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 Forum » 短文小說 » [轉] (短文)愛在維也納


2011-6-4 09:14 PM bellini
[轉] (短文)愛在維也納

《人物簡介》

淚巧茵:
  一個外表甜美可愛,總是給人一種開朗活潑的陽光少女的感覺,但其實內心充滿的不為人知的哀傷,專長是豎琴。

藍亞徹:
  一個外表帥氣逼人,總是給人一種冷酷難相處的憂鬱王子的感覺,但其實個性開朗活潑,笑容可愛,專長是鋼琴。

梵絲蕾:
  巧茵的超級好友,也是唯一知道巧茵過去的知心友人,個性古靈精怪,重不按牌理出牌,專長長笛。


單子皓:
  絲蕾的青梅竹馬,最拿絲蕾那古怪的個性沒轍,與絲蕾從小就又婚約在身,兩人從小就互相深愛對方,專長小提琴。

羽風:
  亞徹的知己兄弟,兩人的感情情同手足,無話不談,也是個開朗的陽光男孩,對於音樂除了懂得欣賞外,可以說是一竅不通。

[[i] 本帖最後由 bellini 於 2011-6-4 09:17 PM 編輯 [/i]]

2011-6-4 09:15 PM bellini
前言

  一段有如童話般的美麗愛情。一個,是看似冷酷帥氣,卻帶著可愛陽光笑容的卡布奇諾鋼琴王子;另一個,是看似開朗活潑,卻憂鬱柔情的焦糖歐蕾豎琴公主,當英式卡布奇諾遇上法式焦糖歐蕾,當鋼琴王子遇上豎琴公主,咖啡與音樂交流的愛情神話,令人食指大動。
  
  這故事,我們的愛情神話,發生在布拉格的許願池廣場,話說,在許願池前閉上雙眼許下心願,當你睜開眼所遇見的第一個人,如過是異性,那將會是你這輩子的真愛,如過是同性,那將會是你這輩子最要好的知心好友,但若你同時遇上一男一女時,那麼他們將會是你這輩子切不斷的牽絆,也代表你是個非常幸運、幸福的人。

  而我喜歡許願,因為每個願望都是一次美好的回憶,隨著許願的次數、願望的累積,回憶也跟著增加,但,我卻不相信神話和愛情,因為,我總覺得那是騙小孩的把戲,什麼童話般的愛情,什麼古希臘的美麗神話,那都太淒美了,淒美的讓人感到不真實;可是,你卻讓這看似可笑,卻又帶著甜蜜美好的浪漫神話,美夢成真,也因此,我開始相信,這如童話般的神話愛情。
  是奇遇也是命中注定,在上天巧妙的安排之下,我來到了布拉格,我們的愛情,這一刻,開始萌發新芽,一段咖啡與音樂縱橫交錯的童話愛情,就此展開。



淚巧茵:  
  『愛上卡布奇諾王子,掩飾自我過日子,有時也想放開心懷,愛上真實的英式卡布奇諾,極品風味的濃純咖啡,甜美苦澀滋味的享受,無可取代,而你,正是我的卡布奇諾王子。』
  
藍亞徹:
  『愛上焦糖歐蕾公主,隱藏內心的自我,有時也想敞開心胸,品嚐愛的滋味,爵士風華的法式焦糖歐蕾,奶香濃郁,甜美卻不失咖啡香甜,無可挑剔,而你,正是我的焦糖歐蕾公主。』

[[i] 本帖最後由 bellini 於 2011-6-4 09:18 PM 編輯 [/i]]

2011-6-4 09:19 PM bellini
正文

  我,淚巧茵,一個總是給人一種開朗活潑的陽光女孩的人,但事實上,除了在許願時,我並稱不上什麼陽光女孩。對於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而言,那最令人嚮往的夢幻愛情,我,打死也不相信,或許是因為成長家庭的關係,我出生於一個父母從小就離婚的家庭,從此母親便不知去向,而我那忙碌的父親,也在我3歲那年,意外遇上空難過世了,從小就由外公一手帶大的我,一年就連外公一眼或許也見不上,而對我而言,管家賴叔,是我唯一的親人,也是唯一會關心的親人。

