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 Forum » 短文小說 » {轉}*我的黑幫老公!!*


2011-12-9 09:27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12-10 12:31 AM 傻婆★琳
好好睇啊;;支持支持;]

2011-12-22 05:48 PM 無聊人XDDD
~第四十六章~                爱情与战争(六)

“你这个死三八,我操你祖宗十八带!你个……。”曼宁开始骂人神功,她把自己听过的最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你这个贱人!不要脸的疯狗……。”

    “啪!”的一下,厕所晴甩了曼宁一个耳光,“你给我闭嘴!”

    “贱人!你死定了,我要是能动,你……!”

    “有本事就来啊,哼哼∼∼。我呢,要去找我的霁煊了,不能奉陪了。就让我的手下们好好招待几位吧。”

    厕所晴的笑容既狠毒又狡猾,就在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她的一个手下拿着一只注射器过来,“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这个你没有见过吧?这是冰毒,也有人叫它药(日本和欧美有这种说法,因为冰毒让人极度兴奋,所以……),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再见了……。”晴子花枝招展的出去了。

    “放开我!!”

    “别碰她!”萧遥开始挣扎,可是他似乎帮不了我。“我求求你们……。”

    “你们不许动她。”曼宁的挣扎也是徒劳的,“兰臻,快反抗啊!不要让他们得逞!”

    “放开兰臻!”宛柔虽然没有被绑,但是她同样受制于人。

    有三个男人压住我,“滚开!滚开!……。”但是,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注射器里的冰冷针头慢慢的,慢慢的插到我的皮肤里,“不要!不要!”

    我希望奇迹会出现,我看到那冰冷的液体缓缓进入我的血管里,这种感觉像是世界末日一样,我会怎么样?我以后该怎么办……?

    “兰臻!你们这群狗娘养的,我杀了你们!”我听到曼宁的叫声,曼宁的声音里有那么点颤音,连曼宁都要哭吗?

    “兰臻!兰臻!”宛柔的哭声嘶哑了。

    “不要这样!别碰她!”萧遥看这我的眼睛里有说不出的情感。看着大家这样,我倒是突然觉得空荡荡的。我突然觉得世界静止了,时间停滞了。

    过了15分钟──,

    “兰臻!你怎么样?难受吗?”曼宁问我,她的眼睛很亮,似乎在鼓励我。

    “我很好。”这是真话,我本来以为我会和电视里那些吸毒的人一样,抽风抽的不像人,可是我一点也没有变化,我很平静,也不难受,就像往常一样。连厕所晴的手下都觉得不可思议,诡异的让人纳闷。

    “这丫头怎么一点没变化?”一个人说。

    “就是啊,她应该会极度兴奋的,而且还可能会有幻觉。可是现在和样子看起来好像……,一点也没有怎么样。”

    “怎么了?”有个长得很凶的叔叔走过来,问他的手下。

    “老大,这个女人怎么没有……,你看她一点也没有毒瘾发作的样子。”

    长得很凶的叔叔立刻凑近我看了个够本,从他的表情可以判断他也对我的情况很不解。这个……,难道我是……,我有特异功能吗?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有什么像吸毒的反应?不会吧,搞不好,我会被送到科学院作研究的,就像小白鼠一样,不要啊∼∼!我不要被解剖啊∼∼!

    “怎么会这样?再打一次试试!”

    “喂!你们这群混蛋,有完没完!”萧遥看我没事,虽然有点不解的看这我,但是听到他们有要打一针,又开始反抗。

    “闭嘴!”长得很凶的叔叔踢了他一脚,把他踹了老远。

    “你们这些人渣!不要再碰兰臻了。”宛柔啊,自身难保,不要管我了。曼宁却一反常态的安静,不是晕过去了吧。

    这次我没有反抗,倒不是我绝望了,我只是有一种感觉,也许我是女超人,就像刚才一样,对!就像刚才一样,我是不会有事的。

    又是15分钟──

    “你看这丫头,一点事没有!”所有人都看着我,大家都拿我当怪物!讨厌!!

    “老大,要不要再打,再打一次?”

    “老大,再打的话她会由于摄入过量冰毒而死的。”原来你们也会怕我死。

    “你看她那个样子,”长得很凶的叔叔一把捏住我的下巴,“应该不会有事的,再试一次!”放开我!我用力挣开他,疼死了!有没有镜子啊。下巴会不会青了呀。

    还是15分钟──

    “老大,这女人事什么做的,怎么会没有事情!”现在慌张的不是我们了,而是轮到厕所晴的人了,我这个被他们打了超量冰毒的人,非常健康的坐在他们面前。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喂!我告诉你们,最好快点放了我,不然我……。”终于现在,我也可以吓唬一下他们。

    长得很凶的叔叔拿起装有冰毒的瓶子,尝了一下,“妈的!生理盐水!”他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刚才注射都是生理盐水,怪不得,一点变化也没有。”

    “难怪这丫头看起来这么精神。”

    “去,再去拿一点冰毒来。”长得很凶的叔叔对手下说。

    这下惨啦∼∼∼!

    “终于可以报一剑之仇了!”曼宁突然起身,飞起一脚踢在长得很凶的叔叔脸上,然后又将那个准备去拿冰毒的家伙踹飞了出去,那人撞到铁桶的上面,当场不省人事。

    “当啷”一个闪亮的指甲钳掉落在地上,“曼宁!”

    “快帮萧遥解开绳子!”曼宁连着几次将其余几个小喽啰都踢得叽叽歪歪,宛柔也重获自由。

    “哦。”我和宛柔赶紧帮萧遥松绑。

    “你是许曼婷的那个小妹妹吧。”长得很凶的叔叔说。

    “你认识我姐姐?”曼宁拾起地上的一根铁棍。

    “你很聪明,刚才不动声色的用指甲钳将绑你的绳子弄断,看来以后抓你要用粗一点的绳子才可以。”

    “你见过我姐姐?厕所晴的走狗。”

2011-12-23 07:46 PM 無聊人XDDD
~第四十七章~                   爱情与战争(七)

“你很聪明,刚才不动声色的用指甲钳将绑你的绳子弄断,看来以后抓你要用粗一点的绳子才可以。”

    “你见过我姐姐?厕所晴的走狗。”

    “我认识你姐姐,而且我还杀了她!”长得很凶的叔叔狞笑的像曼宁逼近,“我是晴子的舅舅,御手洗敏雄!”

    “厕所熊啊,真是非常符合你的样子。”我看到曼宁的左手紧握成拳头,似乎在“咯咯”的作响,曼宁在生气。

    “小丫头,我杀了你的姐姐,今天再送你去黄泉!”

    “拉倒吧,你先去做个孤魂野鬼吧!”两人同时跳起来,往对方开攻。

    “你没事吧。”萧遥很紧张的抓着我。

    “我很好,你刚才也听到了,那是生理盐水,除了新陈代谢没有别的作用。”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马上找人过来,曼宁应该撑得住的。”宛柔想去求救,可是那些醒过来的小喽啰们是不会让我们轻易逃走的。

    这边是萧遥保护我和宛柔,那边是曼宁对战杀姐的仇人。曼宁一脚踩在厕所熊的脚背上,反手敲了一下他的背,立即得到了我和宛柔的欢呼。萧遥飞起一脚也把一个人踢到墙上,那人一嘴的血沫,活该!曼宁和熊你来我往一直都难解难分,熊手上的日本刀平砍过来,幸好曼宁反应快,迅速蹲下来,只有几丝头发被砍掉,而她也立刻用手上的铁棒狠狠的打了熊的重要部位,痛得他几乎是跳飞出去的。谁让他的日本刀法要两脚开立的。

    “你杀我老姐,我要你们家断子绝孙!”曼宁在他飞出去的同时又狠狠的在他的胸口补上一脚,厕所熊捂着下身躺在地上,满脸是汗,“我不会做杀人犯的,我会留和你的命,你就做个一辈子没老二的太监吧。”曼宁说完又是一阵猛踢猛打,厕所熊一点也没反抗,那接着再踢再打,直到他趴下。

    “去死!”在曼宁打完厕所熊的同时,所有的小喽啰也被萧遥收拾啦。

    “没想到你还有点能耐。”曼宁走过来。

    “我们要快点离开,不然会有更多人来的。”宛柔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说不定真的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现在要脚底抹油的快溜。

    “曼宁,你不报仇吗?”宛柔问曼宁,“那个人不是杀了你姐姐吗?”

