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 Forum » 短文小說 » {轉}*我的黑幫老公!!*


2011-9-2 05:07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9-2 06:31 PM 蠢熊
好看.要更多一點喔!加油:-)

2011-9-6 06:20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一章~             偏要去舞會

“謝謝你的情報,敬軒哥哥!”


“對了,蘭臻,這次劍蘭的聖誕party你來參加嗎?”


“……,那當然喽。”……霁煊他還沒跟我提起過一星半點呢。


“呆女人!你在幹什麽!”霁煊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我看到他走過來,心情極差的樣子,他冷冷的視線集中在敬軒哥哥身上。


“我聽說蘭臻受了點小傷,關心而已,希望你早點好起來,蘭臻。”說着他像大哥哥一樣拍拍我的頭,從容的離開了。


霁煊則沒風度的也來拍拍我的頭,好像在撣什麽髒東西一樣,“你幹什麽!你都要把我拍傻了!”其實他的動作很輕柔。


“不要把你的傻賴到我頭上。”


“霁煊,你們學校是不是有聖誕晚會?我也想參加。”文若卿一定會參加吧,不可以輸給她,一定要去,林蘭臻!


“不準來,聽到沒有,呆女人!”


“爲什麽我不可以去!你自己也不去嗎?”難道你要……。


“要不是我是學生會長,我真是不想去。喂,呆女人!如果我在晚會上看到你,我一定殺了你全家!。”真是莫名其妙!霁煊聽到我想參加舞會,不感動就算了,還威脅我,真是氣死人也!


“他威脅你不準去?”曼甯問我。


“是啊,不然殺了我全家。”我無力的說。


“你怎麽這麽沒有用!”曼甯說,“我跟你說男人要彪悍,女人要兇悍!你看邵霁煊,爲什麽沒有解釋他和文大娘的是是非非?因爲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你呢!拿出點母老虎的感覺來嘛!”


“就是啊,蘭臻,邵霁煊什麽都沒說嗎?”宛柔也問。


“說了,讓我不要去聖誕晚會。”


“我們一定要去!”曼甯和宛柔異口同聲的說道。


“可是我們……,我們怎麽去呢?”我這輩子還沒有參加過什麽舞會呢?“我不會跳舞啊!”今天就是平安夜,想練也沒有時間了。“而且我們要有一個劍蘭的學生的邀請我們才可以進去的呀?”


“上課不要說廢話!”我們的數學老師卡門終于不能再無視我們的三人麻辣燙。卡門的課是今天的最後一節課,大家都伸長脖子等着放學,課堂氣氛烏煙瘴氣,爲此他極其不滿。卡門不是老師的名字,大家肯定猜到了,對了!此名出自曼甯小姐的尊口。卡門這人狂土狂土的,你看現在他穿的是一身巨酷無比的黑色西裝,雖然鞋子是耐克的白色跑鞋……。這還不算什麽,他下雨的時候才搞笑,什麽都不穿,就穿了一身捕魚時候的蓑衣。叫他卡門是有典故的,他的作業總是很多,有一次他不知吃了什麽,一下子把交上去的作業全批改了,于是捧這所有的本子和練習書準備進教室發掉,可是東西太多了,折騰了好一會兒,愣是進不了教室,作業多得能把門都卡住,此乃我華新七大奇觀之一。


我們都生怕卡門會把我們全班留下洗腦,不得不忍氣吞聲,忍辱負重的壓下自己過節的歡快心情,愣是憋出一張營養不良的面孔把數學課上完了。


“現在想想要去舞會還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宛柔在想了一節數學課後,發現了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切是那樣的嚴峻,“你們有禮服嗎?”


“我……,對了!我婚禮上的那件晚禮服可以有點用。”我的服裝到位了。


“淩子楓那哥們送我的禮服我也還沒有出手。”曼甯一邊說,一邊在吃幹脆面。其實我本來也很愛吃的,但是現在我都不碰了。幹脆面含有豐富的苯甲酸鈉和防腐劑,吃多了要變成木乃伊,這是霁煊用來吓我的。曼甯不僅嘴埵Y着,還放了一包到書包堙C


“曼甯,那個幹脆面……。”


“不好意思蘭臻,這是我的晚飯,我們家搬家,沒空給我做飯。”


“……。”誰想吃啦!啊!真是的,于是我隻好套用曼甯剛才的一句話: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我隻好咽了一口苦水下肚,在曼甯看來是一口口水。


“你怎麽又要搬家?這個學期你都搬了四回了。”宛柔同情曼甯,“不過,晚飯不用擔心,舞會上絕對有東西可以大吃一頓。不過,你們的禮服都有了,我怎麽辦?而且我們連舞會的基本禮儀都不清楚,還有……。”


“這樣吧,我們先去我家,我想爺爺和媽媽可以幫助我們。”


宛柔和曼甯在邵家門口站了半天,最後才顫抖着走進去,一邊還不停的贊歎,我一走到大廳奡N看到爺爺和媽媽,太好了!助手都到齊了。


“你……。”爺爺看到曼甯居然激動的站了起來,他看了曼甯好一會兒才恢複自然,不過爺爺是不可能對曼甯一見鍾情的,因爲本文不是不倫之戀,爺爺看到她的時候像看到死人複活了一樣。


“邵爺爺,您好!”宛柔和曼甯都向爺爺行禮。媽媽坐在旁邊,她的樣子也很怪異,和爺爺如出一轍,隻是我們當時都關心着舞會的事情,就把這些都忽略了。


我把事情說了一遍,媽媽立刻響應,“宛柔的身形和我差不多,要不然你就穿我的旗袍吧。”


爺爺和媽媽交了我們一堆東西,幾乎是恨不得把他們所有的心得體會都告訴我們,最後爺爺還自告奮勇的給我們當司機。“可是爺爺,等會兒是你的頭文字D啊!”爺爺不僅是韓劇迷,還是傑倫迷,整天哼哼什麽東風坡來着,現在又迷上了頭文字D,原因嘛就不要我解釋了。


“沒關系,媳婦會給我錄的,走吧!你們要遲到了。”爺爺發動了車子。


“可是爺爺……。”


“放心,爺爺還沒老到車也開不動。”爺爺自信的向我拍拍胸脯,“我年輕的時候,别人都叫我藤原拓海第二的!”這句話明顯是吹牛,他年輕的時候有藤原拓海嗎?不過我們還是擠上了爺爺的車。

2011-9-6 07:14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9-8 05:30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二章~                    圣诞舞会大混战(一)

一路狂飙之后,我们在剑兰学院门口停下来,我晕晕乎乎的抬起头,妈呀!总算到了,再坐一分钟我都想死,我的娘呀!爷爷还真是藤原拓海咧,开车都不带停的,什么红绿灯都是狗屁,一路上开的和藤原拓海开赛车一样,以后我也不会看什么头文字D了,今天D够了。偏偏刚才那段路在施工,颠的我都不中了。我们三个人都一样,爬出车子,模模糊糊和爷爷告了别。
  “喂!怎么办?没人请我们,我们怎么进去!”宛柔这才缓过来,猛然想到一个严重问题。

  “……,不要紧。”曼宁看看周围的男生,“随便抓几个过来就可以了,要死还是要带我们进去,选一个就可以了,哈哈哈哈∼∼!”

  “注意气质!”

  “兰臻!”

  “敬轩哥哥!”我无意中看到了敬轩哥哥。

  “他是上次那个……。”曼宁指着敬轩哥哥。

  “他是霁煊的哥哥邵敬轩,敬轩哥哥,你……,可不可以带我进去,剑兰的学生好像每人限带一人,我们……。”

  “霁煊他……,好啊。你的同学我就找我的朋友帮忙吧。”

  “谢谢你!”

  “大哥,你真够哥们!”曼宁看到了希望。

  我们都只顾着准备而没有吃饭,现在才感觉饿。我们和敬轩一起来到舞会的大厅,曼宁一看食物都是自助餐,一下精神崩溃了,冲过去像疯狗一样吃,我不是故意这样说曼宁,她真的就是那样,完全忘了气质二字是中文还是外语。

  我没有多看周围的布置,我在找人。有个女孩走过来故意撞了我一下,我认识她,她和文若卿上次一起出现过,她看到敬轩哥哥只好没有怎么样,悻悻的走开了。敬轩哥哥鼓励的拍拍我,然后挽着我的胳膊。

  我怎么都看不到霁煊呢?不是他不在这里,而是女人围成了墙。突然女生们都小小的分散了一点,我正好可以看到霁煊了,他穿着黑色的西服,又酷又帅。可是同时我看到的还有一个人走到他旁边,就是文若卿,怪不得漏出点缝来,原来是女暴龙来了。

  “霁煊!”文若卿明显很兴奋

  “……。”邵霁煊没理她,此时他正看着我们这里,他看到我和敬轩哥哥站在一起,偌大的会场里我,霁煊,敬轩哥哥,还有文若卿互相凝视着。

  文若卿想挽住霁煊的胳膊,霁煊却一点也不给她面子,他走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硬是把我从敬轩哥哥身边拉走了。我回头看了敬轩哥哥,他的样子很尴尬,我还看见文若卿和其他女生都在努力修炼樱木花道的绝招:以眼杀人。

  他领着我来到阳台上,剑兰学院真的比我们学校好太多,这里看起来就和电影里那种举行舞会的地方一样耶,有一个很漂亮的大阳台。“不是让你不要过来吗?”霁煊说。

  “为什么我不可以来!门口又没有写林兰臻不准入内!”我嘟囔了一句,“而且文若卿也在这里!”

  “……,你到学校门口的咖啡馆等我,我忙完就来接你。”霁煊想拿钱给我,我根本就不理会。

  “我不要!我就是要呆在这里,你杀了我全家好了!”

  “你……,你来作什么,画了一张大花脸,出来吓人吗!”

  “我又不是画给你看的,你凭什么管我!”居然说妈妈给我弄的精心装扮是大花脸,连曼宁都说我现在这样画一点淡装很不错。“我来参加舞会有不是冲着你来的,你不想看到我就走开啊!”

  “我管不着你?!好!很好!”霁煊听到我的回答当场掉头就走。

  “哎!霁……。”我干嘛要叫他,毛病!我气得要命,这是候还有人来打击我。

  “笨蛋!”宛柔走过来,“你怎么这么跟他说呢!”

  “那我难道还说谢谢你让我回家,我的脸是很难看嘛!”

  “所以说你是笨蛋,唉∼∼!我告诉你爱情三大定律就是要无知,无耻,无畏。无知就是不要刨根问底,有的时候要相信善意的谎言;无耻就是要懂得发嗲,无论再什么样的情况之下,男人嘛,不就吃这一套;最后是无畏就是无论你的情敌多么势力强劲都不要退却,要战术上藐视她,战略上重视她。”

  “你怎么早不说?”马后炮嘛!

  “你们走得那么快我哪儿追得上。走吧,再和他谈谈去。”我们走到会场里面,可是却找不到霁煊。

  我和宛柔站在一堆不认识的人中间,他们中间有剑兰的学生,也可能有别的学校的学生,他们都在看着我。现在我好歹也是个名人啦,可是刘晓庆说过: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名女人是难上加难。这就是我现在的感觉,我可以听到大家的窃窃私语。

  “哎!她就是那个。”

  “谁啊?”

  “邵霁煊的女朋友。”

  “长得真是难看,邵霁煊怎么会看上她?该不会是未婚先孕了吧。”这是个怀孕的时代,女生怎么都和我妈妈一样呢,多失败啊∼∼!

  “我认为还可以,挺可爱。”男生的评价就中肯多啦。

  “你看她……。”……

  我们努力的在搜寻霁煊的踪迹,没想到先看到的是文若卿,“喂!林兰臻!你怎么还不走!”