  或許你會問,那愛情,哼!什麼跟什麼嘛!如果兩人真心相愛,就會永遠在一起,那我的父母為什麼在相愛後還選擇分離;因此,我打死也不信愛情,對於這點,絲蕾堅持那是因為我還沒遇上我的真愛的關係,但那又如何呢?我還不是一樣過得很快樂,至少我還有音樂、還有豎琴,這樣就足夠了。

  反正除了音樂外,許願是我唯一感興趣的一件事情,我喜歡許願,因為每許一個願望就代表著我距離我的的理想又更往前了一大步,況且,每許下一個願,我就多了一段美好的回憶,隨著心願的累積,我那美好的回憶,也跟著增加。

  但,說也奇怪,你也許不相信,可是我和亞徹確確實實是在我最不相信的愛情和傳說之下遇見的,而且還是那種童話般的傳說愛情;也因此我對生活開始有了不同的見解,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得從布拉格開始說起。

故事是這樣發生的……

  「巧茵你有聽說過嗎?布拉格的許願池傳說,聽說在許願池前閉上雙眼、許下心願,當你睜開眼所遇見的第一個人,如過是異性,那將會是你這輩子的真愛,如果是同性,那將會是你這輩子最要好的知心好友,而如果你同時遇上一男一女,那麼他們將會是你這輩子的牽絆,也代表你是個非常非常幸運、幸福的人。巧茵你說這傳說超美的對不對,竟然都來到布拉格了我們也去許個願,說不定還能遇到今生的真命天子喔!」梵絲蕾,是巧茵最信任的朋友,也是巧茵唯一肯透露心事的人;絲蕾挽著巧茵,一臉既興奮又淘氣的樣子,完全忘了自己還有個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單子皓。

  只能說可憐的子皓,此時此刻正被自己最親愛的未婚妻狠狠的拋在腦後,丟在飯店房間裡一個人看著電視喝著咖啡。

2011-6-5 11:15 AM 銀月•祐
完鱁????????????

2011-6-5 11:19 PM bellini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什麼鬼傳說的,我才不信那一套,但許願阿!這我到是非常感興趣,不過不是我要說你啦絲蕾,你好像完全忘了你們家單子了,他好歹也犧牲他美好的假期陪我們出來玩,可是你就這樣把他一個人丟在飯店這樣好嗎?」看著玩心浩大的絲蕾,巧茵好言相勸,希望絲蕾可以多替他那被拋棄在腦後、丟棄在飯店的未婚夫單子皓想想,別老是把人家丟下來,自顧自的玩樂。

  「哎呀!巧茵,既然都出來了就別說那些煞風景的話啦!走啦走啦我們去許願去許願啦!你不相信傳說是你不相信,我可沒說我不相信,我到想在認識一個像你一樣的知心好友。」絲蕾完全沒有把巧茵的話聽進去,還是一心只想著玩,唉~真不知道單子皓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竟然會喜歡上絲蕾這個鬼靈精,只能說遇人不慎阿!

  布拉格廣場裡,隨著回蕩在耳邊美妙的悠悠樂曲,巧茵和絲蕾正往她們人生中的下一段旅途前進著。

  而同一時間,在不同的地方,藍亞徹正坐在鋼琴前不斷的練這琴,整個人沉醉在鋼琴世界裡,無法自拔。

  「我說藍亞徹大少爺你到底還要彈琴彈多久啊!我們難的放假出來玩,你卻待在這裡彈琴,有沒有搞錯啊!你難道就不能休息一下嗎?我聽說布拉格有個超有名的許願池廣場,竟然都來了不如就去見識見識如何?別老是在這彈琴,偶爾也該讓自己休息一下,出外走走放鬆放鬆心情,這樣對身體也比較好。」玩心凝重的羽風,不耐煩的看著整整練了一個早上鋼琴的亞徹,他恨不得馬上拖著亞徹到外頭去大玩特玩一番。