    “我杀了他,我姐姐会活过来吗?不会,不然就变成恐怖片了。所以,算了。阉了他也是很不错的呀。走吧,别蘑菇了。”好可怕的女人∼∼!

    在宛柔推开仓库门的一霎那,迎接我们的不是明媚的阳光,而是黑洞洞的枪口,“小心!”萧遥拉着我,躲过了第一枪。

    “后援这么快就到了。”萧遥说,原来只有我是他们的目标。

    “老二,你来一个小丫头都打不过。”出现一个男人,比厕所熊看起来还凶悍。

    “你是他弟弟?”曼宁站起来问道。

    “你比你姐姐能打。”

    “你弟弟让我废掉了,现在该你了。”

    “我有枪,你不怕?”熊的哥哥将大衣脱下来交给下属。

    “怕!当然害怕,可是我更觉得你会先和我打一场,你想打赢了再杀我。”

    “不错啊,小丫头。”

    “姑奶奶的大名是许曼宁!”

    “萧遥,你怎么样!到底怎么样!”刚才的一枪没有打中我,可是却穿过了萧遥的肩胛,我抱着他,血顺着我的手落到地上,绽开一朵朵红色的血迹。

    “死不了!”不好!萧遥的样子似乎不太好。

    “喂!你们先不要打了,先送他去医院吧!喂!喂!”

    “先把林兰臻送到晴子那里去,那里的事情差不多了。”熊的哥哥对属下命令道。

    “不要!我才不去!”

    “邵夫人,你的丈夫也在那里,你不担心吗?”

    “厕所晴到底要做什么!我不去!!”我拼命挣扎,我不想去,第六感告诉我去了准没有好事,我不要去。

    “老实点。”除了用枪你们还会用别的对付我吗?

    “兰臻!”看到宛柔被人指太阳,我除了按照他们的指示还有别的办法吗?

    “不要去啊∼∼!晴子一定是打算害你的!”

    “走吧,宛柔你先照顾萧遥。喂!萧遥,千万不要死!”

    “林兰臻!”

    厕所晴到底要做什么?坐在车上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现在总算意识到这个女孩是个疯子,正常人无法理解疯子要做什么,我不知道我的目的地,只是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扩大,就像是被藤蔓缠住了一样,不能顺畅的呼吸。

    “你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喂!”晴子的走狗们把我带到了龙宫宾馆,这里是我结婚的地方,晴子究竟在玩什么花样,我被推倒总统套房的门口。

    “晴子小姐在里面等邵夫人。”一个面无表情的走狗对我说道,他开门的动作像僵尸一样。

    “干什么?我不要进去。”不管我愿不愿意,我还是被推到了卧室。

    这是什么?是梦?对!是我在做梦,做梦!不是真的!!不是!

    “林兰臻,怎么不认识我了。”厕所晴问我。

    哼!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她,就算她扒光了衣服,我还是认识她,化成灰我都认识。“文若晴!”厕所晴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怀里则是衣衫凌乱的霁煊!!!“你们……。”霁煊一直在沉睡中,只是样子有些痛苦。

    “怎么?很吃惊吧,你看到了,嘻嘻∼∼,我们做了什么。”

2011-12-28 12:40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2-1-1 12:02 AM 無聊人XDDD
~第四十八章~               爱情与战争(八)



“你……,你真无耻。”我想冲过去打厕所晴,可是有人抢在了我前面,文若卿像一阵风似的冲过来,拖着厕所晴的头发往墙上撞,“你这个母狗!去死吧!去死啊∼∼!”

    “大小姐!”外面的人想进来。

    “全给我滚出去!否则我杀了他!厕所晴!你去给我死!!”

    “哈哈哈哈,你妒忌我,文若卿!还有你,林兰臻!”

    “去死!”文若卿真是气疯了,用脚对着厕所晴的头踢,厕所晴一边抱着头,一边挣扎反击。

    我不想看她们两姐妹对打,我只是看到霁煊而已。为什么?为什么?霁煊要这样……,我看着他,突然觉得他的脸色很差,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发白,呼吸很急促,看起来很不好,“霁煊,霁煊,邵霁煊!不要装死!!喂!”我先是轻轻的摇他,最后用力的推他,可是他就是不醒!就是不醒!

    “去死,贱人!”文家姐妹还在打。

    “别吵了!文若卿!”我生平第一次对着黑帮大姐大吼,“霁煊,霁煊的样子好像……,他看起来很糟。”我摸着霁煊的额头,满头的冷汗。

    听到霁煊有事,文家的姐妹立刻停了下来,文若卿也走过来,她盯着霁煊苍白的脸色,“贱人!你给他吃了什么!”文若卿拽着厕所晴问。

    “吃了什么?凭什么告诉你!霁煊,你没事吧?”

    “拿开你的脏手!”

    “别吵了!”真受不了她们,霁煊都这样了,还要吵架。“都冷静点,现在立刻送霁煊去医院!”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最重要的是霁煊。

    我和文家姐妹送霁煊到医院,曼宁等人也送萧遥到医院,正好撞到一起。

    “邵霁煊怎么了?”曼宁过来问我,她的脸蛋儿都开花了,乌青具有5,6块,嘴角还有未干的血迹。

    “不知道,反正不太好。”

    “怎么会这样的?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我……,以后再说吧。你们是怎么出来的?”我是在逃避现实吗?我连说给朋友听的勇气都没有。

    “文大娘来救我们的,她看到厕所晴和她的舅舅们有动作,就知道出事了。对了,她说会去救你的。”

    “徐曼宁!”说曹操,曹操就到。文若卿走过来,“看看你,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真好看。”

    “……,你给我闭嘴!”

    “曼宁,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看一下?”

    “不用,对了,厕所晴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那个贱人和霁煊睡在一张床上!”文若卿替我回答了曼宁的问题,她的表情像是要将厕所晴撕烂了一样。

    “没穿衣服吗?”

    “废话!要不然我们能这么生气。那个不要脸的贱人……。”

    “曼宁!”文若卿还没有说完话,曼宁已经冲了出去。不好!她好像发飙了。

    “厕所晴!”曼宁看见厕所晴,箭一样的冲过去,上去就左右开工扇厕所晴的耳光。

    “谁都不许过去!”文若卿不但不阻止,反而不让周围文家的那些人阻止曼宁,“噼里啪啦”的耳光声在医院里回荡。

    不知道曼宁扇了厕所晴多少个耳光,最后她停了下来,“疼死了!”曼宁甩甩手,“打的我手都痛了,哎!文若卿!过来帮忙啦!”

    “好啊!”

    “喂!这里是医院,不要闹事了,你打死她也没有用的。”曼宁是为了我才会打厕所晴的,可是现在我……。

    就在这是,医生出来了,“医生,霁煊他怎么样了?他怎么会这样的?”

    “病人是因为摄入了过量的催情类的药物,可能病人过渡压抑,所以造成精神上很大的负担。另外,他好像是因为摄入了过量的药物,所以造成药物中毒。”

    “怎么会这样的?文若晴!你为什么要给霁煊吃这样的药?”

    “我想中毒也有可能是因为病人对药物过敏,原因不是很确定。我们给病人洗了胃,他可能过一会儿就会醒的。”

    “谢谢你,医生。”我走到病房里,霁煊躺在床上,他看起来比刚才要好一些。

    “没错,我是给霁煊吃了那种一样的东西,他吃之前就知道。”厕所晴故意凑近我,“可是他还是照我的话做了,哈哈∼∼,你知道为什么?是因为你在我手上,是因为你啊!白痴女人!是你害他的!”

    “啪!”曼宁依然没有打够,“找抽!”

    “你打我也没有用!林兰臻!你刚才看的清清楚楚,你知道的,我和邵霁煊上床了!你看到的!你亲眼看到的。”

    “不是的!不是的!”这不是真的!虽然我在否认,可是刚才的场景在厕所晴的提醒下开始在我得脑中爆炸!

    “那你等我的霁煊醒了以后问问他,就知道我所说的是真的!”