  “因为我还不想走。”走开!本小姐正心情不好!为什么每个人都不让我来,我脸上写着不可以参加舞会吗?你是就算了,连霁煊他也要赶我走……。

  “奇怪!又不是你开的舞会,我们想呆多久就多久。”宛柔说。

  “你们给我出去!出去!听到没有!”文若卿拽着我想把我扔出去。

  “是我请她来的。”我的救命恩人正是──萧遥,他的出现让我很意外,上次绑架事件之后我就没怎么见过他了。萧遥撇开文若卿,无视她的以眼杀人,带着我走开了。

  “谢啦。”我感激的对他笑笑。

2011-9-8 06:50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9-10 09:13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三章~            圣诞舞会大混战(二)

“不用。你来找邵……霁煊?”萧遥递给我和宛柔一人一杯果汁。
  “……,哼!反正他也不希罕我来找他,不理他了,我只想来看看舞会什么样!”我气鼓鼓的说,然后狠狠的喝着果汁,借果消愁。

  “原来有人在冷战啊,”萧遥挑挑眉,“你不是来监视邵霁煊和文若卿的吧。”

  “要你管!”我正准备再去拿杯果汁,终于看到了曼宁。

  曼宁正一个人在解决一整只火鸡,她也发现了我,看见我她很扭捏。“啊呀,兰臻,宛柔你们也来啦。”

  “……,我们跟你一起来的呀,曼宁!别只顾吃!”

  “我饿了嘛,哎!帅哥,笑一个!”曼宁看见萧遥,立刻掏出照相机,她真是兢兢业业啊。

  “霁煊他让我滚出去!”

  “他没用滚这个字吧。”宛柔为霁煊伸冤道,她的目光全集中在萧遥的身上。

  “什么!这小子活腻了!”曼宁放下食物,抹了抹嘴,“你呢!就这么回来了,准备回去?”

  “不!我才不走!”

  “这才像话,你不饿吗?好像到现在也没吃过东西吧。“

  “我还好,不是特别有食欲。”我和曼宁正说着话,音乐响了起来,我可是第一次身临其境的看到这样热闹的舞会,女生们漂亮的礼服使她们在跳舞的时候看起来响翩翩蝴蝶飞。

  “你不跳舞吗?”萧遥问我,也许是看到我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吧。

  “我不会,我连蹦迪都没试过,怎么会跳这么难的。”大家跳的是什么?交易舞?不懂。

  “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教你。”萧遥这么对我说道,我本来并没有打算活动活动筋骨的,而且宛柔正虎视眈眈的瞪着我,这个混水不能淌。就在我准备婉言推辞的时候,偏偏看到了霁煊和文若卿,两个人拉拉扯扯的,成和体统!

  “……,可以啊。”我赌气的答应萧遥,“不过我一点也不会。”

  “相信我会是个好老师。”萧遥不介意的笑道,“不会很难学。”他牵着我的手,向我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

  “呆女人!你给我过来!”邵霁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他态度蛮横的把我拽到他身边。然后又赏了萧遥一个凶狠的眼神。

  “我不要!”

  “喂,暴力狂!”萧遥也极不友善的回敬了霁煊一句。“就算兰臻是你的女朋友,你也没权力强迫她做不想做的事情吧。”萧遥也没有放开我,他依然拉着我的手。

  霁煊根本不理他,只是杨了杨优美的下巴,1.88等人就立刻出现了,“我不要回去!”

  “那就呆在我身边!”

  霁煊有些粗鲁的挽过我的胳膊,拉着我就走开了。这让我想起了结婚的那天晚上,那个时候他挽着我走到神坛面前起誓,我跟着霁煊到处走,他有很多事情要忙,其实我在满碍手碍脚的,可是他一步都不让我离开。

  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霁煊总算是可以歇一下了,“走吧。”

  我被他拽着往外拖,“你掐得我的手很痛啊!”霁煊停下来看着我没说话,但是却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去哪儿?”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外面已经飘起了雪花,一直在憋着的老天爷终于下雪了,现在就是白色圣诞节了吧。

  “去了你就知道了。”

  “……。”这家伙想干嘛?我临走的时候很想和曼宁跟宛柔说一声,可是霁煊拖着我走,我没办法去,我只是往朋友们站着的地方看了一眼,我看到宛柔和曼宁,还有萧遥以及凌子枫。看来我还是不要过去,以免打搅几位,嘿嘿∼∼!

  霁煊把我塞到跑车里,“你,你自己开车来的?”

  “嗯。”霁煊发动汽车。

  “这是你的车?”我怎么不知道?

  “你怎么当我老婆的。”

  “你……,喂!邵霁煊!你有驾驶执照了吗?”

  “我无证驾驶。”霁煊毫不在意的说。

  “你……,啊!”霁煊“呼”的一下子加速冲出了学校。这小子真是爷爷的翻版,藤原拓海第四,估计他爹是第三。他和爷爷同样的视交通规则为粪土,开起快车来像是在游戏机房玩一样,幸亏车技不错,路上人又少。可怜的我又享受了一次头文字D……。

  霁煊把车停在我们上次坐的那个摩天轮下面,现在不是晚上吗?我们怎么进来的,不是霁煊把大门撞飞了吧。刚才还稀稀拉拉的雪此刻已经颇有气势了,白色的雪花缓缓的飘舞下来,地上积着薄薄的一层雪,像白色的地毯,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很舒服。现在没有风,所以还不是很冷。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霁煊把他的大衣给我披上,他的衣服很暖和哦,是霁煊的温度。

  “跟我来。”霁煊拉着我的手,在这个冰天雪地的时刻,他手心的温度是最温暖的。

  “你干嘛!”意识到霁煊把我带到摩天轮上,我很紧张。自从上次这玩意儿给我闹腾过一回以后,我对转的东西就那个,连家里的电脑椅动一下都直哆嗦。

  “不会有事的。”霁煊看着我,不像刚才在舞会里,他看着我的眼神柔和了许多,敢情这小子冻他一下,脾气会好一点吗?

  我看看坐在我旁边的霁煊,他和我现在都可以说是衣冠楚楚,我们两都穿着正式的衣服坐在摩天轮里真的很好笑,“呵呵∼!”

  “傻乎乎的笑什么呢!”

  “没有啊。霁煊!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我好像有听到圣诞之歌,像是那种上发条的八音盒发出来的和弦,叮叮咚咚的很好听。

  “是摩天轮的声音,你不知道吗?这个摩天轮转动的时候可以放音乐。”

  “原来摩天轮还会唱歌啊。可是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我开始觉得冷了,毕竟我是在秋天结的婚,那时候的礼服现在穿显然是有点不合适,而且现在是在离地面几百米的高空,当然很冷喽,我不自觉的拉了一下霁煊的大衣。

  “你很冷吗?”霁煊握了一下我的手,他手上的温度介于冷与暖之间,可是我的感觉是那样的温暖,一种很怪的感觉油然在我心中升起,其实霁煊不是没有握过我的手,可是现在感觉是最奇怪的。

2011-9-11 04:12 PM Loillpop
add oilpo more

2011-9-16 05:13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四章~          雪舞中的摩天轮

我没有回答霁煊的问题,我们彼此凝视这对方,缓缓的摩天轮终于转到了最高处,“噔”的一下,它又停了,“怎么又不动了!”我惊慌的说道。
  “等会儿会转的,不要这么紧张。”咦!!!霁煊他是什么时候搂着我的?而我又为什么会靠在霁煊的肩上?我刚才在做什么!可是我没有改变自己的姿势,因为这样的感觉还不错,在这里我可以看见灯火阑珊的城市,因为是平安夜,到处看到的都是圣诞节的氛围……。

  我们从摩天轮上下来的时候,霁煊看了一下手表,我也看了一眼,“天哪!都要12点了!”

  “差不多了。”霁煊拉着我走,来到摩天轮前的空地上,雪越来越大,地上是厚厚的一层积雪,雪地上是我和霁煊的脚印。

  “干嘛?”

  “3、2、1。看那儿!”我按照霁煊指的方向看去,是摩天轮。

  摩天轮完全和我刚才看到的时候不一样,一下子无数的彩灯灯亮了起来,就像一棵圣诞树一样,每个轮舱都被打扮成色彩缤纷的礼盒,中间还有一排由彩灯拼写字,“Merry X’mas,兰臻……。”我惊喜的回头看着霁煊,他微笑的看着我,虽然没有人坐,可是摩天轮还在转动,同时又叮叮咚咚的唱着圣诞的颂歌。

  “本来想写呆女人的,地方不够。”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这个称呼,就不能好好的叫我一次名字嘛!”讨厌!人家本来心情很好的,干嘛要加上那句话嘛。

  “兰臻……。”在霁煊说起来我的名字变得好听多了,我突然很不好意思,原本还很冷的我,突然觉得暴热。霁煊喃喃的叫了我一声,他看着我,雪花落在我们的中间。

  “……。”

  “想跳舞吗?”霁煊突然说。

  “啊?”现在?雪地里?“现在?”他今天怎么了?

  “有音乐,有场地,为什么不可以。”

  “可是……,可是,可是我,我……不会。”早知道今天,我死也要学跳舞,呜∼∼∼!

  “没关系,我会。”就是哦,其实我把跳舞想得太难了,跳舞不就是拉着手转圈嘛。

  结果是我不时的要踩上霁煊几脚,我实在不忍心啦。其实我也是为自己考虑,待会儿他要是瘸了,总不见得让我来背他吧,“算了,我不跳了……。”

  霁煊他也笑了,他替我拍掉头上的小小积雪,雪太大啦,我可以看见自己刘海上的雪花,“喂,呆女人,”又来了,一直叫兰臻多好。“你有没有想过雪是什么味道?”

  “雪的味道?跟水一样吧。”雪不就是水在天上遇到冷气变成的吗?那就是水的味道啦。

  霁煊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现的很幼稚,一般来说在他的面前幼稚的人总是我。这次他尝了一点雪花,在那里故作品味的样子,“……。”

  “是什么味道?和水一样吗?”我很好奇的问他。

  “是这个味道。”霁煊出其不意的俯下身,温柔的抬起我的下巴,吻上我冰冷的唇,于是我傻乎乎的接受了他醉人的吻。其实我们这已经是第三次接吻了,可是我的脑子“嗡”的一下,简直是一片空白,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霁煊,“眼睛闭上!”

  我听话的闭上眼睛,他微凉的嘴唇是那么温柔,原来接吻就是像现在这样,根本不是像外表看起来两片嘴唇贴在一起,霁煊诱惑的吻开了我的双唇……。双腿无力,有一种很眩晕的感觉,几乎让人不能够呼吸……。

  虽然周围是冰天雪地,但是我的心底却有着一股暖意,是来自霁煊的怀抱,还是我们的吻呢?真是让我有点幸福的直哆嗦,“阿嚏!阿嚏!”我忍不住连打了两个大喷嚏。

  “你……。”都这样了,吻自然也不可能在持续下去,他有些尴尬的看着我。

  “对不起……。”这是为什么,呜∼∼∼!天啊,你要耍我多久,为什么我会在这种时候打喷嚏呢!!!!!!

  “……,看来对你来说,这里太冷了……。”霁煊替我重新披了披有些下滑的大衣,“要回家吗?”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只是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我不是很冷。”呜∼∼!那我刚才为什么会打喷嚏呢!唉∼∼!脑子里很乱,都不知道该说写什么……,现在怎么办?我看到远处的旋转木马,“那个,霁煊你陪我坐旋转木马好吗?”……

  ……。

  结果我们很晚才到家,我本来已经迷迷糊糊的靠着霁煊在打瞌睡了,宁婶站在门口,那血红的眼睛着实把我吓了一跳,索性霁煊在,她也没说我什么,甚至我觉得她本来就没打算整我,圣诞节真是个神奇的节日,大家都变得可爱了。

  “原来你们在一起,我还以为兰臻丢了呢。”敬轩哥哥似乎也刚回来,身上还有没掸落的雪片。我这是才想起来和霁煊出去都没和敬轩哥哥打过招呼,他是不是去找我了?