  「就是說啊!少爺,難得來到布拉格你就跟羽風少爺一起去走走也不錯,就當作是來散散心的。」佩姨見羽風勸不動亞徹便開口幫忙,至從上次音樂大賞比賽輸掉後亞徹就日以繼夜的不斷練琴,只希望在下一回的維也納音樂大賞可以扳回一層。

  「也好,就聽佩姨的,走吧!」亞徹停夏在鋼琴上飛舞的雙手,轉頭對著羽風笑了笑,他藍亞徹向來就很聽佩姨的話,因為他知道佩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好,對從小由佩姨一手帶大的亞徹來說,佩姨就像是她的親身媽媽一樣。

  再說了,以他藍亞徹的個性來說,難得放假出來玩還練琴真的不太合理,再說他可沒想像中那麼勤勞,就因為輸了場比賽而不出去玩,雖然說那場比賽真的讓他輸的很不甘心。表面上看起來,亞徹是個難相處的憂鬱王子,但實際上他可是個超級愛玩的陽光男孩,只不過為了培養彈琴的氣氛必須控制自己的情緒,隱藏那顆愛玩的心罷了,但這也是他能彈出一手好琴的原因。

2011-6-5 11:20 PM bellini
【布拉格廣場】

  「哇!這也太熱鬧了吧!各式各樣的街頭藝術表演,真是不枉此行,還好我有把你這傢伙拉出來,要不我肯定會後悔死。」羽風興奮的看著各式各樣新奇古怪的街頭表演和路邊藝術品,極讓令人歎為觀止的建築。

  「風你不是要去許願,走啦等等在回來看。」亞徹拖著目光早就被吸走的羽風。

  「對齁,說到許願,亞徹你聽說過布拉格許願池的傳說嗎?」羽風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

  「聽過,怎麼嗎?」亞徹一臉不感興趣的回答。

  「那你相信這傳說嗎?」

  「不知道,沒遇過怎麼知道。」亞徹身著懶腰,但他到是對四周圍的歐式建築挺感興趣的。

  「是喔!我倒是挺期待能在許願後遇到傳說中的那個命中注定相遇的對象。」羽風一臉興奮期待的樣子,腦海裡不斷的想像著那夢幻的畫面,其實說穿了只不過是愛玩好奇罷了,並不是真的相信傳說。

  「巧茵你慢一點啦!難得來我們就多看一下,幹麻一許完願就要回去,子皓又不會長腳跑掉。」絲蕾跟在巧茵身後不段抱怨著,她可還沒玩夠呢!

  「我管你的,來之前我們就說好了,許完願就走人,在說子皓是你的又不是我的,他會不會長腳跑掉這可不關我的事,但要是他真的長腳跑跳去找漂亮美女,而且還是個洋娃娃,到時候你可別在那邊欲哭無淚要我可憐你。」巧茵毫不留情的將絲蕾薛了一頓。

「好嘛好嘛,回去就回去,我聽你的不就得了;對了巧茵,你剛剛許了什麼願阿!說出來分享一下嘛!」絲蕾嘟著嘴,知道自己逗不過巧茵的,沒辦法只好開始撒嬌。

  「秘密,天機不可洩漏,說出來就不靈了,所以不能說。」巧茵回頭看著絲蕾笑了笑的回答,似乎沒發現前方的來人,一個不小心整個人撞了上去,好死不死剛好倒在其中一個男生的懷裡。