    “咳……!”床上的霁煊也许是被我们吵醒了,这里现在是四个女人一台戏,他不醒也难啊。意识到他可能要醒了,三个全都安静下来,剩下的一个曼宁孤掌难鸣。厕所晴第一个冲到霁煊的床边,被其姐一脚踢飞,曼宁推了我一把,于是我站的离霁煊最近。

    他长长的睫毛不安分的动了动,渐渐的睁开眼睛,霁煊似乎还不是很清醒,他的眼神涣散,看着我的眼睛没有焦距,可是──“呆……,兰臻……,兰臻……。”霁煊伸手想拉我,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甩开了他。

    “别说了,现在你很虚弱,休息一下吧。”

2012-1-1 02:34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oil

2012-1-19 04:06 PM 小蛙
因為太想睇啦-,-係第2度睇完成個故仔~幾好睇><
後面有d亂~我覺得之前個part好睇好多awa
有冇人想我幫幫樓主post:lol
(如果樓主俾我post既話=3=

[[i] 本帖最後由 小蛙 於 2012-1-19 09:47 PM 編輯 [/i]]

2012-1-22 12:06 AM 無聊人XDDD
~第四十九章~                       战争状态(一)

    “我……,我,什么……,什么……也没有,没做!”霁煊虽然刚醒过来,可是他仍然艰难的跟我解释,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相信他的话。

    “请你们先出去吧,病人需要好好休息。”护士小姐下了驱逐令,以霁煊现在的状况,还是要好好休息,于是不顾霁煊的反对,我们离开了病房。

    “你还好吧,林兰臻!”文若晴是不会关心我的,她会这么问我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以为我以后会吸食冰毒。可是……

    “我很好,你那三支生理盐水除了新陈代谢一点用也没有。”气死你!

    “是啊。”曼宁也决定气气她,“以后不要用生理盐水来吓人了,可以用一点葡萄糖,补充体力不错哦。”

    “怎么会这样的!怎么会!”厕所晴似乎想不通,看到她心由不甘的表情,真的是恨爽啊。她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难道是他?”

    “文若晴,我不知道你有多恨我,可是你不要太过分!我也会生气的!”虽然我没有事,但是我决不原谅厕所晴,这个女孩子实在太过分。

    “不想听听霁煊跟你说什么?”文若晴那张脸已经很惨了,曼宁修理人的功夫还真是不错。

    “不用了,我相信霁煊和你不会有什么事情。”不管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在这个女人眼前我决不可以示弱!

    “厕所晴就算兰臻有些呆,”曼宁说,“没有见识,总不像你这样没有常识吧,哼~~,你看看邵霁煊现在那个蔫样,他还能对你怎么样,我也不相信。”

    “这个世界不是你相信怎么样就会怎么。”

    “我相信霁煊的话!”我冲着晴子大喊。

    我一个人坐在路边,太乱了!是我的心太乱,我不想承认,但是却有强迫自己不断的去回想走进去的那个瞬间我看到的画面。医生的话也在我脑中盘旋,我相信霁煊应该和晴子没有什么事。可是事实会和我单纯的相信一样吗?如果我真的能说服自己相信,我就不会一个人坐在这里了,真的很烦啊。

    “兰臻!”当我听到宛柔叫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坐在地上很久了,天空一片漆黑,周围都是城市闪烁的灯光,我居然在水泥地上坐了很久。

    “宛柔?”

    “啊呀,你怎么坐在这里啊,地上这么凉。女孩子怎么可以坐在这么冷的地面上,以后月经不调怎么办!”

    “你不要吓我。”她还是这么罗嗦,“曼宁让你来找我吗?”

    “是啊,连文若卿都很担心你呢,就这样的跑掉,我们很担心。”

    “……。”

    “……,曼宁跟我说过了,就是厕所晴的事情……,我要是说希望你坚强一点,是不是很土啊。可是兰臻,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希望你可以挺过着一关,厕所晴想要做的就是让你和霁煊分开,不想让她如意吧。”

    “我知道,我知道她想做什么。可是……,可是我做不到,我不可能把我看到的东西当作没有看到,现在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的确,我不是你,也没有看到那时的事情。……,你不要忘记,你是霁煊的合法妻子,她算什么,这事情是她搞出来的,后果也应该由她自付。”

    “对,我要相信霁煊,晴子在唱独角戏……。”一定是这样的!是这样!

    “我送你回去吧。”

    “兰臻!”邵敬轩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也许他也是来找我的,他跑过来一把抱住我,“太好了,你没事!有没有受伤。”

    “我很好。”我从敬轩的怀里挣脱出来,“宛柔,我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吧?”

    “啊?好啊。我们走吧。”

    “我先走了,去看看霁煊吧,看看他好点没有。”我推开敬轩和宛柔一起逃走了。

    “他很奇怪啊,那个邵敬轩。”宛柔对我说,“你不觉得他很关心你吗?”

    “他是我霁煊的哥哥呀。”

    “有点关心过了头。对了,萧遥……。”

    “他怎么样?”

    “他没事了,他妹妹是个疯子,不让任何人接近萧遥,还把我赶出了病房呢。”宛柔叹了一口气,“难得我有机会接近他一下。唉∼∼!”

    “算了吧。”

    “其实,今天你很坚强哦∼∼,兰臻,我以为你会哭的。”

    “呜∼∼∼。”我是忘了啦∼∼。

    “喂!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嘛,说哭就哭!你要我怎么样啊!”

    “请客!”哭是一种发泄的途径,我并不是忘了哭,连我自己都很吃惊,我在这件事上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哭,而是我和霁煊会怎么样。我有一种感觉,我和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分开,想到这个我会轻松一点。所以我就哭啦,发泄掉一些不满,明天会是新的一天。

    我一上学,厕所晴就跟着过来,我真是对她太客气了,一定要打她一顿。“你把着块破布扔到我这里来做什么?”真是的,一大早就找我的晦气。

    “你不看看吗?你一定要看!”

    什么啊∼∼!看就看,我摊开那块布,上面是血迹,“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懂吗?每个女孩紫第一次都会有的……。”

    “你自己留着欣赏吧!”我把布扔到晴子的脸上,真是无耻,无耻!怎么天下会有这么无耻的女人!霁煊他真的……!

    “我现在和你同班了,林兰臻!”

    “死贱人!一早上就来找麻烦!”曼宁走过来就是一脚,全班拍手欢呼,“你就不能躲远一点,真是让人由衷的恶心!滚!”

    “不好意思,现在我也是这个班的学生。以后家里可能也会碰到姐姐,姐姐要有心里准备啊。”

    “你,你说什么!”

2012-1-22 12:08 A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章~                   战争状态(二)


    “我是文家的二小姐,出了这样的事,邵伯父自然要和我爸爸商量,以后大家住在一个屋檐下,当然邵爷爷是不会让兰臻走的,可是我也不会走,所以你应该理解我的意思了。那就请多关照了。”

    “真他妈无耻,兰臻,她的意思就是要当小喽,我还没有看到要当人小老婆还这么得意的。”

    有没有搞错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现在事什么年代了,居然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存在,那我算是什么?我和霁煊的婚姻就是一场笑话吗?搞什么!听到厕所晴的话,我简直呆了,这下真的是呆女人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应该去接受文若晴吗?接受她,那我算是什么?霁煊算是什么?如果我不接受她,邵家会不会要我走呢?为什么?老天爷!让晴子下楼摔死,喝水噎死,看书闷死……,总之让这个女人早死早好,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林兰臻!”课上到一半,邵霁煊推门走了进来。他看起来很疲劳的样子,身上还穿着病号的衣服,“呆女人,你给我出来!”

    “霁煊,你怎么起来了!”文若晴第一时间冲到霁煊旁边。

    “滚开!”邵霁煊厌恶的把她甩开,他走到我的面前,一把拉着我,“你给我出来!”

    “同学,现在在上课!”诗人出口阻止霁煊。

    “那你就接着上你的课!我跟我的老婆有话要说,走!”

    走出了教室,我努力的甩掉霁煊的手,“你干什么!我要上课!”这个家伙真是的,这个样子还要出来,一点也不懂怎么照顾自己。

    “我想跟你谈谈昨天的事情。”

    “……,可以不要说吗?”

    “不可以。你听我说,我和那个东西什么关系也没有。”霁煊拉着我的手,很紧张的看着我,他在担心我会不相信他吗?

