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 Forum » 短文小說 » [轉](6)護衛中國使者(粗口注意)


2011-5-28 12:56 AM sky7792500x
[轉](6)護衛中國使者(粗口注意)

今天中國的外交使者陳運霖再度來台,訪問台中,風雲變色!
面對為數眾多的反中國民眾,台中的警力嚴重不足,因此從各縣市調配許多菁英警力支援。
而身為菁英中的菁英的我,當然也在其中。

陳運霖所經之處,皆可見大量拒馬、紐澤西護欄等等防衛器具。現場除了全副武裝,多如潮水的千百名警力外,內衛區有數十名高頭大馬滿身肌肉的保鑣,摩拳擦掌望著遠方抗議的群眾。中衛區大量外事組如影隨形支援著,一道道的堅固人牆緊緊跟著陳運霖,層層戒備,簡直是一座固若金湯的移動軍事要塞。

而在這一帶的數棟建築物,高樓大廈或是普通民房,皆有警力於制高點監視著,隨時與地面的護衛保持聯絡,構成一整片滴水不漏的防衛網。只要一有抗議人士企圖接近陳運霖,都逃不過警方的法眼。
如此嚴密周到的強力防禦,要抵擋拉布條、按喇叭抗議嗆聲的一般民眾,讓他們不會進入陳運霖的視線中,應當是完善了!

半天下來,零星肢體衝突與激烈口角不斷,但是都沒能傷害到陳運霖。部分想以暴力進犯的抗議民眾,大多已經被驅散逮捕,只剩一些用比較平靜的方式抗議的群眾還在現場。當然了,他們的聲音根本沒有機會穿透重重警力,達到對陳運霖嗆聲的目的。

就在警方認為暴力份子已經退散,鬆了一口氣之時,抗議人群之中突然竄起一道尖銳的破空聲響!
一顆榴彈急速飛向由手持盾牌的警方築成的人牆,一瞬間有如銅牆鐵壁的防衛網被爆裂開來,出現一個漏洞。
警方大驚,急忙填補防衛漏洞,並搜尋射擊者時,突然數道尖銳的嘶吼聲交疊爆響,數十顆榴彈一齊襲向各處的警方人牆,轟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原本僅然有序的持盾警方隊伍,瞬間四分五裂。許多支離破碎血肉模糊的警察,跟著盾牌一起被炸飛上天,一大片血霧瀰漫,哀嚎聲四起。
抗議人群之中,出現了幾個配備防彈頭盔與背心的蒙面武裝暴徒,手持裝備M203榴彈發射器的M16A4步槍,如鬼魅般迅速的襲來,瘋狂對警方掃射,殺個警方措手不及!

政府利用警方築成的人牆來保護陳運霖,讓陳運霖跟抗議人士隔絕。沒想到反中國份子也利用如潮水般的抗議群眾,來遮藏他們的武器!!

面對突如其來的重火力襲擊,數千名維安警力一時之間兵荒馬亂,每個人皆不知所措,只能呆呆站在原地,緊握盾牌保護自己免於中彈。
武裝暴徒約有十幾人,短短的一分鐘,他們就消滅了上百多名警力。抗議群眾士氣大振,也跟在武裝暴徒後面,追打著警察,甚至衝的比武裝暴徒還前面!

但是離陳運霖最近的、負責陳運霖人身護衛工作的核心維安人員,早在第一枚榴彈襲擊後,他們就立即做出應變,保護陳運霖遠遠的離開這裡了。
無線電傳來市長胡智常的命令:「天朝的使者已經安全,所有人反守為攻,殲滅敵人!但務必活抓幾個人,我們得問出是什麼人提供他們那些武器!」

幾個經驗老道臨危不亂的警察,開始指揮隊友反擊,可惜武裝暴徒的配備遠遠超過警方,小手槍對上M16A4,警方根本不是其對手。
幾乎每一個離開盾牌的保護、衝上前開槍展開反擊的警察,都立刻慘死!
而有著防彈頭盔與背心保護的武裝暴徒,跟本毫髮無傷。
在這種情況下,只有抓緊盾牌,躲在盾牌之後,才是較聰明的選擇。

我在盾牌後方,透過無線電下令道:「大家別慌!有很多抗議民眾跟著暴徒一起衝,那些抗議民眾只是跟著起舞而已,根本沒有拚死的膽識。現在鎖定民眾攻擊,只要怕死的民眾一受到驚嚇,就會四處逃竄,擾亂暴徒的陣式!」最後我提高分貝強調道:「想活下去就照著我的話做!!」

大部分這些負責維安的警察,本來就承受極大壓力,早已瀕臨崩潰邊緣,加上現在又見到許多同伴悽慘死狀,終於失去理性發狂,成為一台台不怕死的殺人機器,開始對著抗議民眾開火!