  「啊~撞見了,亞徹你撞見有緣人了。」剛許完願正要離開的羽風看著不小心跌入亞徹懷裡的巧茵,先是一番大叫,再讚嘆著傳說的靈驗。

  「你沒事吧?」亞徹順勢扶住跌在自己懷中的巧茵,心中半信半疑,不敢完全相信這和傳說有關,

  「我沒事,抱歉。」沒有多說些什麼,道完歉後巧茵便和絲蕾離開。

2011-6-5 11:21 PM bellini
「慢點啦!巧茵妳走那麼快幹麻啊!剛剛那個人說不定就是傳說所說的會遇到的那個人也說不定欸。」努力跟上巧茵步伐的絲蕾在後方不斷的鬼叫著。

  「再強調一次我不相信傳說。還有,如果傳說是真的那我相信不管我到哪都會再遇見他,如果遇不到那就代表傳說是假的,這不正好可以測試一下妳口中所謂的傳說是真還是假嘛!」說實話,巧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在撞到亞徹的那一個當下她的直覺告訴自己快點離開這裡,她不知道自己是在怕什麼?是害怕遇見愛情嗎?還是害怕傳說是真的?不知道,她自己也搞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就好像有股魔力告訴自己該這麼做一樣,無法控制。

  然而莫名其妙被撞到又莫名其妙被丟下來的亞澈和羽風,似乎不太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一頭霧水的站在原地;傳說?真的還假的,就這樣而已,瞎!兩人愣了好一會,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起身走回飯店。

  「亞徹、亞徹,你是怎麼了?從剛剛回來到現在整個人像是失了魂一樣,怪透了,該不會是撞一個三魂七魄少了一條吧。」飯店內,看著呆坐在總統套房內直直望著窗外看的亞澈,沉不住氣的羽風終於開口

  「傳說,我相信。」亞澈淡淡的說著,沒頭沒腦的,像是著了魔一樣。

  「什麼?你是被撞一個變傻了啊!我有沒有聽錯,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好笑,竟然會相信這種爛傳說了,結果你現在告訴我你相信,別作夢了,剛剛的情況你也看到了,你還……」聽到亞徹的話,羽風整個人超傻眼的,瞎!現在是怎樣?這回換做是亞徹相信了。
  「那只不過是個開頭罷了!那女孩,我一定要找到她,我也相信我一定會再遇見她的,命中注定的那種,想躲也躲不掉。」亞徹整個人像是著了魔似的說著,這讓在一旁的羽風看的一頭霧水,搞不懂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你怎麼這麼肯定你一定會在遇見那女孩。」不解,羽風滿頭問號的問。

  「我也不知道,直覺吧!就好像有股魔力深深的牽引著我和她,我是這麼認為的,很奇怪的感覺,難以形容。」亞澈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那奇妙的感覺,那種感覺是無法用言語去形容的,必須你親自去體會才會明白。

  「看來我們家少爺戀愛了。」一直聽著兩人對話的佩姨,忍不住露出慧心的一笑。

  「佩姨說的對,看來這下我們的鋼琴王子戀愛了,而且還是一見鍾情的那種。」看著亞澈,羽風淡淡的笑了笑,想不到向來不受美色影響的亞澈,竟然會對一個素?悜悸漱k孩一見鍾情,以前可是不管在怎麼絕色美女出現在他面前他也不為所動的,真難以想像亞徹竟然也會對女孩子一見鍾情,真是神奇了;不過羽風的行為很快的就換來亞澈的白眼。

2011-6-5 11:21 PM bellini
幾個月後……

【奧地利維也納】

  「巧茵,再過幾天就是維也納音樂大賞了,你都準備好了嗎?聽說這次參賽的各個都是高手耶!」絲蕾挽著身旁子皓的手,看著巧茵問。三人走在維也納音樂學院校內,正準備前往演藝廳為音樂大賞做綵排演練。

  「你呀!顧好你自己吧,我相信不用問也知道巧茵絕對是有備而來的,到是你一天到晚往外跑,真正該擔心的人是你吧!」子皓摸了摸絲蕾的頭,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巧茵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說,只是淡淡的冷笑了一下。