    “邵霁煊,你可不可以说点新鲜的。”曼宁也从教室里出来,“一点创新也没有。每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情,10个里面有11个是这么说的。”

    “那你要我说什么,我本来就什么也没有做。”邵霁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兰臻,我很抱歉,但是,我真的和那个东西……。”

    “邵霁煊!”晴子一边哭一边走来,“你昨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你想不起来吗?你昨天究竟和我在房间里做了什么?”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和你什么也没有做!”

    “可能吗?别自欺欺人了!”

    “自欺欺人的人是你,文若晴!”现在天气这么冷,霁煊身上只穿着薄薄的衣物,看着他这个样子,我很难过,但是我难过的不是因为他和晴子的事情。

    “你先回医院吧,霁煊,回去吧!”

    “你不相信我?”霁煊的眼神黯了下来,“你不相信我,不相信我。”

    “……,不是的,你先回去吧。”不管霁煊愿不愿意,他现在都必须走,因为公公已经追来了,他示意手下将霁煊带到医院去。

    “我会回医院的,兰臻,原来我不值得你相信……”霁煊他看着我,默默的走了。

    兰臻?我听到他叫我的名字,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叫我呆女人,非常的难过,究竟是怎么了?我不是不相信霁煊,而是我在想晴子的事情。“兰臻!你不要难过!邵霁煊那家伙应该不会骗你的。你看他一向是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现在他这么努力的跟你解释,一定不会有假。”

    “……,我不是不相信他,我只是不知道给怎么办?我是不是该接受文若晴!”我很没用吧,我的丈夫他可能背叛了我,可是我却不想和另一个女人分享他。

    “当然是……。”

    “兰臻,爸爸可以和你谈谈吗?”公公走过来,身为他的干女儿,曼宁的态度十分的不孝顺,也许曼宁有她的道理。曼宁瞪着公公,仿佛他是敌人一样。

    “可以。”来了,晴子说的那件事情来了。

    我和公公一起坐到咖啡馆里,公公很开门见山,“我希望你接受文若晴。”

    “……,爸爸,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问吧。”

    “如果,如果我不接受的话,爸爸你会要我和霁煊离婚吗?”

    “……,这件事情其实关系到我们两家,爸爸也很难啊。”公公话是这样说,可是他却并不是让我感受到他的为难,他看着我的眼神与其说是恳求,不如说是威吓。公公的眼神很可怕的,这点我在我的婚礼上就领教过。上次我很害怕,这次呢……,我突然觉得我现在胆子变大了,我一点也不害怕。

    “爸爸,我是不会接受文若晴的,绝对不接受她!”这是我的选择,作为霁煊的妻子,我怎么可能让厕所晴进门,嘁!在这种事情上面,就算公公的面子也不会给。

    “林兰臻!”

    “我还要上课,爸爸再见。”虽然不怕他,但是他还是老大啊∼∼,惹火了他还是先逃为妙,快跑!我跟公公告完别,就赶快冲出咖啡馆,可是才出门就被人拉住了。

    “救……!你怎么不会医院!”霁煊不是回医院了吗?怎么会在咖啡馆外面埋伏啊∼∼,啊呀,这人就是不懂得照顾自己,穿单薄的病号服在大街上乱逛。

    “你没答应他。”霁煊看起来很高兴,他的手冰凉冰凉的,看来得把他骗回医院去。

    “我疯啦,让那个女人进门,不是要天天看见她吗?这样有损我健康的。”

    “邵霁煊,你爸爸要那个厕所晴进门,到底要做什么?”我以为霁煊只有一个人,但是曼宁的出现让我肯定,她是霁煊逃院的帮凶,这个姐姐真是一点也不称职。

2012-1-22 11:42 AM 小蛙
好睇啊呢個a_a支持you!
((雖然睇哂~

2012-1-22 06:31 P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一章~                    战争状态(三)

“反正不是想和文家联姻这么简单。”又是这样,好像什么都知道,就是不告诉我们。

    “小子,我告诉你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有事就应该说出来,对吧。我比你大,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吧。”曼宁现在霁煊的姐姐了,看来她很喜欢用自己的新身份来压迫霁煊。

    “那要谢谢你的关心了,没有什么大事情,哥哥!”糟了!

    “你小子刚才叫我什么!”曼宁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还要我重复一遍吗?”

    “我是你姐姐,这么大了,男女都不分!”我看霁煊是故意的。

    “你哪点看起来像女人了。”

    “你给我去死,臭小子!仙鹤飞腿。”又来了……。

    “攻击无效。”霁煊还是轻轻松松的挡住了她。

    “我再踢!”唉∼∼∼!

    “医生说他现在还在恢复中,你不要老是和他打。”送霁煊回了医院,我和曼宁一起准备去看萧遥,上次他也是因为我才会受伤的。

    “他那个样子哪像是你说的那么弱小,我看他比谁都厉害。”

    “宛柔什么时候比赛啊?”

    “下个月吧。”

    “文若晴现在都找上门了,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你不要忘记,她爸爸是文老大呀,爸爸呢∼∼,又这么想和文家的人联合,对你很麻烦的。”

    “真是奇怪,我们邵家就应该怕姓文的吗?虽然这几年文家的势力膨胀的很快,但是还不至于威胁我们吧。”

    “我爸爸,我说我亲爸爸,也许他会有办法,但是……。”

    “你不敢去问他,好啦,平时看你什么都敢,现在来给爸爸道歉都不敢。你还是不是徐曼宁啊!不是说父女没有隔夜仇吗?”

    “知道了,再说吧。”

    曼宁虽然有的时候嘴巴有点坏,可是她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当然好朋友之间应该没有秘密的,所以我还是约了宛柔,跟踪曼宁。对付她可不容易,她直觉过人,很容易被发现。所以我们很小心,索性她今天难得有心事,没有发现我们。最后我跟着曼宁一直到茶馆。

    我和宛柔偷偷摸摸的走进茶馆,虽然这个时候茶馆里的人不是最多,不过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我们。我们两选择了一个观察和偷听都很有利的黄金位置,悄悄的坐下来。一人拿了一本杂志挡着脸,很专业吧。

    服务员看到我们俩鬼鬼祟祟的样子,很是奇怪,他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我们:“呃……,请问两位需要点什么?”

    “果茶,谢谢。”我压低了嗓门说道,生怕被曼宁和她爸爸听到。

    服务员没有多管闲事,尽管他觉得我们很怪,他只是多看了我们几眼,发现我们和流窜杀人犯相差甚远,就不管啦。我和宛柔才不理服务员怎么看我们,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伸长脖子偷听曼宁和她爸爸说话。

    “我是不明白,干爹他为什么要那个贱人进门?我们难道要怕文家吗?”曼宁显然已经和她爸爸和解了,现在正在问问题。

    “霁煊少爷怎么看,你问过他没有?”

    “他说反正不是想和文家联姻这么简单。这算什么?”

    “曼宁,”徐爸爸喝了一口茶,“霁煊少爷已经告诉你了,不是想和文家联姻这么简单。”

    “老爸,你不要玩神秘了,不是想和文家联姻这么简单,是什么意思?”

    “少奶奶,也不明白吧?”徐爸爸突然转向我和宛柔这边,带着笑意对我们点头,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出来吧,早看见你们了。”曼宁也发现我们了吗?“你们两个跟踪我,就是想知道我和爸爸和好没有吧,放心吧,我们没事了。”

    “徐叔叔好。”既然被人发现了,那也只好坐到一张桌子上。

    “徐叔叔,如果不是想和文家联姻这么简单,那么邵霁煊的父亲想要问家做什么呢?”还是宛柔脑子最灵活,总是比我和曼宁先看到事情的本质。

    “曼宁,上次老爷收你作干孙女的时候,你看出来没有?你是老爷的干孙女,但不是老大的干女儿。要你进邵家的不是老大,是老爷。这点和少奶奶一样。”

    “就是说,”宛柔一点就通了,“邵家现在做主的仍然是邵爷爷,邵叔叔只是表面上的老大而已喽。那……。”

    “对。其实跟了老爷这么多年,我知道老爷当年不是没有想过,要把邵家的事情全部交给老大,可是老大太让他失望了,他是不放心哪。”徐叔叔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他接着说道:“他不放心把一切都交给儿子,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局面。对儿子的失望,就把希望放在孙子身上。”

    “可是爷爷也没有反对爸爸把赌场等一些生意交给敬轩啊?”