  “啊呀,我都忘了跟哥哥说一声了。”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迷迷糊糊的说着话。

  “真是太感谢你对她的关心了,作为她的丈夫我向你表示感谢。”霁煊冷冷的吐出一句听起来不甚友好的话。

  “哪里,毕竟兰臻是我的弟妹。”是错觉吧,怎么感觉他们兄弟之间的眼神会充满了露骨的敌意呢?唉∼∼!看来真的是要睡着了……。

  “你怎么啦?”本来以为宛柔和曼宁今天一定会“严刑拷打”我,今天绞尽脑汁的想了许多说辞来对付她们,没想到今天的气氛诡异。

  “用看就知道啦……。”曼宁随手翻着手里的教科书,天哪!这是怎么了!曼宁居然也会看教科书!!这是怎么了?我看到她左连微微的红肿,看来昨天回去被她爸妈修理过了。

2011-9-17 06:15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9-27 06:32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五章~            我的新同桌是黑帮老大

“是不是昨天挨揍啦。”
  “嗯,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说啊?”

  “兰臻,你知道昨天少霁煊为什么拉着你离开吗?”曼宁阴森森的说着。

  “……怎……怎么……回事?”

  “因为12点有一个巨土的活动,关灯接吻!”

  “什……,什么啊!”怪不得霁煊这么急着要走,“就是把灯关掉,然后去亲自己喜欢的人?”

  “对啊,就是电视里那种经常发生的事情?”

  “你们不会……。”

  “我还好啦,东西掉了,所以正好在捡东西……,萧遥就比较惨了,正好和凌子枫……。”

  “噗……。”喷血!

  “少来了!徐曼宁!凌子枫原来的目标是你!谁让你那时候低头捡东西的!”宛柔悲愤的站起来,气呼呼的瞪了曼宁一眼。

  “可是我的手镯掉了!难道不能捡嘛!”

  “你什么时候不捡,那个时候捡!兰臻!我告诉你,曼宁昨天可精彩了,后来昨天灯一开,她和西毒以及凌子枫倒作一堆!不知道多欠打!”

  “真的吗?”原来昨天有这样的好事发生,居然没有看见的说。

  “唉∼∼!昨天引起公愤,被一群女人又打又追,又追又打,逃了半天才回家。”回忆气昨天的事情,曼宁还是心有余悸。

  “你不生气吗,曼宁?那个萧遥和凌子枫的事情?”

  “关我什么事情?为什么大家都以为他喜欢我,我怎么不知道?”

  “为什么?很简单,因为你是土鳖,没见过世面。”宛柔说。

  “何宛柔,你……!”

  “都安静!”卡门高声制止了教室中的喧闹,“今天有位新同学转学过来,进来吧。”

  邵霁煊!!!!!!!我“忽”的一下站起来,指着邵霁煊,“你,你,你……。”

  “林兰臻,坐下!”卡门接着说道:“他是邵霁煊,以后大家要和他好好相处。”

  霁煊应该是要作自我简介的,可是人家大哥很酷,他扫了一眼我们全班,就走到我的旁边,如若无人的坐了下来。我们华新的校服土是众校皆知的秘密,我们班的男生穿着都狂土,可是霁煊穿着就巨酷,这就是人和人的差别。

  “你怎么来我们学校啦!”

  “不可以吗?”

  “你不是剑兰超级优生班的吗?到这里来做什么?”真是的,他到底想做什么!!!

  “你不希望我是你的同学?”

  “不是,我……,我……。”没想到他会转到我们华新来,说实话我特别的高兴,尤其是他现在是我的同桌,真是让人幸福的直哆嗦。等我从自己的兴奋情绪中回过神来,才发现同学们也都很兴奋,只有卡门没感觉。“你昨天为什么赶我走?是不是因为12点的那个缺德把戏才……?”

  “因为你是我老婆。”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我,因为他曾经威胁过我,不准我把我们的关系说出去,可是这个人现在自己却这么回答我,他的声音不大,可是也不轻,曼宁的无敌雷达耳已经听到了,她转过来对我们笑笑。

  “你的学习怎么办?”

  “你们又不是不上课,我一样可以学习。”霁煊没有书,于是跟我合用一本书。

  卡门清了清喉咙,“由于教育局的要求,我们学校也要改革教学的方法,从现在开始实行一种新的学习方法,叫做研究、性教育。”卡门身为数学老师居然逻辑混乱到这个份上,明明是研究性、教育,在他念来就边成了研究、性教育。

  班里一片哗然,男生们一脸的坏笑,在那儿很龌龊的表情,女生跟土鳖似的,满脸通红在那儿不好意思听,课堂气氛乌烟瘴气。当然也有另类的,邵霁煊无奈的摇摇头,独自翻着我的书本。曼宁一脸的津津有味,在那儿端着笔记本,她上数学课可从来没这么认真过。

  卡门仍未发现自己的话有何不妥,接着说道:“这样是为了帮助大家更有兴趣的学习数学。同学们,其实数学是一门很实用的学科,会对大家以后有很大帮助,所以我们学习数学的目的是──。”

  “没有蛀牙!”全班异口同声的回答,这就是我们班的数学课,霁煊已经放弃了,开始潜心研究他的奥林匹克数学。

  外语老太是口水机,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们经常可以看见空气众飞舞的吐沫星子,宛柔就惨啦,她坐在第一排,每次上完口水老太的课,她都立刻拿着毛巾去洗脸。

  我郁闷的看着我的默写本,“你连schedule,时间表都拼错?”霁煊凑过来欣赏我的本子。

  “这单词很难拼呀,不符合读音拼写的规则。”

  “喂,呆女人,你怎么记单词的?硬记?”

  “那还能怎么办?”

  “……,上次你跟我说,上学老是堵车所以总是上学迟到。上学迟到就是耽误了时间,所以你看s开头,后面che(车)du(堵)le(了)。”他想了一下,拿起笔在旁边做了图释。

  “哇!你太聪明了!不愧是超级优生班的,太厉害了。每个单词都可以这样记吗?”

  “大多数可以,有很多单词其实有很多解释,你看这个Italy。”

  “这个我可没有写错哦,意大利的意思嘛。”

  “还有一个意思,I trust and love you。”

  “我相信你,我爱你?原来这个单词是这个意思啊,你知道的真多!”对于我的表扬霁煊怎么露出一丝苦笑,是我没夸到点子上吗?

  “上课不要谈恋爱!!”口水老太不知何时凑到我们面前,一阵的狂吼,我只看到眼前风雨飘摇,脸上感到阵阵凉意,霁煊在远离她的一边,情况大概比我好一点。

  霁煊抬起头,抹了一把脸,一本正经的对口水老太说:“老师,你可不可以不下雨?”

  全班都乐了,口水老太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到教导处去报道!”

2011-9-27 06:44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六章~            被隐瞒的真实(一)

就这样我们被赶出了教室,呜∼∼!霁煊第一天转学就给我找麻烦,真是……。我们先去洗了把脸,然后我领着霁煊去教导处。结果教导主任有事在谈判,我和霁煊只好站在门口打发时间,“霁煊,你打架输过吗?”
  “没有,不过小时候有一次和人打过平手。”

  “兰臻。”不一会儿,曼宁也来了。

  我一看手表应该是化学课开始了,化学老师的课曼宁没有一次不被赶到教导处来的,“你又怎么欺负化学老师啦?”

  “是她刁难我!她问我硅和水生成什么?”

  “你说什么了?”

  “王八汤!”果然是龟和水啊∼∼!

  后来宛柔也来啦,她和我们不一样,她是为了参加超级女生歌唱比赛,想逃课去练歌。霁煊突然接到了爷爷的电话,很莫名其妙,但是他必须马上回去一趟。

  “我又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你放心吧。”霁煊似乎很担心我,真是奇怪,我什么时候危险过啦,把我当小孩子看待。

  霁煊并不理我,而是打了个电话把1.88等一群兄弟们从学校拉了过来,连课都不让人家上,还很有理由的跟我说:“他们什么时候放学由我说了算。”于是他回家去复命了。

  “邵霁煊对你真好!”宛柔很羡慕。

  “好什么!你昨天没听道他怎么说我的,他说我丑耶!”

  “那是他不希望你太招蜂引碟呀,其实你昨天挺漂亮的,他当然不愿意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看来看去的。”

  “嘁,我又不是很招摇,而且你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你不相信算了。”

  “我们还有等多久?”曼宁忍不住问,“马上就放学了,教导主任压根不知道我们在门口,咱们回去吧。”

  “好啊!”

  “好啊!”谁也不想挨骂,于是纷纷响应,然后溜之大吉,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老师不知道就好了。

  “帮我搬家吧,反正也没事。”曼宁提议,她最近又搬家了,舞会前夕就知道了,她家也真是的,总是搬来搬去,如果不是她成绩太差了点,其他学校不敢收,恐怕早就转学了吧。

  “你拿我们当免费劳动力啊,喂!你爸可要请我们吃饭啊。”宛柔一直对曼宁爸爸的手艺情有独钟,曼宁的爸爸是开大排挡的,没点本事怎么出来混啊。

  我只好跟霁煊给我找来的一群跟班们说明原因,让他们在曼宁家胡同口等我,总不能把保镖和1.88他们都带到曼宁家去吧。

  “怎么东西那么乱?”曼宁也真是不客气,居然有这么多东西要搬,我捧起一个大纸盒,结果没想到它这么脆弱,居然一下子散架了,滚出来许多东西,引起灰尘一片。“咳……,咳咳!咳!”

  “咳!”曼宁帮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你小心一点!”

  “又不是我故意的。”我一脚踩在一本厚厚的东西上面,拿起来才发现是一本满是灰尘的影集,“曼宁!曼宁!你看……。”我拿起一张照片。

  “咦?曼宁这个美女和你长得很像啊!”宛柔被我吸引过来。

  曼宁也凑过头来,“这是……,这是我姐姐。”

  “你姐姐?你有姐姐?”

  “怎么?不可以吗?”

  “不是啊,”宛柔又看了看,“超级漂亮啊!你跟她不是一个档次嘛。你们……,也不是不像,你和她的样子确实有点像,可是姿色相差十万八千里!”

  “喂!何宛柔!”

  “不是这个!”我打断了她们,“你肯照片上的这两个孩子。”我指着曼宁姐姐旁边的两个小男孩,“这个很像霁煊啊……。”我指着其中的一个孩子,真的很像,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另一个看起来也很眼熟……。”

  “我觉得像……,你们觉得他和凌子枫……。”宛柔端详了半天才说,这样说来是很像呀。

  “对了!”我想起书包里那张霁煊打扮成霸王兔的照片(详情请参阅第七章),于是把它翻出来,拿来比对,“你们看,这个就是霁煊,一摸一样。”

  “这是什么?好可爱∼∼!”宛柔两眼发光。

  “这个是邵霁煊?”曼宁也很吃惊。

  “这可是我的宝贝,哎!看你姐的照片!如果这个是霁煊的话,另一个就很可能是凌子枫,曼宁你们家怎么会认识……,曼宁!”还没有等我问完,曼宁就冲了出去,我和宛柔也立刻就跟了出去。

  “爸爸妈妈,这是怎么回事?”曼宁冲道她爸爸面前,走到外面我们才看到两个意外的客人。

  “霁煊!爷爷!”

  “兰臻?”

  “……。”霁煊看到我很吃惊,他没有说话。

  “许克达,梓影!很久不见了。”爷爷像看到老朋友一样,走到曼宁的爸妈面前。他看看曼宁,“这是你们家老二吧,当时还是个小孩子,现在应该和当年的曼婷一样大了吧。”

  “爸爸,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家有邵霁煊的照片,为什么邵爷爷认识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你出现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一定是曼婷的妹妹。”爷爷慈祥的看着曼宁,“你们很像。”

  “是哦,姐姐到美国去了,跟姑姑在一起。”

  “曼宁!”曼宁的爸爸叫了一声打断了曼宁,“老爷,您走吧。我们家已经不想在理会道上的事情了,走吧。”

  “爸爸,我们家也是黑帮的吗?为什么我们要退出?邵爷爷,爸爸以前是你的手下吗?你为什么要解雇他啊?”曼宁不解的问爷爷。

  “我已经厌倦了,曼宁……,够了!”曼宁的爸爸突然痛苦的说道,他沉痛的抚着额头。

  “妈妈!这是怎么了!”