  就在快到演藝廳門口時,一首優美的琴聲傳了出來,是貝多芬的交響曲,從音弦到音律再到節拍,沒有一絲錯誤的,可說是完美的無懈可擊的天籟之音;可以從音樂旋律中聽出演奏者對音樂的那份熱愛的心情。就好比一杯卡布奇諾咖啡,掩飾自我過日子,有時也想放開心懷,愛上真實的英式卡布奇諾,那種滋味,極品濃醇,甜美苦澀滋味的享受,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無可取代。

  巧茵一步步走向在演藝廳內彈奏著貝多芬交響曲的男生,心跳不自覺得加快,這是她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像是興奮遇到知音,又像是戀愛,說不定,也看不清;總之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難以形容。

  「是他?!在布拉格相撞的那個人!」巧茵小的的在嘴便自言自語著,眼神開始無法從那男生身上轉移開來,整個人沉醉在他的音樂之中,無法自拔。

  「巧茵,他不是……」子皓還來不及阻止,絲蕾已開了口,而這時絲蕾才發現自己說話的音量太大聲了;可是當她發現時,那男生已停下在琴鍵上飛舞的雙手。

  當樂曲一斷,也瞬間將沉醉在音樂之中的巧茵給拉回了現實,雙眼直直的與那男孩互望著,就這樣互盯著對方許久。

2011-7-22 08:58 PM 天上的戀人
好睇好睇...用既詞語好優美,I LIKE IT
繼續啦~`

2011-7-23 04:24 PM POS
很吸引人的文章‘’‘’‘’

2011-7-23 10:09 PM bellini
「絲蕾你打擾到人家了。」子皓走了上前,摸著絲蕾的頭,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是拿這個少根經的未婚妻沒辦法。

  「不好意思我說話太大聲吵到你了。」絲蕾不好意思的道歉著。

  「無所謂,別太在意,我剛好正準備休息;對了,你就是那天不小心和我相撞的女生吧!我叫藍亞徹,那天真是抱歉。」亞徹闔上琴蓋,站起身來非常禮貌又紳士的點了個頭。

  「不會,該說抱歉的應該是我才對,上次是我顧著說話沒看路才會撞到你的;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淚巧茵。」巧茵靦腆的笑了笑,也相當客氣的說著。

  「你們認識?」子皓不太明白的問著身旁的絲蕾。

  「喔!他是上次我和巧茵在布拉格許願時不小心相撞的男生啦!」絲蕾簡單的和子皓解釋著。

  「後面那兩個是……」亞徹看了看站在巧茵身後的絲蕾和子皓,

  「我朋友,梵絲蕾、單子皓,他們兩個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現在是未婚夫妻。」轉過身,巧茵看著身後的絲蕾和子皓簡單的介紹著。

  話一說完,巧茵走上舞台,從後台推出一台豎琴,接著做了下來,將手指輕輕的擺在豎琴上;而此時亞徹已走到台下坐在觀眾席上看著巧茵。緊接著一首優美個歌曲開始演奏了,是一首陌生的曲子,但卻非常的柔和溫馴,很優美的琴聲,很容易讓人一聽就著迷。

  感覺上有點像是法式歐蕾,隱藏內心的自我,可有時卻也想敞開心胸,品嚐愛的滋味,爵士風華的法式焦糖歐蕾,奶香濃郁,甜美卻不失咖啡香甜,讓人無可挑剔。短短的五分鐘,亞徹的眼神一刻也沒有從巧茵身上移開過,整個人享受巧茵的音樂之中;從巧茵的音樂中,可以感覺到巧茵隱藏住自己內心的情感,讓人難以琢磨的感觸,令人忍不住為她感到疼惜不捨。