    “老大的用意,老爷怎么可能看不出,所以他才会让曼宁也参与进来,曼宁你手下那些人管的怎么样了?”这样看来徐爸爸真是很了解情况,虽然他没有参与进来,不过旁观者清就是这个道理吧。

    “啊?我没怎么关心,都是邵霁煊在处理,我就帮他管管那些打手的……。”以曼宁的个性,的确是负责第三帮人比较合适。

    “……,对,就是这样。少奶奶,没忘记老爷在当时说过一句很重要的话吧。”

    “对哦,爷爷当时说过,他只有一个孙子,就是霁煊。”

    “爷爷指定了霁煊少爷作为将来的继承人,但是我想老大是想借着文家或者说御手洗的力量,来做一次真正的老大。他想一次性来剔除老爷在帮会里的势力。同时让他心目中认为最理想那个可以继承邵家。”

2012-1-23 10:05 PM 小蛙
我好鐘意呢篇文章架>3<
雖然睇哂+超好睇
但我仍會十卜you的~

2012-1-23 11:26 PM 無聊人XDDD
回覆 #103 小蛙 的帖子

hoho;       Thx~

2012-1-23 11:51 PM 無聊人XDDD
[size=5][color=Red][color=Black]               ---------------------[/color][b]'賣廣告中...[/b][color=Gray][b][color=Red]'[/color][/b][/color][color=Black]--------------------

其實除咗"[/color][/color][/size][u][size=6][color=Magenta]我的黑幫老公[/color][/size][size=5]"黎一篇文之外[/size][/u],

[size=5]我仲有其他PO架,[/size][size=6][color=Red][b][u]例如[/u][/b][/color][/size][size=6][color=Red]:[/color][/size][size=6][b][u]蚀心恋:撒旦总裁的专属[/u][color=Red]*[/color][/b][/size]   
[size=6]
[size=1]                                                                                   [size=7][u]>恶魔的替身新娘[/u][/size][/size][/size][size=7][u]<[/u][/size]


                                                                [size=5][u] [真人真事]*\█|`我♥你,`♥得不夠深嗎*!*[/u][/size]

[size=6][b][color=Purple]
[size=5]           [i][u]今次廣告已經賣完,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謝各位收看xD[/u][/i][/size][/color][/b][/size]
[size=5][color=Red][/color][/size]

[[i] 本帖最後由 無聊人XDDD 於 2012-1-23 11:59 PM 編輯 [/i]]

2012-1-24 02:28 A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二章~               战争状态(四)



   “那他逼霁煊娶厕所晴就是想联合御手洗和文家?”什么爸爸,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儿子。

    “这是其一,还有一个,霁煊少爷并不是老大心目中那个接自己位子的人。依我看,从上次他对于两个儿子工作的分配上,老大心目中的接班人应该是大少爷。所以霁煊少爷就是被牺牲掉的那个,少奶奶你的家世对于邵家来说没有一点好处,可是文若晴就不同。弟弟的联姻对哥哥会有好处,……,可是他未必打算的太好了。”

    “徐叔叔的意思是……?”宛柔问。

    “第一,霁煊少爷不会听他摆布,第二,文家的大小姐也是一棵定时炸弹,一切并不一定如他锁打算的那样好。唉∼∼,老大看来这次是势在必行,一定要……。”

    “有没有搞错啊,哪有这样的爸爸!”本来就不喜欢公公,现在我就更不喜欢他了,虽然我知道他比较喜欢敬轩,但是霁煊到底哪里不对了,要这么对待他。

    “就是嘛,虽然邵霁煊这小子是有点讨厌,可是这样他不是很可怜吗?”曼宁也会有那么一点同情霁煊。

    “……,老大是……,唉∼∼,希望霁煊少爷和少奶奶,你们可以度过这个难关。”

    “我要去告诉霁煊。”我决定立刻去告诉霁煊。

    “兰臻!”

    “兰臻!”

    赶到医院,霁煊已经出院了,于是我又赶到家里,在公公的书房里找到了他。

    “你赶走了我的岳父岳母,下一步准备怎么样?”霁煊悠闲的坐在父亲面前,“爸爸!”

    公公似乎很意外霁煊会这样称呼他,这就是他们两父子的悲哀吧,连儿子叫一声爸爸,都让爸爸会如此吃惊,“你很久没有叫我爸爸了。”

    “是很久了,从妈妈走了以后开始……。”

    “爸爸有自己的打算,总之爸爸不会害你的,霁煊。其实……。”

    “爸爸,你和爷爷始终是父子,不是敌人。我们也是父子,不是敌人。”霁煊说完,就推门出来,正好看见我躲在门外。

    “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告诉你,爸爸想让敬轩哥哥接他的班,还有他要借……。”我拉着霁煊到他的书房,必须赶快把事情告诉他。

    “不要说了!这些事情你不要管,听到没有!”霁煊突然打断了我,他双手捏着我的肩膀,很紧张的看着我。

    “为什么我不可以管!”怎么了?他是我的丈夫,难道他有事,我就应该袖手旁观吗?“邵霁煊,你每次都是这样,有什么事情,难道我们不可以商量吗?”

    “不可以商量!呆女人,有些事情不要管,好吗?”霁煊他依然没有放开我,他将视线锁在我的身上,要是我不答应,他会不会一直这样看下去呢?

    “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遇到什么事情,你总是不告诉我呢?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法帮助你?还是觉得我太笨了?”其实我以前就在想,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哪一件事情,霁煊有跟我说过了,没有!真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要管帮会里的事情,不要管……。”

    “所以说你太冲动,现在不欢而散了吧。”我的大姑子曼宁又在数落我的不是。“你把我爸爸的话听完在走也不迟啊。算了,你也是关心则乱。现在你们这样算是吵架吗?”

    “有一点冷战吧。不过,我现在也不生气啦。是我自己在自找麻烦。”

    “你这么快就想通啦。”

    “我只是把发生过的所有事情都连起来想了一遍,其实霁煊他是不想我有危险,才不让我插手这些事情,特别是这次,我想霁煊已经知道爸爸的意思了,这是他们两父子的事情,如果我卷进去,只会更麻烦的。”

    “你现在才知道。虽然邵霁煊这小子很讨厌,不过公道的说一句,其实他对你很好的。你看,每次你有危险,他都很够意思了。你呢,打架不行,帮会里的事情也不明白,还是少管闲事为妙。兰臻,你现在真的很危险,所以你做好什么也别管,这是我爸爸说的。邵霁煊最近很忙的,所以你要体谅他才是好老婆。”

    “我知道,我想如果我插手,也只会连累你和霁煊的事情,所以我不管了,好了吧。”

    “你爸妈现在回家了,所以我会派人保护他们的,你放心吧。”

    “谢谢啦,不知道厕所晴在打算什么,我看我要小心一点。”如果我有事,霁煊就会有很大的麻烦,所以必须小心。

    “你放心吧,你的安全由我来负责。有我全国女子武术单打冠军的徐曼宁在,你不会有事的,啊哈哈哈哈哈∼∼”受不了∼∼

    “今天我才发现你很有义气啊,曼宁。”

    “谁让我的好朋友是个超级大傻子呢,唉∼∼,我真是不放心啊。”

    “……,你什么意思!”

    霁煊很快就恢复健康了,但是他因为有事,这几天都没有上学,我每次在班级里看到厕所晴那郁闷的表情,我就快乐的想唱歌。厕所晴呢,想进我门家的门,可是爷爷是坚决的不同意,跟公公弄得很不愉快。不过,公公也没有办法,爷爷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除非爷爷不在了。

    “你怎么老是在做这些星星呀。”上课的时候,曼宁问我。“你不累啊?”

    “还可以吧。”我做完一个幸运星,把它放进瓶子里。

    “喂,今天去看萧遥,你不是这么土吧,送他幸运星?”

2012-1-25 03:57 PM 小蛙
永遠支持>w<!我想問有冇其他小說是about黑道的a_a?