  “你恨我吧,许叔叔。”霁煊突然开口了,他走到我的身边,曼宁爸爸的前面,“你恨我!”

2011-9-28 12:39 AM AgathaLam
i see it before

2011-9-29 04:35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七章~               被隐瞒的真实(二)

“不是的,霁煊少爷。”曼宁的妈妈站起来,“曼婷的死,不是你的错!”曼宁的姐姐已经死了!
  “妈妈……,妈妈你,你说什么?你不是说姐姐和姑姑到美国去了吗?”曼宁激动的拉着她的妈妈,“姐姐怎么会死了呢?”

  “曼宁!你的姐姐和姑姑都死了,你那时候很小,我们不想告诉你这件事,曼宁!我和你爸爸已经失去了曼婷,所以我们决定离开帮会,不停的搬家为了不让人找到我们,因为我们不想连你都保不住。”

  “你们都在说谎!说谎!”

  “是真的!”霁煊对她说,“小婷姐姐为了救我而受伤,我们躲起来害怕被人发现……,后来她失血过多走了。”

  曼宁定定的愣了很久,大家都没有说话,最后她缓缓的往外面走去,“我……,我想一个人静静……。”曼宁几乎是夺门而出。

  “曼宁!”

  “曼宁!”我和宛柔同时追了出去,最后我们在街上的小酒馆里看到曼宁坐在那里,曼宁看到我,宛柔,霁煊的出现,没有说一句话。我们四个人面对面坐着,谁也不说话。

  “你害怕吗?”霁煊问我。

  “我?只是……,有点,有点吃惊。”

  “许叔叔负责爷爷和爸爸的安全,小婷姐姐就带着我……。”

  “究竟是怎么回事?”

  霁煊倒了杯白酒,端着杯子问我,“你害怕吗?你前些时候碰到的那写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我妈妈遇到过的,我并不想你知道这些,我们家看起来很风光,实际上残破不堪。”

  “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我姓许,不姓徐,哈哈!为什么那时候的事情我会忘记!”曼宁猛地灌了一口酒,她的样子很可怜。

  “那天是我的生日,但是却死了两个人,妈妈和小婷姐姐!”妈妈!那家里的妈妈是谁呢?

  “……,那个……,霁煊,家里的那个是幽灵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你什么意思?”

  “可是我们家里不是有妈妈吗?”

  “她是我妈妈的妹妹,我的阿姨。”霁煊的坏习惯就是这样,总是不把事情告诉我,难道我不值得相信吗?对于曼宁和曼婷的事情也是,像我逼着他说似的,也许我不该再问下去了,对他来说这可是不堪回首的记忆。

  “啊!我想起来了!”曼宁突然看着霁煊,“原来你就是小时候总是跟着我的那个小不点!”

  “是你缠着我!”

  “你们小时候就认识吗?”这样的话曼宁和霁煊就是儿时玩伴喽,不爽∼∼!

  “我告诉你哦,兰臻。你老公小时候又矮又瘦,像个小豆丁似的。”曼宁之前一直在猛灌,现在不是喝醉了吧,看起来好像没有。

  “总比有人从小未老先衰好多了。”霁煊也毫不示弱的反击。

  “得了吧,邵霁煊,你还黑道公子呢,兰臻我跟你说,你老公小时候可是我的手下败将,呵呵∼∼!”

  “……,兰臻不要理她,她喝高了。”在吵了一阵之后,大家又陷入了沉默,霁煊看着杯中之物,曼宁则一杯一杯的像喝水一样在灌,我和宛柔看着桌子,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纷纷乱乱的一天,我们都累了。

  “那个……,妈妈……。”霁煊的妈妈正坐在沙发上打毛线,小狗朵朵贪婪的拱在她身边睡得可香啦。

  “你知道了?霁煊说的?”妈妈抬起头,“坐吧,兰臻。”

  “霁煊说,您是他的阿姨。”

  “其他没有说吗?也对,霁煊是不会多说什么的。”她顿了一下,开始娓娓叙述她的故事,“我刚嫁过来的时候和你一样大,那时候霁煊的妈妈,我的姐姐刚刚离开,除了霁煊我已经没有亲人了。不知道爸爸(指爷爷)是不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才让我进门的,也许爸爸认为我是照顾霁煊的最好人选。”只有霁煊是妈妈的亲人?是不是漏了敬轩哥哥啦∼?

  “敬轩哥哥……,不是您的外甥吗?”

  “他是个野种!”妈妈一直是温柔的,我眼中的妈妈总是温柔的笑着,可是当我提起敬轩哥哥的时候,我在她的脸上看到一种叫做厌恶的表情,“他是那个人和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生的,我姐姐让他进门,可是人家可是一点也不感激姐姐。”

  “……。”那个人?霁煊的爸爸吗?为什么我以前都没有注意到,其实爸爸妈妈的关系冷淡而疏远,妈妈根本不愿意称呼自己的丈夫。“我只是想问一下那时候是怎么回事?”

  “那是霁煊过生日,姐姐带着他出门,你那个朋友曼宁的姐姐曼婷,是霁煊的保镖。那个时候帮会里也有些麻烦,可是姐姐还是想让那个人陪自己的儿子过个好好的生日,同时他在的话也比较安全一点,姐姐领着霁煊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了死神却没有等到自己的丈夫。我也是后来听宁婶说的,姐姐和霁煊遇到了袭击,姐姐让曼婷带着霁煊先逃走,受伤的曼婷带着霁煊躲了起来,她害怕会被对方发现,所以叫霁煊不要出去,最后我们找到霁煊的时候,曼婷都僵硬了,霁煊一个人和尸体呆了一个晚上。”

  “……,叔叔怎么会没有到呢?”霁煊好可怜啊,曼婷姐姐也好可怜啊。从她留下来的那张照片上看,似乎和我现在的年龄差不多,真是……。

  “他在陪他的姘头和野种!”这句话像是一记惊雷,妈妈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刚进门的敬轩哥哥听得一字不落,从他微微苍白的脸色,我想他一定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走开了。

  妈妈继续在说:“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拖住了他,而他也把自己的妻儿忘的一干二净。姐姐就是这样被杀死了,所以霁煊会没有妈妈,我才会失去姐姐,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霁煊他绝对不会和那个人说上一句话!”这就是霁煊的家庭吗?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我突然开始讨厌这里,我想回我的家,可是连我爸爸妈妈现在都躲在这里,我又能回哪里去呢?

2011-10-1 07:46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10-15 08:08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八章~               被隐瞒的真实(三)

“对了!妈妈,我看到一张霁煊和曼婷姐姐还有凌子枫在一起的照片,我们和凌家也有交情吗?”
  “……,其实原来我们两家差点做了亲家呢。”妈妈有些尴尬,“子枫的妈妈是姐姐的同窗,两个人约好了,如果将来有孩子就定娃娃亲。结果后来姐姐和她都怀孕了,那时候检查出来姐姐怀了个男孩,就是霁煊。医生说凌夫人肚子里是个女孩。于是两家就指腹为婚。”不对啊,凌子枫和霁煊差不多大,那么她妈妈那时候肚子里的……。“可是,凌家的孩子大几个月,没想到出生以后变成男的了。”

  ……!他本来就是男的吧……,是哪个缺德医生说他是女的啦!!!“于是就取消了婚约……?”

  “是啊,两个孩子长大了以后知道了当时的失误,就开始彼此厌恶。”如果我是霁煊也一定会很讨厌凌子枫,居然有个男的未婚妻,霁煊他很可怜啊……。

  “不过子枫很喜欢跟着曼婷,总是说长大娶她来着。”这么说,他对曼宁就是一种……。

  还是不要说这个话题了,“妈妈你不喜欢爸爸,又为什么要嫁给他?”何止是不喜欢,说恨都可以了。

  “……,我要照顾霁煊,而且那时候我也无处可去,所以爸爸和宁婶来找我的时候,我同意了这个提议……。”妈妈她说完这些很久都没有再说话,我是不是应该也走人比较好呢?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妈妈她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我说话:“邵夫人这个位子……,总是有人虎视眈眈,不论是当年还是现在……。”

  “兰臻!”会这样叫我的不会是邵霁煊,我在上楼以后遇到了敬轩哥哥,他看起来还是那么温文尔雅,只是有些伤感,“你听妈妈说了……。”

  “别难过,那又不是你的错。”这句话真是暴俗,几乎所有的和敬轩哥哥这样情况类似的电视剧里都可以找到,其他的话还有什么父母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孩子是无辜的之类,“你不必为爸爸的错而内疚,我知道霁煊他不喜欢你,妈妈对你也很冷淡,这也是没办法,自己过得开心一点就可以啦。”

  “你认为这样就可以解决这里面的是是非非吗?”

  “当然不能,可是你要化解这些麻烦吗?小孩不要管大人的事情!”不是不管,而是根本管不了,要是我是敬轩哥哥,我才不会理会这些事情,因为处于这样的境地,这些事他根本就管不了,而且还会添乱。“你和霁煊还真是兄弟,你们两都是自寻烦恼的家伙……。”

  “变色龙不是我哥哥!”这个家伙为什么只要我和敬轩哥哥说话就会窜出来的!!!怎么他每次都要出现!邵霁煊走路像猫咪一样,总是一下子冒出来,他的声音很低,像刺入肌理的冰锥。

  “谢谢你,兰臻。”敬轩哥哥是不会和霁煊吵的,他总是就这样的离开。

  “敬轩哥哥,做人要经常想开心的事情,这样就会快乐的!”

  “你说够了没有!”霁煊丢了一张纸到我面前,“你还记不记得你签名的婚前协议?”

  我看着那张我几乎已经遗忘的纸片,“P.S乙方不准与变色龙有多方面接触。P.S.P.S乙方不得与臭屁小子(萧遥)有多方面接触。喂!你什么时候有加上去一条!邵霁煊,你赖皮!”这个家伙他是故意的,他赖皮!他作弊!他在我签过名的协议上加了附加条款。

  “我也没说不可以追加,喂!呆女人,你没有仔细看过违反条款的处罚是什么吗?”

  “违者必须听从对方的命令!!!你耍赖!”这小子太坏了。

  “这可不是我加上去的,喂!白纸黑字可写着你的大名。”

  呜∼∼∼我当时没看清……,现在……,“你要我干什么?”

  “等我想好了再说。”唉∼∼∼苦哇∼∼∼!

  “我听说的和你差不多。”曼宁倚着栏杆,现在是体育课。大家一定有这样的经历,每个学校都有一个男体育老师,一上课就让男生玩球,自己领女生做游戏。可是今天他老婆来了,于是扔下我们服侍老婆去了。“我爸爸跟我说,我们家里一直是保护那些我们认可的人,所以他保护邵爷爷,姐姐则保护邵霁煊。我的姑姑是保护邵夫人的,可是那次袭击姑姑和姐姐都死了。”

  “原来事情这么复杂啊。那邵敬轩的妈妈呢?”宛柔感叹的说。

  “那个女人?”我本来想说我不知道,我是诚实的孩子,我昨天忘了问了,可是曼宁先开口了:“她好像生了什么病,现在死翘翘了。”

  “邵爷爷让邵霁煊的阿姨来接替她姐姐的位置,就是不让邵敬轩的妈妈进门吧。”宛柔想的很对,那个女人一辈子都进不了邵家的门,真可怜。

  “你觉得她很可怜吗,兰臻?”曼宁这样问我。

  “……,不知道。”说是的话,她会揍我吧。

  “如果这是电视连续剧,我也许会觉得她有一点可怜,可是现在我认为姐姐和姑姑才是最可怜的。”曼宁的话总是让人吃惊,“其实,我以前不怎么喜欢姐姐。你们都没有兄弟姐妹,我却有一个太优秀的姐姐,她模样漂亮又是超级优生班的,还是学生会主席。爸爸妈妈都比较喜欢姐姐,我小时候看到姐姐有麻烦都会幸灾乐祸,可是姐姐对我很好……,……我是不是太坏了一点?”