果真如我所料,本來隨著武裝暴徒攻擊警察的抗議民眾,立刻成一片散沙,個個像無頭蒼蠅橫衝直撞,弄得武裝暴徒一片混亂。
是時候了,我從盾牌的防護中衝出:「趁現在一舉殲滅敵人!」

一個武裝暴徒被抱頭鼠竄的群眾撞倒在地,才剛爬起來時,我已站在他面前。
我瞄準武裝暴徒沒有裝備保護的喉嚨,以槍托施展致命一擊:「『[size=6][color=#ff0000][font=微軟正黑體][b]必殺•槍托奪金一擊!!![/b][/font][/color][/size]』」

眼前武裝暴徒無語,當下死去。
我拿起他的M16A4步槍,將他的屍身靠在我身上作肉盾,開始對著其他武裝暴徒射擊!
雙方激烈的廝殺一分鐘後,只剩兩名武裝暴徒存活,他們子彈皆已用盡,分別在兩處被警方重重包圍。

其中一處的包圍網中,一名精神崩潰的警察發瘋大吼:「去死吧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接著將手槍對準暴徒的喉嚨,準備射擊。
「白痴住手!」我立刻衝去阻止,用槍托狠狠尻了他的太陽穴,他當場斃命。我掃視眾人:「市長下令過要活抓一些人阿!誰再礙事,下場就跟他一樣!」

此時,暴徒突然丟下沒子彈的步槍,跪了下來高舉雙手:「我投降!我願意配合你們,別殺我啊!」
「幹!那我們死的同伴算什麼?」幾個警察氣憤難耐,拿起手銬,打算先去痛扁暴徒一頓,再將其逮捕。

正當我要阻止這幾個失去理智的警察時,我隱約見到蒙面暴徒的眼神中,透露著冰寒的惡意。
警察接近暴徒之時,暴徒迅速掀開防彈背心,裡面竟是一排炸藥!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暴徒用盡此生力氣發出折人淒吼,引爆炸藥自殺攻擊!
瞬間一股巨大的衝擊波將我們震飛好幾尺,而那幾個本來想痛扁暴徒的警察,已跟暴徒一起化為烈火灰燼。

對了!還有另一邊包圍網……!我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刻往僅存的暴徒那一邊包圍網奔去!
只見那邊的暴徒秀出防彈背心下的炸藥,一手架住一名受傷警察,一手準備引爆炸藥,而周圍警察全都怕得不停往後退。

暴徒惡狠狠說道:「我沒打算壯烈犧牲,你們別逼我!現在只要你們遠遠的退開放我走,大家就相安無事。否則,我會帶著你們同伴,一起到地獄詛咒你們!!」
周圍警察趕緊安撫道:「好……好!你別衝動,我們會讓開、我們會讓開的!」說完後,這群警察竟然極有默契的快步退開。

「站好!」我氣得大吼一聲,震得所有人瞬間停止動作。
我必須將僅剩的暴徒活捉,問出這些危險武器流入台灣的來源,否則要是有更多不法份子取得這種武器,台灣的治安將會面臨重大危機。
所以,不論是放暴徒走,或是讓暴徒發動自殺攻擊,都是不可以的!

我極速奔跑衝前,踩上一名警察的頭,用力一踏高高躍起,此名警察的頸骨瞬間發出清脆的斷裂聲。
我飛在五米高的空中,高舉緊握M16A4步槍的雙手,槍托向下,朝暴徒落去!
而暴徒早在我飛上空中之前,就點燃了火苗。

「『[size=6][color=#ff0000][font=微軟正黑體][b]必殺•槍托下落滅頂殺!!![/b][/font][/color][/size]』」M16A4步槍的槍托藉著重力加速度,狠狠爆下!!!
目標是,被暴徒挾持的受傷警察。

暴徒架著的警察頭顱瞬間陷入身體裡,擠裂了上半身,腦漿與鮮血如洩洪般爆噴。
滿身血汙的暴徒目瞪口呆,絕望的看著手中被血熄滅的火苗。

「『[color=#ff0000][font=微軟正黑體][b]槍托爆膝![/b][/font][/color]』」我俐落的癱瘓暴徒的行動,順利將其壓制在地。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