2011-7-23 10:15 PM bellini
「好聽,是你自己做的嗎?」當音樂聲一結束,亞徹站起身台拍手,他讚嘆巧茵的琴技,令他佩服不已。

  「維也納狂響曲,是我為這次音樂大賞特別做的一首曲子。」巧茵站起身來,一步步走向亞徹,臉上一就掛著靦腆的笑容。

  「你也要參賽?」亞徹皺眉說著,因為他發至內心的不想和巧茵競爭,況且對於巧茵的音樂,他藍亞徹自嘆不如。

  「不,巧茵才不用參加,她可是連續十屆的維也納音樂大賞第一名;今年是受邀來當開場演奏嘉賓的,要參賽的是我和子皓,子皓你說對吧!」絲蕾依舊挽著子皓的手說著,而子皓只是微笑點頭。

  「難怪覺得你的名子很熟悉,好像在哪聽過一樣,原來……」亞徹露出了他的陽光招牌笑容,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

  那天之後不久,便是維也納音樂大賞,巧茵如期的在開場演奏著『維也納狂響曲』,而那場比賽,亞徹拿下了第一名,而絲蕾和子皓分別位居二三名;這其實都在巧茵的預料之內,畢竟她可是連續十屆的第一名,誰可以拿第一,誰可以拿第二,她一聽也能分辨出個七八九,反正和他預測的不會差太多就是了。

  比賽結束後,亞徹獨自邀請了巧茵去吃飯,他總覺得自己和巧茵之前不單單只是傳說的緣分,他狠喜歡和巧茵在一起的感覺,那種感覺讓他很放鬆、很自在;不必擔心太多,很安心。

  「想點什麼?」亞徹細心的問,眼睛從沒從坐在自己對面的巧茵身上一開過。

  「卡布奇諾,你呢?」

  「法式歐蕾。」亞徹依舊望著巧茵,露出他那招牌的陽光笑容。

  「我發現……,你很喜歡盯著我看,然後一直用你那陽光的笑容對著我微笑。」巧茵用手撐著頭,回盯著亞徹。

  「因為……,你很漂亮,而且……,讓人很放心,我很喜歡跟你在一起的感覺。」被巧茵這麼一問,亞徹忍不住害羞了起來,但想來想後還是決定和巧茵實話實說,他無可否認的是,自己的確對巧茵一見鍾情。

  「是嗎?我也蠻喜歡和你相處的感覺的,你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讓人忍不住微笑,還有,你的琴聲讓我想起我最愛的卡布奇諾。」巧茵一邊喝著卡布奇諾,一邊對著亞徹甜甜的笑著。

  「哦?那麼說起來我們還蠻有默契的啊!你覺得我的音樂像你最愛的卡布奇諾,我卻覺得你的音樂像是我最常喝的法式歐蕾,你說,這應該不是巧合吧!」聽完巧茵的話後,亞徹不驚讚嘆真的太巧了、巧的不像話。

2011-7-23 10:15 PM bellini
「你知道嗎?以前,我是個完全不相信傳說的人,就連愛情我也覺得那只不過是騙小孩的把戲;因為傳說總是太過淒美,就像是童話那樣,總是停在Happy Ending,總是把一切說的有多麼的完美多麼的美好,但,真的是這麼一回事嗎?如果傳說真的會讓人幸福到老,如果愛情真的像童話故事所說的那麼美好,那麼值得令人期待,會永遠都是Happy Ending,那為什麼?為什麼我爸媽會走向的結局不是Happy Ending?不是說真心相愛的兩個人就一定會一起到老嗎?那為什麼他們最後會分開?你說,為什麼?這……,叫我怎麼相信傳說的美好,愛情會一起到老。」巧茵露出了許久不見的哀愁,這是她第一次會在絲蕾以外的人面前說這麼多,還沒頭沒腦的說著。