  “是有那么一点。对了,曼宁!”我想起了照片的事情,“那个凌子枫……。”

  “就是他,他从小爱慕我姐姐,大概是我长得和姐姐像吧,所以他就在我身上找姐姐的影子吧。你们总是说他喜欢我,现在看到了吧,一派胡言!”这样来说,曼宁还真是有那么点直觉,是巧合还是她真的看出来凌子枫喜欢的不是她?

2011-10-15 08:11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九章~                 想要说声我喜欢你(上)

   “你也没什么损失,何乐而不为!”宛柔说这话是有原因的,大家都知道她被凌子枫……。

    “兰臻!你知道吗?凌子枫和邵霁煊定过婚的!”曼宁突然很神秘的跟我说。

    “我知道了啊。”

    “是邵霁煊和凌子枫定过婚!你听清楚了!”曼宁以为我的消息没有她灵通,不要搞错哦,我是霁煊的老婆,本来就应该比她知道的清楚。

    “你说什么∼!”原本在打球的霁煊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女猩猩,你刚才跟我老婆说什么呢!”

    “女,女……,女猩猩!你这死小子居然骂我是女,女猩猩!”曼宁一辈子给人起外号,终于有一天,正在花季的徐曼宁有了一个外号,顿时气得她直跳脚。

    “你在我老婆面前胡说什么!”霁煊那种厌恶的神情,好像曼宁在胡说一样。

    “你老婆她早知道了,她刚才说她知道的,地球人都知道凌子枫曾经是你的……。”

    “那是医疗事故啦!”我赶紧把曼宁的话压下去,她那个尖锐的大嗓门,非全校皆知不可,大家都在往我们这里看,这样下去我们家霁煊怎么做人,“曼宁,我知道的比你多多了,不要说了。”

    “女猩猩你给我记住,以后你要是再嚼这个舌跟,我一定杀了你全家!”

    “好了,霁煊,大家等你打球呢,走吧!”这两个人都那么会打,搞不好等会打起来。

    “喂,呆女人!那个娘娘腔……。”

    “我知道的,你们没有任何瓜葛,好了吧。”总算是把一个大仙给请揍了,留下的那个还不服气,“为我你就不要说了,曼宁,我求求你了!

    “啧啧,患难夫妻见真情嘛。”曼宁最后放过了我们,“对吧,宛柔?”

    “就是啊,你看看,邵霁煊看到兰臻知道那事情时候多紧张,再看看咱们的兰臻,多护着邵霁煊啊,你们在我们面前真是太……,不说了。对了,你们圣诞节的时候……。”是祸躲不过啊,果然是来了……。

    “那个小豆丁也会做这样的事情?”曼宁有点难以置信,“他是有预谋的,一定是!”

    “什么预谋啊?”我把那天的事情全告诉了朋友们,那个吻我就一带而过了,“曼宁,你以前就认识霁煊吧?”

    “我都快忘了他了,那时候才7岁,连姐姐我都忘的差不多了,还能记得他嘛。不过嘛,看来他很喜欢你哦,兰臻。”

    “不要胡说!”我低头看着地上,都不敢看霁煊打球的身影。

    “承认吧,你也是很喜欢他的。”宛柔看看霁煊,又含笑的看看我,“真是让人羡慕∼∼!”

    “就是嘛,邵霁煊这个人几乎就没有对哪个女孩子像对你这么用心过。”曼宁笑着说,“可是我在想,你一定没跟霁煊说过你喜欢他吧?”

    “你怎么知道的!!!”

    “唉∼∼,这个不用想都知道,我跟你可是3年的朋友了,你打算一辈子都不说吗?”

    “我……。”这我倒还真是没跟他说过。

    “你看他为你做了那么多,你也有点回报嘛,又不是要你做什么很难的事情。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今天说。”

    “咦!!!今天!”

    “不然你想怎么样,带到棺材里去跟他说吗?你试着说说看,救治到自己有多喜欢霁煊啦。”

    “可是……。”我喜欢霁煊吗?应该是喜欢的吧,那我……。

    “不要可是了,我和曼宁会帮你的,来吧。”

    兰臻表白计划之一:写情书。

    曼宁说过,其实表白不一定要直接对着对方说,可以采取一种委婉的方式:用情书来表示自己的情感,我这人没什么文采,宛柔建议用直接明了的方式,开门见山的说。我的手抖个不停,歪歪扭扭的写了一行不知道什么文字,不行!这样下去不行!他肯定看不懂。这时候,桌上的报纸吸引了我的注意……。

    “你放好了吗,曼宁?”我问。

    “这小子,桌子里全是情书,全给我扔了,现在只剩你的了,放心吧。”

    听了曼宁的话,我很紧张,坐在霁煊身边的时候,我都不怎么敢看他,我偷偷的用眼角瞄,他正眉头紧锁的看着我的情书。

    曼宁看他神色不对,就问:“怎么啦?这么紧张的样子。”

    “有人写恐吓信……。”霁煊把信往桌上一扔,他怎么可以这样!这可是……!

    匿名的情书是用报纸上剪下大小不等的铅字拼凑而成的,赫然写着一排:“我在意你已经很久了……。”

    “你这个白痴!”曼宁和宛柔把我拉了出去,“让你写情书,不是恐吓信,你剪什么报纸?”

    “可是我如果写的话,霁煊会发现的呀。”

    “你不让他知道,你跟他表个屁白啊!啊哟,娘啊!”曼宁仰天长叹。

    兰臻表白计划之二:飞镖寄情。

    曼宁说,古代有飞鸽传书,用射箭来通知对方书信,其实这是可以借鉴的。宛柔亲自操刀写了一篇文字优美的抒情散文,现在没有弓箭了,就用飞镖。我看见霁煊正在看书。很好!固定目标。我把情书绑好,“嗖!”的一下飞过去,奇怪手上怎么会有张纸,很眼熟啊,好像就是我的情……。

    “啊!”一声尖叫,我往霁煊的方向一看,教导主任是什么时候站在霁煊旁边的!!!!她的假发怎么又不见了!!!光溜溜的脑袋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老师你怎么能这样不注意形象呢!咦?墙上什么时候多了一块黑色的抹……,是教导主任的假发!!!

    那我刚才是把教导主任的假发给射下来了吗?霁煊一脸尴尬的坐在那里,我回头找曼宁和宛柔,早跑了,“那个,那个……。”

2011-10-19 06:57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11-2 06:31 PM 無聊人XDDD
~第三十九章,想要说声我喜欢你(下)

    “林兰臻!又是你!你想做什么!”教导主任气得发昏。

    “老师,我是无意的!!”真的是无意的,老师你要相信我啊!呜∼∼∼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兰臻表白计划之三:喜欢就直接说吧。

    曼宁说现在只有一条路了,就是直接对他说,宛柔让我说的简单一点,就说我喜欢他就可以了,于是我鼓起勇气,对霁煊说:“我有话要说。”

    “说吧。”

    “霁煊,那个,那个,我……,我,一,……一,一。”

    “什么?”霁煊放下书,盯着我看,这样子我就更紧张了。

    “一,一……。”豁出去了,“一百元有没有……。”我真是没用……。

    “你这个笨蛋!!!”曼宁看着我拿着几百元钱,垂头丧气的走过来,“你跟他要钱干什么!你这个笨蛋!!!”

    “兰臻,看来你很喜欢邵霁煊嘛,要不然你也不会这么吞吞吐吐。”宛柔的话是真的吗?我真的是因为很喜欢霁煊,才会这样吗?我说不出口,是因为我不好意思,而我不好意思是因为我爱着他吧……,啊呀!这个爱情的问题比任何一道作业题都难。

    我该怎么办呢?我一边冲洗马克杯,一边在想我今天做的那些无用功,真是烦死了!“呜∼∼∼,呜∼∼∼。”这是什么声音,盥洗室里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可是这哭声室怎么回事?难道是…………鬼!

    出于好奇心我颤抖着往发出声音的门背后瞄了一眼,有个瘦小的影子在那里哭泣,我有种感觉她应该不是鬼。

    “喂,你……。”

    听到我的问题,那哭泣的女孩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害怕的看着我,“……。”

    “你没事吧,你怎么啦?”好可怜呀,一个人躲在这里哭泣,是不是有人欺负她呀,“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也许我可以帮忙的。”我的老公可是邵霁煊呢。

    “我说你掉水池里去啦,洗个杯子这么久。”曼宁走进盥洗室催我,而我和那个女孩正说着话,“这是怎么啦?”

    “她被同学欺负,所以躲在这里。”这是我从刚才的谈话中了解道的,这个躲着哭的女孩前几天刚转学到我们华新,不知道为什么被同学们排挤和欺负。

    “哦。”一向很有正义感的曼宁这次却没什么表示,是不是还为我的事情生气呢?

    “对了,我是林兰臻,以后你告诉那些欺负你的人我是你的朋友,他们一定以后不会再打你了,知道吗?”

    “谢谢……。”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她真是挺可怜的。

    “我是晴子……。”她轻声的说。原来她是日本人呢,怪不得同学们不喜欢她。

    “嘿!你是晴子?那你哥哥是不是叫赤木刚宪啊?”曼宁突然这么问。

    “……啊,那个不是的,我没有哥哥。”晴子看到曼宁凶巴巴的样子显得很害怕。

    “我想也是,赤木晴子比你可爱多了。”

    “曼宁!”曼宁干嘛这么讨厌晴子,是不是过分了点。

    “呆女人!”霁煊也走了过来,“上课了,走吧。”

    “那晴子,我么下次再聊吧。”于是,我和曼宁以及霁煊一起离开了,晴子向我们点了点头,立刻跑开了。

    “曼宁,你刚才怎么那么凶!你不觉得她很可怜吗?”

    “可怜?我觉得她一脸的倒霉相,反正给我一种很讨厌的感觉。”真是不懂曼宁,也许这一阵子她有太多的烦心事情,情绪不好吧。“兰臻,与其管别人的闲事,不如想想自己的事吧。”

    是啊,曼宁说得对,我自己的事情也很麻烦吗?难道我要把我的表白带到棺材里去吗?

    我和霁煊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看着他就是不敢说,“霁煊……。”

    “你到底今天怎么了,支支吾吾的到底要说什么。”

    “……,我……。”老天爷啊,我该怎么办?我就是说不出口,说不出……,咦?对了!为什么我一定要拘泥于说出来呢。我鼓起勇气,拉起霁煊的手,颤抖的在他的手心里划了一个爱心的符号,我握着霁煊的手,低头看着我脚下的水泥路面,几乎是带着一点颤抖的声音问他:“你……,霁煊……,你,你明白我……我的意思吗?我的意思吗?”

    霁煊没有动作,他看着我,夕阳之下他注视着我的眼眸似乎有一点不寻常的光芒。许久之后,他抽回被我拽着的手,从书包里拿出一包奥利奥饼干递给我……。这个……,关键时候你怎么这么笨!!!!我刚才划的不是饼干呀!!!我不是要吃饼干啊!!!!!可是我只好接过了饼干开始啃。呜∼∼∼!我讨厌奥利奥饼干!!我讨厌……!!!

    “我也是……。”咦!!!???霁煊他好像说了什么!

    “什么你也是?”

    “我说我也是。”霁煊没有看我,而是看着地说的,最后他拉起我的手,“那个我知道不是饼干……,所以我说,我也一样,你到底懂不懂,呆女人!”

    “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我一下子变得好开心,霁煊有点害羞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可是你为什么要给我饼干呢?”