2012-1-25 08:06 PM 無聊人XDDD
回覆 #107 小蛙 的帖子

有吖!!
"蚀心恋:撒旦总裁的专属"←內容都有黑道....   (不過有18+內容....)
仲有其他文都有嘅     不過未po   
其實""我的黑幫老公""   仲有2架><
仲有  多謝你嘅支持;]

[[i] 本帖最後由 無聊人XDDD 於 2012-1-25 11:39 PM 編輯 [/i]]

2012-1-25 08:06 P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三章~                  我跟霁煊吵架了


    “我就是那么土,我是希望幸运星可以让他快点好起来。”今天本来宛柔也会和我们一起去的,不过超级女生有事,她只好忍痛割爱啦。萧遥他上次救过我,所以有空我会去医院看他。这个家伙还是那笑嘻嘻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一个蹲医院的人。只有上次他妈妈和媒体记者一起来医院的时候,他才忍不住了,把他们都赶了出去,真是不懂这个人,跟自己的妈妈好像有仇一样。

    我把幸运星交到萧遥的手上,“你怎么把幸运星放在奶瓶里?应该放在玻璃瓶才对吧。”

    “你有点创意好不好!这个hellokitty奶瓶是现在最流行的,虽然小了点,你可以用它来装水喝嘛,你看多实用啊。”这是我林兰臻的独创,我做了幸运星,装在hellokitty的奶瓶里。

    “我以为你会用粉红色的。”萧遥若有所思的抬起头。

    “为什么?你喜欢的粉红色吗?”

    “你最喜欢粉红吧,兰臻?”

    “果然是土鳖。”曼宁以为没有人听见。

    “总比你喜欢蛤蟆绿要好。”曼宁真是的,不过,萧遥是怎么知道我喜欢粉红色的?“这是送你的东西嘛,宛柔说你喜欢蓝色的,所以我就买了粉蓝色的给你啊。”其实我有买粉红色的瓶子,也做了一堆粉红色的星星,不过我是给霁煊的。

    “是翠绿,不是蛤蟆绿,记住了!”

    “谢谢你的幸运星。”萧遥收下了我的慰问品。

    “兰臻,你喝饮料吗?我去买。”曼宁问我。

    “好的,柠檬茶。”

    曼宁才刚出去,没想到还没有过2分钟就有人来开门了,“你怎么……,霁煊!”我打开门,很意外,并不是曼宁笑眯眯的拿着饮料,而是霁煊一脸阴沉的出现在我面前,“怎么,很意外会看到我?”

    “没有啊,你怎么过来了?”咦?他似乎很生气。

    “我来看是什么人让我老婆,一放学就跑来看他。”霁煊边说边走病房里,“看起来还不错嘛,臭屁小子!”

    “我一直都很好。”

    霁煊的视线显然集中在萧遥手上的奶瓶上,“你忙了几天,就是为了这个小子做幸运星。”霁煊他虽然没有看着我,可是他的话是对着我说的。这是他误会啦,我一直都在做粉红色的幸运星,其实都是给霁煊的。只是我还没有给他。

    “不是的,我……。”

    霁煊把他的视线从萧遥身上,又移回到我身上,这是候厕所晴也走进来,“我赢了,邵霁煊。我说吧,林兰臻她是来关心萧遥的。”

    “你给我出来!”霁煊把我从房间里拉了出来,他拖着我走了很长一段路。

    “邵霁煊,她是我的客人……,喂……。”萧遥现在躺在床上,虽然他很想起来。

    “你干什么呀,喂,喂!霁煊!”

    “你记得你签过的那张协议吗?不是叫你不要见那个小子嘛!”

    “霁煊,等等我!”晴子跑过来拉着霁煊的胳膊。

    “哼!我不要见他?你对我的要求真是高啊!”看到厕所晴跟着霁煊,我所有的火气全上来了,“你自己和厕所晴不也在一起嘛!”

    “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也和文若晴在一起吗?我是来探望病人,萧遥他上次救了我。”

    “这两件事能相提并论吗!”

    “那我也只是来探望病人而已。”

    “很好,呆女人,为了他跟我吵架,你对你的救命恩人可真好!比对我这个丈夫要好上几千倍!”

    “你到底在说什么!”看到文若晴一个劲的粘在霁煊身边,上次我看到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又不断的在我脑中闪现,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就更糟了,“是啊,我是对他很好,他替我挡了一颗子弹呢!谁你那时候舒舒服服的躺在文若晴的怀里!”我怎么会说这种话!我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霁煊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原本充满怒气的眼眸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失去原来的神采,他苦笑的咧咧嘴:“我以为你相信我的……。”他几乎是有些哀伤的转过身去,慢慢的离开了。

    “……。”刚才还唧唧喳喳的我,现在什么说不出来,望着霁煊消失的方向,我努力的蠕动着嘴唇想说些什么,可是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渐渐的,霁煊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我怎么能对霁煊说那样的话呢!我怎么会……,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说那样的话,其实连我自己一直都不承认,尽管我努力的要忘记霁煊与晴子之间的那些事情,但是由始至终我都无法忘却。厕所晴真的很厉害,即使她没有和霁煊做什么,对我而言,心中始终是留下阴影的。这个阴影一直都缠着我,在我看到他们站在一起,或是遇到什么刺激的时候就会爆发出来。虽然我嘴上说相信霁煊,可是总有一些心结隐藏在我内心,所以我才会说这样的话,是我自己,是我,是我伤害了霁煊……。

    这样的我是不是很讨厌呢?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很讨厌,霁煊一定会这样认为的。其实霁煊他一直对我很好,他对我最好了。他屡次的救过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我把这些都忘了呢?上次的事情,让我变成一只刺猬,只要晴子出现,就会展开我的刺,刺伤别人,也伤害我自己,亲者痛而仇者快!

    “呜∼∼∼,呜∼∼∼。”终于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我旁若无人的大哭起来,这是我有记忆以来哭得最伤心的一次……。

2012-1-26 12:00 PM 小蛙
回覆 #108 無聊人XDDD 的帖子

唔洗多謝~我超鐘意你呢篇+黑道的公主....
"蚀心恋:撒旦总裁的专属"我會睇架啦55..
你仲有咩好睇既小說可推俾我睇?_?

2012-1-27 01:04 AM 無聊人XDDD
回覆 #110 小蛙 的帖子

其實5怕同你講吖
黑道的公主與騎士我已經睇咗原文+番外n咁多篇(大概睇到楠生完咗個仔,就快生埋個女戈到...)
係5係一定要黑道???

2012-1-27 02:09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2-1-27 02:22 PM 小蛙
回覆 #111 無聊人XDDD 的帖子

可以唔係既~不過要好睇a_a!
好似'俾詛咒的少年'都幾好睇!!
我都睇左番外啦~(未睇哂~

2012-1-27 07:44 P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四章~                    赢还是输?(一)


   “兰臻!你怎么了?”曼宁买东西回来,看到我像神经病医院放假出来的疯子一样,趴在地上哭得很起劲。

    “我……,我跟霁煊,……跟他吵架了……。”

    “邵霁煊!他来了吗?在那里?在那里?”

    由于我的事情,宛柔从超级女生逃了出来,我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救会说那样的话。”

    “唉∼∼,”宛柔拍拍我,“争吵的时候,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就像是步枪和机关枪的区别。可是,也不能完全的怪你。”

    “兰臻,你是不是例假来了,脾气怎么这么大呢?”曼宁文我,她的问题一向是……。

    “没有!”

    “你应该相信邵霁煊,而不是拿这个刺激他,结果让厕所晴得利。”曼宁说。

    “劝别人是很容易,可是说服自己却很难。曼宁,如果你的男朋友是像霁煊这个情况,我相信你会更冲动。所以,兰臻,你会有这样的反应我理解你。但是你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你和霁煊的事,我只能在这里说,以我对霁煊的看法,他是不会和晴子怎么样的。他跑来和你吵架,也是他吃醋罢了。你啊∼∼,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你和霁煊的事。”

    “可是,我现在应该跟他怎么说呢。”

    “这个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不过呢,我徐曼宁有一个惯例,男人是天生来给女人道歉的,所以,我想过些天,霁煊会没事的吧。”

    真的和曼宁说的那样吗?本来我想和爷爷或者婆婆说这件事情的,可是最近爷爷突然血压高,婆婆正在忙着照顾他,我也不好麻烦他们。最奇怪的就是我和霁煊,本来我和曼宁想的一样,他很快就自己好了,可是居然他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想是最近帮会里的事情太忙了吧。“是不是啊,朵朵?”我拉着朵朵的爪子,跟狗狗说话。

    我和霁煊吵架,学校里几乎在第一时间里就传开了,厕所晴的效率可真是快啊。人不和畜生计较,所以我根本不理她。她现在和我一个班,抬头不见低头见,真是很恶心的一件事情。她有时间就粘着霁煊,弄得我和霁煊很郁闷。

    “兰臻,你真的要和邵霁煊分手吗?”女同学们开始跟我打探情报。

    “是啊,你可不能便宜那个恶心的女人!”