  「其實,我也不太喜歡童話故事,還有,我也不怎麼相信傳說;因為我覺得,很多事情你沒有親身體會到,你並不能否認他的怎在,你也不能否定他不會靈驗,但是,我們現在不就能正名布拉格的傳說是真的了。」亞徹以一種感同身受的口氣說著,他能理解巧茵為什麼會這麼說,畢竟每個人的生長環境不同,想法和生活觀自然也不盡相同。

  「那……,我可以相信嗎?相信你,相信我們不會走到結局,相信現在在我身上發生的一切嗎?」巧茵突然低下頭,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面對心裡面的感覺,愛情對她來說太過遙不可及,是她從未想過的事情,她不明白為什麼?她一直認為不會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如今卻一一的發生在她的生上,這……,叫她該如何去面對,她……,能相信嗎?

  望著巧茵,亞徹這才明白巧茵心裡的不安,才明白愛情這兩個字對巧茵來說,是不存在在她世界裡的;再巧茵的世界裡只有音樂,除了音樂什麼也沒有。難怪眼前的巧茵是如此的慌張失措,如此就人憐惜。

  「相信我,未來是要自己去創造的,就像是卡布奇諾和法式歐蕾,都是要自己動手做的咖啡,在你去品嘗前,你總會帶著不確的感覺、你永遠不會知道他有多麼的美味,但當你願意去創造、去嚐試時,未來,將會在你眼前展開,巧茵,我不敢保證自己會讓你過得很幸福,但我會努力讓你不再那麼哀傷,至少讓笑容一直掛在你臉上。」亞徹握著巧茵的手,他想許巧茵一個未來,但他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得好,也許這個告白不像他的琴聲那樣完美,也許不夠浪漫,也許還缺了些什麼,但這對巧茵來說,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了。

  「那,請問卡布奇諾鋼琴王子,你現在是在跟我告白嗎?」四周的空氣除了濃郁的咖啡香外,還散發著甜甜的滋味,是戀愛的感覺,巧茵微微紅著臉,有些害臊的望著亞徹。

  「總不會是在和你說教吧!我的法式歐蕾豎琴公主。」亞徹笑得比剛才看起來更要陽光了許多。
 「太好了,巧茵找到真愛了,子皓你說,很棒對吧!」依舊是挽著子皓的手,絲蕾望著不遠處的巧茵和亞徹,她深深的為巧茵感到高興、替巧茵感到幸福;因為她終於看到自己最要好的姊妹,找到屬於自己最真的愛,而她和子皓的愛情也才正要走向下一站,他們都還有很多很多需要去學習成長的。

  「我們也不差啊!」子皓笑了笑,臉上還是那個幸福樣,只要有絲蕾的陪伴,不管到哪,都會是天堂,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有無限的希望和可能。

  「看來我是白替我這個兄弟擔心了,這下真正該擔心的人是我自己了!唉,我也好想談戀愛喔!我說這充滿幸福氣氛的維也納啊!我的愛情在哪裡?愛神快降臨吧!」羽風活像個寶一樣,誇張的在天空比手畫腳的,不過看到亞徹這樣,他到是真的想找個伴了,在這個從滿咖啡香氣的幸福維也納哩,他羽風的故事,現在才正要開始而已。

  卡布奇諾有多美好,只有喝的那個人知道;法式歐蕾有多濃郁,只有親身體會你才懂;鋼琴王子也好,豎琴公主也吧!愛情不就是要兩個人同心協力才會美好;也許故事顯得有些單調,也許音樂沒有想像中動聽,但,有誰說,這會是一個很棒的故事、很動聽的一首歌曲?又有誰說不是在傳說底下相遇的愛情就不會幸福?

  信也好,不信也吧!只你去親身品嚐的那個人才會知道、才明瞭,你說,這故事結束了嗎?那有有誰說這故事還沒結束呢?一段故事的結束,往往是另一段故事的開始;維也納的愛情,隨著旋律迴盪在四周的空氣中,久久散不去……


                                                                                                                                                                 THE END~~~~~~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 (短文)愛在維也納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