    “因为……,女猩猩刚才在偷看。”徐曼宁!!你这个……,“现在她退场了。”

    我以为那是个永琚A但是却如此的短暂。我以为那是钻石,但是却是易碎的玻璃。

    “爸爸他会不会已经知道你转学了。”在霁煊转学的第二天放学,我问霁煊,这样问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今天的早退,就是来自爸爸的电话,让我们速回家。

    “我在哪里上学,和他没有关系。”

    “可是……。”霁煊怎么怪怪的,好像有点不对劲。“你给谁打电话,爷爷?”

    霁煊突然拿手机出来打,“不是,奇怪怎么没人听?”

    “那是谁?”

    “我的兄弟们。”

    “1.88啊,干嘛打电话给他们?”

    “走!快走!”

2011-11-2 06:53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11-5 09:47 PM 無聊人XDDD
[align=left]~第四十章~                危险!!!!                [/align]
[table=300][tr][td]                    
[/td][/tr][/table]“什么!”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一排摩托车队开了过来,他们出现那么突然,我只是呆呆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们把我和霁煊围了个水泄不通,看他们的样子就来者不善。

    “走啊!”霁煊把我往外面带,一个骑车的人上来就是一棍子,霁煊躲开了,可是十几个人一起上来,就不是那么好躲开的了,霁煊抓住一根铁棍,反手把他拖下车,同时又撂倒旁边的一个人。可是对方人太多了,加之我在碍手碍脚,真是处境危险。

    这些人很奇怪,都是对着霁煊打,我乘机踢了一个想打我们的人,他随即举起铁棍想打我,“啊!”可是我并没有感到痛,我刚才由于害怕把眼睛闭上了。等我睁开眼,就看到霁煊抱着我,为我挡了一下,铁棍正好敲在他头上,血顺着他的头上滴到我的身上,“霁煊!”

    “林兰臻!”这是……,不是霁煊叫我,萧遥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他很惊奇的看着我们。

    “带她走!”就在所有人都为萧遥的出现而为之一愣的时候,霁煊乘机把我推出围困圈,“带她走!”霁煊对着萧遥说。

    “我不要!”我不要离开霁煊,我怎么能离开他呢!

    “兰臻,走吧!”萧遥立刻过来拉我。

    “不要!”我摔开萧遥的手,想到霁煊哪里去。

    “快走吧,你留在这里只会给他添麻烦,走啊!”萧遥硬是要把我带走。

    “霁煊!”

    “走!呆女人,走!你欠我一个命令,我命令你走!听到没有,走!”霁煊却把我推开了。

    “别让那女人跑了!”2个摩托手想过来阻止我和萧遥的离开,萧遥把书包摔到其中一个人的脸上,那人当场从车上滚了下来,可是另一个人却狠狠的打到了萧遥的背,霁煊飞过来一个书包,把那个打萧遥的人一下子打倒了。

    萧遥拉着我想走,“小心!”萧遥突然一下子抱住我。

    “你干嘛!”我本来想骂他非礼,可是他的手臂上插了一把刀,我看到那个被萧遥的书包击中的人居然掷出一把小刀,萧遥拔出刀,看也不看就扔过去,然后拉着我狂跑,我可以感觉到他手臂上的血已经淌到了我们握着的手上。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们来到了大路上,“你快去医院吧,我要去找霁煊!”

    “你去那里只会给他添麻烦。”

    “他是我丈夫呀,我这个做妻子的怎么能把老公一个人留在那里,独自逃跑呢!”

    “不许去!你不要忘记了,邵霁煊他刚才是怎么对你说的!”

    “可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对了,我看到街的对面就是警察局,立刻冲了进去,可是警察听到霁煊的名字的时候,却把我拒之门外,“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邵家的事情我们不能管!”警察叔叔这样回答我。他的话真是让我想杀了自己,我怎么忘记了,我怎么能先报霁煊的名字,应该先骗他们去救霁煊才对。

    可是这也让我想到了另一些人,我立刻开始打电话,从爷爷到爸爸,最后只有敬轩哥哥的电话通了,“哥哥吗?哥哥,霁煊,霁煊出事了……。”

    “怎么了,兰臻,慢慢说啊。”我快速的说了一遍刚才的事情,“你先回来吧,我立刻派人过去。”

    “回家?可是……。”敬轩哥哥急急忙忙的挂了手机,他让我回去,可是我却不想这样,“萧……,我这才想起萧遥,他一直在我身边,整个手臂上都是血。

    “我送你回家吧。”

    “可是你……。”这个笨蛋,傻乎乎的站着。

    这是手机又响了,还是敬轩哥哥,他告知我霁煊被人所救,现在正被送到医院。

    “反正你也要包扎,我们去医院!”我拦了一辆出租车,送萧遥去医院,不知道霁煊怎么样了,要是我想曼宁一样会打架就好了。

    “他不会有事的,那个家伙的生命力惊人。”

    “……,嗯。”

    我们赶到医院,只有敬轩哥哥在,“霁煊怎么样了?敬轩哥哥……,哥哥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离开霁煊的……,我……,呜∼∼。”我突然开始哭了起来。

    “他没事的,只是小伤。”敬轩拍拍我的肩。

    “哥哥!”跑过来一个不认识的姑娘,拉着萧遥叫哥哥,她看见了我,像老仇人一样,“林兰臻,你对我哥哥做了什么!”她用力的抓住我的手,捏的我好疼。

    “我没事,你放开她。”

    “可是哥哥……。”

    “你帮我挂号吧,小嫣。”萧遥努力的把妹妹拉走了。

    敬轩哥哥安慰的告诉我:“是一个叫晴子的女孩子送霁煊来的,我们应该要谢谢她。她好像还没有回去。你先去看看霁煊,在1809特殊病房。我去医生那里问一下具体的情况。”

    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跑到1809病房,推开门的一霎那,我愣了!霁煊已经包扎好了,他可能是很累了,正在熟睡中。晴子趴在霁煊的胸口,好像也在睡,霁煊的手不知道为什么会搭在她肩上,我的胸口又一种很堵的感觉,很不好的情绪围绕着我。

    “……。”

    晴子可能是听到了声音,她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我走到霁煊的病床旁边,晴子看到了我,“兰臻……。”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晴子的脸一下子红了,她马上站起来,向我鞠了一躬,就退出了门外。

    此刻的我注意力已经全在霁煊身上了,霁煊的额上有块乌青,嘴角也破了,“对不起呢……,霁煊……,对不起……。”我坐到霁煊的身旁,把头靠在他的胸口,努力的把他的手搁在我肩上,就像我刚才看见的一样,现在感觉好多了,刚才真是不爽,霁煊的手应该搁在我的肩上才对。“霁煊……。”

2011-11-8 06:32 PM 無聊人XDDD
~第四十一章~                 爱情与战争(一)

“吵死了!”原来乖乖睡觉的霁煊突然迸出这么一句话。

    “你没有睡觉啊?”我立刻坐起身来,霁煊黑亮亮的眼睛让我的心中一阵微颤,“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

    “没有,我很好。”霁煊索性也坐起身来。

    “是吗?你刚才还病恹恹的在睡觉呢?”连有人偷袭你都不知道,不过,晴子刚才真的是很奇怪呀……,是什么地方不对呢?

    “我打完架总得休息一下吧。你在这里拱来拱去,我还怎么休息。”霁煊仔仔细细的看了我一遍,“你没事吧?”

    “我好极了。”拱来拱去?这词怎么这么别扭。

    “放心吧,暴力狂,你老婆一点事情也没有。”萧遥从门口踱到霁煊的病床前。“喂,兰臻,暴力狂一点事情也没有。和他相比,我倒是觉得找你们麻烦的那些人比较可怜。”

    “他们活该!”要是我有本事打他们,我就把那些人都扔到动物园里的猩猩笼里去。

    “除了还能爬几下逃走的,剩下的离脑震荡仅一步之遥。”萧遥的手已经包扎好了。

    霁煊……,你果然是要好好休息了,“你的手没事吧?对了,你妹妹呢?”

    “他妹妹也在?”霁煊突然问我,怎么他这么在乎那个女孩子,讨厌∼∼∼!

    “放心,我把她送回去了,不会来骚扰你的。她只是很喜欢你,你不必这么躲着她吧。”

    “臭屁小子,管好你那个疯子妹妹,如果她敢来骚扰我老婆,我一定杀了你们全家!”原来霁煊是担心我啊∼∼,呵呵∼∼!

    “喂,暴力狂,今天我是你老婆的救命恩人,你就这样感谢我?”真不明白萧遥和霁煊为什么总要吵架。

    “我都忘了你的大恩大德。”霁煊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感谢萧遥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唉∼∼如果这是漫画,现在病房里一定是在闹雷暴。

    “对了,霁煊,你是怎么会遇上晴子的。”

    “晴子什么东西?”

    “就是送你来医院的那个女孩子,刚才她还在这里呢。”

    “……,离她远一点,呆女人,听到没有?”

    “哦……。”

    “我说你们总是要遇到这样的事情。”无论是什么事情,曼宁和宛柔都是我的第一听众,尤其是我遇到麻烦事情的时候,讲给朋友听是一种我寻求心理安慰。

    “曼宁,宛柔,如果你们救了一个像霁煊的男孩子,你们送他到医院,然后会怎么样?”这是我从昨天就想问的问题。

    “要是我……,”曼宁想了一下,“我根本就不会救他,让他死在马路上,这个死小子居然说我是女猩猩!”

    “我是很认真的问你呢!”

    “他都到医院了,我当然就走人喽,如果他的家人要给我钱,我会先把钱藏好。”这是曼宁的回答。

    “我的话,大概也不会留很久……。”这是宛柔的回答。

    “你们会守在他的病床前吗?”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昨天就一直在想,总觉得晴子的表现很奇怪,如果我处于晴子的地位,我是绝对不会坐在一个陌生人的床前的。

    “不会。”

    “不会。怎么了,兰臻?”

    我简单的把医院里的事情说了一下,曼宁跳了起来:“就知道那个一脸倒霉相的女人不是好东西。”

    “我也这样想,兰臻。你说得是一个方面。”宛柔想了一下,“还有你和霁煊昨天是早退先离开的,后来你们又遇上萧遥,我记得昨天萧遥要上通告,那么那时候就应该是还没有放学,晴子又是怎么会突然出现的?”

    “很有道理啊,是挺怪的,我才认识她,她就救了霁煊,是不是太巧了点?还有那时候,原本应该在暗处保护我们的保镖一个都不在。”

    “那个死女人就是来接近你的。”曼宁想了一下,“啊!这样说起来,我们可以问问她的同学,虽然她才来没多久,不过她的同学那里应该会有一点内幕。”

    我们来到晴子的班级,不见晴子的人影,于是我们就叫了一个女生出来,“你们班那个小日本呢?”曼宁问。

    “徐姐好,林姐好,何姐好。林姐,我们没有欺负过晴子的,从来都没有。”也许是因为我上次跟晴子说的话,晴子的同学以为我是来找麻烦的。

    “没问你这个,小日本呢?”

    “不知道,刚才还在的。林姐,我们真的没有欺负过晴子的。”

    “晴子昨天是早退的吧?”我问。

    “是啊,林姐。昨天她不知道为什么到班主任那里哭诉了一番,然后就回去了。班主任还说了一堆要我们团结友爱的话。”

    我,宛柔还有曼宁彼此心领神会的对看了一眼,晴子她果然是有古怪,“你们平时真的没有欺负她吧。”宛柔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哪有找她麻烦,她这个人……,讲不清楚在想什么,看起来嘛∼∼就是那副小媳妇的样子。说实话我们大多数女生都不喜欢她,只是有时候会孤立她而已。何姐,你要相信我们啊。”

    “放心吧,今天只是来问点问题,没事的。”曼宁拍拍那女生的肩膀,“你们要找她麻烦不用客气,我们不会管的。”

    离开了晴子的班级,我们三个一边走一边讨论,“你们认为刚才那个女生说得可信吗?”我问。

    “就算不是100%真实,也有95%的可靠性。”宛柔突然想到了什么,“这里是三楼吧。”

    “是啊,怎么了?”