    “兰臻,我们邵霁煊亲卫队也是支持你的,大家都是同学嘛!”

    “兰臻……。”

    “林姐,不要输啊!”

    “林姐……。”

    唉∼∼!全民总动员!我看着手里的粉色的奶瓶,这个瓶子比我给萧遥的那个大,而且我把做的最好的星星都放进去了,还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可是我还是没有送出手。最近霁煊很忙很忙,家里学校里都很少看见他。

    不知不觉快一个月了吧。我把东西放到霁煊的抽屉里,还附了一封信给他……。

    忐忑不安了一阵子,不知道霁煊有没有看到,我无意间往垃圾筒里一看,正好看见我送给霁煊的幸运星和信都躺在里面。

    “我的霁煊不要你的东西!”厕所晴神气活现的出现在我面前。

    “是你扔掉的吧,你有什么资格动我给霁煊的东西!!!”这个女人是不是太看不起我的智商了,就算霁煊再生我的气,他绝对不会把我送的东西扔掉,这种事情只有厕所晴这样的女人才会做的出来。

    霁煊正好在这个时候走过来,看到我书中的瓶子,他停住了脚步。

    “霁煊∼∼。”晴子高兴的跳到霁煊身边,被他一把推开。

    “这是送给你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瓶子和信塞到霁煊的手里,“本来打算你出院给你的,结果你这么快就逃出来,所以一直没给你。现在送你有点莫名其妙,你不要就扔掉好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都不带喘气,我叽里咕噜的说完之后,就跑开了。我一直冲到楼下,不敢看霁煊的反应,还是现走开一会儿比较好。

    “呆女人……。”怎么又这么叫我……。

    “霁煊,不要走,我不太舒服……。”厕所晴拉着霁煊不让他下楼,“霁煊……。”

    不行!我一看到她缠着霁煊就有气,为了不重蹈覆辙,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不听,冷静冷静再冷静。正当我准备拔腿就跑之际,“嘭!”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落在我的身后,同时还有周围同学的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出了什么事情了?

    我转过身,就发现霁煊在我的身后,他手支着地面,保持平衡。他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刚才我还看见他在两楼的走廊上,怎么……?不会吧,他不是从上面跳下来的吧。

    “你……,上,你跳,你……。”

    “喂,老婆!我现在为了追你,脚都断了,你不过来关心我一下吗?”霁煊扶着他的脚腕,好像真的是受伤了,怎么会这样!

    “霁煊,你没事吧…….”我立刻过去看看霁煊到底怎么样了。惨了,惨了,老天爷啊∼∼,你可不能让我老公变成一只脚啊∼∼!

    当我走到霁煊的身边,他一把把我抱到怀里,然后跟没事一样站起来。喂∼∼!大家都再看呢,不顾同学们的注视,霁煊把我困在他的怀中。

    “喂,你放……。”我小声的抗议,我努力的想不动声色的挣脱霁煊的怀抱,这个不是为了什么特别的原因,待会儿教导主任看到我们这样,非抓狂不可。霁煊他一点也不体谅我的苦心,反而收紧了搂在我腰间的手,这下搂得更紧了。

2012-1-27 08:16 PM 無聊人XDDD
回覆 #113 小蛙 的帖子

我覺得"晚熟奶爸"、"蓝蝎子的娃娃"同"最愛寶貝婆"都好睇=]

http://forum.eyankit.com/viewthread.php?tid=59866&extra=page%3D11&page=1←黎個都係我po嘅,堶惚Y有好多個感人小故事=]

[[i] 本帖最後由 無聊人XDDD 於 2012-1-27 10:03 PM 編輯 [/i]]

2012-1-28 02:01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2-1-28 04:27 PM 小蛙
回覆 #115 無聊人XDDD 的帖子

其實我愛看愛情故事多一點啦~
不過你推給我這個網也ok

2012-1-29 06:49 P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五章~                    赢还是输?(二)



    “都给我听着,”霁煊对着一楼的,二楼的,三楼,四楼以及五楼的所有出来看热闹的同学,其实几乎都出来了,一副君临天下的拽拽的样子,“谁要是再说我和林兰臻分手,我一定杀了他全家!还有你!”霁煊冷笑以对厕所晴,“我告诉你,林兰臻她这辈子是我老婆,她下辈子还是我老婆,下下辈子还是我老婆,你永远都没份!”

    “精彩!”曼宁打头,所有的人都开始拍手,还有人欢呼,特别的热闹,“说的不错,老弟。不要光说不练,来点刺激的,kiss  her!”

    “就是啊,喂,亲她啊∼∼!”

    “徐曼宁,你……,唔……。”不是我不想骂下去,而是我现在没法骂她,有人堵着我的嘴。邵霁煊,他疯了!居然再这么多人面前吻我。霁煊的吻比上次多了一丝急切,这应该算是热吻吧,好像有一股热气直冲脑门,天崩地裂的那种感觉,唉∼∼我这辈子没脸见人了,可是我却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混沌中我似乎听见厕所晴的哭声,没想到她的哭声现在听来是那么心旷神怡,真是太爽了。

    “林兰臻!还有那个,那个……!”教导主任在最美好的时候冲了过来。

    “邵霁煊,老师。”霁煊无畏的对着老师,我则把头尽可能的低下来。

    “你们……。你们……,要亲热回家去!”

    周围的同学一片哄笑声,“老师……,”这时候,厕所晴偏偏发出声音,“我肚子疼……。”

    “她流血了……。”

    “啊∼∼!”

    晴子被紧急送往医院,医生诊断她怀孕一个月,刚才有点小产,不过现在没事了。

    “有没有搞错啊,这时间也忒准了点吧,哪有这种事情?”曼宁抓着医生狂吼。“一个月以前她耍阴谋诡计,现在就有了,畜生也没这么快。”

    “现在可以做DNA比对吗?”霁煊问医生。

    “可以,不过结果要等一个星期。”

    “女儿∼∼,”接着文若晴的父母也赶来了,“怎么会这样的?”文爸爸拉着霁煊不依不饶。

    “那就要请教你的宝贝女儿了。”曼宁不客气的回敬他。

    “曼宁!”公公也来了,“你少说两句,自己都自顾不暇,不要多管闲事!”

    “你……。”曼宁刚想吵架,宛柔拉住了她。

    “不要吵了,你上次把贱人的舅舅废了,她外公气得不得了。你知道御手洗家为什么这么嚣张吗?上次文若卿告诉我,晴子的姨妈是日本山口组的夫人,他儿子是山口组的……,你明白吧,现在他要来找你了。”

    “什么山田或是山口的,让他放马过来,姑奶奶If  you  want   money , I  have  no;if  you  want   life,  I  have   one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好了!别吵了!”我大叫了一声。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让霁煊负责。”我听到公公这么向文家保证。

    “不是我的孩子。”霁煊突然这么对所有的人说。

    “邵霁煊!”公公气得手发抖。

    “霁煊说不是,就不是。”我也站到霁煊的旁边。

    “林兰臻!”公公又恼火的看着我,这下他死也不会喜欢我这个媳妇了。

    “你们的女儿搞大了肚子,不要以为可以赖在我弟弟头上。”曼宁也过来帮忙,“爸爸,爷爷最近身体不好,但是我一定会跟爷爷说这件事情,请他来决定该怎么办!”

    “徐曼宁!”

    “我们走吧,这家人除了一个文大娘,其余的都让我恶心!”曼宁一点也不给公公面子,当场走人。我和霁煊也没有兴趣留下来看他们的低俗表演,立刻走人。

    动作是很潇洒,可是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医院

    “爷爷,要赶快好起来啊。”我把装满各种颜色幸运星的玻璃瓶放到爷爷手上,大家一定觉得我很土。我不是医生,如果我可以为爷爷的病做些什么的话,我一定会竭尽所能。

    “啊∼∼,谢谢啦,兰臻。最近家里还好吗?”

