少女,完全无效。

    原来他美好的形象在他表明身份的同时,在我们三个眼前像玻璃一样粉碎了,“嘁∼∼,原来是厕所晴派来的。”对于他我们只有这句话可以说。想不到他长得人模人样的,居然是厕所晴她们家的,真是太可惜了。

    “你就是外公所说的那个废了他儿子的凶手。”

    “就是姑奶奶!”曼宁指指她自己,“你是厕所晴的表哥吧,你的舅舅就是我废掉的,怎么样?有什么感想!?”

    “我感谢你。”“山口朔夜!”终极厕所立刻暴跳如雷,山口朔夜不仅没有暗杀我们,反而夸我们,弄得我们很不好意思。

    “哦∼∼,原来除了是厕所晴的表哥,还是一个疯子,真是可惜可惜啊∼∼。过三个路口往左10分钟,再过三个路口开500米,有一幢风景优美的建筑,到里面找一个姓吴的,他是我们这里的精神病权威,快去吧。”曼宁可惜的看了山口朔夜一眼,肯定是觉得没得赚啦。

    终极厕所淡然不甘心这样的结果啦,于是他积极的开始讲日本话,两个人说得极快,随人我们从初中就学日语,但是我还是几乎听不懂,不过看意思老头使想让山口朔夜做些什么,其实这个用脚都想得出来,无非就是对付我们嘛。不知道为什么,山口朔夜一点也没有动手的意思,所以终极厕所的脸色才很鳖。

頁: 1 2 3 4 [5] 6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