    “可是我们的教室在二楼啊。”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我们和晴子的班级相差一个楼层,每个楼层都有盥洗室,晴子为什么要偏偏特地跑到楼上来哭呢?“你们说她是不是故意在那个时候在盥洗室里的。”

    “这样说来,很有可能会那样。”曼宁想了一下,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想来想去那个女人就是个坏料,还什么晴子呢,简直破坏了赤木晴子的形象,真让人恶心,她也配叫晴子。”曼宁正在嘀嘀咕咕的时候,晴子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她正拿着什么东西,包装的十分漂亮。霁煊走过来的时候,她立刻冲过去,“邵……。”

2011-11-8 06:35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11-13 04:47 PM 無聊人XDDD
~第四十二章~             爱情与战争(二)

霁煊视她若无物,径直走到我的面前,我的角度还是可以看到晴子,她一脸委屈的站在那里,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

    “小豆丁,兰臻说你受伤了,我看……你好像没有什么嘛。”曼宁笑嘻嘻的问霁煊。

    “我又不是你,被人打的起不来。”霁煊由于昨天受伤,所以现在刚从医院回来。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被人扁的起不来了!”

    “你看起来好多了呢,霁煊。”我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我的丈夫,他看起来精神不错,昨天他让宁婶来把我接回去了,我可是担心了他一个晚上。

    “我本来就很好啊。”他戳戳我的额头,“女人就是喜欢瞎操心。”

    “真肉麻∼∼!”曼宁夸张的说了句,惹得宛柔咯咯直笑。

    “邵……。”一直被晾在一边的晴子又不甘心的叫了一声。

    可是霁煊还是视若无睹,“走吧。”他拉着我往教室走。谁知道晴子居然当众失声痛哭起来,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霁煊准备继续走他的路,曼宁已经忍不住了,她正要冲过去海扁晴子一顿,卡门走过来,“林兰臻,邵霁煊,主任让你们去教导处。这是怎么回事?”卡门看到一边独自哭泣的晴子,“这是怎么了?你是几班的?”

    “老师,我……,我……。”

    卡门一看惹祸精曼宁在她旁边,大概以为视曼宁欺负晴子,“徐曼宁!你又欺负同学!”

    “我_没_有_欺_负_她!”曼宁是冤枉的,尽管她刚才是准备欺负她,可是她的“犯罪行为”还没发生。卡门就来了,怎么也是未遂吧。

    “不用解释了,一起到教导处去!还有你!何宛柔最近总是逃课,教导主任正在找你呢!都给我到教导处去!”

    结果是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全都挤到了教导处,进门的时候没有想到的是有个不认识的人,是个中年男子,但不是那种很有魅力的类型,只是有个硕大的脑袋,

    “啊呀∼∼!你总算是出现了!”中年男人看到霁煊很激动,立刻走了过来,“怎么会突然转学呢?”

    “我喜欢在这里上学。”

    “大少爷啊∼∼,我求求你了,马上是理科的奥林匹克竞赛,你难道要代表华新参赛吗?”

    “有什么不可以。”邵霁煊又补充了一句:“反正剑兰又不缺我一个,何必这么紧张。”

    “你就是林兰臻吧?”中年男人说服霁煊不成,开始和我套近乎,“我听邵霁煊的父亲说过,他转学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你吧,我是剑兰的教导主任,你要知道……。”

    “她要知道什么!“我们的教导主任在这个时候却突然跳了出来,没想到老师这么又正义感,感动∼∼!老师!我以前有很多次机会尊称你为老师,但是我没有珍惜,一直都叫你资深变态,现在我后悔了,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要再看看你的表现。

    “有什么不对吗?女士!现在是你的学生勾引我的学生,使他荒废学业!”

    “我的学生勾引你的学生?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嘛!你看看我学生那个样子,明明是你的学生勾引我的学生!……,再说了两孩子在一起,怎么能说是勾引呢!”

    教导主任的话让我们大为感动,没想到她原来这么好。可是两个大人也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个不停,他们两都是主任极人物,大家都不好开口。

    “都给我住嘴!”最后还是霁煊喊的,他走到他的前教导主任面前,“他没有告诉你我和兰臻是什么关系吗?她是我老婆!”

    “现在是求学的时候,不是反对你找女朋友,是希望你不要影响……。”

    “我说他是我老婆。”说完他指着我的教导主任,“就跟她是你的老婆一样!”什么!我们的教导主任和霁煊的教导主任居然是……,哇∼∼本年度最震撼的头条新闻!!!

    “你怎么……!”两位教导主任同时都无语了。

    “老师!你们也是夫妇啊!!”曼宁在这里,那么估计下午全校就可以知道了。

    “所以,请你不要用勾引这两个字。还有你!听见没有,我已经结婚了!”霁煊转过身对晴子说道。

    “我不是啦……,呜∼∼∼,我……。”唉∼∼又哭了∼∼。

    “她是怎么回事?”教导主任很灵活,立刻转移话题。

    “老师,她就那一脸的衰样,甭理她,有毛病!”曼宁有些得意,因为晴子受到打击。

    “徐曼宁!你欺负同学,还强词夺理。”卡门用手中的书狠狠的敲了曼宁一下。

    “噢!我没有动手,她有毛病的,整天一副倒霉样。老师你有点爱国情操好不好!她个日本淫,不但想破坏人家夫妻感情,而且还……。”

    “不是的……,老师……呜∼∼∼”晴子一副小媳妇的样子,任谁看了都认为曼宁欺负她。

    “好了!已经够烦了,国内矛盾都没完,国际争端先放一下。徐曼宁,你先出去吧!”教导主任才不会管晴子的狗屁事情,曼宁立刻得到解放。

    “谢谢,老师!”曼宁向教导主任第一次认真的行了个礼,准备出去,她瞪了晴子一眼,示意她也滚出去。

    “喂!你!”霁煊突然叫住晴子,晴子高兴的都不哭丧着脸了,“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你,文若晴!”这名字很耳熟啊∼∼,好像哪儿听到过。啊!她的名字和文若卿很……。

    “你跟文大娘什么关系!”曼宁跳过来,拉着晴子逼问。

    “老师,你们夫妻要吵架,我和我老婆就不奉陪了,我是不会改变我的决定的。”霁煊说得很坚定,他就这样神气的拽着我从教导处出来。

2011-11-14 05:05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11-17 08:29 PM 無聊人XDDD
~第四十三章~                              爱情与战争(三)

“太好了,你不会转学了!”我虽然没有和霁煊做几天同桌,但是我希望他是我永远的同桌,是不是太贪心啊∼∼。

    “厕所晴!”这是声音是多么有爆发力,除了文若卿不作第二人选,她领着生化武器冲过来,样子有点恐怖,我下意识的抓住霁煊的胳膊,不过她的目标不是我,“你敢来勾引邵霁煊!”文若卿的凶悍人神共知,她上来就对着文若晴一阵猛打。

    老师们吓坏了,赶忙把两人拉开,文若卿被人架着还不住的要踢文若晴。“文若卿!不要闹事了!”

    “老师!”文若卿只顾着打人,连老师都没有看到。她努力的平复自己的火气。

    “好了,回去上课吧。”我们教导主任这次特别仁慈,“关于邵霁煊的转学事宜,我和陈主任还有事情要谈。”文若晴在卡门的护送下回了教室。

    “文大娘,那个女的跟你什么关系?”

    “不要叫我文大娘!!她啊∼∼,是我老爸的日本情妇的女儿。”

    “原来是你妹妹啊。”

    “才不是!我没有这样的妹妹!”文若卿听到曼宁说文若晴是她妹妹,就变得很生气,仿佛那是很耻辱的事情,就像霁煊从来也不认为敬轩哥哥是他哥哥一样。“我告诉你们,厕所晴她不是我妹妹,她是我老爸的女儿,但是不是我妹妹,我们文家没有这样不要脸的女人!!”

    “知道了,不是你妹妹。这么激动干嘛。”曼宁没想到文若卿会反应这么激烈,破天荒的没说刺激她的话。

    “林兰臻,我很讨厌你!”文若卿在激动完了之后,突然对我说道。“爸爸跟我说你和霁煊已经结婚了,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第三者,所以我不会来再找你的麻烦。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很讨厌!”

    “正好我也不喜欢你,我们这样就扯平了。”

    “可是我更讨厌厕所晴,你小心一点,她很厉害。”文若卿着算是提醒我吗?

    “什么叫厕所晴?”曼宁问文若卿。

    “她母亲的姓啊,什么不好姓,姓御手洗,不就是厕所嘛!”

    后来听说厕所晴一回教室就逃回家了,不知道是不是回家向老爸告状,反正我不想再管她的事,而且我也没时间。上次霁煊和我受到袭击,所以今天我们又得早退。很奇怪的是这次好像真是有什么大事,我第一次穿得很正式的去参加有关帮会的事情的讨论。看着我老公一身黑色的正装,一点也没有周围那些帮会中的人的那种粗旷,倒是斯斯文文的。他本来就是那种高高瘦瘦的类型,现在这样更显得就修长了,比超级时装杂志上的模特不知道要帅多少。啊呀∼∼赏心悦目啊。可是我呢,是不是就黯然失色了呢。我拿出化妆镜开始仔细观察我的脸。

    “很不错了,不用看了。”霁煊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我,这么说了一句,听起来还让人感觉不错。

    我忍不住有点紧张,只好借四处张望舒减压力。这不是我结婚时候那个红头苍蝇牧师嘛,现在把头发弄绿了,走过来的时候,还向我展开一个鲨鱼微笑,我不自觉的把他看成了一直绿头苍蝇……。

    在爷爷和公公婆婆,爸爸妈妈都就座以后,爷爷宣布了一个让我们下巴掉下来的决定:“许曼宁,过来吧。以后许曼宁就是我老头子的干孙女!”

    “大小姐好!”周围的声音把我从吃惊中拉了回来。左右的人,除了我们家的人都向曼宁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曼宁穿着一身也是黑色的衣服。不同与我和妈妈的旗袍,她穿的是黑色的女装,走过来还朝我眨眨眼,然后坐下来。

    “爷爷,我比霁煊大一点,他是弟弟吧。”

    “是啊,霁煊跟干姐姐打声招呼吧。”

    “……。”

    “啊呀,不用不好意思,虽然我只比你大2个月,呵呵∼∼!”

    看在也爷爷在面子上,霁煊低声的说了一句:“姐_姐!”曼宁也真是的,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欺负我们家霁煊。

    “你在搞什么鬼?”我问曼宁。

    “回去告诉你。”

    “女猩猩∼∼,你想干嘛!”霁煊轻轻的问,同时阴郁的等着曼宁。

    “是姐姐,不懂礼貌。”

    除了曼宁的事情,公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帮会里,主要分成三大派,这是爷爷当年创立时划分的。第一派人主要管理包括赌场,舞厅以及其他一些生意;第二派是处理和官方以及其他帮派关系的,主要都比较会喝会侃;第三派人就是打手了,第二派人谈不笼了,就他们上。公公的安排就是让霁煊和敬轩哥哥和他一起管理帮会里的事务,毕竟他们都长大了嘛。所以他把生意全都交给了敬轩哥哥,而把打手们都交给霁煊。这不逻辑混乱嘛!我再傻也知道赌场等的生意才是帮会的主要关键,另外两派不就是为了维持着一切才存在的嘛!霁煊的表情高深莫测,我不知道他的内心是怎么想的,有的时候我知道霁煊在想什么,可是现在我一点也不知道他内心的感受,不过肯定不会好。

    我悄悄的拉着霁煊的手,不知道我这样做他会不会好过一点,我只是想安慰他一下,霁煊也握住了我的手,很紧很紧……。

    “老大是想把位子给大少爷吧。”绿头苍蝇站了起来。

    “我还没有决定。”为了未来的继承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发表不同的意见,尽管公公他说没有决定,但是他的意图在我看来也是很明显的了。大多数人没有表态,但是也有不少人是支持敬轩的,绿头等站在霁煊这一边。

2011-11-18 10:55 A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plz

2011-12-4 04:44 PM 無聊人XDDD
~第四十四章~                爱情与战争(四)

“好了!”一直不说话的爷爷终于开口了,“都不要争了,大家都知道我只有一个孙子,就是霁煊,他当然是未来的接班人。”爷爷的话很明确的指出,敬轩不是他的孙子,也没有资格继承帮会,这让公公和敬轩的脸色都很难看。可是谁也不敢挑战爷爷的权威,爷爷环视了一圈后,又问:“那我的干孙女呢?儿子!你的干女儿,你准备让她作什么呢?”