    “爷爷,我跟你说……。”我想把厕所晴怀孕的事情告诉爷爷,可是医生说了,爷爷最近的身体情况很槽糕,最好不要伤神,我只好苦笑着说:“今天爷爷很帅啊。”

    “那当然喽!”对此,老爷子是从来不谦虚的,“汤姆·;克鲁斯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是啊,是啊。”

    “是啊,爷爷比霁煊还要帅。”

    “爷爷!”正在这个时候曼宁突然闯了进来,“爷爷,干爸爸他造反了!他说我不用管帮会里的事情,现在他让厕所晴的舅舅去处理那些事情,而且爷爷,他已经通知律师来处理兰臻和邵霁煊的事情了!”

    “什么!咳……,咳……,你说他,他……。”爷爷激动的起身,拉着曼宁,“你说,你说……。”

    “爷爷!你不要激动!”我赶忙过来扶住爷爷。

    “没事,没事,我没事!”爷爷平复了自己的激动情绪,他长嘘了一口气,才缓缓的说:“看来我要去帮会里,去帮会里……。”

    “爷爷,那也要等你好起来啊。”我替爷爷盖好被子,“有爷爷在,我和曼宁就不会担心啦。”

    “兰臻哪,那个厕所晴肚子里的根本就不是霁煊的,你要相信霁煊啊。”

    “我知道,我相信他。”我表现信心十足的样子。

    “是啊,厕所晴以为她可以利用孩子,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一个孩子,就以为她可以来搞破坏,你看她那个样子就像假的。”曼宁也说。

    “我看着霁煊长大,所以我知道霁煊不会和厕所晴有什么瓜葛。兰臻,只要爷爷在一天,爷爷就答应你,不会让你和霁煊分开的。”

    “知道了,爷爷你要好好休息。”

    “我知道,”爷爷拉着我,“如果,有危险,那就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i] 本帖最後由 無聊人XDDD 於 2012-1-29 06:50 PM 編輯 [/i]]

2012-1-29 09:30 PM Showalien
什麼時候完 好看 等你po

2012-1-31 09:16 PM 無聊人XDDD
~第五十六章~                  世界反晴战线

  告别了爷爷,我和曼宁心事重重的走在一起,“爸爸,真的那么做了?”

    “是啊,这个反动中年老男人,真是气死我了!就是敬轩那个小子,生意管不好,而且还和警察有摩擦,赌场也遇到了麻烦。然后干爸爸他就说我的人办事不力,说我这点小事都摆不平,我又不是谈判专家!”

    “……,可是你上次不是和你爸爸说,你不是在负责打手那里的事情吗?”

    “可是,实际上负责谈判是霁煊,你不参与帮会里的事情,所以不知道。干爸爸啊,霁煊做的再好,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什么表示也没有。这次敬轩弄砸了事情,他还不找个借口给他理由开脱!要是他知道霁煊谈判不力,他还不找机会吧霁煊踢出去!所以我这个美丽,善良的姐姐就替他顶下来啦!”

    “谢谢啦,美丽而善良的曼宁姐姐!”

    “对了,我们要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去就知道啦?”故弄玄虚!

    曼宁的目的地是玛雅的卡拉OK,来到包厢里,宛柔已经在唱歌了,还有一个我没有想到的人也在──文若卿!

    “你也在!?”我问。

    “很吃惊吧,来来大家坐。”宛柔拉着大家坐好,“文若卿现在是我们的攻守同盟!”根据理论,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现在我宣布天道反晴联盟成立!”曼宁举起杯子,“咱们干一杯!”

    “干杯!”文若卿虽然曾经找过我麻烦,但是现在大家共同的敌人都是厕所晴,那就冰释前嫌吧。

    “林兰臻!以前的事情,我很抱歉!”文若卿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她还是开口向我道歉,“那个时候,真的很……,是我,……,其实但是只是想吓唬吓唬你。”

    “没关系。”文若卿虽然以前找过我麻烦,不过她还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只是有一点刁蛮任性,比厕所晴好太多了。

    “虽然我还是很喜欢霁煊,但是我文若卿绝对不会再跟你抢的!以前的事,是我不对,对不起。”文若卿真诚的对我说。

    “我说了没关系。”

    “文若卿,你爸爸最近有什么动作吗?”曼宁问若卿。

    “哼!说起来真是受不了,你知道吗?我爸爸已经在准备厕所晴的婚礼了!我看他被她们两个大小贱人脑子搞坏了!”若卿气呼呼的说。

    “有没有搞错啊!”曼宁跳起来叫道,“兰臻又没有要和霁煊离婚,那个贱人就要进门?这个死女人!我看到她一次就打她一次,打的她前胸贴后背,干脆我找人……!”

    “你少惹麻烦为妙。”宛柔给曼宁泼冷水,“厕所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要不她早给人杀了。”她看看若卿,接着说道:“如果邵霁煊的爸爸没有口头上的承诺的话,我想文家也不会这么准备吧。我想邵霁煊的爸爸一定是有所行动才对。”

    “这个,他想了很久了,他一直想让厕所晴做他的儿媳妇的,如果不是兰臻出现的话。”若卿的话引起了众人的强烈反应。

    “什么!”我们三个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这让我想敬轩以前跟我说过若卿和霁煊的关系,于是我就问她:“可是敬轩哥哥跟我说,如果不是因为我和霁煊的意外,你就会是霁煊的妻子。”

    “这个牛皮大王!林兰臻你听着,你一定要小心邵敬轩!”若卿她很紧张的对我说,“邵老大心目中的媳妇人选一直都是厕所晴!”

    “那个小子干嘛要这么说?”曼宁问,“是不是……?”

    “这个只有他自己知道,我要说得是,邵敬轩绝对不是好东西,他认识厕所晴的!”

    “你什么时候查到的?”

    “是霁煊告诉我的,不过他没有明说,但是他给了我一点提示,就是这样查到的。邵敬轩的妈妈认识厕所晴的妈妈,所以他们两认识也就很自然喽,可是似乎好像没什么人知道这件事情。”

    “霁煊怎么会突然跟你说这个的?”宛柔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

    “这个呢,嗯∼∼,说得简单一点吧,我妈妈,就是前文夫人,她也是我们帮会里的大姐大,这点和霁煊的妈妈不同,他的妈妈只是一个主妇,结婚前好像是拉小提琴的。所以我妈妈在帮会里也是很有地位的,后来厕所晴的妈妈出现了,我爸爸妈妈就开始了一场长达十几年的离婚大战,妈妈离婚以后就散心去了。可是,她在帮会的影响是不会消失的。本来很多人都是反对御手洗家的人进来的,可是那个时候霁煊却对我说,要我对所有的长辈们说不要管这件事情,无论我爸爸以后做什么,都不要吱声。”

    “不是吧,这个家伙这么废啊!”曼宁想了想,“他怎么会这么劝你?”

    “不可能,霁煊不会这么窝囊的。”以我对霁煊的了解,他一定是有理由的。

    “我也觉得邵霁煊不会这么没用。”宛柔的看法和我一样。

    “我那时候也不明白,不过还是照他的话去做。后来我才知道,爸爸本来想借这个机会除掉妈妈在帮会里的势力,只要那些叔叔伯伯一反,他就有理由动手了。可是他们都没有反对,所以爸爸也没有借口了。自从御手洗家的人参与到帮会里来以后,我是吃了很多的亏。可是我们一直都按照霁煊那时候说的,不表态,爸爸和御手洗家的人也没有办法。其实爸爸一直用那些日本淫,现在帮会里对他不满的人越来越多。”

    “那个厕所晴会不会和敬轩那个死小子是一伙的?”曼宁问。

    “极有可能。”如果敬轩和晴子是同谋,那个孩子就很可能……。“那晴子肚子里的……。”

    “就是那小子的种。”曼宁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就对了,上次我和邵霁煊问那个羊水的DNA测试结果,那个孩子只是和霁煊有血缘关系,但是还不能证明亲子关系,邵家会生的又不是邵霁煊一个……。”

    “对哦,”听到曼宁这么说,我这些日子以来的那些阴霾一下子驱散了许多,“可是我们要想办法证明才可以。”

    “那就要从长计议了!”

頁: 1 2 3 [4] 5 6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