    “她没有安排。”

    “既然你没有安排过,那老头子我就来决定吧,曼宁!”

    “是,爷爷!”

    “你就负责处理和官方以及其他帮派关系的那些人吧。”爷爷把第二帮人派给了曼宁,这样我方就是二比一啦。

    “谢谢,爷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姐_姐!”我一有机会马上开始“刑讯逼供”曼宁。

    “我是来帮你们的啊。”

    “你给我说实话,女猩猩!”霁煊也加入了我的队伍。

    “我真的是来帮你们的,你想那个厕所晴是文家的,文大娘这个人我了解,她是不会轻易开口来提醒你小心一点的,除非事情真的很严重。至于我的是嘛,上次爷爷到我们家来,就是和我父母谈想收我做干女儿。”

    “那你爸爸妈妈不是特别反对你跟黑扯关系吗?”

    “他们有他们的宝贝女儿曼宁婷不就够了,哼!”

    “你离家出走,女猩猩!”

    “才不是,我爸爸妈妈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了,可是他们对我也没办法。”

    “曼宁,你太不懂事了,你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兰臻,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你是不会理解我的心情的。爸爸妈妈每天都看着姐姐的照片过日子,那我呢!我这个活人就应该生活死人的阴影下吗?邵霁煊,你应该比较有体会。家里有一个以上的孩子,就会对爸爸妈妈的爱产生强烈的竞争。我爸爸妈妈可虚伪了,说什么哪个不是我养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一视同仁。一听就骗人!你掐一下,手背比较疼!”

    “曼宁……,你这样很伤你爸妈的心的。”

    “难道他们在我面前整天叨念姐姐有多好,就不伤我的心吗?!”

    “真倒霉,我们家又不是动物园,已经有变色龙了,还要加上一个女猩猩。”霁煊无奈的摇摇头,他这算是接受曼宁了吗?

    “又是女猩猩!不要再叫我女猩猩,我是你姐姐!”曼宁一直被霁煊称为女猩猩终于忍不住了,“你死定了,臭小子!仙鹤飞腿。”曼宁飞起一脚就往霁煊踹。

    “攻击无效。”霁煊轻轻松松的挡住了她。

    “我再踢!”喂!喂!我们不是一帮的吗?不要窝里反啊∼∼!我不管了。

    曼宁开始加入了我们的生活,虽然她也经常惹麻烦,但是她毕竟是我的老友。

    “你的老师和我谈过,是因为你转学的事情。”就知道公公找我们是为了这件事情,最麻烦的是他把我爸爸妈妈也找来了。

    “所以呢……,要我做什么?”霁煊对公公是很冷淡的,其实我们的婚礼上就可以看出来,他比较听爷爷的话,看来要我进门的是爷爷啊。

    “我知道你担心兰臻,但是……。”

    “我不会转学的,就像我以前说过的,我不会把自己老婆丢给保镖的。”

    “你……。你妈妈的……。”

    “不要说了,我不想听!”我拉拉霁煊,希望他不要和公公吵架。

    “我不管你怎么想,明天就给我回剑兰去!”公公彻底火了。几乎是对我和霁煊吼出了这句话,我爸爸已经不行了,当场昏过去了,老大发火的威力真是惊人啊!

    “哼!要去你自己去吧。”霁煊还是不服从,对于公公的怒火,他只是一笑而过。

    “邵霁煊!”

    “他已经长大了。”爷爷的声音插了进来,曼宁扶着爷爷走进书房,她朝我眨眨眼,还好她去搬救兵,“就让他自己决定自己要做的事情吧。”

    “可是爸爸……。”

    “我倒是要和你谈谈关于霁煊和敬轩,这两个孩子的事情,都先出去吧,让我们父子两好好谈一谈。”

    不知道爷爷和公公谈了什么,反正是一场不欢而散,我们的家现在出于了一种很危险的境地,所有的人对接下来的危险似乎有预感,可是大家都保持了沉默。

    “你是怎么知道厕所晴的身份的?”曼宁问了我一直想问的。

    “正好在关注文家,所以就调查了一下,文若晴的母亲在前年取代了文夫人,文若卿的母亲和他爸离婚了。这个文若晴很奇怪,她从小学就开始和我同校,我一转到华新她也立刻跟了过来。”

    “最毒妇人心,这个死女人在打你的主意。哎!弟弟,这都是你的错知道吗?谁让你这么招蜂引蝶,早晚蛰死你。”

    “……。最毒的果然是妇人心。”

    曼宁这样说也没错啦,霁煊他也很困扰。和他走在街上,经常碰到不知他身份的星探,没完没了的。在华新没几天,就有数不清的女性追随者,从大学生到小学生。最夸张的是成立了霁煊的追星俱乐部,时运不济的时候,还有男人来捣乱。我也很可怜啦,最近曼宁开始贩卖我的照片,我不知道是怎么了,于是就问她──

    “为什么要拍我的照片,你不拍霁煊吗?”

    “现在你的销量比较好∼∼。”

    “是吗?”原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终于发现我也是不错滴。

    “都是女生买的。”

    “……?”

    “不要担心,只是当飞镖的靶子啦,呵呵∼∼∼”我只能说我现在并非身在人间……

2011-12-7 05:18 PM Loillpop
add oil po more

2011-12-9 08:08 PM 無聊人XDDD
~第四十五章~                  爱情与战争(五)

有曼宁在也不错,霁煊不在时候后,曼宁也可以保护我,所以在厕所晴事件后,一直都很平静,平静的有些诡异。但是谁有空来关心诡异的平静,我和曼宁的关心的话题在于宛柔马上要参加的超级女生。宛柔平时歌唱得很好,但是她一看见人多就紧张。以前在学校报幕的时候,一看见下面的一堆领导同志,顿时直哆嗦。愣是在报幕的时候迸出一句:“下面请欣赏民族歌舞掀起你的头盖骨。”吓趴下了一排老领导。

    上次超级女生比赛的时候也是,居然唱出了“阿里山的姑娘壮如山,阿里山的小伙美如水。”的千古绝句,愤怒的台湾同胞一致抗议。要不是她歌唱还不错,早就淘汰啦。星期天的时候,我和曼宁正在等待她的大驾光临,没想到──

    “嘟∼∼,嘟∼∼”我还以为宛柔要迟到打电话给我,“喂?”

    “林兰臻!”这个声音是……,厕所晴!

    “晴……,文若晴吗?有什么事?”我冷冷的问,不想看到她。

    “我让你听一个声音……。”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兰……,兰臻……。”

    “宛柔!宛柔你怎么样?喂?喂?宛柔!宛柔……!”

    “林兰臻,想救她救给我出来。”

    “到哪儿?”

    “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不准告诉霁煊,不然就和你的朋友说再见。”她真的是那个爱哭的晴子吗?文若卿的提醒说对的,可是我没有想到她会对宛柔下手。霁煊这会儿,应该在进行物理奥林匹克的竞赛,就算我想说,也没有办法联系。宁婶出门之前在罚曼宁抄书,我冲到北书房,曼宁正在打瞌睡,差点还把毛笔插到喉咙里。我赶紧把事情告诉曼宁。

    “怎么办?”我问

    “只好去见她了,你呆在家里,我去!”

    “你去没有用,她是让我去见她!”

    “太危险了,谁知道那个三八要干什么!”曼宁极力阻止我,“可是……,该怎么办呢?妈妈和宁婶都陪爷爷出去检查身体了,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去吧,一定要救宛柔,我们带上保镖吧。”

    “……。”曼宁没有同意,她掏出手机开始播电话,“喂,你是那个1.88的小子吧,我是你大姐啦,我说……,喂!喂!你怎么了……,喂!”

    “怎么了?1.88怎么了?”

    “不知道,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不管他了,我们走吧。”曼宁似乎有点不安,1.88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和曼宁一起坐到车子里面,手机又响了,“喂,文若晴,是你吗!”

    “是我,你已经出来了?”

    “是,现在你要我去哪里?”

    “不用担心,有人会带你过来的。”说完,厕所晴就挂了。

    “曼宁……。”我放下手机,想跟曼宁说话,可是我看到原来应该保护我和曼宁的保镖拿抢顶着我的太阳,“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怪不得1.88为什么来不了,原来有人已经去拦他了,就是希望我们带着你们出门吧。”曼宁也被枪指着。

    “大小姐,少奶奶得罪了。”我只知道后脑勺被人打了一下,就无可奈何的失去了感觉。

    等我缓过来,已经身处一个像仓库一样的地方,这里光线不是很好。我看到曼宁被绑得和粽子一样,躺在我旁边。我倒还可以,只有手脚被绑着。“曼宁……,”这沙哑的声音是我的吗?“曼宁,你没有怎么样吧。”

    “除了不能动,其他都很好。”

    “林兰臻?”这是萧遥的声音吧?他怎么也在?

    “萧遥?”我往另一边看看,正是萧遥,他也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你……,你怎么回事?你怎么,你怎么在这里?”

    “是这个女生。”跟着他视线的方向,我看见了宛柔躺在他的旁边,“她跟了我一路,只是想跟我说话,还没有说上几句,有人冲出来绑架,所以……。”

    原来是被连累的呀,可怜啊……,遇到宛柔这样的粉丝……。

    “林兰臻!”厕所晴在灯亮的一瞬间出现在我们面前,“啊∼∼,还有我们的大明星在啊∼∼,大歌星等会儿帮我签个名吧。”厕所晴示意让她的手下把我摁在地上。

    “好啊,只是这样我不能签啊。喂,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萧遥倒是一点也不紧张,反而笑着回答晴子的问题,不过他眼中闪烁的可不是高兴的光芒。

    “等我的目的达到了,你爱怎么写就怎么写,现在请你老实一点。”厕所晴很彬彬有礼的说,不过这样却让我很想扁她。

    在从混沌中慢慢恢复之后,我开始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我们是被自己人绑架到这里,那么……,“你买通了我们家的那些人吧,所以你知道那时候家里没有人,还有我们一定会带保镖出门吧……。”

    “不错嘛,林兰臻,原来你还有点智商,嘻嘻∼∼。”厕所晴突然拿出手机,“啊∼∼,现在霁煊也该考完了吧。我打个电话给他。”

    “你要做什么,喂!厕所晴!”

    “喂,霁煊,是我啦!嘻嘻∼∼,”厕所晴故意看看我,气死我了!!!我要是能动,我要把你打得像No1酷狗,你去死啊∼∼!“不要那么急着挂电话嘛∼∼,有一个人想跟你说话呢。”厕所晴把手机递到面前,“跟霁煊说句话吧。”

    “……。”才不听你的话,不管这个女人打什么主意,不能让霁煊……。

    “说啊!”厕所晴很卑鄙她用她的尖头鞋狠狠的踢了我一脚。

    “唔……。”我拼命不想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可是我似乎还是发出了一点呻吟的响声,我立刻听到了手机的那一边霁煊紧张的声音……。

    “听到了吧,嘻嘻……,我要做什么?嗯……,我要见你!我现在就过来,你等我哦!”

頁: 1 2 [3] 4 5 6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